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45章 意外的收获

第1145章 意外的收获

殡仪馆内的灵堂中一片肃穆,宾客吊唁,亲友在一旁答礼。旁边的休息室里,熊为明沉痛万分的和苏时文握手。哪里想到这辈子居然会摊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老苏,印度那边凶手还没有找到?”熊为明抖抖索索的接过苏远小舅递来的烟,点上了问道。七八名至亲的亲属都围坐在休息室里。

苏时文摇摇头,声音干涩的道:“没有。看情况,是没希望了。”他心里此刻比任何人都难受。但是,苏远的后事还要他操劳。

熊为明拍了拍苏时文的手,眼睛里有一丝厉色闪过,低声道:“陆景还在查,会有一个交代的。跑不了。”

他作为苏江省曾经的省委副书记,这番话说的很有信服力。周边的亲友都是讶然的看过来,这会儿才隐约有些明白,苏远车祸背后竟然有大文章。

苏时文沉默的点点头。心里叹口气,想不到最终还是要借助儿子生前对头的力量来查凶手。

这时,熊玉娇穿着一身白色的孝服进来,看到父亲过来,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爸!”心里凄苦万分。

她本来已经和苏远和解了。苏远临去印度前也给她说过,事情很顺利,不出两年就可以开发完成会扬地块的商业新镇开发。她憧憬着未来的生活,没想到迎来了人生重大的打击。

熊为明抹了抹眼睛,扶住女儿,“玉娇。苦了你啊。”见女儿伤心的厉害,又忙转移她的注意力。“耀耀呢?”

熊玉娇凄苦的抽泣道:“他奶奶带着他,不敢给他说。爸。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否则,苏远死不瞑目。”

熊为明郑重的点点头。自己豁出这张老脸也要让做这件事的人付出代价。

….

….

平鸿基金位于黄海寸土寸金的商业中心区,安北区,黄海金融大厦中。这家被评为国内十大私募基金中第六的基金在国内的基金行业中很有影响力。

掌握着这家资本达到50亿元巨轮的舵手叫张子昂。下午时分,安北区的一间高档幽雅的茶馆里,荣誉等身的张子昂却是恭敬的和一名坐在圆桌边的男子说话。

“七少,最近黄海创意联合集团的汤开复一直在打听平鸿基金的消息。要不要给他一点厉害瞧瞧。”

京城来的陆二少发飙,正在试图查找他庇护的一个小商人死因。但是。这件事,张子昂根本就没有参与。反倒是身边有虎视眈眈让张子昂很窝火。

崔七月笑着摆摆手,自信的道:“平鸿基金有什么东西是不能给他知道的吗?”

“不能给他知道的多了。”张子昂心里腹诽,脸上却是微笑道:“七少,我明白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崔七月嘴角翘起来,品着清茶。

他和高修平通过电话,高修平矢口否认是他做掉了苏远。陆景打听消息,传递出他非常不满的信息。这个施压压力的方法多半不管用。反正。崔家这里是不怕陆景的。

崔七月放下茶杯,吩咐道:“今年的账好好操作一下,别给陆景查出什么破绽。最近宜静不宜动。”

“放心吧,七少。黄金期货那里没有任何问题,估计还能小赚个几千万。”张子昂笑了笑,信心十足的告辞离开。

丽景度假村的1号别墅里。陆景放下电话,眺望着远处波澜起伏的海面。明月初升。

“怎么愁眉苦脸的?谁的电话。”叶妍走到陆景身边,给他批了一件外套。她昨天从建业飞到黄海。去深蓝游艇俱乐部那里露了个面,就来丽景度假村这里照顾陆景。

吴璇和方琴都给她打过电话,陆景来黄海之前感冒了一场。据说是和何梦瑶一起感冒的。

“熊为明的电话,他请我务必要查出来杀死苏远的凶手,他豁出命会让那些人受到惩罚。”陆景轻轻的搂过叶妍,她娇柔的身子香喷喷的,“但是,我委托了汤开复,他还查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和华这边的情报渠道只能收集一些公开的资料,负责人的层次不够,接触不到张子昂的圈子。”

公开资料自然是显示平鸿基金这家喜欢配备黄金期货的私募基金正常得很。

叶妍笑吟吟的问道:“你不是唐家六小姐关系很好吗?怎么不让她帮你查查。”

陆景就笑,“你以为我没有提这个要求吗?但是,唐诗经说六大世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她要是帮忙调查张子昂就是彻底和崔家翻脸了。所以,她不能。”

这时,陆景的手机响了起来。陆景低声说了几句,放下电话对叶妍道:“小妍,你晚饭自己吃,我去见个人。她或许知道一些隐秘的消息。”

叶妍点点头,惦记脚尖温柔的吻了陆景一回,然后妩媚的喘着气道:“注意吃饭呢。吴璇和方琴都很关系你的身-体。我晚上要给你量体温,还是稍高的话,我不让你喝酒了。”

陆景抱着叶妍,齐刘海映衬着她国色天香的姿容,十足的古典韵味,雪腻的脸蛋上带着动情的绯红色,诱-人无比,笑了笑,心里有温暖的情愫涌动着,答应道:“行,我知道了。”

….

….

陆景这次来黄海,跟在身边的是清秀的十三。十三在丽景度假村里借了一辆不起眼的白色5系宝马。在黄海这座大都市里,开5系的宝马的人只能算是中产。

宝马缓缓的停在黄海戏剧学院外一间不知名的酒店停车场里。陆景今天要见的人是刘怡秋。当初他布置在黄海的一枚棋子。那时陆景许她的一家两三百万的地产公司现在已经发展到四五亿的资产。

只是阴错阳差,刘怡秋跟着刘勇志去了鲁东的省会徐城,现在成了徐城的名媛。

这家叫做黄海金臣酒店位于临街的一家写字楼中。在夜里七点中的时候似乎人很少。坐专用电梯到7楼,在服务员清脆的“欢迎光临”声中带着十三径直到720套房里。

金臣酒店其貌不扬。里面的装饰却是奢华精美。套房里的水晶吊灯,温馨浪漫的客厅。风格华丽的窗户,让人仿佛置身于5星级酒店中。

刘怡秋早早的等在客厅里,吩咐服务员上菜之后,看到陆景身后清秀精悍模样的十三,亲密的挽着陆景的手臂招呼陆景落座,笑道:“你还是和江州那样,保镖都要看相貌。”

她个子修长窈窕,穿着紫色毛衣,黑色的打底裤。整个人曲线毕露。高耸的乳-峰像山峰一样挺立,打底裤勾勒着浑圆的俏臀曲线,勾-引着男人的目光,美俏艳丽。

陆景微笑着拉开椅子坐下,道:“你现在倒是混的很吃香。”叙着旧,很快就上了菜。屋子里开着空调,陆景吃了一会,热得脱下灰色的外套,问道:“有消息没?”

刘怡秋笑颜如花的给陆景倒酒。道:“陆景,我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才打听到的消息啊,你要不要奖励我一下。”

看着美俏艳丽的刘怡秋款款的暗示着,陆景笑道:“这看你的消息有多少价值。我会付钱给你的。”

刘怡秋吃吃笑着丢了一个眉眼给陆景,“我就这么入不得你的眼睛啊,要说我比关宁也就差一点。你不想试试我的味道。今天晚上很长哩,我保证会让你舒服。满贯全垒打哦--。”

刘怡秋这幅烟视媚行的范儿让陆景无语。道:“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这个。说消息吧!”

刘怡秋娇笑,她也不敢真让陆景不耐烦。别看陆景很好说话的样子。还愿意拿钱买消息,但是陆景手里可是捏着她致命的把柄的。“我找齐静瑶打听过消息,她在黄海这边很吃得开。张子昂最近似乎没有异常。”

陆景挑了挑眉毛。这是什么消息,似乎没有异常?那到底是有没有异常呢?

刘怡秋知道光靠这个消息没法过关,赶紧补救道:“还有个消息你应该很有兴趣。东南狼王墨承的死之前曾经和平鸿基金对手操作黄家期货。那一次,平鸿基金亏损了1亿美元。”

“哦?”陆景神色微动,拿着酒杯轻抿,沉吟起来。墨静雯父亲居然不是正常死亡,而是和崔家有关。没想到打听苏远的死因查出这个消息来了。

陆景正沉吟着,突然觉得脖子上有热气,回过神一看,刘怡秋已经凑过来,低眉顺眼的道:“陆景,我的能力只能打听这么多的消息。你拿我出出气吧。”话里有几丝恳求。

现在豪奢风光的日子,刘怡秋如何想失去。但是,陆景要是不高兴,毁掉她现在的生活也就一个电话的事情。

陆景微微皱眉。刘怡秋吓了一跳,赶紧吻着陆景的脖子,她不敢吻陆景的嘴唇。丰-满的胸部蹭着陆景的肩膀,俏臀坐在陆景的手巴掌上轻轻的扭着。试图讨好他。

“靠,你把我的脖子当抹布擦嘴啊。”陆景没好气的把刘怡秋推开,道:“行了。没怪你呢。我在想这个消息怎么处理。”

刘怡秋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就练出来,见陆景是真不打算追究她办事不力的过失,咯咯娇笑起来,顺势的给陆景倒酒,然后拍拍胸口,媚媚的道:“吓死我了。”

陆景哭笑不得。刘怡秋确实是个尤物,要不然当初方华天也不会把她从黄哲手上抢过去。刚才那一套诱-人的动作让他有些起火,裤子都撑起来了。随即反应过来,训斥道:“你搞什么鬼,酒里面是不是有问题?”

刘怡秋低头轻声道:“一点助兴的东西,对身-体没害处。”说着,抬起头,舌尖轻轻的舔着红唇,“陆景,要不我帮你释放出来?”

陆景摇摇头,起身拿起外套,道:“行了,我是不讲道理的人吗?回头有50万会打到你账户上。你下次不要再搞这些花样!”

当初把方华天搞定了之后,刘怡秋都敢光溜的张开腿给自己看,今天这阵仗对她来说,算是当了名媛之后有所收敛了。但是,自己真的不喜欢。

“哦。”刘怡秋吐吐舌头,不敢再撩陆景,在酒店窗户口看到陆景的车离开,摸摸脸,美艳的笑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