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46章 锁定、大门

第1146章 锁定、大门

交州作为岭南省的省会,是共和国经济最为活跃的城市之一。同时也是治安最为混乱的城市。夜幕降临在这座国际性的大都市里,街灯璀璨,车流不息,尽显交州的繁华。

“静雯,这是你的家啊!”余乐看着车窗外,繁华的夜景中缀饰着灯红酒绿的奢靡气息,忍不住感叹道。墨静雯开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刚带余乐吃完正宗的砂锅粥回和华公司交州办事处。

墨镜架在墨静雯白皙高挺的鼻梁上,分外的明艳,斜睨了余乐一眼,“余乐你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摆出诗人的模样啊。我没有文学鉴赏的嗜好。你们这几天查探的结果怎么样?”

父亲死后,一手创立的恒新集团分崩离析。但是,家里的欠债倒是没有,她的爱车得以搁在家里没有拿去抵债。

余乐和和华的商业主管唐悦来交州有五天了,她是前天回的交州,父亲的老关系,她以和华新闻发言人的身份走动了几处,待遇比之以前上了几个档次,但是得到的信息还不是不全。

余乐笑容敛去,认真的道:“情况不是很理想,陆景已经让唐总去香港马铺坪监狱见高子远,试图获得一些信息。”高子远已经入狱,他曾经是高家的情报主管。应该知道点什么。

说到正事,余乐一向很正经,这是他的职业操守。墨静雯笑了笑,余乐追求她固然让她觉得他讨厌,但余乐确实能力很强,做正事的是很认真。所以。两人的朋友关系才得以维持。

“唉,我前天跟着宋姐去参加了苏远的葬礼。苏远的遗孀。孤儿寡母真是可怜。熊玉娇哭得昏死过去。做出这种事的人真是丧心病狂。”墨静雯轻叹口气说道。

余乐摇摇头,他和苏远不认识。没什么感受,道:“静雯,你是不知道多么黑暗。你知道谢平秋的资产有多少吗?”

谢平秋的名字,墨静雯早年生活在交州自然听说过,甚至还有一面之缘,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谢平秋来家里的别墅给她庆贺过。好奇的猜道:“10亿美元?”

“呵,你是把钱不当钱呢。汀阳这样交州顶级的娱乐场所,一个月挣到300万的纯利就算是顶峰了。算下来。一年也不过6千万。这还不排除她要打点各路神仙。谢平秋明面上的身家加起来不过一两个亿,暗里身家加上去我估计也就5亿的样子。你想想江州那里会扬地块一年的利润是多少?我私下里问过沈效光,这个数…”

余乐比出个“6”的手势,“60亿。”这么大的利益,死个把人算什么?不管是权力斗争,还是商业斗争,越往上越残酷。因为利益足够的大。最顶级的利益争夺,自然就是世界大战。

他还是现在才知道陆景手下专门有一家保安公司。里面甚至有派往非洲参加雇佣兵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好手。

“啊…”墨静雯讶然的放缓车速。她一直以为向谢平秋这样在交州城内赫赫有名的人物身家很多,没想到只有5亿的样子。她心里默默的想着。“爸,你真的很厉害啊。”

她父亲墨承生前资产达到了10亿美元。

余乐哪里知道墨静雯在想什么,笑道:“你不会是看到现代汽车的收购中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的砸下去,觉得钱不值钱了吧。其实。亿万富翁还是很难见得。都是一方名人。”

这时红灯,墨静雯停下车,精致明艳的脸上露出一丝妩媚的微笑。道:“我可以理解成你正在夸你自己吗?”余乐家里差不多资产近亿。

余乐嘿嘿一笑,“你这样理解。我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墨静雯嗤的一笑,余乐的脸皮就是厚。“那我可不可以直接类比的以为陆景比你强,呃…”墨静雯灿若水晶漂亮的杏核眼眸转了转,估摸着陆景大致的资产,“至少是500倍吧?”

“嘿,陆景是厉害。但是…”余乐双手靠在脑后,看着墨静雯,轻声道:“静雯,陆景至少和10个女人有过超越友谊的关系,你还想着和他发展关系啊?”

“你瞎说什么啊。我哪有!”墨静雯狠狠的瞪了余乐一眼,补充道:“反正,我和你是没可能。”

正打击着余乐,墨静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墨静雯带着耳机接了电话,道:“傅姨….”电话那头是共和国第三石油集团总经理傅婕。和父亲一起并称为国内金融界的“南墨北傅”。

“静雯,最近还好吧?”傅婕的声音淡淡的,有些轻,“你在黄海?”

墨静雯有些奇怪,琢磨了一会,还是决定如实的说,“傅姨,我在交州。”

“哦?”傅婕轻哦一声,笑道:“我还以为你在黄海。那陆景在黄海调查深业集团和平鸿基金的事情你知道吧?静雯,你叫我一声傅姨,有些事情我提醒下你。你父亲的事情,你可以和陆景提一下了。”

作为国内金融界的顶尖人物,她又怎么可能没有留意到那场黄金期货的较量呢?

什么?墨静雯心脏猛烈的跳动,一时间都没有留意电话那边已经挂断。

她本身是很聪明的人,一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早就知道父亲的死非常蹊跷,而现在傅婕是告诉她,父亲的死和崔家有关。

“叭-!”十字路口,漫长的红灯已经结束。红色的法拉利跑车纹丝不动,后面等着的车忍不住鸣笛催促。法拉利了不起啊,可以占在车道中间不开车吗?

车内,墨静雯两行清泪已经滴落,“余乐,你下车自己坐车回去吧,我要回家。”她要把事情告诉母亲。还有那两位。

“诶,静雯!”余乐在路边下车。看着红色的法拉利绝尘而去,郁闷的喊了一声。

….

….

黄海的夜景无疑是很漂亮的。深蓝游艇俱乐部的主楼中。淡淡的夜色笼罩在海面上,右手边市区繁华的灯景璀璨无比,静静的述说着黄海市区的繁荣、灯红酒绿。

富丽堂皇的房间内开着空调,陆景洗过澡换了一件灰色的棉质睡袍舒畅的靠在落地窗户边欧式的白色软椅沙发上。残余的一点感冒终于好了,他整个人都感觉舒服多了。叶妍刚出去吩咐宵夜之前给他量过体温。

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我是熊玉娇。我,我想问下,害苏远的凶手查到了吗?”电话里熊玉娇的声音沙哑着,透着刻骨的仇恨。

陆景琢磨了下。道:“我有七成的把握是高家作的。但是,具体是谁下的命令,行凶者是谁?我还需要查。”

他不久前接到唐悦的电话,唐悦在香港马铺坪监狱见过高子远,高子远听到苏远的死讯哈哈大笑。虽然高子远一个字都没说,只是笑得很快。但是,唐悦说,从神情上判断,高子远极有可能知道有人要对苏远动手的消息。

再联想下高逸的反应。陆景现在有七成的把握是高家出手干掉了苏远。但是,奇怪的地方就在于高家并没有太多的出手理由。

熊玉娇立时抽泣起来,过了很久,呜咽着道:“陆景。我….”她想请陆景帮忙为苏远雪恨,但是却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陆景出手。

陆景低声道:“你不用说了,我明白。我会处理好的。”杀死苏远本身就是在挑衅自己。自己必须要让主使者付出代价。

陆景刚放下电话,手机又响起来。陆景诧异的接了电话。“静雯,有新消息了?”墨静雯前几天被他派回了交州协助唐悦、余乐查谢平秋这个人。

“没。没有。”墨静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懦懦的道:“陆景,我,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吞了口唾沫,又横了一眼身前桌子对面一脸鄙视的墨知秋一眼,深吸一口气,道:“我父亲的死因是不是和崔家有关?”

陆景微怔,苦笑着摸摸鼻子,道:“这件事你知道了啊?”刘怡秋这给自己的是什么消息。合着墨静雯早就知道。

墨静雯一愣,这就是肯定的答案了。但是,接下来,她该怎么和陆景说呢?

“笨死了,你就说帮我老头子报仇,我以身相许啊。”墨知秋小声说道。

金丝楠木桌前,正剑拔弩张喝茶的两位美妇人都是听得一笑。一名四十多岁的美妇人伸手示意墨静雯把手机给她,墨静雯无奈的把手机给母亲。

“陆先生,你好,我是静雯的妈妈房玉。我想邀请你来交州做客,欢迎你来太月北辰的别墅里来坐坐。”

电话这边陆景却是听得一愣,没想到手机那头换人,好在房玉说话给了他思考的缓冲时间,想了想,拒绝道:“房阿姨,你好。作客的事情再说吧。我手头还有事情要处理。”

他无意接下墨静雯身上的仇恨。如果是崔家对苏远下手,他只能是死扛崔家和高家的联盟了,因为他必须要一个结果。但是如果是高家对苏远下手,他实在没有必要去节外生枝的得罪崔家。至少是暂时他不会去对付崔家。

否则,唐诗经那儿他早就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了。他不可能为了女人的仇恨,狂妄的同时挑战崔、高两家,他力有不逮。当然,如果是他自己的女人那就另说了。

房玉楞了楞,笑的很热情,道:“陆先生,太月北辰别墅的大门随时都会对你敞开。你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来。”

陆景笑了笑,“我会的。”结束通话后,陆景想了想,拨了唐诗经的手机,他要约高修平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