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47章 准备谈判

第1147章 准备谈判

黄海半岛酒店的豪华套房中,高修平抽着烟,看着窗外上午时分笼罩在深秋和熙阳光中的城市。

“咯吱”一声门被推开,齐开诚悄然走进来,轻声道:“高总,唐小姐过来了。”

一听到“唐小姐”这三个字,高修平嘴角浮起一丝苦笑。此唐小姐非彼唐小姐。齐开诚当然不可能把唐诗经给他送来。来的是上次和他有过一夕之欢、在黄海戏剧学院就读大二的唐萱。

而就在刚才,唐诗经给他打电话:陆景要和他见面谈谈苏远死亡的事情。显然,陆景已经掌握了某些东西,认为苏远的死和他有关。这个消息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高修平离开窗户,对齐开诚、唐萱点点头,坐到茶几边的沙发上。齐开诚悄然的退了出去,带上门。留下一名娇媚可人的女孩。素色衬衣、浅灰色打底裤,显得青春娇美。

“小萱,去隔壁房间里玩玩,我要想点事情。”高修平本是打算今天和唐萱放松一下,没想到接到了唐诗经的电话。看到娇美的少女,曲线姣好。小屁-股在浅灰色打底裤的包裹下翘翘的,还残留着处-女的韵味。他心里立即有些在她身上耕耘的渴望。只是还是得先办正事。

豪华套房里有三个房间,唐萱乖巧的点头,去了隔壁的房间。心里寻思着这位几个月前拿走她第一次的高总是何方大人物。

高修平想了想,拨了香港的一个号码,“三叔。苏远的死,陆景怀疑到我头上了。他委托唐诗经转达了和我见面的要求。”

高俊远此时正在香港。沉思了片刻,道:“谢平秋那里传来消息。交州有人在查她。你和陆景见见吧。不见,反而显得心虚了。陆景查不出来是迟早的事,你看着办吧。”

“….”高修平顿时有种把电话砸了冲动,什么叫我看着办?我怎么看着办?真是个老狐狸加老乌龟,你难道不明白我打这个电话的意思,偏偏一点责任都不肯担着。

高修平想了想,给唐诗经回了一个电话,“诗经,我和陆景见面没问题。你安排吧。听说七月和吴越都在黄海?”既然陆景要找自己的晦气,自然是水越浑越好。

电话里唐诗经不假思索的笑道:“嗯,他们都在。这样吧,订在今天下午三点在长阳射击俱乐部里见面。我会把他们几个叫上。”

黄海作为鲁东经济重镇,和华旗下的各家公司在黄海都设有办事处,景华、盛泰电器等几家企业甚至在黄海设有分公司。

只是,陆景在黄海这段时间并没有选择公司里去上班,而是停留在丽景度假村的1号别墅里汇聚、分析传来的各种消息。

丽景度假村是是丽都酒店集团在黄海海边开发的度假别墅区,包括各类度假设施。以及连续三年赢得中国最佳高尔夫球场称号的吴苑高尔夫球场。

在度假村的门口是总服务区,设有度假酒店(黄海丽都酒店)、餐厅、会所、酒吧等等服务设施。临近午饭时,陆景正在丽景度假村的吴苑餐厅包厢中叶静雨吃饭。

叶静雨身材娇小消瘦,穿着厚厚的浅灰色秋装。雪嫩清秀。

看了看陆景,叶静雨桌子底下穿着黑色高跟靴子纤细的脚轻快的晃着,心情极为愉快。

她近段时间在黄海推动文潮网上市。听四姐说陆景在黄海,过来汇报工作。今天名为汇报工作。实际上是来求援。她推动文潮网上市遇到了阻力。审批迟迟无法通过。

“陆景,景华是文潮网的大股东。你可要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叶静雨撇撇嘴,不满的吐糟道:“那帮券商和证监会的审批人员都是猪头,明明材料上都写得明白的,非得要我一遍又一遍的重做。”

互联网的事情,陆景基本上没有过问,全权给叶静雨处理,这时听完叶静雨的叙述,顿时哭笑不得,道:“叶静雨,你今年24岁了吧?怎么做事还这么冲-动!你得罪人了还不知道?”

叶静雨的性子一向是有些乖戾,飞扬跳脱。只听她的描述就知道她得罪证监会里面的某些人了,也不知道是谁。

叶静雨一双明秀的眸子滴流滴流的转着,生动无比的看着陆景,声音清脆的道:“我知道啊,所以来找你帮忙。”

我日!陆景都有拍死这小妮子的心思,挥挥手,叹道:“真不知道叶文俊和叶文斌是怎么能容忍你的。行了,这件事我处理。我下午要去和高修平见面,你跟我一起去。”

叶静雨不乐意的翻翻白眼,又听到陆景说这件事他要帮忙,随即,白皙的手掌托在瓜子脸下颚上,笑道:“陆景,你准备找高修平帮忙?四姐不是说你要找他麻烦吗?”

“不是找他帮忙,是另有其人。”陆景喝着汤说道。

叶静雨便不再问,挑挑拣拣的吃着精美的菜肴。吴苑餐厅的菜是极好的,但是,陆景点的菜不怎么合她的口味。

见叶静雨这样子吃饭,陆景无语的笑了笑,好像叶静雨挺怕自己的,按照她的性子不是应该直接出去买一个面包来吃以示抗议的吗?在自己面前倒是由一只骄傲的小天鹅变成了一只乖巧温驯的小猫。

陆景也没招呼服务员给叶静雨换菜,吃着饭,忽而想起一件事来,笑问道:“叶静雨,你怎么把高逸在新丰公寓的房子给买下来了。”

叶静雨清秀白皙的脸蛋上浮起一丝娇羞的绯红,避开陆景的眼睛,夹着菜,道:“就是买来投资咯。你问这些干嘛?”说到最后,有些故意装出的恶狠狠的语气。

陆景眉头一挑,看着叶静雨。

叶静雨忙有些心虚的补充道:“雪姐和高逸算是朋友,我和高逸也认识,他找到我头上了,我当然乐意占他的便宜。反正江州的房价还要涨的。”

她不想告诉陆景真正的原因,但是,她在陆景面前不敢嚣张,见陆景有些不满她刚才的语气,连忙换个理由补救一下。

陆景隐隐觉得叶静雨说的不尽不实:以叶静雨那性子,根本就看不上高逸那个草包。高逸求到她头上,她要肯伸出援手那才叫见鬼。不嘲讽得高逸吐血就算不错了。

只是,陆景现在也没功夫想为什么,点了点头,道:“吃饭吧。”

叶静雨柔顺的哦了一声,片刻后,一边吃饭一边向陆景打听着苏远的死因。

她和苏远曾经是商业合作伙伴。当时,科讯的销售都是苏远一手负责的。

长阳射击俱乐部。

砰砰的枪声响彻在隔开的射击馆内。一名漂亮的少妇带着耳机,穿着轻薄的羊毛衫正在2号靶位双手端着枪射击。一名英俊的青年笑眯眯的在旁边陪着,眼神偶尔从少妇的背上滑到她白色西裤包裹出的丰翘美-臀上。

片刻后,靶位报出十环的结果,少妇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枪,擦着汗,头也没回的笑着道:“少锋,你再这么看着我,小心我在你严哥面前告你一状。”

“齐姐…”莫少锋表情尴尬,仿佛是做错了事被老师抓住的小朋友,懦懦的不知道说什么。

长阳射击俱乐部是他和严景铭一起开的射击俱乐部。齐静瑶是严景铭的情-人,经常来这里休闲放松。他一般都会过来过来陪着。齐静瑶清艳脸蛋跟性-感身材对他有很诱-惑。

莫少锋一向有恋姐的情结。

齐静瑶咯咯一笑,伸手拍了拍莫少锋的脸,嗔道:“没胆鬼。待会安排一间在陆景他们隔壁的房间,我想要听听他们谈什么。”

莫少锋诧异的道:“齐姐,你怎么知道…”

“唐家六小姐在你这儿订场子,我能不知道吗?”齐静瑶妩媚的娇笑,在莫少锋微微隆起的裤子上拍了一记,“严景铭去好莱坞快两个多月,我有段时间没那个。我现在去洗澡换衣服,你敢不敢跟着来?”

调-戏纯情小男生很有意思。

莫少锋微微弯着腰遮掩他的丑态,苦着脸。他哪里敢碰严景铭的女人,“齐姐,别说笑了。”

齐静瑶笑着诘问,“怎么,陆景是你姐夫,你还怕严景铭吗?”严家的势力已经衰退了。今年上半年京城中发生的事情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京城第一美女由严景铭的妻子苏琳换成了风白露。据说是陆景一锤定音。自己也得考虑一旦严景铭的船沉了该何去何从。

所以,刘怡秋来找她问平鸿基金的消息时,她会告诉刘怡秋并帮她保密。

莫少锋脸皮抽搐了两下,不知道该怎么说。

一方面陆景是他姐夫让他很不爽,他和陆景还有些小恩怨;另一方面,他姐跟着陆景,他其实不反对的,甚至很高兴看到姐姐能找到终身所托的人。他对陆景的感官很复杂。

齐静瑶微微一笑,走近莫少锋,语气轻柔的道:“少锋,去安排吧。没准,齐姐高兴了会给你打一次手枪奖赏你。”

“齐姐,那,那还是算了。”莫少锋弯着腰,落荒而逃。他也玩弄过不少漂亮的女人,但是面对齐静瑶这样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人,就被吃得死死的,如同纯情小男生。

齐静瑶掩嘴娇笑,花枝乱颤。

下午三点许,几辆豪车分别驶进了长阳射击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