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49章 发威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149章 发威

“不怕严景铭知道你见过我?”看着眼前穿着黄-色复古款式外套,漂漂亮亮的齐静瑶,6景淡淡的说道。

6景和齐静瑶见面的地方是长阳射击俱乐部中的一间密室,两人在精美的木质茶几处相对而坐。

“怕!怎么不怕?”齐静瑶笑了起来,“6二少的风流整个京城都知道,严景铭要是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呆了十几分钟,肯定会想我是不是已经失-身给你了。”

6景好笑的摇摇头,沉吟着,没说话。

齐静瑶作为严景铭的情人,她的资料自己知道一点。看来齐静瑶不仅是个官迷,智商也是不错的。她这是送把柄以示诚意。须知,只要自己在严景铭面前说和齐静瑶单独呆过十几分钟,就可以毁了齐静瑶在严景铭面前的恩宠。没有那个男人可以容忍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齐静瑶满意的笑了笑,看样子6景已经明白她主动把把柄送到他手边的意思,微笑道:“6景,我手里有崔家平鸿基金违规操作的一些证据。不致命,但是顺着查下去肯定有收获,我可以给你。”

刚才6景等人在屋内谈判时,她就在隔壁的房间里,用了一点特殊的手段,听到整个谈判的过程。

6景平静的开口,问道:“你要什么?”

齐静瑶神色凝重的道:“严家的权势出现衰退的迹象,我想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或许这条路以后永远用不着。”自嘲的笑笑,“我这人天生缺乏安全感。”

6景琢磨了一会,道:“一旦有那么一天,我只能说尽量。这种事我不可能给你确切的答复。”

齐静瑶松口气,道:“你要是一口答应下来。我反而不信了。”将手袋里一个文件袋放到茶几上,“这就是了。”

6景轻轻的点点头,拿了资料。出了长阳射击俱乐部。叶静雨已经等在门口的白色宝马车上。

“嘟-”,“嘟-”。“嘟-”。

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中,6景在窗户边拿着手机静待电话接通。不远处,叶妍穿着华美的白色长袍静静的品着红酒。窗外,大海在夕阳中波涛起伏。

电话接通,传来大哥温和的声音,“小景…”

“哥,苏远的事情,我向你汇报一下。”6景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道:“我无法确定明州高家是否就是苏远车祸背后的主使者,但是我有七成的把握。我希望通过打击高家的力量,来确认苏远的死因。”

6江沉思着,然后轻轻的道:“我知道了。”

挂了大哥的电话,6景立即又给许雪拨了过去,“许雪,可以动手了。让你的人立即动。”他在给大哥打电话之前,已经和许雪通过电话。

许雪家里控制着明州商业银行,许雪的二叔许相铎曾经担任过明州市委书记。虽然高家号称明州高,但是高家在明州也不是一手遮天。许家在明州有很强的实力。

作为和华银行的执行董事、行长许雪此时正在明州待命。肃然的道:“我这就安排。”

看到6景一连串的电话打出去,叶妍放下酒杯,走到6景身后。温柔的抱着这个男人,两团丰满的滑腻顶在他的背上,轻柔的问道:“6景,电话打完了吗?”6景正在安排对高家政坛力量的攻击。

6景抚着小腹上叶妍白腻的小手,微笑道:“打完了。饿了吧,走,换衣服,我们去餐厅里吃饭去。”

叶妍头靠在6景的背上,娇媚的道:“我突然不想换衣服了。叫进来吃好不好?”

6景正要说话。手机响起来。6景看看号码,将叶妍抱到怀里。一起看着夕阳落幕时的美景,顺手接了电话。

“6景。你今天可是将我都给骂了啊。我可没得罪你呢。”电话里,唐诗经笑吟吟的说道。

叶妍一听是唐诗经清润的声音,笑吟吟的白了6景一眼,靠在6景怀里光明正大的偷听着电话。

6景就笑,“主要是崔七月、高修平他们几个太能装了。不过,诗经,我怎么不知道今天聚会会有那么多的人呢?”

“就知道瞒不过你啊。”唐诗经轻声道:“高修平要求的,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按照他的意思来组织今天的谈判。6景,我们的利益不是一致的。我现在还不能表现的对崔家有太多的敌意。”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啊!”6景笑了笑。和唐诗经利益不一致的话,他之前给唐诗经说过。“不会是这么件事让你专门来打电话给我吧?”

唐诗经笑道:“当然不是。你今天给高修平说的话有几分是真的?黎修然最后问他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和他没有关系。”

6景明白唐诗经的潜台词,和高修平没有关系,不是说和高家没有关系。6景没有回答唐诗经的问题,而是问道:“诗经,黎修然怎么会突然现身在今天的聚会中呢?”

“黎修然和谢平秋关系密切。”唐诗经猜测道:“我想,你在交州调查谢平秋的事情已经传到她耳朵里去了。所以黎修然今天来了。”

6景在黄海调查崔家的白手套张子昂,在交州肯定还有另外一路人马在调查谢平秋。张子昂、谢平秋的消息本就是她告诉6景的。

“她倒是消息灵通的很。”6景讥笑道,“可惜的是,今天那几位拿捏的太过度了。”

和唐诗经聊了几句,6景挂掉了电话,低头看着怀里的古典佳人,又看看窗外波涛汹涌的大海,心里道:“几分是真的?当然是百分之百。”

明州。

“嘭-”轻轻的一声响,丰志新轻轻的关上车门,然后坐到副驾驶座上。黑色的奥迪平稳的启动。丰志新回头看了一眼,正微闭着眼睛的市长白博明。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往昔威严的白市长似乎有些老了,鬓角的头花白,背也有些驼。

丰志新心里恍的一惊,从什么时候自己开始有这种感觉了?作为白市长的秘书,自己的命运和白市长紧密相连。

“志新,有什么事?”白博明四十多岁,梳着一丝不苟油亮的头,声音略微疲倦的说道。

丰志新迟疑了下,道:“市长,我最近听到一些不好的传言,。”

白博明叹口气,看似感叹又似安慰,“想做点事很难啊!”又吩咐道:“小刘,先送志新回家。我晚上还要有点事情要用车。”

丰志新忙客气了几句,推辞不过,只得依了白市长的意思。坐市府1号车回家,这可是极大的荣耀。

奥迪车送了丰志新回家后,绕到了明州市郊最负盛名的四宁山别墅区。在别墅门口停下,已经有高家的子弟在等着迎接。片刻后,白博明在古香古色别墅的客厅里见到了高家的话事人,高俊耀。

“喝点?”握手后,高俊耀低声问道,轻轻的叹口气。老白有点难啊。

白博明点点头,“就白云飞天吧,我尝尝楚北的名酒,看是不是那么的不同寻常。”

高俊耀挥手让身边侍立高家子弟出去吩咐整治几个小菜,上一瓶白云飞天酒。

喝着酒,白博明脸色微微有一些红色,道:“老高,我们认识有很多年了,你这个继承人选得真是差劲。格局太小,我以前有和你说过吧?”

高俊耀苦笑,“老白,修平已经算是三代子弟中最杰出的人物了。”举起酒杯和白博明和了一口,问道,“这次去省城看病情况怎么样?”

白博明脸色有些黯然,喝了几杯酒,才轻声道:“不理想。”

高俊耀脸色苦,道:“我请老爷子那边试过,效果也不理想。”

白博明摇摇头,没说什么。高俊耀这话可以信,但是不能全信。一瓶酒见底,白博明落寞的告辞离去。

握了握手,高俊耀道:“保重。”目送白博明的座驾离开四宁山。心里忽而有些萧瑟。之前,对6景的估计恐怕全是错的了。这一跤跌的不轻啊。

深秋的夜里又起了白雾。唐诗经裹着暖和的被子,倚在床-头带着一副缓解疲劳的圆框眼睛看着书,浑身有种洗尽铅华的灵秀感觉。旁边,柜式的圆形大台灯散着明亮的光芒。

这时,搁在台灯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唐诗经看看号码,诧异的接了电话,“高叔叔,你好。”

“诗经,没打扰你吧?黄海真是冷啊。”高俊耀看似随意的感叹了一句,道:“高叔叔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

唐诗经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最近一周明州那里生的事情她有怎么会不知道呢?客气而礼貌的道:“高叔叔,你说。”

“我打算和6景见面,解释下苏远的事情。你看,能不能约他明天和我见个面啊。”

唐诗经为难的道:“高叔叔,我不知道6景是否在黄海,他前些时候好像回了京城。”

高俊耀的消息自然比唐诗经更加的便捷、快,他所能调动的资源要庞大的多,“6景回黄海了。天辰娱乐明天有个大卡司在黄海举行开机仪式。天辰娱乐的李慕清已经在黄海了。”

“好的,高叔叔,我一会给你回电话。”唐诗经挂了电话,嘴角却是浮起一丝微笑,“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看来,6景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