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50章 高家的赔偿

第1150章 高家的赔偿

中午时分,位于秋阳路一片高楼大厦中的香樟树餐厅挂起了暂停营业的牌子。作为黄海口碑极佳的私房菜餐厅,香樟树在周日的中午暂停营业,让不少前来上门享受美食的老饕颇为遗憾。

此时,香樟树餐厅的1号包厢里,精美的五六碟特色菜肴摆在墨色的方桌上。浓郁的酒香飘散在包厢中。陆景、唐诗经、高俊耀、高修平相对而坐。

“香樟树这里特款广式滋润靓汤很不错,高叔叔、陆景、修平你们可以尝尝。”唐诗经微笑着伸手邀请三人品尝佳肴,“一会还有个柠檬花椒鱼片味道极为不错。”

她只是负责约陆景出来和高俊耀见面。至于,陆景和高俊耀的谈话结果不是她需要关心的。

高俊耀依言“哧溜”的一声喝口汤,品了品,脸上带点苦笑道:“诗经,事情没谈好,食不甘味呐。陆先生,苏远的事情可否听我解释一二。”

这番话,姿态放得是极低的。

唐诗经心里诧异高俊耀的低姿态,又觉得理所当然。

外界要是知道明州高家的话事人如此低姿态的对待陆景,恐怕会碎掉一地眼镜。但是,一个星期之内,白博明的仕途已经岌岌可危。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陆景的实力?

陆景喝了口靓汤,道:“我本来是想听听高修平的解释,没想到要高先生会亲自向我解释。我洗耳恭听。”语气略带讽刺。

高俊耀淡淡的看了高修平一眼。

高修平那张容貌普通的脸上带着微笑,只是心里却憋屈至极。那天白博明和他二叔说他格局太小的话已经传到他耳朵里,只是,高子远那个疯子搞出来的事,凭什么要他来背黑锅?

高俊耀心里叹口气,高修平器量确实太小了,须知家主不仅是承担着一个家族的荣耀,也承担着一个家族的责任。当初,高俊远争夺家主之位败给了他就是习惯了“趋利避害”,被家里的老人们认为挑不起高家的大梁。

略微斟酌了一会,高俊耀道:“陆先生,苏远的死确实是我们高家子弟发出的命令。这件事的起因说出来,陆先生可能不信。高子远因为寇凌和苏远搅在一起,起了杀心。

那件事,陆先生你应该知道,香港的媒体曾经大肆报道过寇凌的绯闻。高子远将苏远和寇凌捉奸在床,他在入狱之前安排了人手。我这里根本就不知道。所以…”

说着,高俊耀看了陆景一眼。他需要看看陆景的态度来决定下面的说辞。

陆景放下手里的白瓷汤勺,直视着高俊耀。高俊耀五十多岁,沧桑的英俊男子,活脱脱就是唇红齿白的高逸中老年版。此刻,这名被唐诗经成为雄才大略的高家家主正一脸真诚的等待着下文。

陆景道:“高先生,我相信是高子远是幕后的主使,他是高家的情报主管,确实有能力安排这一件事。同时,我也相信高先生事务繁忙没有注意高子远的安排,所以导致苏远被杀。但是…”

陆景的语气一转,森然道:“熊书记不会相信,苏校长不会相信,苏远的遗孀熊玉娇也不会相信。景华的经销商更不会相信。已经入狱的高子远无法承担这个责任。”

其实,高俊耀说高子远因情杀苏远,陆景已经信了大半。这是极佳的杀人动机。他和高子远接触过几次,高子远心里非常扭曲、阴暗,杀人泄愤的事情完全做的出来,正好时间上也是吻合的。

但是,高子远因为经济犯罪已经被关到香港的监狱里面去了,苏远的家属只会以为高子远是高家推出的替死鬼。

怒火需要宣泄,已经是囚犯的高子远显然无法承受苏远家属的怒火。

高俊耀点了点头,商量道:“陆先生,逃逸的凶手我会安排他去自首。高子远确实无法消除苏远家人的怒火。我想给给苏远家人一定的补偿,聊表心意。陆先生觉得能否平息苏远家属的怒火?”

陆景摇摇头,道:“高先生,苏远的家产不多,但是也足够孤儿寡母、四名老人养老。我想苏远家属的愿望是杀人偿命。这也是天经地义。”

这时,高修平冷幽的插了一句,道:“陆景,未必见得吧?远大集团人心都散了,分崩离析只是几天的事情。”

屋内虚假的和睦气氛立时消失了大半。高俊耀笑了笑,吃着菜,并没有责怪高修平插话的意思。

陆景哂笑,轻飘飘的说一句,“苏远有儿子。”噎得高修平脸色微变,无话可说。

唐诗经喝着酒,心里一笑,寻思着:陆景这是要表态扶持远大集团,就算苏远的儿子只有3岁,远大集团的人心还是能收得拢。更何况远大集团的业务还都是在江州。

苏远的儿子太小,距离接班还远着,陆景需要费很多心思。陆景这个表态已经超出了因为苏远在他的庇护下被杀死立威的需要。

陆景会这样鼎力支持远大集团,莫非苏远的家属用什么条件打动了陆景?

要知道,高家现在有两件事情要处理,第一是平息苏远家属的怒火。第二是让陆景放弃弃接下来对谢平秋的追击。至于白博明,仕途已经是要终结。事情都进行到这个份上,陆景也不可能收手。

看陆景的态度,这么说来,第一件事是谈第二件事的基础。高修平刚才这手牌没出好啊。他直接试图和陆景谈条件,却不想被陆景直接顶了回去。

唐诗经想到的,高俊耀也想到了,微微的皱皱眉头,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棘手。

本来,以为苏远不是陆景什么人,陆景只是需要给各方面一个交代即可。现在看来全然不是这样。

高俊耀想了想,理清思路之后,亮明态度,“陆先生,交人是没的交,这件事确实是高子远擅自妄为。我不可能以其他的高家子弟抵罪。我愿意将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20亿的资产注入到远大地产中。希望陆先生能帮我化解高家和苏远家属之间的仇恨。如果有必要,修平可以代表高家去江州向苏远的家属赔罪。”

至于,要求陆景不要继续追击谢平秋的话就不用说了,高家赔偿20亿已经足以表明低头的诚意了。

陆景拿着酒杯轻轻的抿着,没有立即回答。

要说20亿的资金足以打动苏远的家属了。这是相当丰厚的一笔赔偿。但是,前提是苏远还有一个兄弟。否则,苏时文一想老来无人送终,还要钱有什么用?

苏远家属的意见肯定是想要严惩背后主使的高家。但是,高家也不是什么软柿子,狗急了都要跳墙,何况高家?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自己没有必要为了苏远和高家赤膊互殴,往死里对掐。那么,自己需要做到哪一步才能平息苏远家属的怒火完成大哥交代的任务,才能达到立威的效果呢?

高俊耀说完,就慢慢的吃着菜,等待着陆景的答复,要是陆景还不同意,那只能选择和陆景对抗了——陆家在政坛上会没有对手?据说京城里的刘家就和陆家是宿敌。

陆景今天来和高俊耀见面,还是希望能谈出结果。他固然是和高家不对付,也有立威的想法,但是,目前还只是想“揍”高家一顿,而不是灭掉高家。他暂时还没这个能力,也还没有准备好。

沉思了良久,陆景道:“高先生,你愿意赔偿20亿给苏远的家属或许会让事情有转机。还需要等等。高修平去江州的事情也要等等。谢平秋在交州的势力我要摧毁。”

最后一句话,陆景说得斩钉截铁。这关系到他立威的事情,说搞掉高家两个人,就是搞掉这两个人。

高修平心里焦急,隐蔽的看了高俊耀一眼。陆景的意思是要拿谢平秋的势力来为苏远的死买单。这会儿说出来,是放谢平秋本人一马的意思。

高俊耀脸色微微一变,心里在滴血,谢平秋手下的势力为高家处理很多不能摆在台面上的事情。他不想放弃。

到了高俊耀这个层次,斗口都是很无谓的事情。行动会让语言更有力量。高俊耀沉默的举起酒杯,“陆先生,今天这顿饭算是我请你。”

陆景有些明白了,举起酒杯和高俊耀碰了碰杯,一口把酒喝完。最终,还是要和高家掰掰手腕。

从香樟树餐厅里出来,高俊耀脸色微沉的坐到车里,片刻后,拨了谢平秋的电话,“小秋,我这里和陆景谈崩了,你最近要注意下。”

电话里似乎响起了一阵清脆的笑声。

高修平默默的听着二叔和谢平秋对话,琢磨着今天的见面。正想着,忽而听到二叔吩咐道:“修平,,我要去一趟京城。地产业务我现在划归给你管。汽车和地产你要做出成绩来。”

高修平没想到二叔还会加强他作为继承人的地位,大喜过望,脸色有些激动的道:“我会的,二叔。”

高俊耀和高修平离开之后,唐诗经和香樟树餐厅的老板说了一会话,香樟树餐厅立时恢复营业。

然后,唐诗经微笑着请陆景换了一个包间继续吃午饭。十几分钟后,精美的黄海菜风味的菜肴送上来。唐诗经起身给陆景倒酒,问道:“陆景,你准备和高家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