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51章 各家反应

第1151章 各家反应

闻着唐诗经身上的幽香,陆景笑了笑,道:“好像我和高俊耀都别无选择。”

唐诗经今天穿着一套暗红色的秋装,身姿曼妙,眉眼间冷艳的气质让她的美丽无可阻挡。

想起那天唐诗经在江州大学星光咖啡里故意的诱-惑,也是这个姿势,陆景不自觉的隐蔽的瞄了瞄唐诗经将秋装撑的挺翘的酥胸。

酒液如同一条漂亮的水线落在酒杯中,唐诗经优雅的抬起酒壶口,轻笑道:“好像也是如此。你们都是骑虎难下。高叔叔不会交人,你要搞一场大动作来给各方面一个交代。一个白博明的份量还不够。不过,陆景,我始终无法明白你为什么要护着苏远呢?”

看着成熟、冷艳的唐诗经,陆景笑着揭开谜底,“熊为明和我哥共事过,他求到我哥头上了。”

唐诗经微微错愕,继而明白过来了,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你陆二少看上了苏远的遗孀呢。”

说话间,似乎名门贵女端庄的面具后那份骨子里的成熟妩媚要沁透出来。

面对唐诗经的打趣,陆景无奈的笑一笑,叹道:“在诗经你眼里,我是个不折不扣由下半身支配自己的男人吗?”

唐诗经轻笑,道:“要是那样的话,我的事情就好解决了。”

这自信自己的美丽,又隐晦藏着暧-昧的话让陆景心里一荡。唐诗经想要找崔七月复仇的心思陆景如何不清楚。

实话说,陆景从来都没有看懂过唐诗经。她的冷艳与生俱来。冷是因为她神色间的清冷,就算很正统的职业装穿在她神色依旧能带来夏日的一抹清凉。

艳。则是她无可挑剔的容颜、曼妙性-感的身姿。美得动人心魄,无一处不透着女性的魅力。

而成熟则像是她后天修炼的道行。有年轻美人没有的淡定成熟、处变不惊,有大多数30岁女人身上没有的清纯干净。身上的内涵。让她仿佛是一杯美酒在自然的散发着芬香。

她的妩媚就像是女性成熟魅力的附属品,沁染到骨子里,不接近她,根本就感受不到那份惊艳,娇柔。不可匹敌的风情。

陆景想了想,道:“诗经,你的要求我现在没法去实现。”

和唐诗经这样惊艳的大美人玩**,甚至有可能关系更进一步对陆景来说很有诱惑力。问题是,他现在要和高家开战。再找崔七月的麻烦,力有不逮。

唐诗经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我们聊点别的吧。”

这个话题点到即止,陆景给不出承诺,她也没有筹码去强求陆景。不过,陆景能在一周之内调动资源干掉白博明让唐诗经心里充满了希望。陆景越强大,她复仇成功的概率越大。

她需要的是等待。等待。

陆景和高俊耀见面谈崩的消息很快就在一些圈子内传开。关注这件事的各方势力对这个消息反应不一。

京城来的陆二少在黄海发飙本来就让黄海一些人不满。不过鉴于白博明的先例,很多人都是选择闭口不言,私下里笑几句高修平的白痴、坑爹。批评几句陆景的狂妄。

黄海,深业集团的总部大楼中,崔九霄坐在书桌前慢慢的吸着烟。

书桌前崔七月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九叔的处事手段十分严厉。白博明出事的消息传来。他已经意识到错误所在。

“七月,你太让我失望了。”崔九霄灭了烟,缓缓的开口。神色严厉,“你们几个年轻人聚会。为什么会搞成这样?陆景的首要目标很明显是高家,你解释清楚就完了。为什么要小动作?”

崔七月沉默了一会。苦笑道:“九叔,我也没想到陆家的能量这么大。说动白博明就动白博明。”

现在,他在陆景面前没什么家世上的优越感。白博明自身不过硬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是,陆家所展示出来的实力让人心惊。

崔九霄冷哼了一声,道:“要正视对手。行了,文潮网的事情,你处理好吧。陆景要用这个人情,那就用掉吧。”文舟炒房团在江州亏了30亿,他心里还是很介意的。

“好的,九叔。”崔七月忙告辞离开,背后微微有些汗。

“陆景,这完全是碾压高家的姿态啊,想不到,完全想不到。”黄海半岛酒店的豪华套房中,童兮兮轻轻的叹道。她刚刚知道这一周里发生了什么。

裴吴越靠在躺椅上,笑着道:“看来,我和诗经对陆家的估计都是有误啊,以陆家所展示出来的实力,基本上是一流世家的实力。关键是和华的财力,嘿嘿。我算是知道陆景那天为什么会对我们不屑一顾。”

童兮兮摇摇头,走到裴吴越身边,抚着他的脸,问道:“吴越,这么说,接下来高家也难了?”

“那怎么可能,高家的底蕴哪有那么浅薄,他们在京城里也能说得上话。何况,交州谢平秋哪儿还有黎家的变数呢。所以,较量归较量,但是陆景想要把高家怎么样,那还不可能。”

裴吴越说出自己的判断,又笑道:“好了,兮兮,我们说基金的事情,这件事基本上算是过去了。无非是局部的较量,伤不到相互的根本。”

童兮兮掩嘴一笑,握住了裴吴越伸到她裙子里的手,娇媚的道:“吴越,我想说说唐姐的事,你说她会要求陆景帮她的忙吗?”

裴吴越微怔,随即笑道:“那怎么可能?诗经不是那样的人。”他知道童兮兮的意思,就是诗经用美色诱-惑陆景去帮她完成复仇崔七月的愿望。

童兮兮笑了笑,没说什么。裴吴越可能还没发现,唐诗经隐隐对陆景有些好感。

想归想,童兮兮却是不会说出这个推测,她知道裴吴越心里对唐诗经也曾有些想法。

交州。

市内某处幽静的别墅区内,一栋别墅在深夜里还点着灯。黎修然洗过澡,在别墅的窗前听着电话。半个小时后,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停在别墅楼下,一名漂漂亮亮的黑色风衣女子闪进了别墅里。

黎修然看着走进别墅的谢平秋,道:“谢姐,事情我没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