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54章 汀阳

第1154章 汀阳

“她能有什么表情?我只是来喝酒看看的。

说话间,服务员送来了酒水和小吃。酒吧的卡座上堆得慢慢。陆景拿起一罐果啤喝了一口。

王灿吃着开心果笑道:“你是来看看不错,问题是谢平秋有可能以为你是来示威的。”

陆景笑了笑,抿着酒。

风白露笑着道:“二哥未必有示威的意思。汀阳这里酒吧氛围这么好,来消费而已。”

谢晋文心里偷笑。风白露这份话说的让人很舒服,但是,她搞错了一点:酒吧氛围越好陆景其实越不喜欢,陆景喜欢的是那种安静喝酒的环境。自己跟着陆景这么久,对他的一些小习惯知之甚详。

董晚瑶郁闷的撇撇嘴,喝着酒。又给这个姓风的小女孩抢了先手了。

寇小蛮眼睛珠子滴溜溜的转着,推了好友一把,在她耳边轻声道:“干嘛呢?不专业!你不是来追你哥的吗。这幅模样干吗?真是菜。”

董晚瑶看看正和陆景聊得很愉快的风白露,道:“我能做什么啊。行了,别管我,你玩你的。”寇小蛮在酒吧里是个很疯的人,能嗨翻全场。

“行,别说我不带你玩啊。”寇小蛮眯起眼睛在酒吧里四处看着,进入泡吧状态。

….

风白露举起啤酒罐和陆景喝了一口,微笑道:“二哥,我堂哥风天泽委托我就菲菲姐的事情向你赔罪。”

陆景无奈的点点头,道:“我该说接受道歉还是说不接受?”

风白露狡黠的笑道:“这要看你是不是还对菲菲姐有挂念啊。你要是有,就说接受道歉,要是没有,就不接受。我堂哥可是真的很喜欢菲菲姐。”

和风白露说话,无疑是让人感觉到很舒服的,这个女孩会把话说的很透彻,却不引起人的反感。

王灿知道李菲菲在陆景心中的份量,以前谁要是敢打李菲菲的主意,那是逮着谁削谁。刘小山就是例子。这时,打着圆场道:“白露,不要被陆景这小子闷-骚的性格给蒙蔽了。我在京城这么说,自然是有把握的。”

风白露嘴角稍稍勾起一个柔化那张清冷脸蛋轮廓的弧度。

陆景轻轻的摇头,道:“我没那么坏吧。行,我接受道歉。”这件事完全是王灿搞出来的,自己完全是牵线木偶。只是。李菲菲在柏斯还好吗?

要不是苏远的死因,自己这会已经前往柏斯视察和华的铁矿石工作了。兴许能在柏斯国际大学里偶遇到她。

想到这儿。陆景有些痛恨搞事的高子远,你丫都进去了还下命令杀人,可见平时有多么的嚣张。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结束为苏远报复的事情。

见陆景有些沉默,风白露笑笑,起身去了卫生间。果然是初恋最难忘却的。

王灿笑了笑,拍拍陆景的肩膀,和唐悦、谢晋文玩到一块去。

余乐和墨静雯相邻而坐,给墨静雯开了瓶酒,问道:“静雯。你什么时候决定和班子轩分手的?”

今天他开车送墨静雯的交州大学,以为她只是来吃点小吃。墨静雯很怀念交州大学里的小吃。这段时间他送墨静雯来过几次,没想到她今天是和她的男友谈分手。

之后班子轩就一直喋喋不休的缠着墨静雯想要她回心转意。他也只能是跟着,直到在体育馆外面遇到陆景。

墨静雯沉默的道:“两天前。我回交州的这段时间和班子轩联络过几次,他不希望我在和华任职,而我根本不能离开和华。”她想起傅婕给她的提示,想要报父仇只能依靠陆景。

这不是武侠小说里面。父仇不共戴天,必须得报。这是现实生活。有能力则报仇,没能力,生活该怎么过就得怎么过。

假如她日后打算庸庸碌碌过一辈子的话,就根本不用管崔家。崔家也不会继续打击报复她。问题是,她并没有这个打算。她希望能够重振墨家的辉煌。

父亲一直希望有个儿子来继承他的家业,为此不惜和母亲离婚。聂问白、墨知秋又是一个悲剧。自己想要证明的是女儿一样可以继承家业。

而重振墨家的辉煌,势必会招致崔家的打击。崔家不会坐视她重整恒新集团。她有可能再次重蹈父亲的覆辙。因而,她只能跟在陆景身边。崔家在江州被陆景打的灰头灰脸。她记忆犹新。

所以,班子轩从他感情长久的角度要求她离开和华,这绝对是她不能接受的。

矛盾无法调和,就只能分手。她和班子轩已经吵过很多次。今天只是终结而已。

余乐看看正沉吟着喝酒的陆景,摇摇头道:“你指望陆景帮你复仇?静雯,以我对陆景的了解,你绝对难以实现这个愿望。”

墨静雯精致明艳的脸上浮起一丝苦笑,道:“我知道。就算我肯,以我的姿色也难以入陆景的眼。但是,余乐,你觉得陆景和崔家的裂痕可以弥补?”

余乐一愣,再一次认真的看着墨静雯。他不得不承认,墨静雯这个分析很对。墨静雯这段时间进步不小啊。陆景一直在培养她,她果然是有心人。

只是…,余乐心里叹了口气,他追女神,可不想追一个带着复仇愿望的女神,他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变得沉重无比。

“静雯,你这个分析很对。”余乐举起一罐啤酒,“为你分手,为我们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干一杯。”

墨静雯明媚的一笑,优雅的和余乐碰了碰酒罐,仰头豪爽的喝着啤酒。

余乐果然是丁灵姐说的是靠不住的男人。他和陆景都很聪明,思维敏捷,但是余乐不喜欢背负责任。一旦有责任,女人就会成为他抛弃的包袱。

而陆景却是坚实如山岳的男人,能遮挡住狂风骤雨。也难怪他身边会有那么的美人围着他。问题是,他不会随便的给女孩子遮风挡雨。

“见到李菲菲又如何呢?”陆景心里有些惆怅,起身离开酒吧大厅,去外面走廊透口气。

董晚瑶起身跟着陆景,看到陆景临窗而立,拿出烟。轻声唤道:“哥…”

陆景回头,见是董晚瑶,笑着招招手,轻轻的拥着董晚瑶曼妙的腰肢,幽香满怀,“晚瑶,心里是不是怪我没有履行约定?”

董晚瑶的生日在阴历7月6日。他答应在她生日的时候会给她一个完美的第一次。但是。8月份那会儿,他正在江州、云春和众多红颜度假。那时候苏远正在焦头难额的应付会扬地块的事情。

董晚瑶身材高挑。委委屈屈的抱着陆景的脖子,道:“哥,我不敢说。风白露都比我漂亮呢。”

陆景轻轻的摇头,轻轻的拍了拍董晚瑶白色铅笔裤包裹着丰翘的俏臀,道:“瞎吃醋。我就和她聊两句而已。我们俩认识有多久了?和她才认识多久?”

董晚瑶亲昵、依恋的抱着陆景,柔声道:“哥,我怕你不要我了。”

“你呀,要对我有点信心。”陆景轻轻的抱紧了董晚瑶。要说,他对晚瑶有多么深刻的感情。那是假话。只是,这么一个婉约妩媚的美人儿对他情深意重,又吻过了、摸过了,再要他对晚瑶放手,那也不可能。

就在陆景和董晚瑶在“汀阳”二楼酒吧外的走廊上拥在一起轻声说着话的时候,酒吧内的气氛却是被点燃。

寇小蛮在酒吧中心的舞台上一曲狂野的舞台,引得无数泡吧的男人为这个脱掉外面白色棉大衣穿着一身漂亮性感小礼服宛如一只小野猫的女人疯狂。

“喔喔--。好疯狂。我不玩了。”寇小蛮是个小号MM,很灵巧的跑下台,回到座位。她干这事已经驾轻就熟,不会让那些牲口占到她的便宜。

“寇小蛮,你舞蹈水平不错啊。”余乐经常在夜店、酒吧里泡妞的人,看到寇小蛮这出色的表现立即眼睛发亮。

接下来。一个夜店小王子,一个酒吧小公主,在汀阳二楼酒吧里旋起的风暴可想而知。泡吧跳舞也是有高手的,就好像酒吧里的乐队一样,好不好观众都知道。

晚上十点不过是夜店一族刚刚准备出动的时间。更何况是在交州这样的大都市。晚上十点正是夜生活的良辰。汀阳传出的消息,让一波波的夜店爱好者汇聚在汀阳二楼酒吧中。

人一多就容易檫枪走火。有人趁着酒意摸了一把寇小蛮挺翘的小屁-股,被寇小蛮一脚踹在裆下。余乐为了护着寇小蛮和人提着酒瓶干了几架。

至于。王灿、唐悦、谢晋文、风白露自然是看着,不会上去帮忙。墨静雯倒是有同仇敌忾之心,问题是余乐在泡妞,她上去不太合适吧?

余乐孤军奋战把兴奋的大呼小叫的寇小蛮给拖出来,“寇大小姐,你这也太能惹事了吧?回座位接着喝吧。”

寇小蛮喝了不少酒,斜眼看着余乐,喷着酒气道:“没胆子玩了啊?菜,不专业。”寇小蛮比了一个倒立的大拇指。

我靠,余乐这才发现他惹了一个小辣椒。把寇小蛮往座位上拉去的时候,一名长头发带着耳环的小白脸帅哥伸手拦住了两人,“刚才打我兄弟打的爽吧?台上人多,不好活动,现在我们算下账吧。”

“晚瑶,我让叶妍订做了一辆豪华游艇,等12月底交付之后,我带你出海。”

陆景兴致勃勃的给董晚瑶说着带她去旅游的计划,这时,手机突然响起来,接通后,里面传来墨静雯惊慌的声音,“陆景,余乐给人打趴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