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55章 认栽了

第1155章 认栽了

“你们几个是一伙的吧?啧啧,不错,还有两个绝色的美人。”长发青年单手将余乐丢在地上,脚踩在余乐的脸上,笑了笑。说不上猥-琐,但是那股子男人看女人的眼光让风白露微微蹙起修长美丽的娥眉。

长发青年身后有三男两女,寇小蛮正被一名短发青年扣在手中,满脸惊恐。短发青年手掌隔着小礼服摸了摸寇小蛮的屁-股,验了验货,满意至极,银笑道:“童哥,今晚真是有眼福啊。想不到交州城里居然有两名我们不知道的大美女。”

短发青年身边一名装扮入时的漂亮女子嘴角微翘,讥讽的笑道:“虎子,墨家的大小姐当面,你居然不认识,亏你还自称看尽交州芳华。墨小姐可是交州美女中的翘楚,我都不及。”

墨静雯脸色微变。父亲死后,自己算什么翘楚。这番话戏谑多过赞许。只是,她并不认识面前的这六个人。

见余乐被踩在地上,王灿、唐悦、谢晋文三人都皱眉。余乐是陆景的助理。这完全是在削陆景的面子。

“看来要活动下筋骨了。”王灿吐个烟圈,语气轻松的对唐悦说道,站了起来。他当年经常和陆景一起打架,这帮孙子欺负上门了,岂能不玩玩。他经常在京城大小场子里混,是地痞还是纨绔,一眼就看得出来。

“白露,你别动手,我们几个人在这儿呢。要是护不住你,传回京城去我们可是要被笑死。”王灿脱掉敞开着的外套,对已经站起来的风白露说道。风白露据说是柔道黑带。

“那就玩玩。”唐悦和谢晋文都站起来。唐悦挥手示意已经从旁边桌位上过来的3名跟班抄起酒瓶子一起上。打架。他一向信奉的是群殴。单挑那一套,他很早就不玩了。

酒吧里一向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这边要动手打架的架势早就让酒吧里玩的人围观。局势混乱的很,尖叫声阵阵。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汀阳酒吧里在开派对。

早就到了酒吧,在一旁看热闹的班子轩和墨知秋目瞪口呆。打架显然不是人多就行的。墨静雯他们一行人被打的很凄惨。为首的那个小平头眼镜男被打成了熊猫眼。

那名长发青年和他身后一米八的高个子男生很威猛。那名狭长眼睛的青年带来的几名跟班被打的鬼哭狼嚎,至于那位开着法拉利的西装革履的青年,冲得最快,倒下的也最快。绣花枕头。班子轩估计他都能搞定这小子。

十几个人打在一起,那场面真心不要太火爆,围观的顾客都稀稀朗朗的退开,让出场地。打了半天,除了还坐在酒吧卡座上的风白露、墨静雯。面前的“护花使者”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长发青年出手刁钻。发力凶猛,拳拳到肉,一个人突前站立,直面着风白露、墨静雯。脚下全是被打倒在地的人。

大有一骑当先,势不可挡的气势。一旁暂时脱离了魔爪的寇小蛮给这一边倒的对殴吓的心惊肉跳。

“差不多了。你们几个也就这个水平。我也玩够了。我要求也不过分,你们俩今天晚上过来陪我们喝几杯酒,我们两点钟就会离开汀阳。还有三个半小时。”长发青年猖狂的笑道。

“要是有人想要陪我爽爽,我不介意。”长发青年身后一名一米八的大个子视线贪婪的扫过风白露和墨静雯,”放心。我很快,不算前戏,一般就二十分钟。”

汀阳的场子里今晚聚了不少交州城内的泡吧达人,有身份的也有那么几个。众人哄笑声响起的时候。有人道:“张小福你白长这么大个子,二十分钟还好意思说出来。不会没有平均13厘米的长度吧?”

又是一阵哄笑。

让墨静雯当三个半小时的陪酒女?想的尼玛美得很。余乐强忍疼痛挣扎起身,小跑几步一脚踹向那个长发青年。擒贼先擒王。

余乐的战术没错,问题是他的身手比长发青年差的太远。那家伙只是轻抬一脚便将余乐扫开。然后闪电出手扯住余乐的衣领猛然回拉。一个肘击,余乐便痛的如同大虾一般卷缩在地上。

走出了半步的班子轩又缩了回去。墨知秋眼睛闪过一丝鄙视。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长发青年。心里或多或少的对这位打架凶猛的长发青年产生了一种弱者对强者本来的畸形崇拜。

寇小蛮立即吓得哭出声来。跑过去坐在地上抱着余乐的身-体呜呜哭起来。

叫虎子的短发青年嘿嘿笑着,“这妞真不错,有情有义啊。嘴巴不错,屁-股挺翘,兄弟我今天晚上要爽了。”

三个女人,两名最漂亮的女人拿来陪酒,这个小妖精自然是要陪床。

“嘭-”风白露开了一听啤酒慢慢的喝着。围观的众人轻轻的咦了一声,谁都看得出来她的淡定自若、有恃无恐。

长发青年撇了风白露一眼,看着几名跟班扶起的王灿、唐悦、谢晋文三人,笑眯眯的道:“我琢磨着你们几个家里老爷子也都有点什么来头。尽管打电话喊去,我看看救不救得了你们。不过,真这么没骨气,我可不是那么好摆平的。”

屁话!装扮入时的漂亮女子撇撇嘴,交州作为省城,有名有姓的年轻公子哥,他们几个会不认识?童蒙说的只是漂亮话。她看着正在打电话的墨静雯那精致明艳的漂亮脸蛋,真是恨不得拿小刀划上两刀心里才舒服。

“靠。”王灿痛的揉着脸,坐在地上道:“唐悦,点子扎手,认栽了!打电话吧。谢晋文,你小子没事吧?”

谢晋文脸色发白,额前冒着虚汗,道:“王少,死不了。这帮孙子故意找茬在搞我们。”

“行吧。嘶---!”唐悦也比较惨,手臂上挨了几下酒瓶,只怕已经紫了。他仅仅比谢晋文强一点,谢晋文天天泡在女明星堆里,早就虚弱无比。拿过跟班的电话,拨了李子彦的电话。

陆景接了墨静雯的电话,慢悠悠的牵着董晚瑶的手往酒吧里走。酒吧里打架是常有的事。王灿和唐悦都在,也不怕余乐吃什么亏。刚走几步就接到了张漓的电话,“小景,我回交州了…”

陆景又和董晚瑶折回来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打电话。

墨静雯拨了七八个电话,只有第一个电话是通的,后面全是正在通话中。

….

….

汀阳五楼的豪华办公室里,灯火明亮。

办公室后面的休息室中,谢平秋被一个健壮的男人抱着,身子悬在半空中,享受着他进出带来的愉悦,释放着她近来的压力。

“谢姐,这么做会不会太明显了一点。”黎修然低吼一声,片刻后,大口喘着气问道。谢平秋是打算等陆景挨童蒙的辣手之后,再出面解决问题。

谢平秋靠在被子上眯着眼睛休息了会,睁开眼睛,森然的道:“就是要让他知道小人物的命是不值钱。别把我惹急了!哼。修然,你说他现在有没有被童蒙那帮人给打成熊猫眼。咯咯。”

谢平秋的媚态让黎修然几乎又冲-动起来,纵然知道这是美人蛇,他也无法控制自己,“谢姐,童蒙不过是个中尉,他老头已经退了,恐怕抵不住陆景的怒火。”

“抵不抵的住关我什么事?”谢平秋冷然的笑起来,话里寒意十足。将抵过来的黎修然推开,裹着被子,娇媚的笑道:“你倒是挺行的。我好了。你想要的话,另外找女人。”

黎修然讪讪的看着谢平秋不着一缕的漂亮背影进了浴室。

谢平秋洗了个澡,重新换了一套衣服回到办公室中,打电话叫汀阳的经理敬宏富进来汇报情况。

“谢姐,飞鸿集团的李子彦过来了。和童蒙那边正僵持着。他刚给我打过电话,问这件事是怎么回事。要谢姐你下去给一个解释。”

敬宏富四十来岁,白白净净的斯文样子。他掌管汀阳这样的娱乐场所,背地里做了不少坏事。

敬宏富眼睛没敢看谢平秋,低头看着脚尖的皮鞋说道。他进门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谢平秋刚刚做过什么。玉观音?还是修欢-喜禅的观音吧!

李子彦居然叫自己下去,真是天赐良机,连理由都不用想了。谢平秋嘴角浮起一丝妩媚的笑意,点了一支烟,惬意的吸了一口,问道:“还有谁在下面?”

敬宏富恭敬的道:“张三小姐在下面。”其余的人都可以忽略不计。

“我说呢。”谢平秋嫣然娇笑,宛如一株罂粟花在盛开,“咯咯,今天倒是热闹了。”略微想了想,拿出化妆小盒,抿了抿口红,整理了妆容,道:“走吧,我们下去看看。”

汀阳二楼的酒吧中,王灿、唐悦、谢晋文已经做到卡座沙发上,李子彦脸色阴沉的坐在下首抽着烟。几名黑衣保镖耸立着。

围观者甚众。这位三十多岁的大叔一来,气场飙涨,京城来的几个小年轻恐怕真有些来头。

“童蒙是吧?我不管你是那根葱,今天的事情,你不给我一个交代,你等着在监狱度过下半生。”

“逗比!带几个保镖来吓唬人啊,童哥可是军中好手。监狱是什么东西,能管到童哥吗?”虎子猖獗的走出一步,想要去拉那个晚礼服的小号mm(寇小蛮)。刚才那手感,啧啧,那香滑水灵的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