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56章 酒吧风云(上)

第1156章 酒吧风云(上)

人和人的见识差距很多时候是由身份来决定的。虎子只不过是童蒙的跟班,又哪里能认识李子彦。

长发青年,童蒙一脚把虎子踹到在地上,低声喝道:“别丢人现眼。”用力的抿了抿嘴,道:“李总,我不知道他们是你的朋友。不知者无罪,冒犯之处,请几位多多见谅。”童蒙向王灿几人躬身行礼。

墨知秋看得有些犯傻,怎么高手兄这么快就弯腰了,一点高手风范都没有啊。

王灿扭扭手胳膊,嘿嘿一笑,自顾的和唐悦、谢晋文、风白露说话。似乎没听到,也没看到童蒙的话。

李子彦脸上几乎挂上寒霜,“玛德,给脸不要脸。你身上这件皮就不用披了。”

童蒙脸皮剧烈的抽搐着。张小福扭头看向身后打扮入时的女子,小声道:“张姐。”

张姐懒洋洋的翻翻白眼,咯咯娇笑道:“李总,我们几个闹着玩的,你没必要生这么大气吧?”

张家是交州的大族。和李家相比而言是弱了些。但也没差多少。

“张语曼,有这样闹着玩的吗?王少他们几个都被打这样。好,闹着玩是吧?你们刚才动手的几个自己把两条腿打断。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李子彦不客气的说道。

捂着肚子坐在沙发上的余乐插话道:“李总,那个虎子摸了寇小蛮的屁-股!而且还要风小姐和静雯过去陪酒。”

这个时候插话肯定会得罪人,但是,他一看身边寇小蛮正委屈的流泪。便不能不说。

听到余乐的话,李子彦的脸色骤然一变。挥手制止要说话的张语曼,“张语曼。这件事没得谈了。这三人留下,你可以走了。”张三小姐的名号不好使。

“哼。”张语曼冷着脸哼了一声,继而噗嗤一笑,不慌不忙的对身边有些文弱的长发女孩道:“静云,帮三姐说句话。”

家族之内也是要分说话份量的。张静云说话的份量在张家内部肯定比李子彦在李家说话的份量高。

长发女孩欲言又止。李子彦摆摆手道:“张小姐,不要说了,你说了我也不会同意。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没得谈。”张静云是张家的明珠,他不得不客气点。

张静云茫然不知所措。她是有心是一句帮三姐的话。但是还没说就被人堵回去了啊。

这时,人群自动的分开,银铃般的娇笑声由远而近,“李总,这么大的火气啊?加上我的面子怎么样?都是来酒吧玩的,磕磕碰碰再所难免,至于说童蒙冒言语犯了几位女士,可以让他赔罪嘛。”

说话的正是谢平秋。精致的脸蛋。性感妩媚的身材,端庄典雅的黑色制服套裙。黑丝紧裹的纤细美腿让在场男人的征服兽欲随着她的高跟声音激荡而起。

谢平秋身后是敬宏富。还有十几名精悍的军绿迷彩服汉子,一看就不是善类。凶悍之气扑面而来。

李子彦脸上微微一变,似笑非笑的道:“谢总,你要拉偏架?”

“看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谢平秋脸上笑的妩媚,和张静云、张语曼、童蒙、张小福等人淡淡的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李子彦面前。笑道:“李总,我打开门做生意。出了事场子的人气就没了,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谈?”

李子彦拿不定注意。到王灿身边小声道:“王少,后面那些人都是枪手,我们今天不能硬抗。是换个地方谈,还是明天再找回来?看你的意思。”

“靠,这尼玛是吊炸天的节奏啊。”王灿盯着一对熊猫眼对唐悦道,“有点麻烦,打电话叫保镖进来吧!”在风白露面前他怎么可能示弱。

他和唐悦、陆景的保镖都等在汀阳楼下。晚上本来就是喝个酒闲聊几句,有保镖盯着不舒服。

李子彦心里苦笑。王少这是要干的节奏,今天晚上在这儿动枪,问题就大条了。谢平秋在岭南道上号称玉观音,手底下很有些人。亡命起来,麻烦的很。

谢平秋笑吟吟的看着正在打电话的唐悦。和华的情报主管,她怎么会不认识。这段时间就是这个人在调查她。眼眸一扫,却是没看到今天的主角。

谢平秋心里顿时郁闷的很,童蒙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居然没能打陆景一顿。

这时,黎修然穿着秋装带着人从酒吧外进来,走过来,笑呵呵的道:“王少,风小姐,我在这场子里有股份,今天的事情两位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换个地方和童蒙他们解决恩怨。”

风白露有些意动的看向王灿。换个地方解决也好。

“白露,不要着了他的门道。”王灿似笑非笑的看了黎修然一眼,这种鬼把戏是欺负他不知道门道吗?指指正和董晚瑶一起冲门外走进来的陆景道,“听陆景的意见吧!”

酒吧里一圈子人围着卡座那里,陆景也不以为意,和董晚瑶笑说着话。余乐被打了,王灿搞点场面出来很正常。忽而,全场的目光都看过来。

陆景心里微微一动,与董晚瑶一起走过去,看到一个气质端庄又性感的黑色职业套裙女子正坐在椅子上和王灿等人对话,身后一堆小弟。

“呜--,晚瑶,我被人欺负了。”寇小蛮一看董晚瑶回来,顿时抱着好友委屈的哭起来。董晚瑶一惊,抱着娇小的寇小蛮问道:“啊…,小蛮,怎么回事?”

墨静雯看到陆景,焦虑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她都打了十几个电话,还是没有接通陆景的手机,只能是听场中王灿等人处理事情。这时,看到陆景回来,不由自主的站起来。

风白露放下手里一直慢慢抿着的啤酒。微笑着站起来。她虽然不怕,但是王灿等人被打倒。那些人的气势压得她难受。

“景少!”李子彦脸上浮起微笑,站起来和陆景握手。陆景来了,事情就好解决了。

陆景和李子彦握了握手,和王灿、唐悦、谢晋文、风白露、墨静雯、余乐点点头,看着好友、小弟、助理都是一脸的伤,再回头看看身后的黑裙女子从容不迫、衣衫整齐,皱眉问道,“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声音不是大,但是酒吧里看热闹的顾客正在窃窃私语的声音渐渐的消失。这声音里蕴藏的怒火,是个人都能明白。

张语曼拍拍手。娇笑道:“好大的威风啊,景少同学。这件事很简单。就是酒吧斗殴,我们的人出手重了点。李总不想干休,谢姐出面调停。”

谢平秋一方的人冷艳旁观,看陆景了解情况。

陆景看了一眼面前打扮入时的女子,约莫三十来岁,化着妆,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没说话。转头问余乐,“余乐,怎么动起手来的?”

余乐这时还捂着肚子,龇牙咧嘴的指着正在一旁抽烟的童蒙道:“这小子的跟班摸小蛮的屁-股。跟我打起来,硬点子。他还想要风小姐和静雯过去陪酒。”

余乐何等精灵,立即明白陆景是在问:你们都吃了那些亏。当即说了出来。至于。他们这些男人受的伤就不说了。人多打不过丢人啊。

王灿盯着熊猫眼,把烟从嘴里拿下来。叫道:“靠,陆景。都问明白了。动手吧!我们俩一起上,干死这帮孙子。”

说着,跃跃欲试的站起来。陆景的身手比他要好得多。他和陆景一起打架是黄金搭档。

陆景哭笑不得,道:“你小子都这样还打个屁啊。等会让赵姿他们上来动手。唐悦,电话打了吧?”余乐都提醒点子硬,他还上去动手那就傻逼了。

唐悦笑着点头,“打过了。再等一会他们应该就上来了。”

谢平秋见陆景根本就无视自己等人的意思,心里火气猛的冲起来。按理说,以她的休养不可能这么容易动怒,但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这是她第一次和陆景见面,但是不妨碍,她对陆景的仇恨,因为陆景已经明确的在高俊耀面前表示,要剥夺她所有的生意。

美人嗔怒,黎修然觉察到,立即上前半步,微笑道:“陆少,你不答应和我去斗狗,反倒来谢姐这里喝酒,真是会开玩笑啊。要是知道你过来,谢姐和我肯定好酒招待你。”

“好酒什么的就算了,我只看到我的朋友在你的场子里吃了亏。这笔账我要算算。”陆景坐到卡座的沙发上,淡淡的说道。

黎修然一脸为难的道:“陆少,我这里开场子做生意,出了大事影响生意,你看能不能换个地方解决你和童蒙之间的恩怨?”

陆景冷漠的看了黎修然一眼,道:“你这是什么话?童蒙在你的场子里把我的朋友打成这样就可以,我要打他就不可以吗?”

风白露这是才恍然惊觉,原来这姓黎的还是在拉偏架,只是换了一个好听的理由而已。

说话间,赵姿和两名保镖已经进了酒吧。陆景不在管黎修然,指着酒色过度女子身边的三个人吩咐道:“把他们三个拿下来。点子很硬,你小心。”

赵姿几人毫不犹豫的扑向童蒙。李子彦带来的几名保镖暗自叫苦,悄悄横移几步,准备保护雇主。

“慢着!”谢平秋一挥手,清声喝道。“哗啦啦--!”一阵响动,她身后十几名枪手全部拿出手枪对着赵姿。

“妈呀!”酒吧里轰然炸开。不少人狼奔豸突的往酒吧门口跑去。看热闹是一回事,但是子弹无眼,谁愿意被流弹打伤。

片刻间,清场。酒吧内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一旦开枪,谁的命也不会金贵一些,挨了子弹,一样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