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57章 你看过英雄本色吗?

第1157章 你看过英雄本色吗?

“陆先生,你最好让你的保镖退回去,不然,我不保证会有其他的不愉快的事情发生。”谢平秋笑意涟涟的站起来,走近陆景,死死的盯着着陆景。压迫意味十足。

陆景笑了笑,道:“赵姿,你们退回来。”就像打斗地主,如果你手里拿着大小王,四条2,让对手一个先手又如何?陆景想要看看谢平秋想做什么。

一直紧绷着身体的童蒙顿时松了口气,他觉察到这个容貌普通,平板身材的女人很危险。就像一只豹子临近了一样。

张小福,虎子都松口气。他们现在算是看出来,童蒙压根就是照着铁板上撞。这不正常。

今天他们怕是跟着童蒙这小子一起给当枪使了。就算虎子不招惹那个晚礼服小号MM,童蒙怕是最终也会找那几个公子哥的麻烦。不过,他可能得到了一些提示,其实,他并没有对那几位女眷如何。

想到这儿,张小福额头上汗流下来了,他刚才可是说要那两个绝色美女陪着她爽爽的。

好在现在自己这边暂时站着上风。这件事难以善了。只要今天能脱身,赶紧离开交州一阵子避避风头。张小福和虎子对视一眼,都明白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张语曼咯咯娇笑,对李子彦道:“李总,看来你的朋友不怎么样啊?不会京城里来的骗子吧?这装13装的,哈哈!”

王灿的脸顿时了黑下来,居然被这女人耻笑。靠。

开始余乐被打了,他只是想着在酒吧里和纨绔子弟打架,加上唐悦的跟班,他们8个人打3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哪里想到会被人反揍了一顿。

等他反应过来叫李子彦过来压住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纨绔之后,汀阳的幕后老板又来出头。这明显是有预谋的行动。

早知道一开始就打电话报警,直接走官面上的途径解决上了。省得被人嘲笑是骗子。

黎修然有些担忧的看着谢平秋,如果是他压住了陆景一头,绝对会立刻要求和解。否则高家的白博明倒台就是明证。明州市市长,副省干部。陆景这得多大的能量久不难想象了。

但是谢平秋行事恐怕不会像他这样平和了。果然,等赵姿几人退回到陆景身后,谢平秋傲然的一笑,回头指指那些穿着迷彩服的枪手,“陆景,这些人的命都很贱的。100万能买好几条。不比你,的身家都有几百亿了,女人无数,大把的时间可以享受生活、女人。陆景,谁想要我的家产,我就要他的命。”

“你威胁我?”陆景眯着眼睛笑了笑,问道。

“哈哈,这叫什么威胁,真正的威胁是这样的。”谢平秋挥手做了个手势,衣服里藏着枪的十几名枪手齐齐上前一步,黑洞洞的枪口对酒吧卡座上的几人。

“啊….”正在董晚瑶怀里哭诉的寇小蛮尖叫,吓的两腿发软,她还只是个大学生,根本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

墨静雯浑身开始不自觉的发抖。黑洞洞的枪口阴森的让她感觉到了死亡。

余乐愣了愣,这什么情况?陆景的能量那么大,居然会给人拿枪指着。至少有三枝枪指向陆景,5米不到的距离,那种压迫感可想而知。

风白露皱了皱眉头,看向依旧淡定的陆景,又看向身边的王灿。王灿深深的吸口气,声音颤抖的道:“白露,被人拿枪指着的感觉真不好。”世家子弟有世家子弟的骄傲,他怎么着都得死撑住。

“何止不好,简直是非常不好。”唐悦和谢晋文都是苦笑。陆景作为他们领头的,他们现在都只能是等陆景和这个谢姐谈判。

谢平秋一方的几人都被吓了一跳,不敢在说话。打架斗殴,言语调戏、就算摸屁-股耍流氓,这些能和人命官司相比吗?谢平秋真是个“疯子”。

谢平秋笑了起来,“这才是威胁。不过,我看你好像不怎么怕,对吧?这样呢?”谢平秋从怀里掏出一支手枪,顶在陆景的额头上,得意的笑了笑,俯身严厉的警告道:“陆景,滚回江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陆景脸上带着招牌式的微笑,冷然、肃厉,好整以暇的问道:“你看过英雄本色吗?”

董晚瑶无语,看的焦急万分,心道:“哥,都这样了,还说电影干吗啊?你还想着当英雄啊?会死人的!”

“哦,你有什么想说的?”谢平秋咯咯娇笑,生动妩媚,“最好不要太刺激哦,我已经把保险打开了,走火了可不要怨我。那我们只能在黄泉路上做同命鸳鸯了。”

“不会的。如果我死了,高家所有人都要陪葬。”陆景淡淡的应了一句,道:“小马哥体验了一次被人用枪指着头之后就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让别人用枪指着他的头。我现在也有这种感触。”

“我知道,你是想说拿枪指着你头的人都得死,对吧?”谢平秋不屑的笑笑,“但是,你要搞清楚,你现在的生死操控在我手里。”

“你敢开枪吗?”陆景镇定自如的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旁若无人的开始调阅手机号码薄,准备拨号。

谢平秋手指扣动扳机。在场的几个女人都惊呼一声,“不---”。其余的几人目瞪口呆。她还敢开枪啊!谢平秋嘴角浮起一丝恶魔似的微笑,手指又放了回去,“陆景,你可以试试。”

陆景没理会谢平秋的心理战术,自顾的拨号,接通后,道:“索书记,嗯,我是陆景,是这样的,我在汀阳喝酒,现在被人拿五四手枪指着头,还有十几条枪对着我。”

“什么?”电话里那头,岭南省政-法委书记索和煦大惊失色,这位要是岭南出事,京城、省里的震怒可想而知。好在他这辈子也经历过大风大浪,迅速反应过来,沉声道:“陆景,稳住他们,救援十分钟之内就会赶到。”

陆景打完电话,就轻声喊了一声,“赵姿。”

赵姿会意,从身上掏出枪,毫不犹豫的上膛,走上前,枪口对着谢平秋的头。以她的射术,一米不到的距离,要是打不中谢平秋的脑袋这么大的目标那才有鬼。

谢平秋脸色变了变。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要是陆景也不要命,她还怎么威慑陆景?她要命啊。她要是真正的亡命之徒,又如何会舍不得在交州的基业?

敬宏富脸色闪过几许复杂,想了想,对身后迷彩服的枪手们喝骂道:“都把枪收起来。谢姐给人指着了,还端着装造型啊。”

或许,那么几秒他脑子里想过干掉谢平秋上位的想法。但是,有些人脉资源他继承不来,无法上位,只能做出忠臣应该有的表现。

“哗-哗-”一阵响动之后,枪手撤了。房间里的气氛稍微松了些。但是危机仍然没有解除。

谢平秋眼神闪烁,心里挣扎不已。她没想到陆景对他自己都这么狠,胆子这么大,顶着枪口都敢打电话救援,而她确实不敢开枪。事已至此,本来是她恐吓陆景,现在进退维谷的反倒是她了。

局面就这么僵持着。王灿、唐悦、谢晋文、风白露、墨静雯、余乐、董晚瑶、寇小蛮手心里都捏着汗,紧张着看着对持的局面。正在流逝的时间让酒吧内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谢平秋想了想,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等陆景的救援到来之后,她肯定还是要放下枪,除非她愿意当杀人犯。这么些年的经营,她早已经完全洗白。如何能放弃优越的生活。杀人的人一般都比常人更爱惜自己的声名。当即,冷笑着开口,“陆景,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做玉观音吗?”

陆景欠身拿起啤酒喝了一口,额头离开谢平秋的枪口,虽然还在她的火力覆盖范围内,但是滋味要好受了许多,“没兴趣知道。谢平秋,你的时间不多了。直接说条件吧。赵姿把枪收了。”

枪口抵在头上,陆景哪里会不紧张?只是从判断上而言,谢平秋不是亡命之徒,但是不排除人在冲动的时候就会做出冲动的事情。这时,赶紧脱离危险是第一要务。他哪里有心情听谢平秋的故事,径直切入主题。

见陆景有谈判的诚意,谢平秋想了想,说出她的条件,“第一,你要保证我的安全,第二,你要退出交州,不准动我的资产。第三,不许为难高家。”

陆景拒绝道:“你搞清楚一点,我从来没想过要你的命。其他的条件我办不到。”

谢平秋皱眉,抬了抬枪口,准备威胁陆景。趁着谢平秋思索恍惚的时候,赵姿已经抢近,这时一个穿插,隔在了她和陆景之间。紧接着,一个红外线点落在谢平秋的眉心之间。

谢平秋心里一凉,这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她被狙击手盯住了。只要稍有异动,就是被爆头的结果。而此时,她已经不能用枪威胁陆景。

谢平秋一动都不敢动。

片刻后,一名汀阳的泊车小弟跌跌撞撞的跑进酒吧,“敬总,我们被包围了。”

“玛德。你电影看多了。”敬宏富一脚踹翻小弟,骂道,“说重点!”

小弟哭道:“敬总,外面全是武-警的车。围得水泄不通啊。”他吓尿了。

敬宏富愕然,怎么来的这么快。糟了,谢姐是白的,他们这些人都是黑的啊。

王灿等人顿时松了口气,陆景的电话果然很给力。危急解除。房间里有一个同时的轻微呼气声。李子彦打了个手势,几名保镖和跟班排成了人墙横在酒吧卡座前,隔断枪手枪击的角度。虽然有狙击手在高处。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都蹲下。不许动!”酒吧的门外,轰然的涌进一股绿色的洪流。钢枪枪口杀气腾腾的抵着。局势迅速被控制。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