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58章 酒吧风云(下)

第1158章 酒吧风云(下)

谢平秋的枪手拔枪之后,酒吧二楼立刻清楚,但是也有那么几个胆子大的还远远的看着。

汀阳的主楼占地十几亩,二楼酒吧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远远的看着,并不算特别危险。

班子轩和墨知秋就在廊柱后的沙发边,混在人群中远远的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突然间涌进来的武警让这里围观的人群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汀阳这里搞了十几个枪手,这边就调来几百条枪,这实力…

班子轩和墨知秋一个才是是大三的学生,一个是15岁的小姑娘,看到这场面都有些吓傻。

以陆景为假想情敌的班子轩满心苦涩,看着自己这群人被涌进来的武警拿枪围住,“都不许动,老老实实的蹲着。”班子轩和墨知秋只得这里候看热闹的人一起蹲下。

“嘭--!”

这场风暴正中心,一名穿着迷彩服剽悍的枪手试图反抗被一枪打在手臂上,跟着枪托砸下,被打的血流满脸。墨知秋目瞪口呆,她再如何叛逆也能感觉到她姐的老板、正在保镖掩护下坐在卡座沙发上青年有着多么大的权势

刚才她有点小崇拜的长发青年,在这份权势面前弱小的就如同一只阿猫阿狗。

局面迅速的被控制住。谢平秋丢掉手枪,被几名武-警拿枪指着站到一边,狙击手悄然撤去。敬宏富和十几名枪手全部被收缴武器,蹲在一边。七八把冲锋枪对着,他们不敢有任何的妄动。

一名浓眉大眼的军官走到陆景面前啪的抬手敬礼,“陆先生,岭南省武-警总队X直属支队古兴庆奉命前来。您已经安全了。”

陆景站起来,以军姿站立,抬手回礼,“古支队,谢谢。”初中毕业之后,他曾经参军一年。军姿标准无比。他心中,以父辈曾经的荣耀为荣。

场面上的程序走完,陆景笑着递了一支烟给古兴庆,闲聊几句,了解到武-警总队正在查封汀阳,进行搜查。

“靠,总算是搞定了。”王灿手脚还有些发软。拿起酒桌上的啤酒时还有些洒了不少。唐悦和谢晋文也好不到哪儿去。

谢晋文在京城也算一号人物,但没学着王灿和唐悦在死撑场面。靠在沙发上骂道:“玛德,喝酒喝出这么大的场面来。吓死我了。非得收拾狠狠的这帮孙子不可。”

眼神不怀好意的扫向正被武警控制,蹲在地上的童蒙、张小福、虎子等人。刚才他被打得惨了。至于,谢平秋这位幕后主使,自然有陆景收拾,他不便说话。

风白露微微一笑,浑身放松下来,摊开手,手心里全是汗。她固然聪明,也能推测得出来谢平秋不会丧心病狂的开枪,但是面对死亡,她如何能不紧张。

风白露美眸看向正和来人谈笑风生的陆景,神采奕奕。

“古支队,稍等一会,我处理点我和这些人的恩怨。”陆景交代了一句。古兴庆会意的笑笑,“陆先生,我去其他地方看看,半个小时后来送陆先生离开。”

陆景这时也注意到王灿、唐悦、谢晋文、余乐几人的异常,笑着分别拍拍几人的肩膀、或者摧一拳,又和风白露、李子彦说几句话。安抚着软软靠在沙发上的墨静雯,夸几句还能正常站着的董晚瑶,寇小蛮还在她怀里呜呜抽泣,朗声道:“我们一起喝一杯,压压惊。待会换地方喝酒。”

众人拿起啤酒一起痛快的喝了一大口。

虽然这里事情摆平了,但这里一片狼藉、再加上后续的事情还要处理。自然不可能畅饮。王灿顶着一对熊猫眼努努嘴道:“陆景,这几个怎么发落?玛德。那长头发下手真重。”

“按照规矩办。”陆景嘿嘿一笑,有些森然,指了指双手举起来蹲在地上垂头丧气的童蒙道:“你今天在酒吧里找我们的麻烦是谁指使的。”

今天的事情,从前因后果来看,明显是一个“局”。就算风白露和墨静雯一个妩媚的摧枯拉巧,一个精致明艳的宛如明珠,但是,在酒吧里喝酒,抢女人,也没有这么个搞法。当汀阳这种高档场所是街头混混的酒吧吗?

童蒙犹豫了一会,看了谢平秋一眼,想起那双妙手伸到裤子里带给他的愉悦,咬牙道:“陆少,是我猪油蒙了心,看到你们的女伴漂亮,所以起了心思。”

童蒙身边正呆若木鸡的张小福却是突然爆发,推了童蒙一把,大叫道:“童蒙,尼玛B你傻了啊,你睁眼看看,今天的事你抗的起来吗?草。你当你家老爷子是市委书记、省委书记啊。不要拖劳资下水。劳资还不想死。”

他和虎子不同。虎子是跟班。童蒙的老头子退下去之前不过是交州下辖某区的区委书记,副厅而已。他家老爷子和童蒙级别一样,现在还是一线工作。

李子彦道:“景少,这个童蒙是个中尉。给脸不要脸。刚才我来的时候,他说不知者无罪。”

“哦?”陆景眼神里寒芒一闪。风白露、墨静雯言语上被冒犯,本就不可能轻饶。否则,自己身边的女伴谁都会言语冒犯几句。更别说童蒙还如此不识时务。

“好,不用问了,走正常的渠道,让他自己在军事法庭上交代去。”陆景轻声说道。接着正要问张小福的时候,那群人里响起一声冷哼,不屑的道:“装模作样。军队最护短不知道。”

陆景看过去,真是那名纵欲过度,打扮入时的三十来岁女子。李子彦适时的低声说道:“景少,这是交州张家的张语曼。张三小姐。交州各个玩的场子的常客。”

李子彦一说陆景就明白了:这是个不学无术、整天瞎玩的大小姐。

张语曼从地上站了起来,傲然的抬了抬下巴,道:“不错,我就是张家的人,你是叫陆景吧?你今晚搞这么大场面,不怕收不了场?哼,岭南可不是索缆说了算。”

“是吗?你的意思是你还要罩童蒙?”陆景失笑,“张三小姐好胆魄啊!”戏谑的鼓掌几下,然后扭头问余乐,“余乐。这个女人你有没有兴趣?我可以做主让你今天晚上把她带回去。”

余乐还在捂着肚子,他疼的很,配合的鄙视道:“陆景,这种货色一看就是黑木耳,不知道给多少男人睡过。汀阳一晚上800块的姑娘水灵、功夫活,那点都比这老女人强。她给钱我,我都没兴趣。”

酒吧内轰然大笑。张三小姐连妓-女都不如。这话明天传去,她几年之内休想抬头做人。

“你….。你….”张语曼气的浑身发抖,然后拉了拉身边文弱的长发女孩,“静云,打电话。找人救我们出去。”

长发女孩犹豫了下,见几人根本就制止她的意思,咬着嘴唇,开始拨号。至于帮三姐骂人,她不敢。

唐悦冷哼了一声,无视手里拿着烟。对脸色有喜色的童蒙道:“不用想了,汀阳这地方要说没毒品,我把唐字倒过来写。你说军队会不会容忍你这样帮忙贩-毒的垃圾。”

童蒙愕然,随即脸上青筋暴起,跳起来道:“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贩-毒了。你拿出证据来。”

他如何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只怕消息一出来。赏识他的那位,绝不肯开口了。他肯定会被开除出军队,前途一片灰暗。

旁边监视着的武-警枪口一调,童蒙骇然的站着,不敢往前冲,这一梭子下来。肯定成马蜂窝。

“好大的威风啊。我好怕啊。”王灿嘿嘿一笑,弹了弹烟灰,阴深深的道:“需要证据吗?童蒙是吧,当滚刀肉也是要本钱的。”

童蒙脸色变得发白,他不怀疑这几个栽赃的手段。童家几代人的努力,到他这儿久全毁了。

童蒙额头冒着冷汗,使劲的想着办法。最后。求助似的看向一旁不远处的谢平秋。毕竟,他是在为谢平秋办事。谢平秋冷冷的一言不发。汀阳藏毒什么的和她没关系,况且她还有底牌。

张语曼霍然一惊。她和童蒙有一手,很迷恋童蒙强壮的身-体。所以,她才会出言庇护童蒙。但是,她实际上是看不起童蒙。他家里那点背景也就吓吓普通人。

因而,她看到王灿一伙人傻不拉几的和童蒙打架,顺带着也看轻了王灿这群人。但是,这时她才意识到眼前这几个青年并不是人畜无害,只知道打架的2b青年。这伙人使绊子,下阴招玩的无比娴熟。

风白露忍不住莞尔一笑,王灿这会就像电影里的反派一样。但是,这感觉真不错。看了六神无主的童蒙一眼,心里有些快意,她哪里能忍受这人渣要她陪酒的无理要求。

陆景笑了笑,看了看脸上带着仇恨的童蒙,吩咐唐悦道:“回头找人把他身上的功夫废掉。我不希望有隐患。”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陆景说的轻描淡写,酒吧里却仿佛有一阵阴风刮过。张语曼几人都浑身抖了一下。

“不---,我操你吗的!”童蒙大叫要冲向陆景。瞬间两把枪托将他砸到在地,厉声道:“再动一下,就毙了你。”童蒙被打倒在地上,脸色变得灰白,感觉世界都是黑色。这是要断掉他人生所有的希望。如果有后悔药可以吃,他刚才绝对不会为了谢平秋一次**的愉悦想要扛下今天所有的事情。

定下处理童蒙的结论,陆景看向一脸愤然、慌乱的张小福。张小福给陆景的眼神吓了一跳,这是给枪顶着都面不改色的狠人啊,就这么扑通跪下,“陆少,我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说两位美女陪酒的话。陆少,我错了,给我一个机会吧。”

张小福一米八的个子,跪下来,泪流满面。远处班子轩、墨知秋等一干观众,看得目瞪口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