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59章 借刀杀人

第1159章 借刀杀人

张小福的举动让陆景也大吃一惊,没想到他这么大个子直接认怂了。王灿哈哈笑道:“陆景,这小子很有潜力,能屈能伸,能软能硬,标准的小弟啊。”

我日。陆景一口酒喷在地上,咳咳,你说的是小弟弟吧?做了个手势,示意王灿处理。

“张小福,态度不错啊。就这态度我给你罚轻点。”王灿丢一支烟给谢晋文,“谢晋文,你有什么花样?”他早看出谢晋文跃跃欲试了。

谢晋文嘿嘿一笑,指了指桌子上的啤酒道:“就看他喜欢喝燕京还是青岛了?我包圆十支。刚才我被他踢了几脚,真尼玛疼。”

唐悦附和道:“算我二十支。”他手臂被酒瓶砸得紫了,就是被张小福干的。

王灿顶着一对熊猫眼哈哈大笑,拍拍谢晋文的肩膀,“好主意。我请他喝三十支。谢晋文,你小子玩这真是好手。开工,只有半个小时。砸完走人。”

张小福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诌笑道:“能不能别砸头?”他在外场上混的,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请喝啤酒是什么意思。真以为请你喝啤酒啊,是直接拿啤酒瓶砸在头上。六十瓶啤酒砸下来,他只怕要成深度脑震荡了。

“靠,你还挑三拣四的。”王灿翻脸,冷笑道:“敬酒不喝喝罚酒,你两条腿我要了。”麻痹的,当劳资傻啊?刚才窝心脚踹得那么欢,跪下来说两句好话就想我放过你?门都没有!

王灿几人把张小福拉到一边“喝啤酒”去了,陆景淡淡的看向虎子。“该算你的帐了。”

听着一旁张小福的惨叫,虎子早吓蒙了。但是张小福相比于童蒙算是好待遇了,抖抖索索的道:“陆少。你大人不计小过,我就是一个小人物,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我来世做牛做马的报答你。”

李子彦见陆景探询的看过来,道:“景少,这小子是童蒙的跟班,交州街面上的油子。”

董晚瑶开口道:“哥--,这人刚才欺负小蛮。”

寇小蛮这会也不哭了,挨着董晚瑶喝酒压惊。陆景有心吓吓这刁蛮、不知道怕为何物的小姑娘,笑眯眯的道:“小蛮。你想怎么处理?是把他栽荷花还是丢到海里喂鱼?”

虎子软软的倒坐在地上。吓的。刚才对面那些人被枪指着感受死亡的威胁,现在是他感受死亡的威胁。他一点都不怀疑这个气度不凡的青年是在说笑。

寇小蛮给陆景的话吓一跳,看看卡座后面发出嗤笑声的跟班,知道陆景言出必行,道:“陆…景,没必要这么狠吧?”她哪里有胆量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董晚瑶对好友翻翻白眼,“你这才是菜,一到关键时候就露怯。”她今天晚上紧张归紧张,但是并没有露怯。

寇小蛮撅嘴道:“你哥是说真的。杀了人。我晚上会睡不着的。”

陆景哈哈一笑,不在逗寇小蛮,问道:“余乐,他是哪只手占的便宜?”

“这我那记得。”余乐苦笑。又喝了一大口酒。

“那就算两只手吧。子彦,交州这边听说砍手党很多。”李子彦会意的笑着应承下来。陆景这时觉察到余乐有点不对劲,道:“余乐。你去医院检查下,别是内出血。”

余乐龇牙咧嘴的笑道:“等会去。怎么也得把好戏看完了再去。这位谢姐你怎么处理。”

对这位幕后黑手他怨念很深。不仅没让他泡上寇小蛮。还害的他挨了一顿好打。

谢平秋这时虽然被枪指着,但是知道她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人恢复过来,笑盈盈的对陆景道:“陆景,你果然狠辣啊。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陆景微微一笑,拿起手边的啤酒喝了一口,平静的道:“我说的话我自然记得。谢小姐,有恃无恐啊。看来还是有底牌。刚才,你拿一把枪顶在我头上问我感觉如何。临别之前,我也有几句话想给你说下。”

谢平秋娇笑,从容的挽了挽秀发,道:“那我洗耳恭听。”

“谢小姐,过两天交州这里会展开打黑专项行动,汀阳这种场子,包括你经营的斗狗场等地,都会被打掉。我知道你在寄希望于你的关系网…”说到这儿,陆景顿了顿,给脸色变化的谢平秋消化这个消息。

谢平秋看向身边的黎修然,脸色有些惊恐的道:“修然,你听到这个消息吗?”她的关系网没有打听到这个消息,这意味着什么?她成了一枚弃子!

黎修然摇摇头,“谢姐,我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可能,保密等级太高了。”

他算是知道陆景为什么不和他,不和谢姐谈判了。没什么好谈的,实力差距太大。陆景是直接碾压,根本就不用顾忌他们的意见。

陆景笑了笑,道:“谢平秋,我一向是很记仇的。何况,苏远的前车之鉴不远。你今天不该设个局。我只是来汀阳这里喝酒而已。交州氛围最好的酒吧就是你这里。”

黎修然轻轻的叹口气,陆景的意思是说他们不自量力,过高的估计了他们自己的力量。

“我说过我从来没想过要你的命,放心,我说过的话依然算数。不过,一旦你被捕入狱,想你死的人会很多,我没必要插一手。”陆景淡淡的说道。

在一开始,他甚至根本就没有动谢平秋的念头,但是现在谢平秋自己作死,那就怨不得人了。只要她被捕入狱,想要她死的人会很多,很多。

有些秘密是不能被说出来的。死人才是最可靠。

就像小马哥说的,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让人拿枪指着我的头了。所以…

我草,还可以这样。这是借刀杀人。谢平秋和黎修然脸色各种表情。谢平秋的表情最后定格为愤怒,“陆景,你tm的敢玩老娘。你这个不得好死的东西…”

“是吗?你们杀苏远的时候,想过你自己是什么下场没有?别给我说高子远要杀苏远你不知道。”陆景冷笑着打断谢平秋的叫骂,“你在岭南道上被叫做玉观音,你屁-股又干净的了?贼喊捉贼。”

谢平秋给陆景骂的气势稍懈,道:“别帮你包装的和圣人一样,你就那么好心给苏远复仇?”

这时,王灿几人已经处理完张小福。张小福一身酒渍的躺在地上。他的双腿回头自然会有人打断。确保他在医院里度过三个月。古兴庆也从酒吧外走了进来,“陆先生,时间差不多了。”

陆景点点头,懒得里已经竭力斯底的谢平秋,对众人道:“我们走吧。”

他花费人脉、人情为苏远复仇,目的当然不高尚。他要的是熊为明承大哥的人情。适当的时候,这是要求回报的。这种事,他自然不会告诉谢平秋。

众人都站了起来。寇小蛮人虽然刁蛮,口头禅就是“不专业”,但是看到余乐捂着肚子在后面给人扶着,主动过去问他的情况。余乐今天的受伤可是因为她。

余乐身-体很痛,但是念头通达,看了一眼黑裙黑丝的谢平秋,叹道:“陆景,我知道她为什么叫玉观音了。肯定是观音坐莲这个姿势用的最好,很有心得。”作为今晚最直接的受害者之一,他心里怨念很深。

陆景几人都是大笑。这话骂得猥-琐、解气。

“…”几名女孩又是俏脸微红。这余乐也不是个好人。

“…”谢平秋心里一口老血吐出来,脸涨得通红。她向来视男人如无物,没想到临到头被一个小男人这样骂。

古兴庆手一挥,让手下的人将谢平秋一伙人带走。黎修然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说什么。看陆景这出事风格,对敌人相当的残酷,他说两句好话赔罪今天也难以善了。

他现在心里愁的是谢平秋这个迷得他神魂颠倒的尤物他才开始享用,就要失去了。何其的难受。

这时,人群中的张语曼讪笑一声,扬声道:“陆少,你看我和静云是不是可以走了。”目睹陆景的手段,她现在不敢在陆景面前扎刺,没准陆景真找个人把她给强了,她也没地方说理去。

张静云这个宅女还在打电话,打了几个电话,就是没找到一个肯出头帮忙的长辈。看来,今天汀阳这里动静闹的很大啊。

事实上,这会儿,陆景在汀阳被劫持的消息,早已经传遍整个交州够分量人物的耳朵。消息正在以病毒的形势向下一层次扩散。当然,内容版本变成了:突击搜查娱乐场所汀阳。

陆景淡淡的道:“张三小姐,做错了事情,就要负责任,你们却协助调查吧!有问题交代问题,没问题自然就没事。”

李子彦嘴角翘起来,看了看张语曼,让你张狂。你以为陆家是我家这样的小门小户吗?

张语曼脸色垮下来,但是,不敢再像刚才一样放狠话。陆景这是摆明了要她吃点苦头。她在汀阳这儿被抓了,在家里肯定要被责骂,甚至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处罚。

这时,张静云又一个电话打通了,说了几句,怯生生的喊道,道:“陆…,陆景,等等,我爸想和你说几句话。”喊住陆景,拿着手机递上前。她性子文弱,但也知道这青年是领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