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62章 聂问白

第1162章 聂问白

11月中旬,交州凌晨的气温并不算高。作为交州最高档的娱乐场所汀阳被查封,交州在这个寒夜中注定要是一个不眠之夜。

灯影绰绰,江口市委常委院内的某栋小别墅的书房内,市长张鹏披衣而坐,眉头紧锁,缓缓的抽着烟。

女儿和侄女被卷到汀阳事件中,他内心感到深深的不安。传回来的消息是正常的搜查。但是,女儿打来的电话中说的也不是这样。多年从政的经验告诉他,交州正在酝酿着风暴。

“形势不明朗,营救倒也不急了。陆景?看来要和这位京城来的公子哥接触一下了。”

董晚瑶乌黑的眼眸亮晶晶的看着陆景,甜蜜的靠在陆景身边,几次从云顿跌落的余韵让她现在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还疼不疼?”陆景惬意的靠在床头抽着事后烟,温柔的摸了摸董晚瑶香汗淋漓的额头。这妮子第一次战斗力就不错,香软绵绵、曲线修长的身子让他尽兴的舒爽了一次。

风白露两个小时前问他怕不怕,他毕竟不是神,怎么可能不怕,只是不镇定的和谢平秋说话,还能怎么办?和董晚瑶尽兴的做了一回,今晚被枪指着头的压力算是释放出来。

“开始疼,后面…”董晚瑶俏脸绯红,后面给他一下下弄的很舒服的话也说不下去,妩媚的流光从乌黑的眸子里流泄出来,娇软甜腻的道:“哥,你真好。”

“你啊…”陆景呵呵一笑,手伸到雪白的棉被里握住她香软的雪兔揉捏,调笑道:“晚瑶,等你恢复过来,那几套制服可都要穿给我看。”

董晚瑶俏脸火辣辣的,羞的不敢再看陆景,此一时彼一时,心愿得偿,现在让让她主动诱-惑陆景,心里羞涩的很,嘤咛一声,闭上眼睛装鸵鸟,享受着情郎的爱抚。

陆景笑着点点烟灰,考虑要不要再和这妮子来第二场时,手机铃声响起来。

“陆景,听说你今天在汀阳出了点事?”电话里,崔七月笑呵呵的说道。仿佛前些时候被陆景骂的芥蒂不存在。

“嗯,小事情。”陆景平静的说道。不知道崔七月怎么知道了这次汀阳的事情。看来,崔家还真是神通广大。

崔七月就笑,“是这样的,我未婚妻张静云在汀阳被抓到警局里去了,我想在你这儿求个人情。静云性子很弱,我担心她晚上受凉啊。”

他能知道汀阳的事情是那个让他不中意的未婚妻打的电话。电话打来了,他能不管么?

未婚妻?陆景愣住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张静云那个文弱的女子居然是崔七月的未婚妻。岁数有点对不上吧?

崔七月仿佛知道陆景在想什么,叹道:“去年家里安排的。我也老大不小了,等两年静云研究生毕业,我就和她结婚。陆景,你不知道那天之后九叔狠狠的k了我一顿。唉…,不说了,来黄海我请你吃饭。”

陆景哑然失笑。崔七月城府深沉,正话反说的本事很高,但是拿政治婚姻来博自己的同情可是打错了算盘。自己和婉仪现在好的很。

听到电话里的笑声,崔七月脸色变了变,心里有些屈辱的感觉。

琢磨了下,陆景道:“崔七月,按理说你的面子我应该给。不过,这件事已经闹大了,我再插手有点不合适。张小姐那儿要没什么大问题的话,应该很快就会出来。”

崔七月挑挑眉头,淡淡的道:“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语气微冷。

陆景微微一笑,崔七月架子很大嘛,一个电话就想自己放人。人情,嘿,崔九霄的人情就只值疏通下证监会的关系,崔七月的人情又值当什么?

交州室内宛若蛛网的立交桥上车流不息。房玉开车从家里出发,蓝牙耳机里一个朋友正给她说着昨晚汀阳发生的事情,“房姐,呵,你是不知道那个陆少多威风,一个电话就把汀阳给查封了。过江龙啊。”

“很热闹啊。”房玉笑了笑,也不告诉这朋友女儿昨晚就在现场,一边嗯嗯啊啊的应着,一边开着车,很快就抵达恒新集团的总部大楼。

在一路房总的称呼中到了办公室里,房玉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拨了女儿墨静雯的电话,“静雯,你们老板,嗯,就是那个陆少到底什么来头?”

“妈,这我哪里知道啊!反正傅婕傅姨对他都很客气。”

房玉皱眉,道:“那你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再详细的说给我听一下。”她好像做错了什么。

“晚瑶,得偿所愿了吧!”寇小蛮在电话里笑兮兮的说道,“怎么样,他下面变身之后,你受得了吗?”

站在阳台上打电话的董晚瑶立时脸变得通红,回头看看客厅里正在和叶妍、张漓一起说话的陆景,啐了好友一口,道:“你个疯丫头瞎说什么,也不害羞。看几部小电影就当自己是专家啊。你回酒店了?”

“对呀,我洗个澡都觉得套房里味道不对呢。”寇小蛮笑嘻嘻的取笑董晚瑶。从好友甜蜜娇羞的声音里,她自然能听出来董晚瑶已经给陆景吃掉。话说,晚瑶那么性-感的送上门,有几个男人会不吃呢?

“去你的!”董晚瑶嗔道,“你和余助理关系怎么样?”

“就那样。咯咯,晚瑶,余乐挺好玩的。”寇小蛮轻快的笑着说道。

“噢--!”董晚瑶拍了拍额头,心里为余乐默哀。希望他能经受得了寇小蛮那所谓的重重爱情考验吧。

在张漓家里陪着她妈妈张欣一起吃过午饭,陆景陪着叶妍、张漓、董晚瑶一起去室内一家美容院里做美容。

由于提请搜查汀阳,原定于几天后执行的专项整治行动提前。他这几天没什么事,就等着接下来对谢平秋势力严打的第一轮结束。

夕阳西斜,陆景一行人吃过饭,返回丽都酒店。刚进入大厅,却是看到一名穿着休闲装的女子笑吟吟的走过来,“陆少,你好,我叫聂问白,可以耽搁你几分钟吗?”

交州作为国际性的大都市,商业活动很多,五星级的丽都酒店一楼大厅人来人往,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位叫聂问白的女人却犹若绚烂的晚霞般耀眼。

一头柔顺青丝木簪子盘起,上半身套着件略微宽松地紫色针织衫,下半身包裹在黑色的铅笔裤里。从陆景的角度自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从她背后经过的酒店行人却能将滚圆丰腴地臀部曲线一览无遗。大腿呈现出一种健康地弹性美,小腿清瘦。惹人遐想。

陆景看着嘴角却勾起一个妩媚天成笑意的女子,停下脚步,问道:“聂女士有什么事情吗?”他还不至于把一个如同熟透果子般的女人当成女孩。所以用了女士这个称呼。

聂问白轻轻浅浅笑了笑,那骨子妩媚就跟茶气一样暗香浮动。袅袅绕绕,伸出手道:“我是墨承的前妻,墨知秋的母亲。”

陆景讶然,眉头轻轻的挑了挑,对身边的叶妍、张漓、董晚瑶道:“你们先上去休息,我和聂女士聊一会。”打个手势道:“我们去那边水吧坐一会。”

董晚瑶正和陆景情浓的时候,依依不舍的看他跟着那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大美人走向一楼大厅正中的水吧中坐下。

叶妍娇笑道:“晚瑶,这么一回不见就舍不得啊?走了,我们先去餐厅。”陆景昨天晚上打电话给她和张漓了,她知道羁绊陆景没回来的人是谁。

在一旁的张漓抿着嘴笑。九头鸟身材的张漓穿着水粉色的羊毛套裙靓丽无比,从大厅里经过的旅客都不自觉看过来。

“妍姐,我没有。”董晚瑶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她在江州、香港的时候都和叶妍有接触。当即,跟着叶妍、张漓一起进了电梯。

临近晚餐的时间,水吧里没什么客人,陆景和聂问白随意的坐了角边出的一个桌位。要了杯水之后,陆景看似随意的问道:“聂女士的消息很灵通,知道我住在这儿。”

聂问白妩媚会说话地桃花眸子中流溢着浅笑,“我在交州有几个朋友啊。陆少,你搞出的阵仗可真是大呢。”

陆景笑笑,没说话。谢平秋落网,交州这里的阵仗自然会被有心人关注到。只是,这和墨承的前妻有什么关系呢?莫名其妙。

聂问白轻笑几声,邀请道:“陆少,我想明天上午请你打高尔夫你有时间吗?”

陆景就笑,“聂女士有话就直接说吧!打高尔夫的时间恐怕没有。”

聂问白娇嗔的白了陆景一眼,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呢。我还想着在蓝天白云之下的高尔夫球场给你说。”笑着撩了撩秀发,风情无端,“知秋的父亲死了,我和知秋成了孤儿寡母,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成问题,我想要从恒新集团回我应得的东西。希望陆少侠义心肠,帮帮我们孤儿寡母。”

陆景摸摸脸,失笑道:“我长的很像好人吗?”没想到被发好人卡这种事情还能落到自己头上。

聂问白咯咯轻笑,眼眸里有略微有点说不清道不明地男女意味。这味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不得不说聂问白是一个让男人挪不开眼睛地大美女,纵然是一个十五岁女孩的母亲,那份修炼出来的成熟风情味道很足,透着岁月沉淀后诱-人的韵味。

关键在于她这番笑意,眼眸里的暗示,没有丝毫的风尘气。这是了不得功力。只有御姐层次的女人才能达到的境界。

陆景笑着喝口水,“聂小姐,你很漂亮。我见过的漂亮女人中,你可以排进前二十名。我直说吧。墨家的事情我并不打算介入。再说,静雯是我的助理,你想想我该站在那边。今天就这样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