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63章 接收人选

第1163章 接收人选

前二十名?聂问白哭笑不得。这什么说法,自己的姿容有那么不堪入目吗?当年她可是岭南有名的美女。

见陆景干净利落的站起来要走,聂问白忙道:“陆少,我有办法让你快速的消化谢平秋的地盘。”

“哦?”陆景惊讶的看向聂问白,逻辑上,就她走的路子来看,她不像智商流的女人,反倒是花瓶流的概率很大。行,听听她说什么。陆景重新坐了下来,

聂问白笑道:“陆少,你要消化谢平秋的地盘需要一个代言人,而这个代言人最好是在交州本地生活过多年。一时间,你手上恐怕没有趁手的人吧?我刚好知道一个很不错的青年,他现在很落魄。我愿意把他引荐给你。”

陆景没回答,轻轻的喝口水,似笑非笑的看着聂问白。

聂问白给陆景清澈锐利的眼神给看的心里有些慌,本来自信有十成把握说服陆景,现在心却慢慢的沉下来。

看到聂问白那双妩媚的桃花眼里神采渐渐的暗淡,陆景禁不住莞尔,道:“聂小姐,我可以冒昧的问一句,你平常做什么职业?”

聂问白不明所以,如实答道:“和朋友做做美容,锻炼,吃吃饭一天就过去了,偶尔出去旅旅游。”

陆景笑着点点头。意料之中,这才是典型花瓶流生活,闲适的有大把的时间挥霍。聂问白那番话显然是别人教的。

叶妍以前也是这样。不过,她现在身家十几亿美元,被好事的媒体称为亚洲最富有的女人。她日常的生活要精彩、丰富的多。除了陪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化身千娇百媚的小女人。其它时间她完全是贵族名媛的派头。

“交州最好的高尔夫球场在哪里?”

聂问白心里跳了一下,莫非陆景这是打算接受她的建议。心里又升起希望,嫣然而笑。道:“东郊的青玉壁高尔夫球场是交州最好的球场。”

陆景笑了笑,“行吧,明天下午我和朋友在青玉壁打高尔夫,到时候你过来。”

看着陆景离开的背影,聂问白嘴角泛起一丝妩媚的笑意。陆景在交州搞出这么大的阵势,交州这里的几名公子哥早把陆景在京城的奇闻轶事给透出来了。

比如他风流成性,曾经在火车上4p,和人在火车上起了摩擦,被爆了出来。比如:他基本不在京城公子哥圈子里混。但是本人却是京城圈子的大哥级人物。

等等事宜很容易就勾勒出他这么个人物形象来。要是再年轻十岁,自己一定会把这个拥有巨大权势的男人抓在手里。

陆景和叶妍、张漓、董晚瑶一起吃过晚饭,回到房间里给唐悦打了电话说了说聂问白的事情,笑道:“她是大花瓶。你先查查她的底细。这个女人挺有意思的。”

电话里唐悦笑道:“你小子…”聂问白提议的理由简直就是胡说八道,陆景摆明了是个美人一个机会。

其实,人和人的交往,没什么理由,没准都是生命里的过客,见面之后再没有再见之日。碰到个大美人。陆景想和她接触一下也正常。

陆景挂了电话,张漓和叶妍分别打电话给张欣,说了不回去住宿。陆景抱住了要溜着的张漓,腆着脸道:“小漓。我有个好主意。”

身旁的叶妍妩媚的眨眨大眼睛,吃吃笑道:“大被同眠你就别想了,我和小漓在隔壁开好了房间。等我们去方老师那儿住的时候。你再想吧。”

“不是。”董晚瑶昨晚才给**,陆景哪会这么不照顾她。笑着把身边这个国色天香的古典美女搂到怀里,宠溺的捏捏她的脸蛋。低声道:“晚瑶带了三套制服,一套空姐、一套女警,一套护士。正好一人一件,我们今晚试试。小妍,你穿护士服挺好的。”

“要死啊。”叶妍再成熟也受不了陆景这样调-戏,和张漓一起娇嗔着掐这混蛋:跑不掉的事情也要抗议啊,谁知道他下回又整什么羞人的花式。

房间里笑声一片,正在洗澡的董晚瑶还从浴室里探出头来,“妍姐,漓姐什么事这么好笑啊。”

四辆豪华的轿车缓缓的驶进交州市东郊的青玉壁高尔夫球场。陆景给李子彦打了个招呼,拿到一张会员卡,轻松进入。

其实,没有会员卡就凭陆景现在在交州的风头进青玉壁高尔夫球场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只是,陆景一行人没有那么高调罢了。

随便打打,几人一起说说笑笑,就当是朋友间的聚会。让陆景没想到的是,墨静雯的球技高超不说,风白露的水平几乎与墨静雯难分伯仲。

“小蛮,余乐恢复得怎么样?”陆景挥了一杆,笑着问一身清纯学生打扮的寇小蛮。

寇小蛮还在和董晚瑶嘀咕昨天晚上套房隔壁的人整了一晚上也不累啊。知道内情的董晚瑶自然是抿嘴微笑,不便多说。陆景昨晚怜惜她,没有要她。

这时,听到陆景问,寇小蛮不满的道:“陆景,你应该自己问余乐啊,怎么问起我来了。”陆景取笑她的意思,她哪里会听不出来。

“好好和我哥说话呢。”董晚瑶正幸福甜蜜的注目着陆景,这会儿立即不满的拍拍好友。

“晚瑶,你真是有异性没人性了。”寇小蛮抱怨一句,又嘻嘻一笑,道:“陆景,我小姑怎么去了黄海电视台工作。你不是让她去亚视吗?”

“这你要问你小姑了。问我干什么。”陆景笑了笑,没说寇凌是给崔七月包养了。很多人不管自身如何堕落,还是希望在家人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或许,寇凌是出于这个考虑没有给寇小蛮说吧!

跟着几人身边一直没说话异常沉稳的青年嘴角翘起来。这不是原话奉还么。

果然,寇小蛮翻翻白眼,但是鉴于前天晚上陆景的威风,她还是没有说怪话讽刺陆景,笑嘻嘻的在风白露的指导下打了一杆。

这时一辆球车开过来,上面乘坐着一名漂漂亮亮的女子,一名英俊的青年。这样的组合一路过来,自然是拉风无比,很能吸引球童、跟班们的目光。

陆景看了一眼,便没再看,笑着问叶妍身边的风白露,“王灿今天没来,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要不要我给你们调解下。”

他给王灿打电话的时候,这小子已经去黄海。这让他相当吃惊。以王灿这小子的尿性,不跟在风白露身边真是稀奇事。

风白露哪里会给陆景说她已经和王灿挑明的事情,笑道:“二哥,你什么时候兼职情感导师了?具体的事情,你问王灿吧。”

我日。陆景揉揉眉心苦笑。怎么一个个都像是有私密似的,不就是那点破事吗?

陆景没想到的是,他还是真是搞错了。寇小蛮在等余乐追她,风白露是断了王灿继续追求她的念头。

“陆少,我来了,人也带来了,你见见。”漂亮的女人从球车上下来,笑着和陆景打招呼,一身高尔夫球服,包裹的前凸后翘,相当养眼。来的正是聂问白。

“你们打吧。我这边处理点事情。”陆景对几女说道,然后招呼唐悦一声,与聂问白几人一起站在风景宜人的高尔夫球场上闲聊。

聂问白带来的青年叫商清华,长得很能吸引少妇。经历没什么特色,上学成绩不好,打架泡妞,初中毕业出来混,二十多岁了一事无成,六年前来交州,在酒吧里当酒保。

“陆少,你好,家里希望我上清华大学,所以给我取了这名字。小时候不懂事书读得少,进了社会吃了亏,现在后悔来不及了。”聂问白介绍完,商清华见陆景看过来,自我介绍了一句。

这青年有点灵气,倒也不是没有培养的价值,陆景微笑了笑,有点当面试官的感觉,道:“看过教父没有?”

商清华一愣,继而脸色狂喜,恭敬的道:“看过。教父三部曲我反复看过不下七遍。”

“虽说讲究因地制宜,但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教父确实值得反复揣摩,宋问天,你觉得呢?”陆景又问唐悦身边站着的年轻人。

“我没看过,不好评论。”宋问天“诚实”的答道,“我等会回去看。”他当然看过,但是这么说,回头才可以继续请教陆景,可以和陆景搭上线。

“野心,是男人前进的原动力。”陆景心思何等细腻,宋问天还没成老油条,自然瞒不过他。剽窃了一句网文时代看过的话,笑了笑,对唐悦道:“你安排他们俩。我和聂小姐去那边说说话。”

唐悦笑着点头,等陆景和聂问白走远,狭长的眼睛里寒光一闪,“商清华,如果你是崔家派来的人,现在承认,我饶你一命,否则,日后查出来,后果你知道。”

宋问天是内定接受谢平秋势力的人。他将会全力查清楚高家和谢平秋之间的一些隐秘的事情,追查高家的把柄。这才是陆景要接受谢平秋势力的原因。否则,四五个亿的盘子,不值得陆景专门交代一句。

商清华脸色骤变,对方居然能查到他最近的动态,这要怎么样的实力啊?一时间,商清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