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64章 背后的隐秘

第1164章 背后的隐秘

青玉壁高尔夫球场确实是交州最好的高尔夫球场,极目所致,全是人工剪裁得体的树林、河流、沙地。青绿色搭配的很协调,貌似秀丽的自然风光。

前面叶妍、张漓几人高尔夫几杆下去已经隔了快几百米,仅仅就看到几个女人和球童变成小点的背影。

陆景和聂问白并肩在绿荫葱葱的坡地上悠闲的漫步。闻着淡淡的幽香,陆景看了看聂问白微笑道:“聂小姐平常坚持练习芭蕾或者瑜伽?”

聂问白带着球帽,穿着黑白斑马条纹球服、红色长款球裤。修身的运动装勾勒出充满女性圆润曲线的美妙身-体。大美人!

“好多年的习惯了。”聂问白笑着看着陆景的眼睛,带点娇嗔。很显然,陆景刚才在看她浑圆修直的大-腿。没准还瞄了她的臀部。

陆景要看聂问白自然是大大方方的看,欣赏着她高挑纤弱身材:修长有致、曲线起伏,轻轻的点点头,美人就是美人,怎么出场都与众不同。

聂问白心里暗自得意,嘴角微微轻扬,漂亮的眼眸妩媚流离。

二十年前,她是岭南有名的美女,盛产美女的南海市无人能美艳过她,二十年后,她依旧风韵璀璨,少了青涩和纯情,多了成熟和丰腴。

就不信迷不住这小子,自己又不是要把他抓在手心里,只是最简单的层次,让他产生好感而已。这点事,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陆景笑了笑,轻轻的抚了抚聂问白肩头的青丝,道:“聂小姐心里很得意?商清华是颗钉子吧,和你联系的人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敢冒着得罪我的风险?”

“你怎么知道的?”聂问白笑容消失,连陆景正按在她肩头的手都忘了,猛然的扭头,桃花眼瞪圆,不可思议的看着陆景。

陆景淡淡的一笑,收回手,做个手势示意聂问白跟着他一起往前走,缓缓的道:“消化谢平秋的势力、地盘并不是非得要交州本地人来接手。而是需要和交州本地的一些实力派打好关系。你觉得我没有这样的能力?”

聂问白这样的花瓶怎么可能是陆景的对手,思路立刻被陆景牵着走:知秋那天亲眼目睹了陆景被解救的大场面,据说飞鸿集团的李子彦也在场,能量够大,又有本地的地头蛇支持,陆景的话却是没有错。为什么那人会教给她是一个破绽百出的理由呢?

只从聂问白的表情,陆景就知道他的推测没有错,自信的笑一笑,道:“明州高,你听说过没有?”

见聂问白一脸的茫然,陆景就知道墨承在世的时候,并没有和他这个妻子多谈生意上的事情,不紧不慢的道:“不知道也没关系。谢平秋是高家的白手套。她奉命派人在印度杀了景华手机总代理,我这次来交州是报复。

谢平秋出事,人脉上的事情就不说了。她所遗留下来的一些场子中,势必有着一些高家机密的蛛丝马迹。况且,这么些年她难道不留一点护身符之类的东西?

因而,很多势力都盯上了谢平秋的地盘。聂小姐,你卷入的是一个分分秒就能把你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漩涡。”

聂问白给陆景这番话吓得花容失色。这会儿算是体会到女儿墨知秋说汀阳那晚很多枪指着是什么意思。这是玩真的,会死人的。

聂问白颓然的低下头,六神无主的道:“陆少,你想要知道什么?”

“是谁?”陆景言简意赅的说道。

“平鸿基金的总经理张子昂。我和他认识。他昨天上午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找你,以推荐接手的人选来换取你帮我拿到我在墨家应该得的家产。”

陆景微怔。这是什么情况,搞来搞去,张子昂居然不是要害自己,而是要挖坑埋聂问白.

试想,聂问白那么蹩脚的推荐理由,纵然是聂问白再漂亮十倍,美的惨绝人寰,惊天动地,知道接收谢平秋地盘意义的人的第一反应是什么?肯定是拒绝。

假设能拿住高家的把柄,意味着多少利益啊!高家的资产可是有几百亿美元。

而自己当时只是觉得聂问白挺有意思的,顺藤摸瓜的挖一挖,看看谁在搞美人计,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结果。

见陆景不说话,聂问白怯怯的道:“陆少,有问题吗?”声音凄婉。

“当然有问题。”陆景给聂问白问的哭笑不得,这真是纯正的大花瓶,白长这么漂亮,智商与美貌完全是成反比的,“张子昂给要你付出什么代价才肯帮你拿回属于你的资产?”

墨家的事情,陆景大致的能推出一点。无非是墨静雯的母亲房玉是跟着墨承打天下的老臣子,在恒新集团担任高位,再加上墨静雯是长女,墨承死后直接控制了恒新集团。

当然,恒新集团的灵魂人物墨承死了,集团肯定是分崩离析,资产大幅缩水,不复往日资产数十亿美元的风光。

房玉手里握着资产,分给聂问白的资产肯定不多。毕竟,聂问白也和墨承离婚了,从法律上来说,离婚的时候家产就已经分割了。至于,聂问白昨天说吃饭都成问题,肯定夸大了。

矛盾就在于,分多少,和应得多少的分歧。长辈如此大的分歧,墨知秋和墨静雯关系不佳也可以想象。

陆景脑子里思维转了一圈的时候,聂问白正一脸震惊的看着陆景,心里骇然:他怎么知道张子昂给我提条件了?

想了想,聂问白紧紧咬着嘴唇,一张俏脸红透,羞赫的道:“他的条件是要我给他陪他三晚。我没答应,所以来找陆少试试。”

陆景听得哈哈一笑,对一头雾水的聂问白解释道:“就是这样了。张子昂是希望我拒绝你,然后你再回头去找他。正常情况下,我确实会拒绝你。”

聂问白明白张子昂的用意,恨恨的骂了张子昂几句,忐忑的道:“陆少,那我把商清华叫回去。我,我不想掺合这件事了。”

“得罪我就这么容易走啊。”见聂问白脸色变得娇怯、凝重,陆景禁不住莞尔,说出惩罚,“陪我把这场高尔夫球打完吧。”逗弄这个大美人感觉确实不错,又问道:“商清华是张子昂的人?”

给陆景吓了一跳,又见陆景板子举起,轻轻放下,聂问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真是傻了,忍不住白了陆景一眼,挽了挽被风吹乱的秀发,轻声道,“不是,是我在酒吧里喝酒时挖掘的人。偶尔帮我办点小事,用的很顺手。”

“那就让他跟在宋问天手下做事吧。好苗子唐悦不会嫌多。你以后有事情可以继续吩咐他帮你办。”

高尔夫球场的球洞分布是一个环形,而陆景和聂文白漫步自然不会走弧线,走的是直线,一路说着,一边走,前面风白露她们身影可见。

陆景问道:“聂小姐,顺便问一句,你要分得墨家多少资产?直接说资产折合后的数字。”

“陆少,你叫我问白吧。”聂问白从陆景描绘的恐怖漩涡的前景中恢复过来,她最拿手的还是和男人打交道,默默的算了一会,道:“大概有4000万左右。”

陆景笑着点点头,招呼道:“静雯,你跟着我来一下。”他需要听听墨静雯的意见。

陆景和大美人聂问白漫步的时候,商清华正汗流浃背的面对唐悦、宋问天犀利的眼神。

想了想,商清华道:“唐少,我不知道崔家是什么。和我联系的是一个自称平鸿基金经理的人。他许诺只要我坐到位置上,就会扶持我做大。”

“靠。层次问题啊。”唐悦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商清华自然不知道平鸿基金就是崔家的洗钱机构。

晚上吃饭的唐悦和陆景碰头,才是明白张子昂那边搞了“双保险”,不管聂问白成与不成,张子昂都要拿好处。

雕栏画栋的古典餐厅外,陆景看着庭院里的水池,轻声道:“崔家关注到交州这里,其他的势力也有可能关注啊。”

唐悦笑道:“这件事我来处理,江口的张市长下午不是给你打了电话吗?这些关系我来走动下。张小福现在已经躺在岭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了,我让宋问天多走动走动。专项行动结束后,拿下来谢平秋所有的场子不是问题。”

说完,唐悦又嘿嘿笑道,“你看上聂问白了?她对你好像很殷勤啊。”

陆景就笑,“我哪有有时间和她花前月下吗?打算顺手帮她一个小忙而已。这两天闲着也是闲着。”

聂问白无疑是很动人的,仲裁下墨静雯的家事只是顺路在交州而已。房玉也两次要请和他见面了。

当然,他不介意没事逗下聂问白这个大美人。但是再动人的美女也没有遇到就要往床-上抱的道理。那和牲口有什么区别。

陆景已经觉察到他和崔家的裂痕越来越大。要说张子昂纯粹的是贪图聂问白的美貌,背后没有人指使,陆景是怎么都不会信的。或许不久的将来,他会和崔家展开较量。

墨家这里也许会成为一个角力点,先把墨家的家事理顺,就像是下围棋一样取得一个先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