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65章 小蛮、知秋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165章 小蛮、知秋

从瑜观里出来,天空中下着小雨,瑜观楼外停车场坪灯明亮,夜色给稀释得没有模样。与陆景等人道别后,聂问白踩着高跟鞋快步过去打开车门,驾车回云榭。

划过眼前的雨丝反着光,像银色的丝线,聂问白嘴角浮起一丝颠倒众生的微笑,入骨,妩媚天成。

陆景对她的几许好感,她岂会把握不到?问题在于,陆景始终掌握着主动,她无法掌握这个男人。

“总算我还有拒绝他的权力。”聂问白自嘲的摇摇头,能让陆景对自己有好感已经是个很大的成就了。要回家资的事情,陆景很快就决定帮忙。

舒缓的音乐声中,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聂问白用蓝牙耳机接了电话。“问白,你和陆景谈的怎么样了?”

一听电话里的声音,聂问白就一脸的厌恶,冷笑几声,“张总,你很好啊,居然想着坑我。我差点被你害死,谢平秋的事哪里是我能搀和的。”

张子昂大笑道:“问白,我这不是提供了方案给你,但是你不听啊。只要你肯陪我几晚,我立即向房玉施压。恒新集团不听我们平鸿基金的招呼,后果很严重。哈哈。”

“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不看看你的德行。”聂问白恼怒的打断张子昂的大笑,挂了电话。

张子昂的笑声戛然而止,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随即大骂:“草泥马的,你装什么高贵,还不是给男人玩的货色。有你求劳资的时候。”

骂了张子昂。出了一口恶气,聂问白心里舒服很多。驾驶自己白色的宝马迷ni在夜雨中轻快的返回云榭。

位于云榭c栋22层上下两层豪华复式公寓是墨承送给她和女儿墨知秋住处。回到家中,聂问白在家门口换着鞋子。保姆招呼了一声,便去泡茶。

墨知秋穿着粉色的睡裙从楼上的卧室里出来,见母亲喝了酒,不满的道:“妈,你又出去应酬了啊。下雨,你喝酒还开车。怎么不让商清华那瘪三去接你。”

“你怎么说话的?”聂问白发火,换了拖鞋,将手袋丢在客厅沙发上,“商清华有他的前程。他不是我的车夫。”

“哼,他就是个瘪三、癞蛤蟆。”墨知秋根本就不知道聂问白这一套,嘀咕一句往卧室里走。她很不喜欢商清华,帅的能勾引少-妇,平白的让交州城里多出很多关于她妈的风言风语。

“回来!”聂问白喝道:“明天中午跟我去你姐家里吃饭。我要和房玉谈判。”

“知道了。不就是每个月过去闹闹吗?我很熟。保证不让你丢脸。保证杀得墨静雯落花流水。”墨知秋不耐烦的回头说道。

聂问白哭笑不得,她这教育还真算是失败,道:“这次不一样,我能拿到属于我们母女的那份家资。”

“妈,你没感冒吧?房玉能有那么好的心?”墨知秋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和聂问白说话。

聂问白接过保姆递来的茶。道:“你明天去了就知道,礼貌一点。”

“切,你又玩这一套。一点新鲜感都没有,求房玉能求出什么来啊。”墨知秋翻个白眼。施施然的进了卧室。

夜雨如丝,平添了几分幽凉。交州玲珑巷张家村连在一起的十几栋小别墅在夜色中若隐若现。

交州的市区早就发展过了张家村,张家村改造之后。分配给村民的是成片的小别墅,一家一户都能分得一两套。张家世居交州。几个亲近的叔伯兄弟都连在一起。

靠别墅村东的一栋精美的小别墅中,崔七月在二楼的客房里接着电话。

“七少。事情我办砸了,聂问白那娘们根本就骗不到陆景。”电话里张子昂声音低沉的汇报,丝毫都没有流露出之前恨不得强了聂问白的愤怒。

崔七月皱皱眉,又舒展开,轻声道:“算了,一步闲棋而已。高家已经注意到我在交州,很多事情不好做。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崔七月听得敲门声,打开门,见穿着雪白毛衣,牛仔裤的张静云怯怯的站在门口,“我妈让我睡觉前过来和你聊会天。”她的卧室就在崔七月隔壁。

“那随便聊聊吧。”崔七月让开,让张静云进来。实话说,张静云长得并不差,文弱、清秀的女孩,但是她这事事请示,毫无主见的性格,让他心里很不待见。他喜欢的是唐诗经那样可以陪着他遨游人生、世界的女人。

张静云眼神一暗,眼泪差点不争气的流出来,咬咬嘴唇,低头走进崔七月的房间里。

“陆景,你品味好独特哦。风白露那么漂亮你都没兴趣啊,怎么对聂问白兴趣很大?”

中午时分,陆景开着车前往墨静雯的家太月北辰别墅区,和董晚瑶一起坐在后面的寇小蛮吐糟道。

“你不懂。”陆景笑着摇头。风白露和聂问白都是各擅胜场的美女。问题是,风家的明珠哪里能随便挑-逗,要是擦出火花来,后果很严重的。

“切--。”寇小蛮鄙视了陆景一眼,在董晚瑶耳边嘀咕着,“你哥这样你都不说说他啊。”

董晚瑶妩媚的笑道:“他圣母病犯了,能管得住吗?”咏碧姐早给她说过,陆景最见不得美女受苦,遇到了,喜欢帮助她们。回报什么的,倒不一定要。火花什么的,看缘分。

墨承死后,聂问白这一两年来的收入来源基本断绝,吃老本过日子,很是不如意。

“哦--。寇小蛮嘻嘻笑起来。

余乐还在医院里住院,陆景记得聂问白的女儿墨知秋似乎是个魔女小萝莉,带了寇小蛮来当“保镖”。

太月北辰别墅区就像是美国宁静的小乡村。蜿蜒的柏油马路进去,全是精美的三角顶别墅。一排排的,空荡荡的。闲适无比。阳光从红豆杉树叶间落下,带着深秋之际的和熙。

墨静雯驾车在前面带路,她家住在7号别墅。这是位于别墅区东侧,坐南朝北,据说风水极佳。

车停在别墅的车库里,从绿茵的草坪绕过,进入低调内敛的奢华三层别墅中。

“妈,我们来了。”墨静雯给等在客厅里的母亲打招呼,“哦。聂阿姨也在。”至于穿着棉衣,带着玉女轻奢风的墨知秋直接被她无视。

“陆先生,你好!”房玉笑吟吟的站起来,落落大方的向陆景伸出手,“欢迎你来家里做客。静雯已经给我转达了你的话。我们边吃边聊。”

陆景和房玉握握手,温和的笑道:“我是客随主便。”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房玉,一个四十多岁的美妇人,姿容比聂问白差一筹,身上有着女强人的气质。

墨静雯的美貌很明显是遗传了她父亲的。而一旁的墨知秋则活脱脱就是个年轻版的聂问白。

沙发边除了聂问白、墨知秋还有几名助理。陆景介绍了身边的董晚瑶、寇小蛮、宋问天。几人相互介绍寒暄几句后,便一起去餐厅落座。

装饰典雅的餐厅里,佣人们开始忙碌的上着菜肴。一起喝过一杯后,陆景道:“既然房总愿意接受我的仲裁。你们开始谈吧。”

墨知秋眼眸子滴溜溜的转着,道:“凭什么要你仲裁啊,你算哪个葱。”

老妈就是个小白。明摆着墨静雯是陆景的助理,还让他来仲裁?这就是所谓的惊喜啊。幼稚!不成,自己不能让陆景来当这个仲裁人。

聂问白恨不得拍这败家孩子几下。好不容易把这尊大神请过来,这孩子倒好,直接开口顶撞。

寇小蛮性子绝对的刁蛮,但是绝对的讲义气,陆景带她来吃饭,话一开口就被人给顶住,就道:“我说是谁啊。前些天姐夫姐夫的喊得可亲热了,这会儿忘了啊。忘恩负义呢。”

“你说谁啊?”墨知秋立即冷哼,不满的说道,“蹭饭的都这么傲气。”

寇小蛮看着墨知秋,斗鸡般的道:“就是说你。没陆景,你和那个什么班子轩那天晚上就在警局里过夜。没看报纸吗,审讯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才完成。”

“哼,报纸上的事情能做数吗?我妈在交州认识的能人多了去,我那天只是懒得麻烦她。叫你一句姐夫你还当真了啊。哈哈,真是白痴。”

墨静雯对墨知秋的毒舌早就领教过,但还是不满的瞪了墨知秋一眼。还没说话,寇小蛮讥笑道:“你果然是小屁孩。既然你出事要找你妈,现在你妈都还没说话呢,你抢着说什么呀?不作数的话说出来浪费口水吗?”

小样的,姐治不了你。姐可是校辩论队的成员。

吵架本来就是考验逻辑能力和随机应变能力的。墨知秋再小魔女也不过是15岁的小女孩,逻辑学、辩论技巧什么的,肯定没学过。哪里是寇小蛮这有雄辩症迹象的大学生的对手。再和寇小蛮交火了几句,立即被压制住。

陆景心里看得大乐,看了看房玉,又看看聂问白,示意她们俩各自报条件。

“好了,知秋,不要说话。”聂问白拉了拉女儿的手,道:“房姐,我要恒新集团8%的股份,再加上市区里的两套公寓和希尔顿酒店附近的那处门面。加起来价值4000万左右。”

房玉喝了口红酒,淡淡的道:“要不是你每个月来我这儿吵一场,就凭陆先生的面子,再上你这句房姐,我肯定答应下来。”

陆景一口酒差点喷了,讶然的看向聂问白,没想到她这样的大美人会有近似泼妇的举动。

聂问白被陆景这一眼看得羞愧难堪,太损形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