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66章 反应各不相同

第1166章 反应各不相同

看着聂问白此时的羞愧,房玉心里有些快意。聂问白凭什么让陆景来仲裁,她心里有数,把聂问白柔弱的面具揭开,看她怎么还继续在陆景面前博好感。

董晚瑶轻轻的摇摇头,喝着汤。聂问白不是房玉的对手,真不知道她当初怎么挤掉房玉大妇位置的。

房玉对陆景点点头,然后看向聂问白,淡淡的道:“小聂,你的条件让步了,我也明说吧。恒新集团8%的股份可以给你,但是,要挂在墨知秋名下。她怎么都是老墨的女儿,我不会看着她吃苦。”

“不过,这部分股份的表决权需要归我,否则我无法控制恒新集团。墨知秋只能享受分红的权力。静雯和班子轩分手了,老班那里这几天很不安分。他是第二大股东,要进恒新集团的董事会我拦不住。”

墨知秋撇撇嘴,道:“凭什么?墨静雯和班子轩分手是她的事情,为什么要我来买单。况且,谁知道你是不是说假话。”她可不怕房玉,整天假正经。

寇小蛮讥诮的道:“某人真是无脑!这种事一查就知道,有什么好骗的。”

墨知秋立即扭头瞪着董晚瑶身边的寇小蛮。

想想也是,聂问白琢磨了下,问道:“其他的条件呢?”恒新集团8%的股份大约价值3000万,每年的分红有能有一两百万。

房玉手手拿红酒,道:“房产没什么问题。我只问一句,是不是两清了,别回头陆先生离开交州,你又来我这里喝茶。”

聂问白给这话羞辱的脸发白,怒道:“当然两清。你当我愿意来太月北辰吗?”说着,将手边酒杯拿起一口喝尽里面的酒,重重的放下酒杯。拉开椅子站起来,“知秋。我们走。”

房玉也动了火,道:“你急什么,股份转让的协议,房产协议,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签了再走。”招招手,餐桌边用餐的一名穿着西装的助理立即起身去拿文件。

聂问白只得耐着性子坐下来。

陆景脸色平静的品着菜肴,房玉和聂问白的矛盾果然很深。他倒不指望他坐镇在这儿,就能让两人化干戈为玉帛。理顺墨家的事情。并不包括解决她们俩之间的恩怨。他没那么大本事。

“哥,你以后分家产的时候怎么办啊?会不会也这么热闹?”陆景正想着,董晚瑶在陆景耳边轻声笑道。

如兰的香气在耳边,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瞪了董晚瑶一眼。董晚瑶嘻嘻笑起来。

吵起来,这顿饭自然是吃不成,草草的结束。一行人到客厅里坐下看合同。

聂问白全职家庭主妇,哪里看得懂那些条款,求助道:“陆少,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陆景笑道:“我平常哪里会看这些法律条款。晚瑶、静雯,你们俩帮聂小姐看看吧。”

这句“聂小姐”一出,几名助理心里恍然。看来。交州有名的大美人和近日风头正盛的陆少关系暧-昧啊。

“行啊。”董晚瑶笑吟吟的接过聂问白手里的合同。她日常都是负责助理工作,正规的法律条文看不太透彻。好在,她平时也接触过各种协议,不至于一窍不通。

另一边墨静雯也只得无奈的答应。这叫什么事,她审视她妈拟定的合同,这万一要是有漏洞,到底说还是不说呢?

墨知秋得意的咯咯娇笑。陆景到底还是向着她妈的。哇哈哈!

陆景笑笑,对正聚精会神看着合同的墨静雯道:“静雯,恒新集团我记得是做金融业务的吧?回头。你介绍你妈和杨星长认识下。”

一名助理惊讶的问道:“富跃基金的杨总?”又不好意思的道:“陆少,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

香港富跃产业投资基金总经理杨星长的名字。他们这些人可是如雷贯耳。有时候甚至会跟着富跃基金后面操作,这次跟风操作石油期货。就小赚了一笔。

陆景笑着点点头,“是他。”

墨静雯白皙的鹅蛋脸涌上红晕,娇俏明艳,道:“我知道了。陆景,谢谢。”陆景帮聂问白有些那个意思,这会帮自己算什么啊!

房玉顿时脸色变得激动起来,她作为金融行业的从业人士,自然明白杨星长这个名字在沿海这一带的份量,富跃产业基金规模十几亿美元,能调动的资金力量不下数十亿,已经完全不输给全盛时期的恒新集团。

房玉由衷的道:“陆先生,谢谢!”又看看娇羞无端的女儿,心道:“这个傻丫头。”

心里又恍惚明白了,说到底,静雯是陆景的助理,属于自己人。帮聂问白,只是因为4000万对陆景而言只是小事一桩,不值一提。

墨知秋傻了眼,她出生于大富大贵的家庭,就算是家道中落,但是对人脉的认识又怎么会不深刻呢。

陆景微笑道:“谢就不用了。我还没吃饱,让厨师做点点心上来吧。看完合同,我还有点事情要和你们说一下。”

房玉忙笑道:“应该的,应该的。”高声吩咐道:“张妈,做糕点…,算了,我亲自来吧。”说着,招呼了一句,直接去了厨房。

陆景一句话就可以让恒新集团蒸蒸日上,她亲自做点糕点表示谢意实在应该。况且,恒新集团和富跃产业投资基金搭上线,集团里面那些人怎么肯跟着老班向她施压呢。

一想到这儿,房玉心情大畅。

见房玉振奋,一屋子人都笑起来,气氛逐渐的变化。聂问白轻叹一口气,道:“董小姐,静雯,不用看了,我签字。”

再纠缠下去,就显得小家子气了。既然是当着陆景的面签合同,房玉又怎么敢坑她呢?

太月北辰这里有2名佣人照顾房玉、墨静雯的生活起居,再加上房玉,三个人很快做好了点心、糕点、小吃过来。众人吃喝了一番,填饱肚子后。合同也签好。

矛盾在那里,客厅里气氛说不上多么热烈,但是两方都有种释然的感觉。签字之后就算是两清了。至于。还算不算是墨家的人,看后面的各人自己了。

陆景喊了宋问天。与房玉、墨静雯、聂问白、墨知秋到二楼里密谈。微冷的秋风在中午里拂动着窗帘。别墅二楼的观景小客厅里,几人分别坐在柔软奢华铺着暗金色沙发套的沙发上。

气氛有些凝重。连跳脱的墨知秋都开始沉默。几人都知道陆景说的事情不会寻常。

陆景缓缓的道:“两件事情,第一,我想问问墨先生的死因。第二,我给几位介绍下宋问天,他会在交州工作一段时间,会和你们有些交集。墨先生的事情我要调查下。”

这才是他今天来太月北辰真正目的。不过,墨家女人的表现却是让他大跌眼镜。

房玉郑重的再次道谢。

聂问白有些漫不经心的表态道:“陆少。墨承的死因,我会配合你调查的。”

墨静雯俏脸绯红,动人至极。

墨知秋眼睛珠子滴溜溜的转,从陆景和墨静雯的脸上滑过,仿佛陆景说的墨承是另外一个人似的。

墨承的死因很简单,2001年,从迪拜返回黄海,在黄海半岛酒店中因心脏病突发去世。蹊跷的地方就在于他死前的几天曾经对房玉说有人要对付他。

而,恰恰是那段时间他和平鸿基金在黄金期货市场对向操作,在各自的黄金期货市场分析报告中。双方大打擂台。最终,平鸿基金输了1亿美元,声誉更是大受损伤。

谈完墨承的事情。陆景便告辞离开。“陆先生,留步。”出观景小客厅时,房玉落在最后和陆景说话,正色道:“陆先生,静雯在你身边工作我很放心。”

陆景微愣,随即反应过来,顿时哭笑不得。房玉这是把墨静雯托付给他的节奏吗?“房总,我只是调查一下,暂时可没有帮墨先生复仇的打算。另外。我希望你们保密。”

这一点他得说很明白。和崔家、高家同时开战,他吃不消。他查墨承的死因。和墨静雯无关。

房玉娴雅的笑道:“我知道。总之,静雯要麻烦你多费心照顾她。”

陆景笑着摇摇头。他算是明白了。墨静雯的美貌继承了她父亲,身上的名门气质却是来自她母亲。房玉应该不是普通家庭出身。墨承能成为叱咤东南的狼王,她家里或许也出了不少力。

从二楼下来,墨静雯送几人离开。眼看着,董晚瑶、寇小蛮、聂问白、墨知秋、宋问天都上车了,以汇报工作为名把陆景拖在草坪出的墨静雯小声道:

“陆景,谢谢你。另外,我妈的话,你别当真啊。我…”墨静雯低下头,桃腮绯红,娇艳迷人。她心里很矛盾。

墨静雯穿着贴身的厚厚明绿色套裙,身姿曼妙,明艳清雅。这幅美态让陆景忍不住逗她一句,“静雯,你妈说的那句话不能当真啊?今天她貌似说了不少话。”

“你不知道就算了…”墨静雯白了陆景一眼,又轻声道:“陆景,我妈和聂阿姨之间的矛盾很深,我妈以前是被聂阿姨从太月北辰赶出去过,今天一些事情…”轻叹口气道:“或许,不是每个人都是你想的那样美好吧。我也是。”

午后的阳光中,墨静雯就像是一名清雅的名门淑女亭亭玉立,容颜明艳,轻愁漫卷娥眉,动人至极。不知不觉的撩动着陆景的心弦。

陆景笑了笑,摸了摸她的长发,温声道:“我要是相信美女就一定好人,岂不是太傻太天真。好了,向前看。每个人都有重新来过的权力不是?”

墨静雯轻轻的点头,挥挥手,目送陆景离开。心里的涟漪轻悠悠的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