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67章 往事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167章 往事

“男人啊---!吃在碗里看着锅里。[”陆景刚坐到车内,寇小蛮老气横秋的长叹口气。

董晚瑶掩嘴娇笑,美眸笑吟吟的看着陆景,“哥,今天之后,交州这里可就有很多你的风流事迹哦--。”

陆景笑着捏捏董晚瑶光腻的脸蛋,“我办正事都没被你看到。”又对寇小蛮道:“小蛮,今天谢了。改天我让余乐请你吃饭。”

董晚瑶噗嗤娇笑,哪有让助理请吃饭感谢的,明摆了取笑小蛮呢。

寇小蛮给打趣的俏脸微红,狠狠的白了陆景一眼,道:“那要看我有没有时间呢!”法拉利缓缓的驶离太月北辰,憋了一会,道:“陆景,你什么时候回江州?”

“明天就走。放心吧,余乐还在岭南这儿休养一段时间,你要看他很方便。”陆景笑道,“不过,别再带他去泡吧了。他这段时间要戒酒。”

寇小蛮翻翻白眼,借着在董晚瑶耳边说话的机会,掩饰她脸蛋上的红晕。

白色的宝马迷ni在马路上风驰电掣。

“妈,怎么回事啊?陆景不是向着你的吗?今天他啥表现呢,看把房大妈给乐的。”打扮的像个玉女般的墨知秋撇撇嘴,慵懒的靠在副驾驶座上。

房大妈?聂问白禁不住莞尔,道:“行了,别说你房大妈了。恒新集团效益好,你的分红也多。”

墨知秋从座椅上一下弹起来,叫道:“妈。你脑子抽了啊,指望着她给你分红啊。还不如把太月北辰那栋别墅要回来。她把我们赶出来的时候可没留情。”

聂问白放缓车速,伸手敲墨知秋的小脑袋,笑道:“没眼力劲。陆景在那儿压阵,她刚玩花样?不说静雯在陆景身边工作,陆景还安排了宋问天在交州。你别有的没的扯了。”

墨知秋捂着脑袋,“别打头,不然我以后会和你一样笨的。”

聂问白咯咯娇笑,重新加速,意气飞扬。“你妈那是充分的利用美貌的优势。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好了,我决定了,把希尔顿酒店附近的那处门面卖了。”

“卖了干吗?换好车啊!”墨知秋撅嘴,看着车窗前。“把这辆宝马给我开。”这辆宝马迷ni就是她妈把之前的座驾玛莎拉蒂总裁卖了之后重新入手的。档次差很多。

“败家孩子。你妈还开那么好的车干嘛?”聂问白心情不错。笑骂了女儿一句。“那钱送你去美国留学。加上恒新集团的分红,够你从大学毕业出来了。”

墨知秋愣愣的看着神采飞扬的母亲,心里忽而有点疼。这两年一幕幕的画面从脑子里飞过。

“妈…”

没有必要的事务,崔七月一般是不愿意来交州。他不喜欢交州的气候,也不喜欢拖油瓶似的未婚妻。他更喜欢黄海、文舟这样的城市。

交州的雨下了一晚便停下来。停不下来的是交州日前风风火火的打黑专项行动。大批的场子、人受到打击。据说交州市警察局里已经人满为患。

下午应付了张家的一干肤浅的年轻一代之后,崔七月接到黎修然的邀请到交州大学城中最负盛名的盛熙酒吧喝酒。

金属风的酒吧环境不错,下午时分,稀稀朗朗的坐着几对情侣、恋人。吧台处的酒保见崔七月径直坐到有人的座位,懒洋洋的看了眼手机,便没过来招呼。

“修然,你这趟被搞得这么狼狈啊。”见面之后,崔七月坐下,笑着说道。

黎修然在汀阳那晚的行动中被抓,昨天才拖了关系脱身,他和谢平秋的关系很深。据说,谢平秋目前在审讯中,只交代了一些边边角角,其他事情闭口不谈。

“载了个跟头啊。”黎修然叹口气,“七月,你和高修平到底打听清楚陆景的底细没?我感觉他的能量似乎很大。”

崔七月漫不经心的笑道:“陆家能量大管我什么事?高二叔去京城探听去了。这话你应该问高修平。”

黎修然摇摇头,道:“陆景说他为苏远复仇,嘿,高家估计是真脱不了关系。你最近什么打算?”崔七月的未婚妻张静云给陆景关了,崔七月岂能没点反应?

他那天在汀阳见到张静云根本不认识,只是听到她的名字才恍然。

“你找陆景的麻烦别找我,我九叔正严令我夹起尾巴做人,哈哈。”崔七月说的很坦然。

心里却是哂笑。黎修然失掉了在交州的根基,还怎么找陆景的麻烦。他要和黎家合作也是找黎家有话语权的人。

黎修然举起酒杯和崔七月喝了一口,知道无法说服崔七月,心里苦闷至极。

说着话,崔七月的电话来了,看看号码,笑道:“修然,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步出酒吧,接了电话,“什么事?”

“七少,墨家那里传来消息,今天下午的时候,陆景和墨家的两对母女在太月北辰密谈了半个小时,有可能涉及到墨承的事情。”电话里,张子昂的声音很平静。

看看午后建筑整齐人流如梭的大学城,崔七月哂笑,道:“没别的事吧?”墨承的事情天衣无缝,有什么好担心的。

张子昂干笑着说了几句,连忙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崔七月琢磨着坐进车里,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啊!

叶妍和张漓两人逛街去了,陆景回到酒店里刚抱着董晚瑶依偎着说了一会话,就接到聂问白的电话,“陆景,我想和你见面。有时间吗?”

“好像有点忙。”陆景笑着摸摸董晚瑶的俏臀,缓缓的拉下她的铅笔裤。婉拒道。

虽然一个大美人才分开没一个小时就要求见面足以让一个男人自豪,但是陆景没事的时候会和乐意和聂问白这个大美人交往,有事的时候自然要把她排到后面去。

“…”聂问白沉吟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董晚瑶轻轻的舔着陆景的耳垂,手握住了陆景的手,不让他脱掉她带着湿痕的小内-裤,妩媚的道:“哥,你去见见她吧。我估计她有话想和你说。小蛮还在房间里睡午觉呢。”

陆景和董晚瑶住的是套房。套房里有三间卧室,寇小蛮在她的房间里睡午觉。她车上才给陆景打趣了,没好意思去医院见余乐。

陆景吻了董晚瑶一口,知道她没好意思在好友的耳朵边和自己偷欢。对着电话道:“行吧。你来丽都酒店,我们在丽都酒店的咖啡厅里见面。”

挂了电话,陆景对董晚瑶笑道:“晚瑶,我们去隔壁房间。我有小漓她们的门卡。”

董晚瑶那想到陆景会这么提议。娇羞的道:“哥。你坏死了。”

丽都酒店14楼的咖啡厅里。陆景洗过澡,清清爽爽的见到了聂问白。她又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棉衣搭配灰色紧身裤装。那骨子里的妩媚就跟茶气一样暗香浮动,袅袅绕绕。

陆景欣赏着聂问白那张丰韵神采的绝美脸蛋型的瓜子脸,温润的笑道:“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大美人之所以叫大美人,而不是普通美女。就是因为她们素面清汤或者浓妆淡抹的时候都能够妩媚潋滟,让周围地雄性牲口忍不住春心荡漾。聂问白坐下这一回,已经有不少咖啡厅的顾客视线扫过来。

聂问白笑笑,双手优雅的捧起咖啡杯,轻声道:“我心里有几句话不吐不快,想找你做个听众。”

陆景微笑道:“那我洗耳恭听。”

聂问白笑了起来,这笑容有着能戳破所有男人防线的魅力,道:“我是岭南省南海市人。南海产美女。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就是说我们那里。其实,我做点心的手艺比房玉要好。今天她那个小春饼不够劲道。改天,我请你尝尝。”

陆景就笑,“那真得改天了,我明天就回江州。对了,理财的事情你要是不精通,要不要我推荐一个理财经理给你?”

聂问白微微偏头靠在白皙的手腕上,笑道:“你担心我不会理财啊?行啊,我手里有一两百万的闲钱,你不要嫌少就好。”

“那不是我说了算。能不能合作,你们自己聊。”陆景笑了笑,将明雪推荐给聂问白,回头让她们电话沟通。

又笑谈了几句,聂问白低声道:“陆景,我想和你说说我和墨承的往事。”见陆景微微点头,凄婉的一笑,道:“你今天是不是觉得我的反应太奇怪了?我对给墨承报仇不感兴趣。你知道吗,我和墨承见面的第二次,他就给我下了药。”

“咳-咳-…”陆景一口咖啡呛住,弓着身子往后退,手忙脚乱的喊服务生拿纸巾过来。好一会,才顺过气了。这故事真是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居然是下药占有聂问白,墨承还真是个狠角色啊。这做事的格调

聂问白脸上有点红晕,容貌格外娇艳,抿着咖啡道:“要说我恨他,也不尽然。只是19岁就给人当金丝雀养起来,20岁生孩子,人生总有遗憾。房玉和他离婚,是因为当时他和房玉家族的分歧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

陆景拍拍额头,他算是明白,为什么墨承号称“狼王”,而不是别的称号。

“墨承希望有个儿子,他倒不是一味的重男轻女。墨静雯继承墨家资产的话,墨家的资产逃不脱给房家吞掉的命运。知秋从小就不听话,无法培养成接班人。他和我离婚之后,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女人,遗憾的是,他死之前都没能有一个儿子。后来那些女人都给房玉打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