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68章 不同的困境

第1168章 不同的困境

听着聂问白的描述,陆景虽然从来没有和墨承见过面,但是慢慢的也能勾勒出这个在金融界号称“东南狼王”的男人私下里的一些人物形象。

聂问白自嘲的笑道:“陆少,你现在看我是不是面目可憎?”

陆景禁不住一笑,道:“你想我看你面目可憎的话,大概就不会来和我说这么一番话了。以后叫我的名字吧。我们都需要向前看的,生活在过去中毫无意义。”

聂问白轻笑,“很难想象你这个年纪会对生活有这样的体悟啊。”

陆景笑了笑,道:“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怎么了?”聂问白从随身带的包包里拿出手机,递给陆景。精巧的白色手机,手机绳口挂着一个中国结,“知秋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她自己编的。”

“很漂亮。“陆景笑着夸奖了一句,拨了一个号码,听到口袋里手机的铃声响起来,将手机递回给聂问白,“好了,这是我的私人号码,24小时不关机。你刚才打的是我对外的号码。有时间,我们再约出来一起喝茶。”

聂问白接过手机,如玉的手指碰到陆景的手,两人间一股秘而不宣的暧-昧就这么漂出来。

约一个漂亮的女人出来喝茶,喝的就不是茶了,而是和美人独处时的那份愉悦。

聂问白漂亮的桃花眼轻轻的看了陆景一眼,被岁月格外眷顾的绝美脸庞露出一抹会意的轻笑,然后低头喝咖啡。动人无比。

陆景笑了笑,这是个尤物般的女人。难怪墨承在第二次和她见面就要下药。

其实。和美女相处,得来的愉悦并非只有在其身上耸动喷射那么一种途径。暧-昧的相处。却不逾越过那条红线,也是极为诱人的。

淡若清水,又回味无穷。不用像红颜、妻子那样时刻放在心上、承担责任,却也会期待着人生在某地突然产生交集。是朋友,但比朋友更多几分关心、默契。

这种愉悦感只有御姐、或者某些成熟的女人身上才能得到。萝莉、少女是无法领会这种隽永、灵韵的境界。

“看够了吗?我要回去了。”聂问白低头喝了会咖啡,抬起头,轻声说道。陆景的目光刚才一直在她身上巡梭。

陆景微笑着点头,点评道:“冬天的衣服太厚了。”

聂问白狠狠的白了陆景一眼,难道要我脱光衣服给你看吗?其实她和陆景这种状态相处。逻辑上应该是她占主动,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占主动的是陆景。

心里有些不忿,这时眼神略带挑衅的道:“陆景,你说我在你遇到的美女中只排到前二十名呢。”

陆景笑道:“确实如此。问白,被上苍钟爱的女人可不只你一个。我很有幸遇到几个。”

其实,就容颜而言,莫心蓝和聂问白一样,都是被岁月格外眷顾的人。三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依旧绝美如昔。

“叶妍、风白露、墨静雯,还有吗?”聂问白竖起两个手指,有些不太信陆景的话。

陆景笑笑,也不争辩。送她下楼。在酒店门口,轻抚了一下她耳边的青丝,道:“有时间来江州旅游。这算是我的邀请。”

聂问白风韵璀璨的一笑,和陆景握握手。“我还有做好羊入虎口的准备呢。”道别之后,心情极佳的驾车离去。

她既不希望让陆景这个带着清新阳光气息、又体贴细心的男人轻易占据她的身-体。也不想与他越行越远成为两条不相干的平行线,她的人生本就索然无味、遗憾极多,再这么无趣下去她会疯掉。

京城饭店在夜色中巍峨高耸。门前车来车往,达官显贵出入,彰显着酒店的档次。

10楼的包厢中,高俊耀和刘小山详谈甚欢,身边两名一线的女明星正言笑晏晏的陪着酒,香乳长腿不经意的摩擦讨好着身边的男人。

“刘少,转了这么多圈,总算是找到真神了。”高俊耀笑着劝刘小山的酒,“刘少一定要帮我指点迷津啊。”

刘小山最近步子都得比较稳,虽然在晋升的关头被陆景给绊了一跤,但是还是在部委里升到正科。正准备蛰伏一段时间冲击副处。

部委里面,司处以下都可以打酱油,但是到了处-级这个岗位,都是需要真本事。刘小山想要提升上去,自然不是在成绩上卡住了,而是时间。他进入仕途的时间太短了。

“高先生,我在金顶俱乐部就是个vip会员,连你们那个什么顶级企业家俱乐部都没入,怎么指点你呢?”刘小山笑笑,伸手摸着身边女明星修直的大-腿,裹着长裤都弹性十足,要是穿着黑丝夹在腰上肯定会爽死。

高俊耀这段时间在京城里跑了不少门路,总算是和刘小山搭上线,哪里会因为他的推脱就放弃,道:“请刘少务必说几句话。我啊,最近被陆景搞的焦头烂额。我明敌暗的情况很糟糕。”

他不是没有高端路线,但是没有人肯指点他。话题略微涉及到陆家政治上的势力,就讳莫如深。盖因他不是官场中人,很多事也确实听不懂。

刘小山哈哈一笑,道:“高先生,喝酒喝酒。”

高俊耀无语,只得陪刘小山喝了几杯。

吃着菜,刘小山问道:“高先生,你和陆景有什么恩怨?”

高俊耀苦笑道:“哪里是恩怨,高家在交州那里的经营都快给陆景拆光了。”高俊耀把谢平秋的事情说了一遍,“下面人做的事情,我哪里知道。嗨,我都愿意赔偿20亿,但是陆景还不罢休啊。”

刘小山懒洋洋的道:“陆景做事一贯是这德行。钱能摆平的问题就不叫问题。是吧?我晚上还有个饭局,就先走了。谢谢高先生的款待。哦。你和严景铭熟不熟?”

高俊耀心里被这句话挠的像猫儿抓一样,还要再问时。刘小山却是不再提这个话头,拿起外套。和高俊耀握握手,离开了京城饭店的包厢。

夜色中,刘小山开着去年国内下线的黑色别克君威离开京城饭店。死对头陆景如今混得风生水起,他如何不恨。但是,任凭高俊耀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刘家现在要做的是韬光养晦。二十年之后,且看是谁更厉害。

现在,出头抗陆景这事还是推给严景铭。

包厢里,高俊耀挥手让两位高价出场的女明星离开后。独自喝了几杯酒。

高家之前,奉行的是中间路线,根本没有打算卷入政治当中,所以,他现在想要查陆家的底细就千难万难。至于那些商业利益代言人,一则是对陆家的底细未必清楚,二则是,消息从那儿出来的,本身就是人家安身立命的本钱。岂能轻易给自己。

除非,高家在上面有很硬的关系。但是很遗憾的是,高家最硬的关系就局限在副省这个层次,再高就没有了。

从京城饭店出来。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高俊耀裹裹衣领,坐车返回在京城购置的别墅。北海公园的别墅中。在客厅里稍坐了一会,想了想。高俊耀拨了高修平的电话。严景铭在黄海发展星光传媒南方分公司,高修平能接触到。

江州的清晨起了薄雾。整个城市仿佛在沉睡中。八点许,阳光洒落在松涛苑7号别墅中,熊玉娇紧紧的抱着被子,疲倦的睡着。

“叮铃铃---!”精美的暗红色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忽而闹起来,熊玉娇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勉强的爬起来,开始刷牙洗脸,准备去远大集团总部—远大大厦上班。

宋雨绮已经给她说过,陆景会扶持苏耀,但是,苏耀现在才几岁,所有的事情都落到她头上。养尊处优惯了,她还真没有适应这样忙碌按时上班生活。

更别说工作压力极大。随着丈夫苏远的死亡,远大集团内部人心惶惶,不少中层干部都递交了辞呈。高管人心也不稳定。这让熊玉娇一筹莫展。

八点四十分,在新问广场载上好友潘婷婷,九点许,两人一起进入远大集团的会议室,她只需要了解今天整个集团的事务安排。这是高管的早会。

负责远大电器的范克伦汇报完毕之后,负责兼管汉生网吧的一名高管道:“熊总,网吧这块业务利润率太低,我们在三季度总计亏损了一千万。我建议我们转手卖掉。”

潘婷婷脸色暗淡,心里难受:丈夫孟汉生才死,汉生网吧就要保不住了吗?

熊玉娇皱皱眉头,声音清丽的道:“王经理,我需要听到的是解决方案,而不是这样的建议。我不同意卖掉汉生网吧。下一个议题。”

会议室里的七八名高管都交头接耳,显然对这个决定很是不满。

坐在熊玉娇右手边的彭子实嘴角浮起一丝微笑,道:“熊总,我汇报下远大地产的进度吧?苏总从黄海贷款回来的2亿资金已经耗得七七八八。由于代理景华手机印度销售的业务停顿,没能给我们带来足够的利润,远大地产的资金链十分脆弱,急需资金补充。”

熊玉娇眉毛蹙得要纠缠起来,沉默了很久,道:“彭总,这件事还需要麻烦你处理呢。”

彭子实看似恭敬的道:“熊总,我会尽力的。总部这里能不能给我调拨一批资金过来,另外架构方面我想要做一些调整…”

听彭子实说了二十多分钟,熊玉娇脑子都快变成浆糊,无奈的道:“按照你说的办吧。”

范克伦心里暗暗摇头。现在远大地产是远大集团的支柱,彭子实摆明了是想架空熊玉娇。但是,自己就算想做忠臣,也要有效忠的对象不是?熊玉娇这样的表现实在让他失望。

这时,熊玉娇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里面传来宋雨绮的声音,“玉娇,陆景已经上了飞机,下午到江州。他打算拜访下苏校长、熊书记,通报下苏远的事情。麻烦你给安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