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69章 拜访

第1169章 拜访

陆景一行抵达江州时是下午一点,同行返回江州的只有墨静雯、风白露。

唐悦留在交州处理谢平秋的后续事宜,谢晋文则是跟着唐悦寻花问柳。张漓想要多陪陪她妈妈,也留在交州。叶妍自然是也要陪陪她的好友,后天她要去香港参加一个珠宝展示会。

董晚瑶和寇小蛮回了香港。余乐还在岭南第一人民医院休养。

简单的吃过午饭后,陆景让来接机的邵秋兰安排风白露住在南园别墅里。他则是和宋雨绮一起去楚北省党校家属楼苏远的家中见苏时文、熊为明。

党校家属楼在学校教学区的后面,和学员宿舍隔的不远,黑色的奥迪a4缓缓的从侧门进入,停在一栋旧式的7层公寓楼前。

陆景这是第一次来苏时文家。开门的是熊玉娇,,扎卷曲的披肩秀发扎的很整齐,但是难掩清丽容颜中的憔悴,眼睛有些许黑眼圈。陆景心里有些不忍,低声道:“节哀顺变。”

“谢谢。”熊玉娇声音哽咽。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可以正视丈夫的离世,没想到被陆景这么一说,眼泪又下来了。

陆景心里叹口气。要说他本来是准备伺机将苏远的远大集团打掉,免得苏远、孟汉生成为他的心腹之患。结果,高子远和谢平秋先下了死手。

他为苏远奔走,甚至不惜动用陆家的人脉、人情,最终只是为要熊为明的人情。声张正义什么的是假话。但是,见到此时熊玉娇此时哭得宛若杜鹃啼血,心里不免动了恻隐之心。她这算是真正的孤儿寡母了。

“让你们见笑了,宋学姐,你们进来吧。”熊玉娇回过神。抹抹眼泪,邀请陆景和宋雨绮进屋。光线略暗的客厅里,熊为明、苏时文、高锦宛已经坐在茶几处。

“坐吧。陆景。”熊为明声音低沉的道,看起来还苍老了很多岁。

陆景依言坐下。简单的介绍了谢平秋和高家之间的关系,然后说明了谢平秋的处境,“斩断了高家两只手,让他们有切肤之痛。熊书记、苏校长、高局长可以关注近期岭南的打黑专项行动。”

苏时文扶了扶眼镜,缓缓的道:“辛苦你了。”

陆景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只是,他想要的是幕后主使者高子远为儿子偿命。但是,高子远已经在香港被宣判进了监狱,要陆景帮他杀人。这基本没可能。

气氛很肃穆。陆景大致的说了几句,准备告辞时,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是唐悦的电话,歉意的说了一声,去门外接了电话。片刻后,回来微笑道:“一个好消息。在新德里制造车祸的凶手在交州被抓住。可以走司法途径执行死刑。”

“好,好。”熊为明、苏时文、高锦宛、熊玉娇同时动容。骤然听闻这个消息,高锦宛、熊玉娇眼泪滚滚而落。这样。算是能告慰儿子(丈夫)了。

“大快人心!老苏,一会喝一杯。”熊为明激动的胡子都翘起来,站起来。连转了两圈。

其实,当初高家和解的条件就包括赔偿20亿、交出车祸的直接凶手。但是,他和老苏都是不同意的。杀人者是幕后主使的人。没想到陆景居然能找到这个隐匿的凶手。

主使者高子远现在就在监狱里跑不了,车祸凶手被抓等待伏诛,两家人的心结总算可以稍解。

宋雨绮见熊玉娇哭得快昏死过去,提醒道:“玉娇,这是好消息,你给潘婷婷打个电话。”

“呜-,哦。好的,宋学姐。我这就打。”熊玉娇擦着眼泪,拿出手机给好友打电话。

这边。苏时文略一沉吟,道:“老熊,喝酒的事不急。襄水的材料给陆景吧!老高,你去吵两个菜,我们请陆景吃个饭。”

陆景略微有些惊讶,襄水的材料?

熊为明点点头,道:“这份材料给陆景也好,我一把老骨头就不折腾了。”对打完电话的熊玉娇道:“玉娇,你回家把我书房里的那份材料拿过来。你妈知道位置。”

熊玉娇应了一声,换了鞋,咔嚓咔嚓的踩着靴子下楼去了。

熊为明给一头雾水的陆景解释道:“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在襄水开发房地产,有很多违规的地方。建造的几个小区楼盘,容积率、绿化面积、建筑质量等等问题突出,群众反应很强烈。这家公司问题很大。”

宋雨绮心里禁不笑起来,熊为明这话说真是艺术。他就是摆明要敲打百泰集团为苏远复仇啊。他在襄水可是工作很长一段时间。材料怎么来的,可想而知。

陆景喝着温茶,琢磨着,道:“地产公司基本上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楼盘质量问题,说到底,还是政府监管问题。”

苏时文道:“对这样造成恶劣影响的公司,我们要坚决予以打击,严重的,要请司法机关介入调查。”

熊为明点了一只烟,道:“通常啊,这类经济案件背后都有那么一两个意志不坚定、被腐-化的同志。我认为应该坚决查处。”

陆景笑了笑,接过苏时文递来的烟,点上轻轻的吸了一口。苏时文和熊为明唱双簧啊…

这一番官腔打下来,宋雨绮却是听的云里雾里。只知道熊为明和苏时文的措辞越来越严厉。说是要敲打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好像又有点不像。

等熊玉娇去拿材料的这段时间里,声讨了一番百泰集团之后,话题又逐渐的转移到江州前段时间中因为文舟炒房团的涌入,江州房价高企的事情。江州目前的房价已经突破了4000元每平米。

交流了这么一会,苏时文已经觉察到陆景有些真材实料,教书育人一辈子,心里顿时起了考校的心思,问道:“陆景,你对房价怎么看?”

陆景就笑,“我想起杜甫的一句诗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不过,从经济学的角度而言,这是理想主义。资本追逐利润,马太效应无时不在。这一点,从欧美的发达地区的房屋价值可以得出一些旁证。伦敦、纽约有世界上最繁华的金融区,也有全球最大的贫民窟。”

熊为明饶有兴趣的道:“这是城市发展的课题,可以组织一批专家学者来研讨。江州在城市发展上做的很不错。陆景,你平常也看经济学方面的书?”

陆景谦虚的道:“平常会做一些功课。我现在在读赵晓丰教授的研究生。”

苏时文赞许的点点头,“赵教授的学问,我是极为佩服的。将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运用到经济学,做了很多开创性的工作。我们的经济发展状况本就和西方不同,我们的经济学流派,肯定也需要和西方不同。实践出真知嘛!”

看着三人相谈甚欢,宋雨绮心底有些无语。熊为明说话明显是官员的思路,苏时文则是理论派、学院派教授的思路。很明显,苏时文和熊为明对陆景印象很好。陆景这刷好感的本事不仅是在女孩身上啊。

熊玉娇将材料拿回来时,高锦宛也在厨房里整治了五道小菜。下午四点许,菜肴的香气已经飘满在屋子里。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苏时文邀请陆景、宋雨绮入座,给几人倒满茅台酒,举杯道:“苏远的死是我心中的痛,今天陆景带来的消息足以浮一大白。谈的也痛快。痛饮!”

高锦宛抹了抹眼泪,看着丈夫文人脾气发作,心里的阴霭慢慢的消散。

熊玉娇将材料递给陆景,诧异的看着陆景和父亲、公公谈笑,举起酒杯,随着陆景今天的拜访,笼罩在家里的阴云终于要消散了。眼角一颗眼泪又要落下来。只是,这时,心情稍好。

刻意避开了苏远的话题,说笑着喝了几杯,陆景慢慢的翻着手里的材料。这里面都是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在楚北省违法犯罪的一些材料。某些人的名字已经呼之欲出,襄水那里的政局恐怕是要动一动了。

熊为明笑-眯眯的喝着酒,看着陆景,等陆景决断。

陆景慢慢的合上材料,道:“动一动也好!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应该破产。”

熊为明、苏时文都笑起来。

“怎么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从苏时文家中离开,坐到车里,宋雨绮依偎在陆景肩头,带点撒娇的意味问道。

闻着宋雨绮身上馥郁的香气,陆景看着自己的香美人,抚-摸她微凉的脸蛋,笑道:“还记得高俊耀准备赔罪时说的话吗?将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20亿的资产注入到远大地产中。我们和高俊耀谈崩了,熊为明最开始的打算是亲自动手拿下这20亿的资产给熊玉娇。我们今天凑巧逮到了苏远车祸的凶手,所以熊为明和苏时文决定把这20亿给我。”

“唉,真是复杂,”宋雨绮叹口气,轻轻的在陆景嘴唇吻了一口,柔声道:“上午才从交州回来又处理这么多事,累吧?躺倒我腿上来。”将陆景的头放在自己浅灰色窄脚裤包裹的浑圆修直大-腿上,凝望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轻声道:“陆景,这20亿的资产你打算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