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72章 可能

第1172章 可能

关宁关切的看过来,她和熊玉娇认识。陆景想了想,以熊玉娇那脆弱的抗压能力,说不定还真给吴璇说准了,问道:“熊玉娇,你没事吧?”

电话那头回应陆景的是“嘟-嘟-”的挂断声音。

方琴温婉的抚了抚鬓角的短发,道:“小景,现在怎么办?”

吴璇掩嘴娇笑,眼眸里藏着戏谑的笑意,轻轻的推了陆景一把。

陆景知道吴璇什么意思,笑道:“你当我是蜘蛛侠啊,大晚上出去做好事。”说着,拿起手机拨了宋雨绮的电话,“雨绮,熊玉娇刚给我打了电话…”把熊玉娇的电话和吴璇的猜测说了一遍,道:“你给潘婷婷打个电话,让她去照顾下熊玉娇。”

宋雨绮最近和熊玉娇的关系处的很不错。雨绮不是那种绝情的性子,熊玉娇处境凄凉,喊她几句宋学姐,她的态度就软化下来。对九六年,熊玉娇使手段试图低价收购时代俱乐部的事情就没再计较。

宋玉娇笑道:“行啊,我这就给潘婷婷打电话。陆景,我怎么觉得你亲自去一趟比较好啊。”

陆景笑着揉揉眉心。好像大家都很喜欢取笑他了。

片刻后,宋雨绮又打电话过来,“陆景,潘婷婷的电话打不通。熊玉娇八成是和她一起喝酒的。最近远大集团内部乱的很。熊玉娇家里请的是钟点工,估计这时候不在别墅里。要不要给熊书记家里打个电话?”

琢磨了下,陆景道:“算了,没必要惊动她的长辈。我们也只是推测而已。谁知道熊玉娇怎么就把电话打到我手机上。现在晚上九点五十分,我们俩一起去一趟吧。”

前些天在苏时文家中看到熊玉娇哭得杜鹃啼血。心里对她有些恻隐之心。要是真给吴璇说对了,熊玉娇打算自杀前给自己打了电话。结果自己今晚没去看看,以后想起来心里会不好受。

在温暖的家中看雨夜固然是夜景美丽,然而寒冬的雨夜室外很冷。陆景裹着大衣在楼下等到了开车前来的宋雨绮,然后和十三一起坐到车前往位于林元区的松涛苑。

江州的白天十分繁华,这会临近深夜,又是下雨,江州大道上的车很少。车前的雨刷滑动,二十分钟的车程很快就到。临江的松涛苑别墅在雨中有些凄冷。

车停到7号别墅前,宋雨绮回头笑着道:“想好怎么叫开门没有?希望。熊玉娇能自己开门。”

陆景就笑,“那有么好的事!等会吧,有人送钥匙过来。我刚给苏子的父亲陈国波打了电话,通过松涛苑这里的物业管理拿钥匙。应该一会就送到。”

等了一会,在物业管理公司值班经理的陪同下,7号别墅的门被打开。一股刺鼻的煤气味飘散开。一楼客厅的沙发上隐约可见一个人影横卧着。

十三抢先进入将熊玉娇给背了出来。熊玉娇穿着棕色的睡袍,给十三背着已经人事不知。“赶紧送医院,雨绮你开车,我给熊书记家里打电话。”陆景没想到熊玉娇真的会走极端。忙吩咐道。又让值班经理这边开始安排人处理别墅的煤气泄漏。

宋雨绮开着车直接往就近位于林元区的江州市三医院送去。陆景拿宋雨绮的手机拨了熊为明家里的号码。熊玉娇送入急救室半个小时后,熊为明,熊玉娇的母亲、苏时文、高锦宛纷纷赶到,还有几名苏、熊两家的亲戚。

熊玉娇突然自杀让大家心里都沉甸甸的。陆景给熊玉娇的家人交代了一下大致的情况。这个时候大家也说什么的欲-望。都在等熊玉娇抢救的结果。有熊玉娇的家人在,陆景便和宋雨绮、十三离开医院。此时距离他出来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宋雨绮默然的开着车,熊玉娇的自杀行为让她心里有些感触。车子停在清江心语楼下。夜雨淅淅沥沥的下的人忧愁,陆景帮宋雨绮解了安全带。道:“雨绮,不要回去了。就住这儿,我们说说话。”

“可是,方老师这里就两间房怎么住的下。”宋雨绮也不想一个人回冷冰冰的新丰公寓。但是,今晚吴璇、关宁、唐雨瑶都留宿在这儿,肯定住不下。

“琴姐早把隔壁的两室一厅给打通了。走吧,房间肯定够。最多你和雨瑶住一起。”陆景和宋雨绮一起上楼。十三和配备给方琴的保镖在楼下有住处。

关宁、唐雨瑶、方琴、吴璇都洗过澡换了睡衣、睡袍等在明亮的客厅里。见陆景和宋雨绮进来,都关切的问道,“陆景,情况怎么样?”

“我和雨绮走的时候结果还没出来,我想问题应该不大。否则,急救早就结束。”陆景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将身上的大衣解下来挂在落地衣架上,吐糟道:

“熊玉娇肯定电视剧看多了,居然想着开煤气自杀。嗨。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哦,雨绮,你说远大集团内部乱的很是怎么回事?”

宋雨绮正接过方琴递给她的干毛巾擦头发,她刚才在雨中淋了点雨,道:“苏远的左右臂之一彭子实要远大地产20%的股份,潘婷婷今天中午打电话的时候给我说了,彭子实似乎有点野心,并不仅仅是不服气熊玉娇接管远大集团。”

陆景微微皱眉,沉吟着。

唐雨瑶道:“雨绮姐,彭子实有什么不服气的,远大集团本来就是苏远的资产。苏远死后,熊玉娇接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吴璇笑笑,“雨瑶,要是都你这么想,天下就太平了。”

几人正评论着熊玉娇自杀的事情,陆景接到了熊为明打来的电话,“陆景,又得谢谢你了。玉娇已经醒了,辛亏别墅比较大,一氧化碳的浓度没有那么高。玉娇傻啊,受点气就受不了。我有责任啊。”熊为明有些愧疚的说道。

陆景安慰了熊为明几句,挂了电话。给关宁几人说了熊玉娇的最新情况,笑道:“好了,事情处理完了,你们都睡觉去吧。已经很晚了。”

和几人一一拥抱,互道晚安之后,陆景进浴室洗澡,也准备休息。宋雨绮自然是进了另外一件浴室,这么多,她哪好意思和陆景洗鸳-鸯浴。

“熊玉娇心里太脆弱了。这倒是我疏忽了,我回头去一趟远大集团帮她压阵。”陆景洗完澡,回到关宁的房间里,在被子里和绝色佳人相拥,轻声感叹。

关宁依偎在陆景怀里,柔顺的秀发自然的散落在肩头,秋水似的眸子看着陆景,轻柔的道:“不是她脆弱。陆景,你知道吗,去年七月那天晚上我听到你在宾州失联的消息,我也想过殉情自杀。”

陆景心里猛的一颤,仿佛有一把七弦琴被关宁修长的手指扫过,那激荡的曲调在心里久久的荡漾着而无法宣释,紧紧的抱着花容月貌的关小宁,看着她,想要把她完美精致的容颜铭刻到灵魂里去。

“傻瓜。勒得我喘不过气了。”关宁轻轻的微笑,秋水似的眸子里仿佛荡漾着说不完的情意,颠倒众生的美丽容颜上带着一抹微笑,清纯里带着极致妩媚的风情。

陆景挠挠头,稍稍放松了点。本来今晚他还有“偷香窃玉”、轮番宠爱美人的计划,这时,他只想抱着关宁睡觉。就像是希望几十年后的某一个晚上那样,一起睡去,一起在清晨睁开眼看着彼此,会心一笑,互道早安。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景和关宁两人相拥着迷迷糊糊快要入睡时,陆景的手机忽而响起来。

“景少,听说今晚熊为明的女儿在家里出了事?”电话里江州市委书记、市长周平笑呵呵的说道。周平目前在江州还是一肩挑的状态,市长的人选还没确定。

“周书记,这事怎么传到你哪儿去了。”陆景诧异的道。熊为明都退休了,熊玉娇的事情怎么还有人深夜里给周平念叨。

周平笑道:“非常时刻嘛!”又正色道:“景少,不是有人故意谋害熊玉娇吧?百泰集团那儿…”

周平这句话让陆景悚然而惊。

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正在被调查,违法的证据很是查出了一些。和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密切的一些人是怎么想的呢?襄水市委书记周非放又是怎么想的呢?

陆景明白周平的意思,一旦熊玉娇的事情被定性为有些人的“报复”行为,一些正僵持着的事情就很好操作了。毕竟这种事很犯忌讳。但是…

陆景轻叹口气,道:“周书记,就我第一时间观察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熊玉娇喝醉了之后冲-动性自杀,基本可以排除他人蓄意谋杀的可能。”

周平笑了笑,道:“我知道了。”挂了电话。

陆景思索了一会,苦笑起来。今天晚上怕是难以睡个安稳觉了。周平都知道了,等会估计还会有电话进来。

下着雨,上午时的光线并不是很强烈,屋内开着空调,温暖如春。陆景费力的睁开眼睛。昨晚连接了几个电话,到凌晨才睡着。这会,手机又响了。此时,身边芳踪杳杳,关宁已经起床了。

“陆景,我有件事情要问下你。看在我们交情的份上,能告诉我真实的情况吧!”电话里传来汤开复略显沉重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