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73章 流言、人心

第1173章 流言、人心

“什么事?”陆景睡得还有迷糊,打个哈欠,随口笑问道。

汤开复道:“熊玉娇住到医院的事情现在江州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她,是自杀还是被谋杀?”

陆景一下子清醒过来,想了想,笑道:“世界没那么黑暗吧。她应该是喝酒之后冲-动性自杀。你怎么也卷到这件事里面来了。我昨天一晚上都在和人说这事。”

汤开复听明白陆景的潜台词,显然陆景昨晚在协调一些关系,叹道:“我能不卷进来吗?襄水周书记和我爸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能这么说,足见你把我当朋友。唉,外面的风向,不说了。这件事过去后,我请你喝酒吧!”

放下电话,陆景揉了揉眉心。他不赞同将熊玉娇的事情复杂化。目前的主要精力还是集中在百泰集团身上为宜。不宜高歌猛进。

陆景起床,拉开窗帘,窗外细雨绵绵,清冷无比,繁华的积西镇马路上行人匆匆。

陆景在梳妆台上找到了关宁留下的便签,紫罗兰色,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大懒猪,我上班去了。结尾是一个淡淡的红唇印记。陆景脑子里立即就浮现起关宁犹如一汪清泉沁人心脾的笑靥。

陆景笑着收起来便签纸,出门去洗手间里洗漱。身形火辣的吴璇穿着深蓝色的呢子外套笑吟吟的出现在门口,“雨绮和雨瑶已经去景华研发大厦上班了,你今天是休假还是工作?”

陆景拿着漱口杯道:“吴璇。你今天不上班?”

“工作哪里做的完。在上班和陪你之间,我肯定选择陪你啊。”吴璇走到陆景背后,轻轻的抱住他,将头贴在陆景的背上。

陆景笑着拍拍吴璇丰翘的俏臀,刷牙洗脸完毕,在她脸上吻了一口,白腻的脸蛋香滑无比。吴璇手挡着陆景凑过来的嘴,娇嗔道:“全是牙膏味。”

陆景露出一口白牙,比齐给吴璇看,笑道:“这是健康的味道。”

吴璇吃吃娇笑。一米六七的高佻身材。d罩杯的傲人曲线。穿着深蓝色的外套,气质明丽性感难言。

“熊玉娇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吴璇跟着陆景出了洗手间,一起去书房,“远大集团一些人闹得太不像话了。熊玉娇怕是掌握不了远大集团。要不要我帮你。我这段时间在江州。”

陆景笑道:“等她从医院出来。我再和她谈谈。让她慢慢学吧。苏远的家产是留给她的。又不是留给我的。等百泰集团的事情完了,我要准备去柏斯了。”

吴璇禁不住白了陆景一眼,道:“你想要变成你的还不简单。人财兼收啊。”说着,自己笑起来。

陆景翻翻白眼,到书房里打开笔记本电脑,准备简单的浏览下今天的事务。他每天都需要花费三个小时的时间来处理和华的事务。现在他的秘书组里还没人能和丁灵、何梦瑶一样能代他处理邮件。

吴璇给陆景倒了一杯温水,“琴姐还在给你熬粥,一会就好。”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陆景身边,看他处理邮件,不时的出着主意,和陆景讨论两句。

没一会,穿着水蓝色毛衣、白色的修身铅笔裤愈发显得身材曼妙明艳动人的方琴走到书房门口温婉的说道:“小景,吴璇,早饭好了。”

陆景抬头对温婉娴静的方琴笑了笑,“琴姐,我这就来。”对她这居家女人成熟美艳的风情他毫无抵抗力。

作为江州最高档的俱乐部,王朝俱乐部号称汇聚楚北权贵。里面各种设施极为齐全。提供图书馆、桑拿房、美容沙龙、多功能厅、棋牌室、壁球室、会议室、诊所、酒吧、咖啡厅、餐厅、高尔夫模拟器等等设施。

酒吧vip室中,胡兴流焦灼不安的看看腕表。

作为百泰集团的最深高管,在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因为高逸投机江州房地产失败之后,总部派出了得力大将前来接手烂摊子。而他作为熟悉楚北形势的高管,继续留在江州分公司担任副总。

“咯吱---!”轻响一声,厚重的实木门被推开,一名中年男子走进来。

来的人是楚北省委副书记李学平的秘书马味。胡兴流忙站起来,脸上露出个真诚的笑容,“马秘书,你来了。我让他们上酒。”

马味笑呵呵的摆摆手,“老胡,不用了,说几句话我就走。”

胡兴流心里暗道不好,道:“马秘书,江州现在的流言都是假的,熊玉娇的事情和百泰集团没有半分关系。”

马味笑了笑,道:“老胡,我相信你,但是,省里的大佬们相信吗?”从口袋拿出一张卡放在桌上,轻轻的推到胡兴流面前,摇摇头,“百泰集团的事情,我无能为力。”

胡兴流急道:“这…,马秘书,不是说陆景都说了是冲动性自杀吗?警方调查后也认可这个结论。”他还有渠道知道江州的一些事情。

马味笑笑,意味深长的道:“老胡,百泰集团的名声实在是…,苏远前车之鉴不远啊。人心呐…”

马味走了快十分钟,胡兴流才回过神来,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完了,长叹口气,恨声道:“这tm叫什么事儿。高子远你这个坑人的狗东西。”

楚北省委党校西门外不远有一家挺精致的茶餐厅,二层的建筑,装修颇为雅致,各种情侣包厢座,很适合谈话。也吸引着附近楚北美术学院的学生来用餐。

“陆景,我又欠你一个人情了。”进了包厢,熊玉娇将外套脱下来,放在椅背上。意气消沉的说道。从医院出来,一直都住在婆婆家这里,顺便照顾儿子。

陆景点了两份套餐,将眼神控制不住往熊玉娇身上丢的服务员打发走,笑了笑,喝了口水,道:“远大集团的事情是我疏忽了,你打算怎么办?”

熊玉娇双手捂着水杯,低头道:“丢给彭子实吧,反正我都让潘婷婷批准了他的股份激励计划了。”

陆景摇摇头。道:“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20亿的资产已经冻结。过段时间就会进入转让流程。我认为远大地产来接手比较好。苏远用命换来的。旁人也说不出闲话。你忍心苏远用命换来的东西给彭子实攫取?”

熊玉娇抬起头,看着陆景平静的脸庞,心里忽而升起了些勇气,道:“可是我都批准了年后给他20%的股权?”

陆景笑了笑。反问道:“谁说转让的股份不能再收回来?”

熊玉娇一愣。是啊。在陆景面前。彭子实算什么东西。分分秒就压死他。精神稍稍振奋,“我,我听你的。”她内心里也希望守住丈夫的遗产传给儿子。

这时。服务员送了套餐上来,香气四溢。陆景做个手势,笑道:“先吃饭吧。边吃边说。”

熊玉娇嗯了一声,娇手挽了挽长发,如同西子捧心般手隔在领口处,小口吃着饭,娇美柔弱。

陆景拿筷子扒拉了两口饭,又喝了口乌鸡汤,道:“我后天去西澳洲的柏斯。明天上午我和雨绮陪你去参加远大集团的早会。你下午去上班通知远大集团的高管、中层经理全部到会。”

熊玉娇点点头,欲言又止,犹豫了会还是道:“陆景,谢谢!”

陆景就笑,“不客气。人情欠多就无所谓了,不是?不要压力。反正,我也不能让你还条命给我。”

熊玉娇被陆景说得扭开头看向包厢外,嘴角浮起一缕轻笑。自杀未遂后的阴云像被阳光驱散了一样。心情前所未有的开朗。

忽而,想起自杀之前鬼使神差的给陆景打了电话,否则这时候自己已经死了。算起来,真欠了他一条命。

吃着饭,陆景随意的问着熊玉娇对企业管理的认识。熊玉娇羞赫的道:“我上学学的东西都忘的差不多了。”

嫁给苏远之后,她基本上是全职太太。

陆景心道:我早知道如此,沉吟着,道:“这样吧,我给你开个书单。你尽量在三个月的时间通读完。企业管理上的事情,你自己结合实际慢慢摸索吧!成长只能靠自己。”

熊玉娇诧异的看着陆景:“你会开书单?哦,看我…”熊玉娇拍拍额头,娇美的笑起来。

想想看,陆景能打拼出景华这么大的事业,又怎么会是心思都在美女身上的人。

陆景额头上浮起一根黑线。熊玉娇的潜台词他哪会听不懂,搞半天,熊玉娇认为他是个二代纨绔。

熊玉娇也觉得不好意思,毕竟陆景是在帮她,补救道:“陆景,我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你吗?”

“发邮件给我吧,我平常可能会比较忙。”陆景说道,“我会推荐一个助手给你,彭子实你想我怎么处理?”

一听彭子实的名字,熊玉娇脸色露出煞气,道:“如果有人能接他的位置,我想开除他。”

陆景笑笑,拿纸巾擦着嘴,道:“我给你说个故事吧。某地官场上有甲乙两个对手。两人关系是不死不休。某年,甲荣升副局长,乙因故被开除公职,生计堪忧。后来,甲局长借‘阳光送温暖’活动的风,帮乙安排了一个早点摊的位置。”

熊玉娇讶然的道:“甲局长这么高尚?一笑泯恩仇啊!”

陆景就笑,“我的故事还没说完。每天早上乙在寒风中卖早点的时候,甲局长都会过去买早点,说:乙科长,来份小笼包。这个习惯,十年寒暑,从未间断。”

熊玉娇“扑哧”笑出声来,“甲局长挺有意思的啊。”只是,看到陆景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反而意有所指,随即回过味来,心里悚然而惊,明白了陆景要说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