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74章 解雇

第1174章 解雇

“可是,我做不到啊。”想了一会,熊玉娇无奈的道:“我看到彭子实那张脸就觉得恶心。”

她的性子根本就不可能把一个人“踩”十年。

陆景笑了笑,道:“随你吧。其实,以你的身份,只要你表露出疏远彭子实的意愿,远大集团大把的人会踩他。”

熊玉娇想了想,好奇的道:“这就是驭下之术吧?”她到底是出身政治家庭,这些事情,一点就透。

陆景微微一笑,道:“你自己琢磨。”

吃过饭,和陆景道别,目送他坐车离开后,熊玉娇缓步往省委党校里走去,琢磨着,给潘婷婷打了个电话,“婷婷,我下午去公司,你帮我通知下,明天早上集团开大会。所有管理人员都要到会。”

“彭总,总办那边通知明天上午九点开会。”助理走进远大地产总经理办公室通知道。

“我知道了。开会无非就是汇报下结果。”彭子实笑着挥手示意助理可以出去了。

他最近春风得意,拿到远大地产20%的股权,只等在年后就可以生效,他瞬间由打工的金领变成了小boss。10亿的身家啊。

“听说自杀未遂的人很脆弱,要不要乘虚而入呢。”彭子实走到窗边,看着远处一片寂静的汉生软件园,得意万分。

等远大地产开发完会扬地块,汉生软件园也可以换个用途开发了。自己给熊玉娇赚这么多钱。她不需要表示下吗?

想起成熟明艳、身材丰腴性感的熊玉娇,彭子实下面有些激动。要是能把这个美人压在身下蹂-躏会是多么的爽啊。

南非,某座矿山的管理办公室里,一名气度沉稳的中年男子接到来自国内的电话。

片刻后,放下电话,中年男子放声大笑,全无沉稳的迹象,“哈哈,劳资终于可以回国了!再见,南非。再见。非洲。”

香港gi保安公司大楼级别最高的地下会议室里。七八名gi保安公司的主管依次坐在会议桌边,收胸挺腰,坐姿极其端正。

主持会议的是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白白净净。带着眼镜。笑的时候露出一排白色的牙齿。“上面的命令:保护一名曾经的商业间谍。他即将前往江州任职,有可能在未来受到某个未知财团攻击。

这次是a级任务。我们需要派出一个4人精英团队。以后每年的经费是1亿美元还是2亿美元就看这次争取的结果。大家务必用心!”

“yes,sir!”几名主管轰然喊道。士气高涨。

12月初,江州从连绵的阴雨天气解脱出来,难得的露出和熙的阳光笑脸。

“江州有个说法,说远大大厦顶层是观赏江州夜景最佳地点,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陆景看着窗外的白云,回头笑着对熊玉娇、潘婷婷说道。

身边宋雨绮好笑的道:“你以前想来也来不了吧?”

熊玉娇俏丽的站在办公桌边整理着资料,闻言笑道:“陆景,宋学姐,你们以后想来的话,我这里的办公室随时对你们开放。”

潘婷婷也附和道:“是啊。你们想看的随时可以来。”

面对陆景、宋雨绮还有些放不开,之前可是一直都是敌对状态,但是,丈夫孟汉生的大仇是陆景帮忙报的,再加上好友熊玉娇对陆景的态度,她继续仇视陆景没有任何意义。

陆景笑着点头,“以后有机会肯定来。牧高山,你觉得江州的风景如何?”陆景问站在在一旁的牧高山。

从南非某个矿场回国的牧高山恭敬的道:“陆先生,风景如画。”他在南非吃足了苦头。没想到陆景居然又肯用他。从蛮荒世界重回现代文明社会,说起来都是泪啊。

陆景呵呵一笑,牧高山这句话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

熊玉娇看了看手表,道:“到时间了,我们去楼下48楼的大会议室吧。”

远大大厦一共49层,是汉北区的地标性建筑。48层的大会议室是远大集团整个集团开会时使用的会议室。足以容纳200人。由于熊玉娇通知的比较急,今天到会的管理人员只有80多人。

不少人都看到了主席台上熊玉娇身边坐着三名容貌陌生的人,一看就知道不是远大集团的高管。

“靠,不是吧,那不是景华的宋助理吗?我在市政府的一个酒会上远远的见过一次。”

“嘿嘿,今天有好戏看了。彭总还没来吧。熊总自杀一回没成功,居然扛着大旗了。”

“彭总拿着20%的股份,进攻可,退可守,有什么好戏可看?”

“真幼稚。你不知道景华在江州的影响力吗?宋助理基本上就是陆景的代言人。今天她在这儿,你觉得彭总能拿到20%的股权?”

“不对啊,你们看宋助理和那个男人说话的神情,我草,今天乐子大了,景华那位爷真身前来了。”

一帮低声议论的人都笑起来,“老刘,最近清宫剧看多了吧。还爷呢!”

远大集团高层的变动实则和他们这些中层人员没有太大的关系。是以,大家都很轻松。

“时间到了,开始吧。”熊玉娇敲敲话筒,开始宣布今年的员工配股计划。这是苏远在的时候推动的事情。

一名高管站起来提醒道:“熊总,彭总还没到。”

熊玉娇脸上怒容一闪而过,道:“我们不用等他。”

宋雨绮建议道:“玉娇,开除他。”

熊玉娇听的一愣。今天有陆景、宋雨绮坐镇,她确实打算开除彭子实,但是这么快就举起“屠刀”大杀一片,她还没适应过来。

宋雨绮说话的时候,打开了面前的麦克风,整个会议室的人听的一清二楚。顿时,会议室里响起了嗡嗡的声音。正站起来的那名高管脑子一片空白。

熊玉娇出身官宦家庭,很快就明白宋雨绮的意思,这名高管站起来公开为彭子实说话,铁定是死党。本来就是要清晰彭子实的势力。实在没必要留情,暗中咬咬牙,道:“秦主管,你被解雇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会议室了。”

“熊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做错什么了让你解雇我。就凭别人的一句话。”秦主管愤然的指着熊玉娇。大声道。试图引起远大集团经理们的共鸣。

熊玉娇只是性子弱,但是再性子弱的人面临着丈夫的基业被夺的情况都会反击,更何况陆景和宋雨绮就坐在一旁。当即态度强硬的道:“不为什么。就因为我需要解雇你。你可以走了。”

秦主管愣住。这理由太霸道了。

“啪-啪-啪!”

几声掌声将会议室里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门口,彭子实脸带讥诮的站在会议室门口,“熊总好大的威风啊,随便开除一名高管,这让下面的兄弟怎么做事?还讲不讲规矩。”

彭子实作为苏远的左膀右臂,在远大集团内部的威望很高,这段话立刻引起大部分与会者的共鸣。

彭子实从会议室门口缓缓的走进来。有名管销售的经理道:“彭总,你带我们单干吧,远大集团已经没有前途了,迟早是死。”立时,又有几名经理高声附和。

主席台上,陆景摇摇头,叹道:“远大集团内部的矛盾果然丛丛。人心思去。”见熊玉娇担忧的看过来,道:“继续强硬下去。所有后果我来承担。”

熊玉娇点点头,放下心,轻轻的敲敲了话筒,道:“想要离职的职员,现在可以向我递交辞职信,我会批准。口头辞职也算,婷婷,你来做记录。”她原本在大学时担任过院学生会的主席,对大场面并不怯场。

会场里一片哗然,80多人议论纷纷的声音让会场里嗡嗡响,“熊总态度真是强硬啊。怎么回事啊。”

并不是每个人都认识宋雨绮。至于陆景,他从不出现在媒体镜头前,没有和他接触过的人根本就不认识他。

“现在谁辞职谁傻逼。熊总敢这么强硬,肯定有后手。”

鼓噪着要单干的一批人这时都看向彭子实。彭子实已经走近,看到了主席台前的陆景,宋雨绮。他不认识陆景,但是认识宋雨绮,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他想起了江州曾经传言景华会支持远大集团的传言。

会议室里慢慢的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上前辞职。

熊玉娇环视着四周,心里忽而升起了一缕快意,她接手远大集团这段时间来,完全陷入人事泥潭,下面的人做事阳奉阴违。现在,她下定决心推到重建整个人事体系,这帮人反而不敢违背她的权威了。

“我现在宣布新的人事任命,任命牧高山为远大地产总经理。彭子实,你被解雇了。”熊玉娇站起来,冷眼俯视着会议室的远大集团之源,傲然的宣布。

恍然间,她又回到大学时代,父亲担任襄水市委书记时,她在大学里那种指点江山,意气飞扬的感觉。

“什么?”彭子实也不顾的推测宋雨绮的反应,难以置信的道:“熊玉娇,你疯了。你把我解雇,信不信明天你的电话就会被远大地产的债主打爆。”

远大地产的十几名经理都是冷笑的看着熊玉娇。彭子实在远大地产经营了很久,上上下下全是他的人。

会议室的众多经理也都看着熊玉娇。远大地产目前是远大集团的支柱公司,如果远大地产崩盘,大家的饭碗就算是砸了。这么搞,真的得考虑辞职的事情了。

熊玉娇本来想说:这不要你管。话到嘴边却是想起,现在不是使性子的时候,正踌躇着。宋雨绮递了一张纸条给熊玉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