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76章 收获

第1176章 收获

云春。

忙碌了一天的方慧敏驾车返回家中,疲倦的歪在客厅沙发上,也懒得开灯。最近她心力憔悴的在云春这边活动着。云春市里有声音要查一查她。

要不是有明雪从陆景那儿要来的保证,她只怕会精神崩溃。

“啪-!”方慧敏拿起暗红色茶几上精巧的登喜路女士专用打火机点了细长的香烟,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烟头在黑暗中的客厅散发着红光.

“叮---”手机铃声响起。方慧敏揉揉眉心,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接了电话。

“姑姑,你,最近还好吧?”电话里明雪轻声问道。

方慧敏没好气的道:“能怎么好?我暂时还死不了。市里的首富刘元卫已经被关进去。祁复生吓得跑路了。你五爷是死的早,不然我看也悬得很。”

明雪听得心里一沉,看样子,云春那边的情况很紧急,沉吟着,问道:“姑姑,怎么会这样?不是在清算江州房价上涨的事情吗?”

她虽然在京城读研究生,但是,她的身份依旧是陆景的助理,在景华内部的权限依旧保留着。她的邮箱中会接收到抄送给她的邮件。有些事情不难推测。

方慧敏冷笑几声,道:“哪有那么简单。这事复杂着呢。”

这场风暴,因素至少有三个。第一,文舟炒房团来江州炒房的时候,江州有些人是关照过的,襄水那边是配合炒作过的。

第二,熊为明的女婿苏远被杀。楚北、江州上上下下对百泰集团多少都有些意见。苏远可是楚北省的明星企业家。更离谱的是,熊为明的女儿熊玉娇在不久前据谣传差点被百泰集团谋杀在别墅里。

和百泰集团来往密切的一些人现在处境十分被动。

第三。谢泽华当年在云春被诬蔑进了监狱,差点就成为了冤案。谢泽华如今高升到省里担任常委副省长。他本人在云春时不好做的、不好查的一些人和事,现在自然有人帮他办。一些虾虾米米遭殃久免不了。

明雪有些紧张,道:“姑姑,要不我再给陆景打个电话?”

“傻丫头!”方慧敏心里升起些温暖的感觉,“陆景是什么样的人,他说的话肯定得算数。我自己先挣扎着吧。”

想想也是,但明雪还是有些担心方慧敏,提议道:“姑姑,你和周书记打个电话吧。让他帮你说句话。”

她姑姑和襄水市委书记周非放关系密切。周非放可是从云春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升迁去的襄水。

方慧敏苦笑,道:“他?他现在自身都难保。”这次风暴的中心就在周非放那里。据说,他在襄水和百泰集团走的很近,襄水市长孙雄志和他不大对付。

明雪讶然的道:“啊…?这是…”

这个消息真是难以置信。襄水暗流涌动的时候,自己是担心姑姑被牵连给陆景说了一声——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事还少么。没想到到事情严重到这种程度。要保住姑姑压力可想而知,陆景答应自己的时候预估到情况会这样吗?

方慧敏轻叹口气道:“要是没熊玉娇那档子事,情况也不会严重到这种程度。现在,唉…。不说了。”吸口烟,把手里的香烟灭了,神情略有些轻松的道:“这样也好吧。唉…,我早就累了。有景华做后盾,何必给人当情人。这次要是能过了这一关,我这辈子也算是跳脱出来。平安落地。”

想想也是,明雪轻柔的道:“姑姑。你这样想就好啊。”安慰了方慧敏一会,挂了电话。明雪看着手机,调出陆景的手机号码,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打出去。

南阳街尽头与贯穿新月湖蜿蜒的湖心路相连的地方是一家不起眼的酒馆。午后和熙的阳光落在酒馆门前。大厅里,三名中年男子相对而坐。

八仙桌上放着一壶酒,几碟小菜。大瓷碗装的黄酒放在三人面前。

“以前南阳街没这么繁华啊,每次来南阳街的感触都不同。”孙雄志看着门外川流不息的车辆,笑着感叹。

黄致远嘿嘿一笑,却不说话,惬意的喝着自酿的黄酒。

“老黄,你这酒瘾要戒掉。”谢泽华规劝道,“你前两天才进的医院。”黄致远现在形象没有以前那么落魄,穿着干净陈旧的中山装,但越发显得苍老了。

黄致远笑道:“老谢,人生就这点乐趣,戒了还有什么意思。你还是先恭喜孙市长吧。”

陆景在江州的时候协调了江州干部的声音,没有在熊为明女儿的事情上落井下石。留了这一线余地,恰恰就是让襄水市市长孙雄志担任市委书记一职顺理成章。

孙雄志笑了笑,他上午才向省委书记汤书记汇报了襄水市保障房的建设工作,“黄老师,谢省长的邀请你可以考虑下。和华这里的工作可以兼顾嘛!”

谢泽华今天是来邀请黄致远当智囊。他中午和谢泽华吃过饭,正好一起过来。

黄致远磕着花生米,狡黠的笑道:“嘿,老谢,你请我出山帮忙怎么都得先请我吃顿饭啊!”

谢泽华笑道:“你答应下来,还怕我不请你吃饭?我就住在北湖那里。二十几分钟的车程。就怕你文人脾气发作,现在不肯上门。”

黄致远哈哈笑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你都是常委副省长了,我还傲气个屁啊。”

这话让谢泽华、孙雄志都大笑起来:黄致远是性情中人。三人一起拿起碗喝酒。

陆景在香港停留了三天,便转飞柏斯。国内还是寒冬的时候,柏斯这里已经步入夏季。高楼林立的市中心极其繁华。人流不息。依稀可以让人感受因为全球铁矿石涨价让柏斯兴盛起来的活力。

和华柏斯办事处的办公地点位于距离五星级lidor酒店十分钟车程的甲级写字楼12层中,视野开阔。夕阳下的海景壮观而美丽。金黄色的夕阳在海边拖出长长的、绚丽的光影。

“在江州忙些什么呀?让我望眼欲穿!”陈笑穿着精美的黑色连衣裙,娇小玲珑。身材凸凹有致,头发盘起来,有着典雅的职场丽人气质,又有着轻熟的女人风情。

“苏远给高子远干掉了,我一直在善后。顺便捞点好处。”陆景拥着陈笑,在落地窗前看着夕阳。

陈笑讶然的扭头看向陆景,耳垂上的银月耳坠晃动着,轻笑道:“你不是把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20亿的资产给熊玉娇了吗?谢平秋在交州那5个亿的资产,你还看不上吧?”

陆景抚着陈笑精致小巧的瓜子脸庞边的秀发。笑道:“那算什么好处。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被打掉只是小事。经济利益从来都是政治利益的延续。孙雄志即将成为省委常委、襄水市委书记。另外我还拿到了熊为明的人情,这对我哥很重要。”

陈笑仰着头,明眸亮晶晶的娇笑道:“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高屋建瓴啊?我们只是商人呢。”

陆景笑着拍拍陈笑弹力十足的迷人小翘臀,道:“笑我啊?问题是,经济和政治哪里能分家?”

陈笑妩媚的呻-吟了一声,惬意的眯起美丽的大眼睛,眯得像月牙一样,陆景的手已经摸到了她裙子里,“陆景。我们与高家交恶,你不怕高家在商业上狙击我们吗?和华的实力相比于高家依旧弱小了些。他们和三井本来就有联系。”

高子远和长井静香就有联系,一起在汉城那里狙击和华收购现代汽车。

陆景笑了笑,手摸着陈笑嫩滑如玉的臀瓣。道:“怕倒说不上,最多有点担心而已。高家的资本力量确实比我们强大。但是,笑笑。和华想要变得强大,必定会触犯其他利益集团的利益。较量是再所难免的事情。就像我们现在开采铁矿石。不也触犯了日系财团的利益吗?他们只怕正在酝酿涨价,万一我们的铁矿石装船运送回国。他们的涨价计划就会破产。”

陈笑软软的靠在陆景怀里,道:“那我们要追加投资尽早出产铁矿石吗?”

陆景就笑,“欲速则不达。慢慢来吧!我们明天去矿区视察。”说着,低头看到陈笑眼眸里的湿润,吻了吻陈笑的柔唇,轻声道:“去办公桌那儿趴着。”

陈笑犹豫着,娇软的道:“晓玉待会会进来的。”好久没见陆景,她也强烈的渴望着他进来。

“你让她安排下我们明天去矿区的事情。”陆景出了个主意,与陈笑一起走到宽大的办公桌边,温柔的掀起她的连衣裙…

夕阳透过落地窗进来。金黄色的色彩将现代气息十足的办公室染得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办公桌边,一对男女抵死缠-绵着,享受着彼此带来的快乐,释放着相思…

陆景和陈笑从和华位于皮尔巴拉矿区的矿山返回柏斯时已经是三天之后。奔驰suv行驶在回柏斯的高速公路上,乡野风情在蓝天白云下充满了异国的情调。

陈笑开着车,墨镜架在她精致小巧的鼻梁上,微笑道:“陆景,感觉怎么样?柏斯这里就景色最让我满意了。平常说话的人都少。”

副驾驶座上的苏晓玉秀美的轻笑道:“陈总,我不是陪天天陪你说话吗?”大眼睛从后视镜里偷偷的瞄了眼陆景,心里酥酥麻麻的。

“哈哈。”坐在后排的陆景和墨静雯都笑起来。

这时,陆景已经开通漫游业务的手机响起来。电话里,汤开复叹道:“陆景,周非放将会调任西北。嗨,多谢你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