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77章 闲暇时光

第1177章 闲暇时光

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牵连的案件12月中旬在江州逐渐的落幕,几名和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来往密切的干部受到了法律制裁。

江州很多民间评论家大跌眼镜,完全没有猜想中的疾风骤雨。一切都围绕在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身上。其余种种如同小说中波澜壮阔的剧情并没有上演。

周二上午,苏绍钧拿着《关于推进城乡结合部高速发展的几点意见》的文件进了里间的办公室,“省长,昨天下午的会议结果报上来了。”将文件轻轻的放在办公桌上。

谢泽华点点头,放下手里的钢笔,道:“周书记还在江州?”

苏绍钧一愣,不明白谢省长什么意思,答道:“昨天下午周书记到省里来参加一个会议,今天应该还在江州。我问问?”

谢泽华琢磨了一下,摆摆手,“不用了。”说着,拿起文件翻阅起来。

苏绍钧沉吟了下,道:“省长,最近大院里有不少关于李书记的流言,好像,熊老书记昨天上午在老干局那边指桑骂槐的说了一通李书记在江州不作为的话。熊老书记的女婿、女儿…”

谢泽华皱了皱眉,很快,眉头又舒展开,批评道:“绍钧,要不信谣,不传谣。”其实,熊为明的用意,他大致也猜得到。熊为明这是要警告那些打他女儿主意的人。毕竟,这一次是自杀未遂,下一次没准就是他杀。

苏绍钧脸色讪讪,悄然的退了出去。坐到办公桌上,泡了杯茶,有滋有味的品了品,继续工作。

挨批评是工作的常态,只是要分清楚。哪些批评可以挨,哪些批评不能挨。他肯定是要把大院最近的动态告诉谢省长的。据说,熊老书记对李学平副书记很有意见。大概,也是借题发挥吧。

轻轻的合上文件,一个小时不知不觉的过去,谢泽华想了想,拨了周非放的电话,“周书记,出来坐坐?”

周非放戴着厚厚的玻璃眼镜,穿着黑色的大衣在徐华路丽都酒店服务员的带领下前往5楼餐厅。谢泽华已经等在精美奢华的餐厅中。

谢泽华和周非放没搭班子有两年了,曾经磨合出来的默契已经消失大半。一顿饭没怎么说话,默默的喝着酒。

周非放没想到谢泽华会在他离开江州前夕请他吃饭,这点令他很意外。这似乎是陆江的作风:讲原则,但又充满了人情味。谢泽华身上有很明显的陆氏风格。可惜,他一直没能和陆江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强力人物共事过。

想起陆江,不由的又想起他的弟弟陆景。似乎,这次正是因为他的“说明”,排除了熊玉娇是被谋杀的可能,这样自己才避免了最差的结果。

陆景这么做,或许是手下留情,也或许是出于某种政治操守。只是,由此可以窥见其兄长的风采一二。

一顿饭结束。谢泽华和周非放握了握手,很有力,“书记,保重。”周非放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和他没关系,但是说出来就显得幼稚了。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政治,只看结果。

周非放点了点头,艰涩的笑了笑,道:“你还是你,我已经不是我。市长,保重!”

一声市长将谢泽华的记忆拉回了云春的峥嵘岁月。看着挂着襄水市牌照的黑色奥迪a8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中,谢泽华心里怅然,默默无语的转身坐进车里。

江州的事情基本算是了解。陆景在柏斯的日子并不算繁忙。周三,他亲自批准了wts公司收购一家在澳大利亚上市名叫克吉姆斯矿业的铁矿石企业。

wts公司将会通过克吉姆斯矿业来向澳洲的投资者进行融资,共同开发目前正在开采的一个矿场。这会大大的加快矿场的建成速度。

陆景心里还是愿意澳洲这里的铁矿石尽快装船。下面提出了解决办法,他当然不会再建议慢慢来。

天晴如洗。白色的兰博基尼跑车缓缓的停在柏斯国际大学充满了学院风的校舍外。常青藤爬满校舍的墙壁,青青绿绿,不时的有充满活力的大学骑车回宿舍。陆景和陈笑、苏晓玉一起在柏斯国际大学的校园里漫步。

见陆景东张西望在人群里扫描,陈笑笑着掐了他一把,道:“你在期待和谁相遇啊?”她跟着陆景这么多年,对他的一些细节习惯很了解。

陆景讪讪一笑,轻轻的摸了摸陈笑的头发,注目着一名漂亮的长腿女孩远去,叹口气道:“想要碰到一个朋友,大概是碰不到了。”

王灿给他说,李菲菲在柏斯国际大学里学习。他嘴上说不介意,但是在柏斯呆了一周之后,鬼使神差的还是在周末来柏斯国际大学逛逛。期待着不期而遇。

陈笑这几天给陆景滋润的光彩四溢,1米62的身材娇小玲珑,曲线起伏,女人味十足,妩媚的翘起嘴角,问道:“是女孩子吧?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给柏斯国际大学的校董史密斯,让他给查下联系电话?”

“咳-咳-,这就不用了。走吧,回去了。”陆景摸摸鼻子,他要是傻了才会答应。陈笑明显在说反话。

苏晓玉禁不住偏头看向校园里人工湖,轻轻的笑起来,心里又有些幽怨的情绪升起来。

走了没一会,陆景却是突然接到明雪的电话,诧异的道:“明雪?你有事找我?”

平常明雪偶尔也会打电话和他闲扯几句,但是在国外的时候,明雪很少打电话给他。

明雪沉吟了会,真诚的道:“陆景,我姑姑的事情谢谢你了。”她姑姑只判了缓刑。已经确定在这次风波中过关。

陆景就笑,“不用给我发好人卡了吧!要是收集一套好人卡可以实现我一个愿望,我倒是不介意。问题是不能啊。”

明雪脸上露出一个明媚的浅笑,似乎陆景总有这样的魅力,将很重的话题,说的很轻松,“真是让我诧异。你有什么愿望不能实现的?”

感觉到电话对面的明雪恢复正常,陆景笑道:“我又不是神,我不能实现的愿望海了去。”

和明雪说笑几句,挂了电话。陆景与陈笑、苏晓玉坐车返回lidor海边别墅。位于日落海岸的lidor海边别墅区是一片欧式别墅群落,白木栅栏,尖耸的褐红色屋顶,青绿草坪,充满异国情调。

陈笑的别墅是30号别墅,三层楼的小别墅,房间有十几个。苏晓玉和陈笑住在一起,平时下班后两人会凑一起说话。陈笑安排唐雨瑶和墨静雯住在了这里。陆景和唐雨瑶的关系,她怎么会不知道。晚餐是别墅区的厨师团队专门过来烹制。陆景打电话让还在办公室加班的唐雨瑶和墨静雯回来吃饭。

清冷的别墅多了陆景三人之后,热闹了不少。吃过晚饭后,五人一起在二楼的放映室里看《加勒比海盗》。2个多小时的大片看下来,已经是深夜十点多。

互道晚安之后,陆景打了几个电话,穿着睡袍去客厅里倒水喝。刚打开门,就看到苏晓玉俏生生的站在他门口,惊讶的道:“晓玉,你还没睡?”

随即,陆景意识到说错话了。深夜里,娟秀漂亮的娇小美女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这意味着什么还用说吗?

苏晓玉低头看着脚尖,小声道:“我正在想要不要进去找你。”

陆景犹豫了下,伸手摸了摸苏晓玉的马尾辫,轻声道:“晓玉,进来吧。”

苏晓玉一愣,羞涩又欢喜的跟着陆景进到房间里。房间里,温馨的台灯亮着,屋内的光线有些幽暗。陆景转身关上门,扶着苏晓玉的香肩,凝望着她的大眼睛,道:“晓玉,现在后悔吗?”

苏晓玉1米56的身高比陈笑还显得娇小,但是身材很是有料,前凸后翘。穿着粉色的睡衣,雪白的肌肤在领口微露,睡衣胸前高高的顶起。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清香,简单的打扮过。这会儿仰头看着陆景,幽怨的道:“不后悔。”

陆景摇摇头,道:“你傻啊。坐吧,我们说会话。随便聊。”这几天他都没和苏晓玉单独相处过。在心里,他更愿意把苏晓玉当朋友。但是,在汉城那里他在苏晓玉小嘴里释放过两次。朋友和情人的界线已经很模糊。

“哦。”和苏晓玉坐着窗前的小桌边随意的聊了一会,陆景出去倒了两杯水进来,一边喝一边聊着苏晓玉在珀斯这里的生活、工作。窗外的夜景静谧。

忽而,陆景感觉到脚背上被一只小脚踩住,扭头见苏晓玉小小的俏脸上浮起绯红,俏丽而婉约的看着自己,禁不住笑道:“晓玉,你现在满脑子少儿禁止的念头啊。”

苏晓玉给陆景说的扑哧一笑,娇羞的情绪也冲淡不好,道:“我就想着少儿禁止的事了。”小脚再踩了踩陆景。喜欢的男人就在眼前,又是深夜在他的房间里独处,气氛如此的融洽,她能没有期待的心思吗?

陆景笑着摇摇头,站起来,轻轻的抱了抱苏晓玉,道:“晓玉,晚安!”他更喜欢以这种状态和苏晓玉相处。或许,以后他会留苏晓玉在他房间里过夜,但不是今晚。

“晚安!”苏晓玉娇俏白了陆景一眼,又紧紧的抱着陆景,深深吸口气,轻声道:“陆景,我一晚上都会想你的。”

陆景笑了笑,拍拍苏晓玉丰润的俏臀,送她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