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78章 报纸被查

第1178章 报纸被查

就在陆景去珀斯视察铁矿石开采情况时,苏远的死,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平复。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熊玉娇在陆景的支持下,重掌远大集团,在摸索中将远大集团带向前方。随着交州那里对谢平秋集团的宣判,这件事彻底告一段落。

但是,事情的余波并没有消散。不说楚北政坛的动荡,仅仅是高家掌控的百泰集团在江州分公司身上损失了20亿元的资产就让高家内部震动。约合2.4亿美元的亏损让百泰集团上下暗恨不已。

12月17日,黄海的街头到处可见穿着厚厚棉衣的行人。圣诞节将近,节日的气氛也在各大商场、饭店的促销活动、圣诞装饰的标语中给烘托出来。

将晚时分,淡淡的寒风吹拂着黄海这座海滨城市。几辆豪车组成的车队从秋阳路的香樟树餐厅离开,缓缓的停在了群英路的踏雪ktv楼前。

踏雪ktv或许不是黄海市内装饰最豪华的ktv,但是其歌曲的总库存数量、更新速度绝对是黄海市内最快的,再加上一流的音效设备,因而吸引了黄海市内大批的新潮男女前来消费。

“让我们欢迎今天的寿星先来给大家唱一首《卡萨布兰卡》开始今晚的狂欢。”进了金属质感的豪华包厢,一名包子脸的黄衣女孩坐到点歌台前,大声叫道。

进来的十几个男女兴奋的附和。唐诗经坐在包厢一角,微笑着看着人群中被簇拥着的穿着鹅黄-色公主裙的崔横波:她的小跟班长大了。

“横波今天很开心。”崔七月拿了一瓶矿泉水给唐诗经,坐下来笑着指指正在被崔横波朋友起哄的裴吴越。道:“难为吴越了。平常都没见他这么能闹。啧啧,这小子装得真像。”

唐诗经穿着剪裁得体的蓝色皮质古驰秋冬系列连衣裙。华丽而大气,与她修长的身材、冷艳的气质相得益彰。浅笑道:“他们俩年底就要结婚了。吴越人很不错,横波以后应该很幸福。七月,你的婚事也快了吧?你前段时间去交州见准岳父岳母感觉如何?。”

“嗨,就那样。诗经,你知道我和张静云不来电。”崔七月脸上浮起苦笑。他喜欢的是唐诗经。唐诗经知道这一点,还这样问他:抱得美人归的概率又降低了不少。

唐诗经轻轻的一笑,成熟的女人韵味就溢了出来,道:“你啊,不肯放下身段来培养感情那有什么办法?我看静云对你还是很不错的。她还特意到黄海大学来读研究生。”

“…”崔七月无奈的喝着矿泉水。包厢里歌声回荡。被深爱的女人劝说去和其她的女人在一起,这滋味实在是…

“七月,你今天不在诗经面前一展歌喉?”高修平拿着一瓶啤酒笑着坐过来。

崔七月笑道:“算了。今天是横波的生日,我就不抢寿星的风头了。”

唐诗经笑了笑,道:“你不唱,我去唱了。琪琪,帮我点一首twins的《下一站天后》。”高修平是有话想和崔七月说。

点歌座位前坐着的牛仔裤俏丽女孩应道:“好的,诗经姐。”

看着唐诗经曼妙的身姿,腰细臀翘。曲线性感难言,崔七月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高修平笑着拍拍崔七月的肩膀,“七月,爱情这东西讲缘分。”

崔七月点点头。开了一瓶啤酒,和高修平碰了碰,一口喝下。酒入愁肠。

唐诗经要唱歌,作为大姐大。一群男女其他的歌曲自然靠后。趁着唐诗经清润的歌声响起前,高修平道:“七月。和你说点事。”见崔七月看着唐诗经,轻轻点头,道:“平商集团有没有兴趣入股百泰集团。”

崔七月目光顿时从唐诗经身上收回,讶然的道:“你居然舍得出让百泰集团的股份,现在房地产形势有多么好,难道你看不出来?国内地产行业的黄金期已经开启了。”

高修平叹道:“我何尝想转让,但是百泰集团在江州损失了20亿的资产,数年的心血、布局毁于一旦,百泰集团有些伤筋动骨了。这也是我二叔的意思。”

崔七月眼神瞬间一凝,如果是高俊耀的意思,那就不是简单的补充百泰集团资金的问题,而是结盟。结盟为了什么,可想而知。陆景据说最近去了珀斯。

想了想,崔七月沉声道:“我给我九叔汇报下。”

高修平点点头,举起酒瓶,微笑道:“干杯!”

崔七月哈哈一笑,他对对付陆景很有兴趣,当然,崔家如何走,他得听九叔的安排。

这时,唐诗经的歌曲已经唱的脍炙人口的高-潮部分:即使有天开个唱谁又要唱,他不可到现场仍然仿似白活一场,不恋爱教我怎样唱。几多爱歌给我唱还是勉强,台前如何发亮,难及给最爱在耳边低声温柔地唱….

刚坐下来的裴吴越诧异的想:诗经怎么突然唱起恋爱的歌曲。看看崔七月,继而笑着摇摇头:他悬了。

周六上午,严景铭从星光传媒南方分公司的总部大楼里开车回家。他近年来都在黄海发展。妻子苏琳的父亲在鲁东省里任职,在黄海居住她回家也方便。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严景铭按着蓝牙耳机接了电话。

“严少,我已经和崔家联络过了…”电话里高俊耀微笑着说道,语气欣然。

严景铭就笑,“看起来结果还不错?那就动动吧,总得给我们的合作伙伴一点信心。”

严家和陆家的政治立场相左。高俊耀想要充当对付陆景的急先锋,他自然不介意指点指点高俊耀。当然,他只会呆在幕后。史大少殷鉴不远。

在西澳洲的资深议员霍华德-康纳位于珀斯市郊的庄园里度过周六的下午后。陆景、陈笑、马尔斯-比尔一行人坐车返回珀斯市区。

马尔斯-比尔是一名鹰钩鼻子的高大白人,担任wts矿业有限公司的总裁。霍华德-康纳则是与和华、wts矿业公司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陆景一行今天是应邀前往做客。

马尔斯-比尔很健谈。话题从前不久萨达姆在其家乡提克里特附近被美军逮捕转移到糜-烂的伊拉克局势导致国际油价持续上涨。马尔斯-比尔对油价上涨表示担忧,这意味着他开车出行的花销增大。陆景心里偷着乐。他自然不会告诉马尔斯-比尔和华早就在做多油价,正在大赚特赚。

“陆先生,再见!”车到珀斯市区,马尔斯-比尔换车,带着随行人员和陆景告辞。周末他有自己的日程安排。

“陆景,你是不是心里乐开了花啊…”看着车窗外明媚的阳光,陈笑妩媚的轻笑着说道。

陆景靠在车椅上,笑道:“哪有,我明明在想董坤明给我的电话好不好?纳斯达克欧洲投资失败。将会在1月5日关闭其位于柏林的交易所,aer集团有意接手股份。要是和华能够在欧洲拥有一家证券交易所,那我们在欧洲资本圈子内的话语权可就大了。”

副驾驶座上的苏晓玉回头道:“陆景,你这个野心太大了啊。盘活一家证券交易所所需要的天量资金和人脉,和华怎么承担得起。珀斯这里还在亏损呢。”

那晚和陆景单独闲聊过之后,她心情变得非常好。虽然再没有找到和陆景亲密相处的机会,但是,至少知道了陆景愿意和她慢慢的相处下去。

陆景就笑,“晓玉。想想也不行吗?到时候,我会拿出一笔资金支持aer先试试水。”

几人说笑着,悠扬的风铃声飘起。陆景拿出手机看看号码,笑着接了电话。“唐悦,现在在哪里度假?”

交州那里的事情处理完毕后,宋问天作为唐悦派出的代理人。完全接手了谢平秋的资产。谢晋文和唐悦两人自然是没再呆在交州。

“在香港。”唐悦语气有些凝重,道:“陆景。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南叶日报涉嫌非法窃听、偷拍、故意侵犯他人隐-私等罪名,被香港警方立案调查。刚刚警方搜查了南叶日报的总部。之前。一点风声都没听到。有些证据可能落到警方手中了。”

陆景一怔,习惯性的摸了摸口袋里的烟,没摸出来,恍然反应过来早上出门的时候被陈笑把烟拿走了。

南叶日报在和华情报体系中,就相当于是高子远在高家情报体系中的位置。区别在于,南叶日报就搞点小偷小摸的事情,杀人放火这种踩红线的事没有做。南叶日报被查封会瘫痪和华情报体系一段时间。如果有些证据被警方拿走…

见电话里没有声音,唐悦低声道:“董先生去了辽北,我一会给莫小姐汇报。有新情况我再通知你。”

陆景嗯了一声,挂了电话,眉头皱了起来。

港岛,高远基金总部大楼。

高远基金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俊远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慢慢的欣赏着电视画面中的新闻。穿着白色正装的女主持人正在镜头前做着新闻报道,背景是南叶日报的总部,一块铭刻着《南叶日报》的标牌在寒风中摇摆。

看着电视里南叶日报凄惨的处境,高俊远看着这个微胖的女主持人忽而也觉得顺眼许多。

高修平在昌晓之的陪同下走进办公室,看了看液晶电视上的画面,微笑了笑。

陆景以为高家不知道南叶日报是他的耳目么?谢平秋是叔爷爷的私生女,和三叔关系一向很好。听说她在监狱里处境很危险。三叔心里不知道怎么恨将谢平秋送到监狱里去的陆景。

“修平来了,坐。”高俊远招手高修平坐下,让昌晓之泡了茶,丢了一支烟给高修平,道:“修平,和崔家谈的怎么样?”

“很顺利。文舟炒房团只是炒房,利润再怎么都比不上房地产开发。崔九叔对百泰集团很动心。”高修平吸了口烟说道。寒暄了几句,高修平深吸口气,道:“三叔,二叔让我来香港,是准备深挖南叶日报背后的控股公司。”

高俊远点点头,目光深沉的道:“我会全力配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