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79章 中间人

第1179章 中间人

南叶日报创办于1967年,经历香港报业激烈搏杀的时代,也经历了井然有序和平的发展时期。其最辉煌的时刻一天报纸的销量曾经达到5万份。这在以日发行量10万为标准来衡量是否算是大报纸的香港丝毫不起眼。

创刊三十多年,起起落落,几经转手,最终于2000年7月被瑞丰公司收购。瑞丰公司收购之后,任命士天为南叶日报的总编辑,一改往日刊登连载小说、评论时事政治的传统模式,转而成为专门报道明星、政要各种绯闻、趣事的娱乐八卦小报。此后慢慢的发展成为一家日发行量3万的中等规模报纸。

12月20日,香港警方突然搜查了南叶日报位于九龙的总部,据香港媒体报道,南叶日报涉嫌非法窃听、偷拍、故意侵犯他人隐-私等罪名。

据传,香港警方此次的搜查行动得到了警务司高级官员的授权。而警方搜查出来的大量窃听器材足以证实南叶日报有非法窃听的可能。甚至,还有某位著名女影星的床-戏完整视频。鉴于隐-私保护,警方没有对媒体透露详细的情况。

当晚,香港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南叶日报的案情。南叶日报的总编辑士天于20日晚被逮捕,21日上午凑齐100万美元的保释金之后离开九龙警局。

21日上午,各大报纸上知名人士纷纷谴责南叶日报公然践踏法律、突破社会道德底线的行为,媒体上的访谈节目纷纷跟进。一时间,乌云压顶。

“你什么时候回香港?”推开lidor酒店总统套房的门。看到陆景正在窗口眺望着日落海岸的景色,陈笑走到陆景身后。心里忽而有些疼,抱住了陆景宽厚的背。轻声问道。

陆景从沉思中醒过来,回头笑了笑,道:“已经让晓玉去订了晚上的飞机,明天早上到香港。”香港那边严峻的情况,他已经通过莫心蓝与和华内部的邮件了解到。

陈笑安慰道:“最多放弃南叶日报,瑞丰公司跟着名声受损。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陆景就笑,“我没那么脆弱。我是在想:高家的人很聪明啊。”

陈笑不解的抬头看着陆景,“怎么这么说?”

陆景道:“南叶日报当时报道了高子远、苏远、寇凌三角恋的事情。报道高子远头带绿-帽的事情更是上了几张在寇凌别墅外拍的照片。高家大概是通过照片判断出南叶日报是和华的情报机构。只是,我奇怪的是。到底谁给了高家的胆量,敢出手对付南叶日报。”

陈笑眨了眨迷人的大眼睛,道:“这又有什么说法?”

陆景搂着陈笑的蛮腰,道:“高家之前和我们作对的时候,都是隐隐约约的,挺多算是商业立场不同造成的摩擦。现在就是赤-裸裸的为敌了。光着膀子上阵,可是很需要勇气的。”

陈笑娇笑着白了陆景一眼,“什么叫光着膀子上阵,难听死了啊。你就说高家敢于正面和我们对抗。肯定有所凭仗,对吧?”

“就是这样的。”陆景笑着在陈笑精致小巧的瓜子脸吻了一口。这时,门突然被推开,穿着民族风情浓重的条纹吊带裙的苏晓玉出现在门口。

苏晓玉见陈总如同兔子般的挣脱陆景的怀抱。笑盈盈的道:“我什么都没看到呢。陈总,陆景,开饭了。”

陆景笑着摇头。道:“走吧。”离开前他宴请和华珀斯办事处、丽都酒店集团景华分公司的高管在lidor酒店餐厅吃饭。

在8楼的餐厅包厢中请和华系七八名在珀斯的管理人员吃过饭,陆景、陈笑、苏晓玉、唐雨瑶、墨静雯五人返回lidor海边别墅中稍作休息。再过四十分钟陆景一行就要出发前往珀斯国际机场返回香港。

陆景、唐雨瑶、墨静雯的行李早就收拾好。五人坐在三楼的观景阳台上看着辽阔的海景闲聊。

这时。陆景的手机响了起来。陆景看看号码,去了二楼房间里接电话。刚才吃饭时他就连续接了董坤城、杨玉立、吴璇、何梦瑶等人的电话。都是在询问香港的事宜。

“景少,香港那边还顶得住吗?”电话里周复生有些担忧的说道。他正在北美公关针对景华手机的调查。

周复生是和华议事会议的成员,对瑞丰公司、南叶日报的情况,略有了解。

陆景笑笑,道:“顶不住也要顶。我明天到香港。”

周复生对陆景的处事风格很熟悉,笑道:“看来景少已经有了腹案啊。”琢磨了下,建议道:“景少,万一不行,可以抛弃瑞丰公司。”

瑞丰公司作为景华-瑞丰体系中的核心公司,它持有景华系、和华系大量公司的股份,如果关停瑞丰公司要理顺这错综复杂的关系会十分的麻烦。

但是,瑞丰公司作为南叶日报的母公司,南叶日报出了事,一旦牵连上,瑞丰公司将会声誉尽毁,关停瑞丰公司是最后的一招。

陆景道:“呵,这个到时候视情况而定。”最终是不是需要如此,要看他的布置能否生效。

和周复生聊了一会,陆景挂了电话,静静的抽了一支烟。

“咯吱--”一声,陈笑从推开门进来,淡淡的烟味弥漫在房间里,陆景的压力她能感受到,“有个好消息你想不想听?”

陆景笑道,“这么短的时间,你还能变个好消息出来啊?”

“为什么不能呢?”陈笑妩媚的一笑,从陆景手上拿过手机,按着数字键盘,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然后递到陆景手边,笑道:“接电话吧!”

陆景诧异的看着手机上未知的号码,“拨给谁的啊。”

“你接不就知道了。”陈笑轻笑,温柔的靠在陆景怀里。

“你好!”电话里传来一声略有些熟悉的女子声音。陆景看了看陈笑,见她不肯说,只得硬着头皮道,“你好,我是陆景。”

“啊…,陆景…,是你。”电话里的声音先是惊奇,继而又变得淡然,再带一点疏离。

陆景脑子在一瞬间变的空白,就像是电脑给格式化了一样,空白的让他无法思考。电话那头是李菲菲。

很久没有和李菲菲见面了,这几年都是过年的时候偶尔碰到一两次,一开始都没听出她的声音来。

“你从王灿那儿拿到我的电话了吧。呃…,没什么事我挂了。”李菲菲轻声说道。

陆景这会算是明白陈笑说的好消息是什么,心里顿时柔情涌动,没想到陈笑会帮他去找李菲菲的联系方式。

陆景低头看向陈笑精巧的瓜子脸、迷人的大眼睛。她今天穿着白色白色通勤中腰绸缎连衣裙,居高临下,从领口可以看到她粉色的胸罩,大片雪肌,小而坚翘的淑-乳。

在他的女人中,笑笑的姿容不是最出色的,但是,这份感情平淡而真实,和她有割舍不开的亲情。

陆景一手紧紧的搂着陈笑,一边道:“嗯,没什么事,听王灿说你在澳洲这里,打个电话给你。我在珀斯。”他打算说两句就挂了。

李菲菲道:“我上周来悉尼了,这边有个冬季时装秀。”

陆景哦了一声,道:“我一会飞香港,回头见!”

挂了李菲菲的电话,陆景看看陈笑,用力的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这个傻女人。

减压不是这么个减法,干掉高家才是王道。

飞机降落在香港国际机场时是深夜10点。长途旅行后极为疲倦,陆景让唐雨瑶、墨静雯先回香港山顶的别墅休息,他换了车,前往中环淡沙大厦的龙盛国际总部。董坤城正等在那里。

32楼的总裁办公室很安静,明亮的灯光让办公室亮如白昼。正在加班的董冰客串了一回助理给父亲、陆景冲一杯咖啡,落落大方的坐在一旁旁听。

董坤城自嘲的道:“人老了容易犯困,要靠咖啡提神。”喝了口手边的咖啡,道:“你回的正好,形势进一步恶化了。”

南叶日报置疑香港警方突然搜查总部的合法性,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是,香港警方发言人表示会拿出确凿的证据。随即,香港警方在z姓女星的别墅里发现了南叶日报安置的摄像头。浴室、卧室都有。香港媒体上已经一片哗然。

董坤城叹道:“现在打开电视就可以看到批评南叶日报的节目。”说着,暗示道:“陆景,我建议让唐主管找人和香港的警方谈谈。”

世界上没有那个国家的警察系统全是廉洁奉公的人。又不是人命官司,可操作的余地很大。当然,南叶日报属于商业情报范畴。他并不打算涉及这块领域。

陆景沉吟着,没有立即回答。

董冰补充道:“陆景,网络上也到处充斥着骂声。媒体上已经形成了一股浪潮,这件事的处理一定要快。否则后果很难预料。”

董冰经过这一两年的磨练,身上干练的气质越发明显。陆景笑着点点头,“我知道。先在董叔叔这儿了解下情况,我晚一点会和唐悦谈谈,安排下这件事。”

南叶日报的母公司是瑞丰公司不假,但是和警方高级警司私下里聊聊,肯定不能以瑞丰公司的名义,以和华的名义更不行。否则,曝光一下和华、瑞丰就算是引火上身了。必须得找一个中间人。

陆景刚刚就是在思考中间人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