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80章 不谈

第1180章 不谈

从淡沙大厦出来,四周的高楼大厦亮着灯,宛如银柱耸立。行人街道在深夜里空‘荡’‘荡’的。马路中间一辆巴士和几辆汽车驶过。

“香港真是冷啊。”陆景打个冷颤,裹紧了身上的黑‘色’大衣。从温暖的珀斯飞抵香港,还没有适应香港这里深夜寒冷的天气。

“陆景,你没事吧?”董冰替父亲下来送陆景,见陆景如此,不禁问道。她一直都想着超越陆景,在好友丁灵面前证明自己,但是懂的知识越多,对企业、资金管理的体悟越深,就越发能感觉到与陆景的差距。

现在,她已经没有和陆景一较高下的雄心了。内心里反而还有些佩服这个四中不显山‘露’水的老同学。但是,她不会告诉陆景,也不会告诉小灵。

南叶日报对陆景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麻烦,最坏的结果便是关停瑞丰公司。处理不善,会导致和华目前良好的发展势头受挫。

陆景看向董冰,穿着翡翠蓝的针织套装,明眸酷齿,身姿高挑。盘起的蓬松卷发发型与‘精’美的小耳坠让她充满了轻熟明丽的都市丽人气息,又透着英伦贵‘女’风情。在淡沙大厦‘门’口略显得暗淡的光线中如梦如幻。

陆景笑道:“董冰,我们俩老同学了,不用一语双关吧?‘阴’谋之所以称之为‘阴’谋,是因为识破之后就有解决办法。放心吧,南叶日报的事情很快就会过去。”

香槟‘色’的保时捷卡宴在十三的驾驶下缓缓驶过来,陆景抖抖索索的吸几口冷气,向董冰挥挥手。转进车中。

目送陆景的座驾消失在中环马路的尽头,董冰轻笑着自语道:“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啊。说的这么轻松。那我拭目以待了。”

和董坤城见过面。陆景的行程不是返回香港山顶的别墅休息。打了个电话给唐悦之后,陆景坐车去了位于九龙的丽都酒店。途中。接了一个黄海来的电话。

走vip通道直达总统套房。香港的狗仔队再厉害,也没可能在丽都酒店里面布控、‘偷’拍。总统套房金碧辉煌的客厅中,唐悦正在和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边说话。

中年人穿着黑‘色’的西装,很有派头,模样周正,只是‘精’神不佳。

“陆景,你来了。”唐悦站起来,介绍道:“他是南叶日报的总编士天。”

陆景微微有些错愕,没想到唐悦会带士天来见他。和士天握了握手,道:“坐吧。”说着话,从口袋里拿出烟散给唐悦、士天。

士天沉默的‘抽’着烟,没说话。他的压力很大。南叶日报出了窃-听的丑闻,最终负责的肯定是他这个总编。

唐悦看了眼士气低落的士天,声音低沉的对陆景道:“我找律师咨询过。士天可能会面临着起诉,最差的结果会判处2年的监禁。”

陆景有些明了,这就像上刑场前吃顿饱饭一样,所以唐悦带士天来见自己。沉‘吟’了会,问道:“士天,你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的吗?”

“景少…”士天看着眼前气度不凡的青年,知道人家不会和他谈南叶日报的事情。听着这安排“后事”的话不禁苦笑,道:“好像,也没什么困难。”他认命了。

士天光棍的表现让陆景对他印象不错。笑道:“做最坏的打算,向最好的结果努力。情况也未必差到你想的那种程度。”

士天错愕的看着陆景。随即有些明白了,拿着烟的手‘激’动的抖起来。烟灰掉落在墨‘色’玻璃茶几上。

唐悦心里惊讶,但是当着士天的面不便问陆景。开了一瓶红酒,三人小酌了一杯。陆景和士天聊了聊珀斯的风景。士天适时的告辞,“景少,我先回去了。”

陆景笑着和他握了握手,“恩,一路顺风。”

唐悦送脸上带着喜‘色’的士天到电梯‘门’口,勉励了他几句后回到房间,笑道:“士天搞娱乐八卦小报是个人才。怎么,情况有变?”

陆景深深的吸了口烟,示意唐悦坐下谈,“刚才在来的路上我接到了齐静瑶的电话。高俊耀不久前在黄海和严景铭见过面。相谈甚欢。”

唐悦眼中闪过惊讶之‘色’,随即讥笑道:“我说高家怎么胆子变大了,敢明目张胆的找我们的麻烦,原来是靠上了严家。”

和华的商业情报机构本质上是收集情报,进行分析。不可能去监控公民——那是国家安全的领域。因而,高俊耀大致的行程可以掌握,但是高俊耀秘密的见了什么人,却是难以知道。

陆景笑着摇摇头,起身倒酒,高脚玻璃杯中红酒液面慢慢的上升,“我们和严家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你觉得高俊耀会蠢的给严家当急先锋来对付我们?”做了个手势让唐悦拿酒。

唐悦抿着1864年的拉图庄红酒,困‘惑’的道:“高俊耀至少三个理由来对付我们。明州白博明仕途被终结;高家的白手套谢平秋在‘交’州的势力被清洗;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20亿的资产被远大集团接手。”

陆景叹道:“这些损失和高家几百亿美元的家资比起来算不什么呢?”说着,又缓缓的道:“我在珀斯的时候一直奇怪着:高家和我们正面对抗的依仗是什么。刚刚接到齐静瑶的电话我回过味来。呵,唐诗经对高俊耀的评价是雄才大略啊!”

“高俊耀最近的表现愚不可及,哪里像雄才大略。陆家固然不可能调用官场上的力量把高家的资本整死(高家也有上层路线,不参合政治斗争,自保无虞)。但是,白博明仕途黯然终结、谢平秋势力被犁庭扫‘穴’还不足以让他感觉到陆家的强盛吗?居然敢挑起南叶日报的事情,正面对抗。”唐悦心里想着。

但是,唐悦和唐诗经接触过。唐诗经冷‘艳’‘性’感的绝‘色’姿容、超高的智商、长袖善舞的能力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唐诗经这么评价高俊耀。那高俊耀能力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琢磨着,唐悦道:“你是说高俊耀动用关系搜查南叶日报。是有别的目的?”

陆景点点头,“严家与陆家之间的政治博弈。高家掺合不起。高俊耀肯定不可能为严家当前锋。他的目的是什么不好猜测。但是,我想唐诗经的电话应该快来了。”

唐诗经是高家和陆景沟通的桥梁,唐悦笑了笑,拿起酒杯惬意的喝了一口。要和谈就好说,身上的压力顿时消除大半,同时明白陆景保住士天的底气从何而来,道:“要谈的话,我先统计下南叶日报这里的损失。玛德,得让高家赔偿我们的损失。”

陆景就笑。“现在可是高家占着优势!”

唐悦嘿嘿笑道:“难不成你会全盘接受高家的条件?”

高家占着优势又怎么样呢?赔偿南叶日报这里的损失只是‘交’换而已。按照陆景的分析,既然要和谈,他们就不会在南叶日报这件事上彻底的得罪陆景。

“接受高家的条件干吗?”陆景眯着眼睛笑起来,“我没打算和高家谈。我喜欢让别人签订城下之盟,但是高家要想‘逼’着我签城下之盟那怎么可能。”

唐悦惊讶的张张嘴,“不谈?你认真的?”不谈的话,就对面临着南叶日报事件发酵的危机了。高俊耀要真抓着这件事不放可是能给和华带来不小的麻烦。

陆景点点头,道:“我会让黄利飞作为中间人去和香港警务处协调南叶日报的事情。”喝了口酒,道:“你给宋问天打个电话。了解下他那里的进度。”

“好的。”唐悦答应下来,有些明白陆景的思路了。

陆景从丽都酒店离开后,坐车前往香港山顶1016号莫心蓝的别墅。途中,他给黄利飞打了个电话。黄利飞爽快的答应下来。他和陆景是“打”出来的‘交’情。现在心里对陆景尊重的紧。

车到香港山顶别墅时已是深夜,别墅透出来的灯光照映着山间的夜景,静谧无比。璀璨的维多利亚港壮丽‘迷’人。

客厅中温暖如‘春’。莫心蓝穿着一袭米白‘色’的睡袍等在客厅中。听陆景说完他对南叶日报事件的分析。靠在陆景怀里‘迷’‘惑’的眨眨眼睛,“不和高家谈?”想了想。在陆景脸庞上轻轻的啄了一口,留一下水润的‘唇’印。劝道:“陆景,你不要太好强了。”

陆景就笑,“你想哪里去了,你不觉得这是向高家发难的好机会吗?”

莫心蓝美眸不解的看着陆景,优雅的挽着秀发,道:“怎么说?”

陆景将莫心蓝打横抱起来,道:“去浴室里给你说。我要洗个澡再睡觉。”

莫心蓝妩媚的抱着陆景的脖子,心里酥麻一片,轻声提醒道:“小灵还在客房里呢。她刚才熬不住被我劝去睡觉了。”

“我们动静小一点。”陆景贴着莫心蓝‘精’致无瑕的脸蛋坏笑道。脱了衣服,和莫心蓝一起在浴缸里泡着。爱-抚着莫心蓝宛若凝脂、温香软‘玉’般的娇-躯,陆景这时才继续着刚才未完的话题。

“和华与高家海益集团的业务高度重合了。汽车、房地产、基金,这些业务都有‘交’集。我要是不想和高家纠缠,只要找一个够分量的叔伯和高俊耀简单的谈谈,他肯定不敢因为20亿的资产继续对我有敌意。南叶日报这件事自然平息。”

“啊…”莫心蓝轻轻的一声娇呼,明白了陆景的打算。动用官面上的力量打压对手“抢地盘”需要“师出有名”。

就像九六年陆景坑她一样。明明占据着巨大的优势,就等着她出手了之后,才调动陆家庞大的政治资源让她惨败。

想到这儿,莫心蓝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用力的‘吻’着这个坏蛋。

“那你给苏远报仇的时候怎么没这样?高俊耀要是被警告,不得乖乖的把高子远和谢平秋‘交’出来。省多少事呢。”莫心蓝靠在陆景的肩头,呼吸声细密密的,‘精’致无瑕的脸蛋上泛着绯红。陆景已经硬硬的刺进来了。

陆景舒服的吐出一口气,温柔的动着,凝望着莫心蓝绝美的容颜,笑道:“高俊耀作为高家的家主,怎么可能乖的像小朋友?高家也不是一点根基都没有。

当然,关键是直到高俊耀主动和我谈赔偿条件的时我才百分百肯定苏远的死是高家干的。那个时候,警告高俊耀的最佳时机已经过了,直接展示力量最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