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81章 想法、电话

第1181章 想法、电话

明州。

夜色深沉。高俊耀独自在书房里吸着烟。窗外寒风萧瑟。树枝随风咯吱咯吱响着。

香港目前的局势完全符合他的推测。南叶日报突破公众底线,对名人、明星进行监控的做法在香港掀起轩然大波。香港各大媒体都在纷纷报道。

世界范围内的媒体也有所关注。终究是南叶日报只是一份小报,发行量不够,影响力也不够。否则,陆景那里感受到的压力会更大。但,这应该足以保住了谢平秋了。

这样一来,自己对二伯那儿也可以有交代。谢平秋就算是私生女,也是二伯的女儿。更何况,这么多年帮家族处理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必须要保她一条命。

“耀哥,你还没睡?”一名保养得体的成熟妇人手里拿着一碗人参汤,推开书房的门,温柔款款的将手里的参汤放在高俊耀面前。

高俊耀握住妻子温凉的手,微笑道:“想一点事情。小萍,你先睡吧。我还要打几个电话。”

妻子虽然保养的很好,但是近五十岁的年纪,已经不能像年轻漂亮的女人引起他的冲-动了。但这份亲情却是谁也无法替代的。

“还在为家族里那些拒绝和姓陆的小子和解的人犯愁?”历萍扶着书桌,轻声问道。

高俊耀喝着参汤笑道:“那怎么可能。这件事我说了算。他们懂什么。陆景在江州谋夺了百泰集团20亿资产手段固然不光彩,但是所展现出来的能量更加惊人。白博明的事情你知道吧。唉,曾经前途无量的副省干部就这样…。2.5亿美元不到的资产,不值的我结下这样的大仇人。”

历萍崇拜的看着丈夫。她在嫁给高俊耀之前,于经济之道也多有了解。又不解的道:“那你这次在香港那边还掀起那么大的风波?高修平和高俊远都被你派过去。”

高俊耀微微一笑,反问道:“我如果让他们停止攻击南叶日报背后的瑞丰公司,他们会不听我的话吗?”

历萍恍然。以丈夫在家族内的威望,高修平和高俊远自然不会违背他的意思。

高俊耀几口喝了参汤,笑道:“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上次。我在黄海愿意出20亿来保住谢平秋,陆景都不同意,姿态之强可见一斑。我要和他和谈,不展示点力量,他只会把高家当成一只待宰的羔羊。”

“我还以为你和严家…,噢…”历萍丰满的臀部给丈夫拍了一巴掌,吃痛的叫了一声。

高俊耀拥抱着妻子。笑道:“你这可是该罚啊!我有那么傻的当炮灰吗?就算我犯傻,崔九霄那个精明的家伙又岂会和我结盟。入股百泰集团?”

历萍轻笑道:“好--,我该罚。你可别玩脱了呢。耀哥,我想和你说说小逸的事情。”

提起儿子高逸,高俊耀的好心情变得有些糟糕,脸色微沉。他正牌的儿子只有高逸一个,但是高逸太让他失望了,在江州炒房搞出那么大的漏子。好在他还有两个私生子,以后未必不能运作一下进入高家。

历萍脸上变了变,柔声恳求道:“耀哥。再给小逸一次机会吧。他天天在明州市里鬼混,我看得都难受。鲁迅先生在《答客诮》里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高俊耀叹口气,“好吧。再给他一次机会。家族里的生意他就不要想了,我私人赞助他3千万美元,让他去美国投资互联网。互联网行业在北美迅速复苏,这是未来的一个金矿。”

送走妻子。高俊耀正准备打电话时,手机忽而响起来。高俊耀看看号码,有些诧异的接了电话,微笑道:“高部长,深夜打电话有何见教啊?”

打来电话的是他在京城跑一个煤矿项目时认识的部委一名副部长。其人手握实权,很有能量。年轻有为。他重点结交了一番,述了本家。

高部长笑道:“老高,香港那边很热闹啊!我刚从一个朋友那里知道的。嗯,媒体上搞得有点过火了啊。”

“呵呵,我也是觉得。正准备和唐家的小六打电话。”高俊耀既不能承认香港南叶日报的事情是他干的,但是也不能否认。没人是傻子。因而,说了他的处理方式。

“那就好啊。不说了。来京城我们再聚聚。”高部长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高俊耀心里轻叹口气。严景铭自然不可能把陆景的虚实都告诉他,但是,他也知道了一些有用的东西。从高部长今天这番善意的劝告就可以知道:与陆家可以为友,不可以为敌,最不济也要维持中立关系。

当然,正当合法的商业竞争也不用有什么顾虑。

想了想,高俊耀拨了唐诗经的号码,是时候和陆景谈谈了。

风铃声在明亮的卧室中悠扬的响起时,舒适的席梦思大-床正咯吱咯吱响着,伴随着仿佛雨打芭蕉叶的啪啪声音。

一旁躺着连一根指头都不想动的丁灵,白皙的脸蛋绯红绯红,用娇羞温润的杏眼示意正在从背后轰击莫心蓝的陆景电话来了。

“这么晚怎么还会有电话?”陆景郁闷的吐出一口气,转身去拿床头柜上手机,看看号码,惊讶的咦了一声,躺到丁灵和莫心蓝中间接了电话,将蓝色的锦被拉起来覆盖在三人身上。

电话里传来唐诗经温婉的声音,带一点落雪般浸润的清凉,“陆景,高二叔晚上给我打了四十多分钟的电话。他说他无意和你为敌,想要和你见面谈谈南叶日报的事情。”

陆景沉吟了下,笑道:“诗经,你这么晚打电话来,看样子高俊耀很急啊!”

水墨清苑的家中,唐诗经裹着暖和的被子偏头贴着手机轻笑道:“这都被你猜出来。我何尝想深夜里给你打电话啊。晚上被闹醒了很难受。我明天上午还得在家里补觉。”

陆景就笑,“土豪就是这么任性啊。上班都可以不去。”

唐诗经笑了起来,“我最多算个小土豪,你才是大土豪啊。文潮网上市,你又赚了不少吧?我估摸着景华过了六个月锁定期至少能入账12亿。”

陆景笑道:“都是叶静雨在负责,赚了多少我还没不知道呢。”说着。沉默了一会,道:“诗经,我这回可能要驳了你的面子了。我现在还不打算和高俊耀见面。”

“啊…”唐诗经讶然的惊呼一声,又道:“陆景,你不要意气用事!”陆景有多么骄傲她很清楚。交州那里,谢平秋拿着枪抵在他头上他都没低头。这个男人,骄傲在骨子里。城下之盟。断然是不肯签的。

唐诗经轻声劝道:“你别说瑞丰公司不会受到南叶日报的牵连啊。高二叔现在确实是占着优势,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确实是真心实意的想与你和解。他不会狮子大开口的。”

陆景嘿嘿一笑。道:“诗经,我要说男人的骄傲不许我‘投降’会不会显得太蠢?”

深夜里和唐诗经通话,会不自觉想起那天她在江州大学的星光咖啡店里俯下身给自己看她美-乳戏弄自己的熟女范儿。这会,想着戏弄下她。

唐诗经没好气的道:“你自己说呢?”

陆景呵呵笑道:“我自己也觉得是啊。好了,说正经的。诗经,我并不认为我处在弱势。过两天再看吧,形势会有变化。那时候再和高俊耀谈才是最佳时期。”

听得出来陆景是认真的,唐诗经脑子里转的飞快,思索着陆景的底气从何而来。想了一会没结果,叹道:“好吧,我不多说了。晚安。”

“晚安!”陆景将手机丢到卧室的高背沙发上,道:“再应该没电话了。”

莫心蓝这会已经从陆景暴风骤雨般的攻势中缓过气来,紧紧的贴着陆景,明眸水润妩媚,取笑道:“陆景。你和唐诗经什么关系啊?”

陆景笑着一手抱住莫心蓝一手抱住丁灵,把唐诗经的男友虞文昌被崔七月给害的自杀的事情大致的说了说,道:“她希望我能帮她复仇。但是,敲掉崔家的继承人乐子可就大了。我还没想好。”

丁灵甜美的柔声叹道:“陆景,她好可怜呢!”

陆景解释道:“小灵,这涉及到几个大家族之间的布局、博弈。哪里是简单的爱情纠纷?虞文昌如果不自杀,很有可能是唐家的核心企业唐风集团下一位掌舵人,再加上唐诗经的高智商、长袖善舞,不出二十年,唐家肯定能压住崔家、高家几家。想想,假设崔七月娶了唐家最优秀的第三代子弟,对唐家的削弱又是何等的大。”

莫心蓝光滑如丝的美-腿缠着陆景。道:“你啊,总是能把这些人心的恶看得这么清楚。哦--,我刚才有件事情忘了问你。齐静瑶不是严景铭的情人吗?她今天晚上怎么会给你打电话告诉你严景铭和高俊耀见面的事情呢?”

齐静瑶的电话是陆景能判断出高俊耀想法的关键。

丁灵羞涩的趴在陆景肩头笑道:“心蓝姐,可以说昨天了。”现在已经是将近凌晨2点了。

莫心蓝娇媚的轻笑起来,在陆景耳边道:“要不要我夸你很男人啊?”

陆景笑着拍拍莫心蓝丰腴的俏臀,没理会她的调侃,反正待会会让她知道他的“厉害”之处。将与齐静瑶在黄海长阳射击俱乐部见面的事情说了说,温声道:

“心蓝,小灵,齐静瑶和严景铭的关系与我们不同。她只是严景铭的情人。况且,这个消息又不影响严景铭的实际利益。齐静瑶偷偷的告诉我这个消息是想向我卖好。”

还别说,他真的得承齐静瑶这个人情。

莫心蓝与丁灵一左一右的趴在陆景怀里,呼吸声轻轻的。她们不仅是情人,还是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