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83章 舆论转移

第1183章 舆论转移

余乐从陆景办公室出来,喜滋滋的去隔壁办公室和唐雨瑶、墨静雯道别。[陆景直接给他放了两周的假,允许他过完元旦节再回公司上班。

看着余乐兴冲冲的离去,墨静雯叫苦道:“不是吧,现在正忙的时候,陆景居然给余乐放假。雨瑶,我们俩不得忙死啊。别是后天平安夜我们俩还得加班。”

唐雨瑶嫣然笑道:“静雯,你不是和你男朋友分手了吗?平安夜有人约你去吃饭?”

墨静雯笑着否认,“哪有,我准备飞回交州一趟。同学在市里聚会呢。”说着,指指隔壁,扶着唐雨瑶的香肩道:“我看陆景的行程是24日上午回江州。你的圣诞节不是泡汤啊!”唐雨瑶和陆景的关系,她很清楚。陆景一回江州,特定没多少时间陪唐雨瑶。

唐雨瑶挽着秀发,恍惚了下,清艳如明月的脸上泛起苦笑,道:“好像是这样。只是,你去交州去得了吗?”去年平安夜那晚她在建业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陆景,圣诞节的时候,她正和陆景享受着刻骨铭心的爱恋滋味。

墨静雯笑道:“我请假就是了。咯咯,雨瑶,你怎么就…?碰到一起不得打起来啊。”她和唐雨瑶在一起工作有段时间,相处的很不错。

想起和陆景的感情,唐雨瑶心里涌起甜蜜,托着下巴回头看向容颜精致的墨静雯,道:“打起来倒不会啊。只是,关系有亲疏之别。不过,关宁姐你见过。她很亲和的。”说着,娇笑道:“静雯。你问这么清楚干嘛?莫非…”

墨静雯俏脸唰的变得粉红,娇嗔道:“我就是问问。说你的事情。可别扯我身上啊。”陆景身边美女环绕,他哪里看的上自己呢!

两人正说笑着,陆景的内线电话打过来,“雨瑶,把这两天会见香港社会名流的计划都推掉。现在不用了。呃…,通知下静雯,今天晚上陪我参加下杨爵士的酒会。”

“好的。”唐雨瑶手里翻着陆景的行程表,道:“今天下午你和港财经新周刊的副总编沈健林约了三点半的下午茶,这个推不掉。”

陆景道:“这个就不推了。到时候提醒我一下。”

放下电话。唐雨瑶给墨静雯转述了一遍陆景的话,奇怪的道:“现在不用了。陆景刚才不是还在说要在媒体上做文章吗?怎么要放弃原有的计划?”

在媒体上做文章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瑞丰公司发表声明,接着要和香港的名流门略作沟通,争取理解。第二部分则是,转移舆论视线,由马飞和唐悦商量,准备搞个大新闻出来。

墨静雯随即反应过来,道:“余乐肯定给陆景带来好消息了。否则。陆景怎么会放余乐这么长时间的假啊。”

唐雨瑶深以为然。余乐嘴巴很严啊,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消息呢?

香港最顶级的会所香港马会的包厢中,黄利飞约了警务处高级助理处长(sacp)楚得下午来看一场赛马。赛马道上十几匹赛马奋勇争先。场面极其热闹。

兴致勃勃的聊了十几分钟的赛马后,黄利飞使了个眼色。助理张蓉热情的将随行的朋友邀请到另外一个包厢中。片刻后,热闹的包厢静了下来。

楚得,生着消瘦的马脸。见状笑道:“黄总,你有事情要和我谈

黄利飞微笑道:“楚处长。有个问题想要和你交换下看法。”说着,呵呵笑道:“我在新西兰有一栋海边别墅。度假及其方便,看楚处长什么时候能带夫人、小孩过去住一两晚?我随时欢迎。”

“好说,好说。”楚得打着哈哈,等待黄利飞的下文。黄远实业现在做了好大的事业,据报纸上写家产近百亿。昔日黄四的余晖全部都给黄利飞给继承了。

黄利飞道:“关于南叶日报我有点看法不吐不快啊。要我说,现在媒体上批评的都有些问题,一个主编、几个狗仔的事怎么就要关了一家口碑不错的报纸呢?今天早上东方日报更是扯到南叶日报的所有者瑞丰公司身上。无稽之谈嘛!

就我做企业的看法,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哪里能知道底下人搞什么鬼。当然,监管不力也是肯定的。楚处长觉得呢?”

楚得笑呵呵的道:“黄总,不谈公事,不谈公事,哦,3号马跑到最先了。真是好马!”

黄利飞有些明白了,心里暗骂楚得狮子大开口,3号马是一匹德国汉诺威马,价格20万美元。附和的笑道:“确实是好马,值得拥有。当然,要是一匹胭脂马更好!”

楚得哈哈大笑,用男人都懂的语气道:“黄总果然是香江的风流人物。哈,我老了,消受不起胭脂马啊。”仿佛找到了共同话题,两人兴致勃勃的聊起了马。

谈了一会,楚得笑眯-眯的道:“你看这个赛马,障碍超越赛和长距离赛跑完全不一样啊。德国汉诺威马是跑障碍赛的好马,不过我认为还是跑长距离比较合适。”

黄利飞听懂楚得的暗示,笑呵呵的道:“它跑障碍超越赛也是好马嘛!”

楚得笑了起来,这时,手机铃声忽而响起来。楚得接了电话,随即脸色一变,低声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楚得想了想,微笑道:“黄总,我得赞同你的观点啊。我现在有事,改天我们再探讨。”

世运大厦,马飞举办完新闻发布会,到唐悦的办公室等消息。说笑了近一个小时,唐悦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马飞,我接个电话。”唐悦看看号码,到窗口接着和华商业情报部门副主管易国的电话,“唐少,搞定了。买通了雪诗的助理。已经向香港的媒体爆料雪诗在澳门赌场欠债3个亿的新闻,欠债单,行程记录都晒出来了…”

雪诗是香港的一线女影星、歌星,出道近5年,在荧屏上形象极好,一贯以玉女、乖崽崽的形象出现。这次报出狂赌欠债的新闻,足以引爆娱乐热点。

易国笑道:“唐少,我们好像残忍了点啊,这个消息爆出来,雪诗的星途就算毁了。”

唐悦笑骂道:“扯淡!死道友不死贫道。办的不错。”嘉奖了副手几句,又叹道:“我们就是爆料而已。又没有引诱她去澳门赌博。要在娱乐圈子找点料出来,真是不要太容易。”

易国哈哈笑起来。他也就是这么一说而已。死道友不死贫道。雪诗又不是天辰娱乐的签约艺人。据说是娱乐圈某位大佬的禁脔。

香港作为弹丸之地,一点风波立刻全城皆知。玉女雪诗被媒体踢爆喜好赌博欠下巨额债务之后,在晚间时分就已经传遍了香港。虽然有南叶日报的新闻还在热炒,但是有新的新闻,媒体也不会不报道。

香格里拉酒店的宴会厅中正在举办杨爵士的酒会。作为香港名流中的头面人物,杨爵士热衷于慈善和体育事业。此次酒会是他名下的慈善基金和内地某省达成的合作协议,邀请香港名流参加。同时,也带点招商引资的意思。

宴会厅中,名流云集。在必要的讲话仪式之后,酒会就变成了鸡尾酒似的酒会,大家相互笑谈。

陆景和杨爵士在一旁小聊了几句,和莫心蓝到一旁说话。墨静雯盛装打扮,穿着卡其色晚礼服,以和华新闻发言人的身份在场中游走和宾客交谈。

“我还以为你今晚来不了呢。”陆景取笑着莫心蓝。昨晚和莫心蓝、丁灵尽情的交融,到最后两人都软成了花泥,难承恩泽。莫心蓝是香港的名媛,这种宴会,她必定会接到邀请。

莫心蓝优雅的和陆景碰着酒杯,轻轻的白了陆景一眼,小声道:“我也不想起来啊。腰酸背痛,腿还是软的。小灵还在我那儿呢。但是杨爵士给我发了请帖我能不来吗?”

说着,看看墨静雯,促狭的眨眨眼睛,道:“貌似你经常干假公济私的事情啊。怎么带墨静雯来这儿了?我还以为你会带雨瑶来。”

陆景笑道:“和华对外的形象维护、交际可以由静雯来负责。减少你的应酬。我可不希望你天天应酬。”闻着莫心蓝身上的清香,又道:“晚上的娱乐新闻看了没有?”

莫心蓝抱怨道:“哪里有时间看。我起床来都下午五点了。就是怪你。哦,出了什么事?”

陆景把下午的娱乐新闻说了一遍。莫心蓝点点头,她可不是什么手段都没见识过的小女孩,笑道:“唐悦搞的吧?我说你们怎么老喜欢挑女星下手啊?找点男明星的新闻也不难吧!”

陆景鬼扯道:“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社会对成功的女性要更严苛一些。”

莫心蓝噗嗤笑出来。两人说着话,不时的有相熟的名流过来打着招呼,很快便聚集了一个圈子。南叶日报最近闹得沸沸扬扬,但是这会并没有人在陆景和莫心蓝面前提起此事。和华收购现代汽车成功,在香港的声望很高,没人故意惹陆景、莫心蓝不痛快。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陆景,你真是好手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人群外传来一声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