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84章 关系挑破

第1184章 关系挑破

陆景扭头看过去,便看到英俊的老男人高俊远、玉树临风的夏如龙、美艳骨感的昌晓之在人群之外。

人群自动的分开,给高俊远让开位置。高远基金在香港金融界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众人见高俊远要找陆景麻烦的架势,自然都是让开。

莫心蓝轻轻的蹙眉,道:“高先生,请你把话说清楚,否则就请你道歉。陆景的名誉受到香港法律的保护。”

高俊远冷笑,道:“莫总,不要拿法律威胁我啊。雪诗的事情是和华找人干的吧?南叶日报不愧是和华旗下的企业,一脉相承啊。”

他刚接到消息,谢平秋在看守所里差点被人杀死,要不是高家打通了一些关节,谢平秋已经死了。是以,虽然高家的主基调是与陆景和解,但是,晚上看到陆景他仍旧忍不住来出口气。

莫心蓝不客气的道:“幼稚。南叶日报的所有权在瑞丰公司,与和华有什么关系!按照高先生的逻辑,香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与和华扯上关系。”

高俊远心里一口气给堵了一下,恼怒之色从眼中一闪而过,盯着莫心蓝妩媚慵懒的绝美脸蛋,恨声道:“莫小姐昨晚和谁共度良宵了?气色真是好。”

他自然看得出来莫心蓝神采奕奕是被男人滋润得水灵灵的,眼角都带着春情。昨晚不知道给陆景压在身下搞了几次。

高俊远的话对莫心蓝极其不尊重,十分轻佻,近似于调-戏。陆景心里的怒火蹭的涌上来。

“你…”莫心蓝脸涨的通红,没想到高俊远突然说出这么无礼的话,娇喝道:“高俊远你真是无礼!我的私-人生活需要你管吗?”说着,看了一眼昌晓之。别以为我猜不出你们的关系。

高俊远话音刚落。几道目光刷刷落在莫心蓝脸上。莫心蓝的爱慕者不少,被高俊远这么一说顿时发现莫心蓝确实如同娇艳的牡丹花一样。接着,立即看向陆景。

谁会傻得以为莫心蓝维护陆景是出于商业合作伙伴的考虑啊!两人明显很亲近。

倒不是陆景和莫心蓝平常掩饰的多么好。而是高俊远当面挑破这层关系,顿时让人把怀疑的目光投向陆景。疑邻盗斧的目光之下。自然觉得陆景和莫心蓝有异常。

和华原来是夫妻店。话说陆景不是结婚了吗?莫心蓝居然是小三?可惜啊!种种念头顿时在围观的众人心中闪过。只是,没有人说出来,而是意味深长的偷偷的瞄陆景和莫心蓝。

“当然不需要我管,但是…”高俊远揭穿陆景和莫心蓝的关系后,心里很是快意,看到莫心蓝的目光,顿时又有点后悔,随即心里又坚定起来。莫心蓝没证据能说他什么?而今天晚上之后。莫心蓝在香港商界的名望会毁掉,没有人会真正的在心里尊重给人情妇的女人。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漂亮的倾城倾国。

陆景轻轻的拍了拍莫心蓝的手腕,强势的打断了高俊远的话,压着心里的怒火道:“不用但是了。高俊远,你会为你今天这句话付出代价。”

高俊远听到陆景的威胁心里不以为然。这里是香港,陆景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大。高远基金并不惧怕陆景来阴的,而他是美国籍。陆景很多手段施展不到他身上。

怕就怕这小子找高家的麻烦。内地作为全球新兴的市场,高家不可能放弃这一块市场。这会,不肯示弱的道:“嘿,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平息你妻子、卫家的怒火吧!”

陆景冷然的争锋相对。“没有证据的猜测,谁会乱说,又怎么做得了准?”说着。环视了一周。几名正在偷偷瞄着陆景和莫心蓝的宾客都心虚的转移了视线。

夏如龙微微一笑,道:“陆景,不要说的那么肯定。言论要自由啊!”

陆景太自信了。莫心蓝的爱慕者绝对会把莫心蓝已经是陆景情人的消息到处传播。喜爱的女人给别的男人收了,难道还不许我说么?今天在场的大部分看客,基本都是这个心里。

他陪着高俊远过来是应高俊远的要求,在陆景面前展示和高家亲近的态度,展示实力。

陆景、高俊远、夏如龙不欢而散。看到几名事件的主角离开,围观的人群渐渐的散去。莫心蓝与和华话事人陆景是情人的消息也逐渐的传开。

坐到车内,莫心蓝情绪低落。她和陆景的感情传出去,她以后要面对的目光就复杂了。更关键的是。陆景有可能又面临着他岳父的怒火。

“心蓝,没事的。”陆景给岭南打了一个电话。上车之后轻轻的抱着莫心蓝,他当然知道他和莫心蓝的关系被传开之后的后果,吩咐道:“十三,开车,回香港山顶的别墅。”

香槟色的保时捷卡宴缓缓的启动。莫心蓝温驯的靠在陆景的怀里,全无莫氏集团总裁的风范,道:“你刚才怎么不否认?你那几句话等于是承认了我们的关系。”

陆景抚摸着莫心蓝乌黑丰茂的长发,凝望着她精致无瑕的容颜,岁月没有她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柔声道:“心蓝,看着我。”直视着她如湖光晨霭的明眸,道:“如果否认我们的关系只是让我避免一些麻烦,我不会否认。我们在一起了,我愿意和你一起面对各种质疑、非难、压力。心蓝,相信我,我们牵手那一刻的承诺是一辈子的。”

莫心蓝对和自己的这份感情之前一直都没有安全感、没信心。或许,她见识过太多感情上的分分合合。直到收购从去年开始收购现代汽车的时候才毫无保留放开心扉。自己又怎么舍得让她受伤。

莫心蓝愣愣的看着陆景,忽的,主动的抱着陆景的脖子吻他微凉的嘴唇,动情至极。“他不会抛弃我!”这个声音在心里不断的响起,痴痴的,恨不得在这一刻为这个男人去死。

十三脸红耳赤的透过后视镜看到陆景和莫心蓝情热似火的抱在一起。相互索取。如玉的美人身上礼服被褪下大半和健壮的男人缠绵着。十三加速把车就近开到了香港山顶叶妍的别墅车库里,迅速的下车逃离。

“从前面来,我要看着你要我。”莫心蓝美眸迷离的看着陆景。没依着他的意思趴在车后座上,而是说道。

车窗外夜色迷离。陆景和莫心蓝紧紧的抱在一起,体会着共同攀至巅峰美妙一刻的余韵。好在车内的空调开着,两人不至于太冷。陆景开着车,将车开回了他的1020号别墅。抱着莫心蓝洗过澡吃了点东西,两人躺在卧室里说着话。

“陆景,我这段时间去美国转转。卫婉仪那儿你没问题吧?”情绪释放之后,莫心蓝开始考虑如何应对。首选是冷处理。

陆景惬意的抽着烟,刚刚和这个性感成熟妖精似的尤物美人交融的不分彼此后尽情喷发让他浑身舒爽。道:“婉仪知道我们的事情。我没骗她。放心吧,事情不会传到我岳父的耳朵里。”

莫心蓝柔媚的道:“那我就放心了。”又叹道:“我在香港商界积累的声誉算是毁了呢。”

陆景安慰道:“心蓝,不要紧。商业声誉我们慢慢想办法恢复。高俊远会为他轻佻的话付出代价。”吻了吻莫心蓝,笑道:“话说作为名媛,身上多我这条风流债也不算大事吧?”

“死人,你还笑我?快帮我想办法呢!”莫心蓝捏着陆景的耳朵,不依的说道。和陆景在一起,她宁可当个小女人,懒得动脑筋。而不是什么优雅高贵的莫总裁。

夜色笼罩在天空中,香港的高楼大厦早就亮起灯光。白色豪华奔驰疾驰而过。车中。昌晓之有些担忧的道:“高总,今天…”

高家和陆家对抗处在下风,她略有耳闻。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和高远基金关系密切的谢平秋突然被捕入狱。她有些担心。

高俊远摆摆手,轻松的道:“晓之,没事。我有分寸。”今天确实有点冲动了,但是他和谢平秋情如兄妹。骤然听闻谢平秋被谋杀未遂,在宴会上看到陆景便控制不住情绪。

车到高远基金总部大楼,高俊远想了想,还是给高俊耀打了个电话。

夜色沉沉,黄海冬季的寒风在城市中肆虐。风景优美的江南别墅区11号别墅中,高俊耀正和崔九霄下着围棋。轻飘飘的一粒白子落下。收了崔九霄二十几个子。

崔九霄无奈的笑了笑,拿起明正德年间的紫砂茶壶喝了一口。叹道:“高兄,你还是喜欢于中正平和的布局中隐藏杀机。论布局我不如你啊。”

高俊耀沧桑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你这捧杀。要是现在计数的话,我怕是要落后你。”

崔九霄笑笑,略一思索落了一子,道:“你和陆景接触的怎么样?七月和修平两个小子对陆景实力的判断只怕都是错误的。反倒是唐家小六和裴家那小子见机的快。陆家至少是一流世家的水准。我是没打算和他为敌。我们几家在政治上最好是中立。”

高俊耀嘴角泛起苦笑,道:“和棋难下啊。”谢平秋今天在交州的监狱里差点被杀。香港那边舆论正在转移焦点,瑞丰公司正在安然脱身。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崔九霄微微一笑。高俊耀有些骑虎难下。

他们这几家三代最优秀的子弟都有些缺陷。唐诗经是女儿身,高修平的心胸格局小了点。崔七月智商不差就是喜欢搞小聪明的把戏,裴吴越赌性重了些。

当然,年轻人身上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打磨打磨一二十年,还是能接班的。

下着棋,高俊耀的手机忽而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