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85章 不适合见面

第1185章 不适合见面

“九霄,我接个电话。高俊耀看了看号码,笑着拿着手机出去了房间。他和崔九霄就算目前是盟友关系,但是有些话还是不能让崔九霄听到。

今日之盟友未必不会成为明日之仇寇,今日之仇寇未必不会成为明日之盟友。

高俊耀和崔九霄下棋的房间是别墅二楼布置舒适幽雅的会客室。出了门,魁梧的保镖立即贴身跟了上来。高俊耀径直去了书房,“俊远,什么事情?”

高俊远将今天晚上和陆景的冲突说了一遍,道:“二哥,事情你都推到我头上来就行。我情绪没控制住。”

高俊耀默然无语,很久之后,长叹口气道:“你这是误我啊。我都推到你身上,那要陆景信才行啊!”

他和崔家结盟、与严家交好,都是为了应对陆景强大的压力。但是,他本质的目的还是走中间路线。这是商业世家的传承之道。

在没有好处的情况下,陆景家里的人情也不可能无限制的使用。用一个人情就少一个人情。而如果陆景谋夺高家的资产,就会显得吃相很难看,自然会有人看不过眼。况且,高家和陆景也没到不死不休的地步。这是他和陆景和解的基础。

但是,高俊远今天这下子可是把陆景得罪很了。在大众广庭之下曝光他的情人,这得多大的仇啊。被这么一个世家子弟记恨着,他压力很大。

高俊远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道:“他不信也得信,我就不信他敢把我们逼到严家那一方去。高家只要拿出100亿美元,足以改变很多事情。”

高俊耀轻轻的叹口气,“也只能这样想了。你本来是很谨慎的性子,今天怎么这么冲-动。谢平秋那儿,唉,我不是正在想办法吗?我这就和陆景谈谈。香港那边的进展,你和修平先停下来。”

他挑起南叶日报的事情本来是想拿到筹码,引而不发。让陆景放谢平秋一条生路。本就是走钢丝。他努力维持着平衡,高俊远这一下子就把平衡给打破了,再继续运作南叶日报的事情,只会让陆景觉得咄咄逼人引起他的反感。

挂了高俊远的电话,高俊耀沧桑英俊的脸上出现一丝决然,他无法预知陆景被激怒后的反应是什么?但是从白博明、谢平秋的事件来看,绝对不是高家能承受的。

琢磨了半个小时。高俊耀直接拨了陆景的手机号码,这是他第一次给陆景打电话。

第一次电话没接通。显示正在通话中,过了十几分中,高俊耀再拨,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很快传来陆景的声音,“你好。”

高俊耀道:“陆先生,你好,我是高俊耀。”

陆景刚接到岭南省经贸委常务副主任劳雪梅的电话,刚打完就接到高俊耀的电话。声音变得淡淡的,“高先生,有事?”

听得出陆景的不满,高俊耀斟酌着用语,“陆先生,之前我让唐诗经转达了我与你见面的意愿。我希望能与陆先生和解,不知道陆先生是否有时间和我见面详谈。”

陆景讥诮的道:“高先生。你这番话很没有诚意。南叶日报突然被搜查不是高家运作的吗?就在刚才高俊远还在酒会上出言轻佻的羞辱莫心蓝。你,这不像和解的意思。”

高俊耀心里松了口气,要是陆景一句话不说挂了电话那才叫可怕,他能说这么多话,表明还是有和解的意愿。

“陆先生,南叶日报的事情是高家运作的。我希望你能放谢平秋一条生路。她对高家来说是功臣。就在今天傍晚,谢平秋在交州的监狱里被谋杀,差点就死了。俊远和谢平秋情若兄妹,所以…”

高俊耀点明了谢平秋的现状。

陆景冷笑,谢平秋的事情和他没关系,冷意十足的道:“看来高俊远已经给高先生打过电话了。假设我把高先生的情人和私生子的照片在顶级企业家俱乐部的聚会上发几张,你会体谅我吗?”

高俊耀默然无语。沉吟了一会,道:“陆先生,我深表歉意。如果能消除你的怒气,我愿意赔偿你的损失!”

陆景哂笑,“我在公众场合羞辱你一番之后,我也愿意赔偿损失!你接受吗?”顿了顿,又道:“高先生,你和解的意愿我知道了,如果可以,我希望和高家成为朋友,至少不是敌人。但是,现在,我们见面的时机似乎还不成熟。过段时间再说吧。”

高俊远叹口气,道:“行吧。”心情沉重的看着窗外的夜色,久久的没有说话。

一个世家的传承和兴盛的过程中,总是需要人牺牲,为之付出。

香港兰桂坊的酒吧中“天下第三”是一块金字招牌。余乐给陆景放假的当天晚上就约了寇小蛮来这里泡吧。

“咚咚咚--”

“嚓嚓嚓---”

重金属的疯狂音乐声充斥在酒吧中,乐队沧桑的主唱在舞台上跪地高歌,十分暖场。纵然香港是寒冬,酒吧里热的温暖如春。圣诞节将至,酒吧中人头汹涌。

“不专业!来酒吧都不能喝酒算什么?”寇小蛮和余乐两人在舞池里跳着韵律十足的舞蹈,嘴里还不忘数落他。

“身体还没完全好,这段时间要戒酒。”余乐解释道。看着娇小玲珑的寇小蛮黄色毛衣尖翘的丰挺,心里一片火热。如果寇小蛮胸罩里面没有作假,至少是个C杯。

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小号MM对他的好感。这个圣诞节是拿下她的好时机。幸好从交州带来的重大的利好消息,像陆景一请假就请到了。

宋问天在接受谢平秋的地盘之后开始调查谢平秋和高远基金存在的秘密联络。正好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由他来香港当面向陆景汇报了一次。陆景这会应该和岭南那边沟通过:彻查这些蛛丝马迹。

“哼!”寇小蛮冷哼一声,舞动着手臂,丰翘的小臀扭动着,电力十足,“戒酒啊!那你戒不戒色啊?”手掌在余乐翘起来的那儿用力的拍了一下。

余乐倒吸口凉气,“小蛮,你要不要这么狠?”说着,将寇小蛮拉出舞池。

寇小蛮咯咯娇笑,跟着余乐一起往座位上走去,叫道:“你要干嘛?”

“你说我要干嘛?讨点利息。”一到座位上,余乐将寇小蛮紧紧的抱到怀里,低头霸道的吻了上去。

“不行。”寇小蛮不从,渐渐的,却是慢慢的软下来,没一会就呼呼的喘着热气。身旁路过的酒客吹着口哨。

余乐望着寇小蛮大大的眼睛,手掌缓缓的摩挲着她水洗白牛仔裤包裹的小翘臀,赞道:“小蛮,你今晚真美!”

“少说好听的。”寇小蛮心里甜蜜蜜的,却是撅起红润诱人的嘴唇,道:“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这算强吻。”说着,话锋一转,“我听晚瑶说你喜欢过丁灵、墨静雯,我有她们漂亮吗?”

余乐经验何其丰富,无比肯定的道:“当然有。”然后立即转移话题,“诶,董晚瑶今天没出来泡吧?”

寇小蛮道:“她啊,从交州回来就从良了,不来这儿泡吧,我一个人无聊死了。幸好你今天来找我喝酒。喂,你别**啊。”推了余乐一把,他的手从她的屁-股上摸到大-腿深处了。

余乐稍退开半步,却是没有放开抱着寇小蛮的手,恨不得现在就带这个小号MM去开房。

寇小蛮丢了个媚眼给余乐,警告道:“你乱占我便宜,小心我的膝盖哦--,撞断了我可不负责。你今天不上班吗?我听说给陆景当助理,一般都很忙的。”

余乐心火稍敛,笑着吹牛道,“那得看什么人。以我的才智,基本每天都不用加班。我刚从陆景那儿得了两个星期的假期。小蛮,这个圣诞我们好好的玩玩。”

“好啊,好啊。”寇小蛮雀跃不已,又奇怪的道:“你怎么突然有两个星期的假,我听晚瑶说陆景最近遇到麻烦了。”

“南叶日报那点事能叫麻烦事?”余乐嗤之以鼻,将寇小蛮抱得进了些,在她耳边道:“这么说吧。有两个商人甲和乙。甲家资万贯。乙很想要甲的资产,但是各种规则限定的又不能强抢。那么乙就想了个办法,装作很弱,让甲先来‘欺负‘他,然后他正当自卫,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甲的万贯家资给抢来。”

寇小蛮惊讶的瞪圆大眼睛,“不是吧,这么黑暗?”

余乐嘿嘿笑道,在寇小蛮脖子上呼着热气,“我会告诉你陆景是个腹黑男吗?”南叶日报这件事,谁是最后的猎人,有些人根本没搞清楚。

寇小蛮掩嘴娇笑,眼波流媚的道:“余乐,这句话我一定会告诉晚瑶,能不能传到你的老板陆景的耳朵里去,你就自求多福吧?晚瑶八成已经是她哥的女人了。”

余乐佯怒,一手覆在了寇小蛮挺秀的乳-峰上,用力又温柔的一握。寇小蛮有些傻眼,嫣红的嘴唇在那一刻情不自禁的微张开泄出一声呻-吟。

就在这时,酒吧的音乐骤然一听,片刻的安静时间中,余乐很清晰的听到了寇小蛮那声呻-吟,心间顿然有种沉醉而销-魂的感觉。似乎把这个小号MM娶回家每天晚上这么握着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高俊耀并没有返回他在赤湾的别墅,而是住在了高远基金总部大楼。深夜时分,突然一个陌生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快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