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86章 结束

第三卷 通往王座的道路 第1186章 结束

“嘟-嘟-嘟-”

电话里挂断的忙音让还有迷糊的高俊远骤然清醒,翻身而起。这没头没尾的警告让他意识到危险已经来临。

高俊远飞快的收拾了行装,清点了一下护照、手机、充电器等随身物品,在墙角保险柜里拿了足够的现金,从高远基金大楼顶层的私人休息室里出来,一个人开车前往香港国际机场。

看看手表,此时是凌晨三点钟,香港夜里的街道十分寂静。各种高楼大厦中有几间办公室里亮着灯。快到机场时,高俊远慢慢的镇定下来。将车停在路边,抽了一支烟,给二哥高俊耀打了个电话。“二哥,你晚上和陆景谈的怎么样?”

高俊耀晚上和陆景谈判破裂后,不动声色的送走了崔九霄,但是,他晚上睡的并不安生,半夜里披衣起来在江南别墅的书房里看《史记》。

接到高俊远的电话,高俊耀沉吟了会,反应过来,道:“谈的还不错。他有和谈的意愿。还需要继续沟通。俊远,这么晚还没休息?”

高俊远琢磨了下,没给高俊耀说他接到警告电话的事情,道:“二哥,那香港这边没我什么事。我准备明天去美国呆几天。美国国籍就这点麻烦,每年要过去住一段时间。”

高俊耀想了想,道:“俊远,你还是在香港留两天。南叶日报这件事陆景要我们赔偿损失,你帮我盯一下。高家资产不能给他白敲诈。”

高俊远愕然,问道:“二哥,你们谈到赔偿这一层了?那今晚的事情呢?”

高俊耀笑道:“我没给他提。心照不宣吧,慢慢谈。我透露了可以赔偿的意思,他没有拒绝。”

挂了电话。高俊远长长的松口气。看来,陆景是准备让自己吃点苦头好和二哥谈判。如果有选择,他又怎么舍得放弃高远基金的基业去美国生活呢?

想了想。高俊远调转车头重新返回高远基金总部大楼。他倒是想看看陆景准备怎么在香港“炮制”他。

黄海,江南别墅11号别墅的书房中。高俊耀喟然长叹,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明月皎洁,寒风吹拂他心里激荡的情绪,“俊远,对不起了…”

黑色的豪华克莱斯勒缓缓的停在高远基金总部大楼前。位于港岛的高远基金总部大楼虽然不在中环核心区,也是少有的地标性建筑。

高修平在大楼门口下车,信步走进一楼大厅里。昨天晚上他接到三叔高俊远的电话。暂停继续施压南叶日报的后续动作:

和华可以搞出一条女星滥赌的大新闻,高家同意可以搞出一条偷拍的新闻继续吸引香港市民的关注。位于香港警署中南叶日报偷拍z姓女星的激-情视频如果在网上散布开,造成的震动可想而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二叔、三叔会叫停。

高远基金总部大楼楼高45层,属于甲级写字楼。这里入驻的公司并非只有高远基金一家。高修平坐电梯到40层,玻璃门自动打开。刚进现代气息十足的办公大厅,高修平就觉察到了异常。大厅里弥漫着一股悲观的气氛。

“怎么回事?”高修平径直到三叔高俊远的办公室,里面一片狼藉。高远基金的副总朴阳羽蹲在办公室的地板上抽烟,见高修平进来,脸上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声音干涩的道:“小高总…”

“发生了什么事?”高修平大喝一声。整洁的办公室变得满目疮痍,气氛压抑的让他难受。

“半个小时前,高总、昌助理、老刘他们几个副总被岭南省公-安厅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带走了。就剩下我。我知道小高总一会要过来。在这儿等你。”

仿佛晴天霹雳砸在了头上,高修平双手痛苦的捂着脸,好一会才回过神气急败坏的吼道:“我草,尼玛,傻不拉几,你当时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朴阳羽一向是三叔走的不近,不是心腹,能当上副总凭借的是真材实料的能力和马屁功夫。

朴阳羽惨笑,“有用吗?”高总都被抓。小高总在香港的能量管用?

高修平愕然无语,半响。叹口气,拿出电话向家里汇报。

协助调查?调查什么?肯定又是陆景捣鬼啊!

上午十点许。香港警署发布消息称:高远基金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俊远涉嫌在套取岭南国投账面资金、违法操作国内债券市场获取非法利益,被香港警方协助岭南警方逮捕。同时被逮捕的还有高远基金总经理助理昌晓之以及高远基金两名副总。

香港金融界一片哗然,消息仿佛看不见的涟漪迅速的扩散开。

高远基金在香港金融界很有名气,其资本在15亿美元的规模左右。所能调动的资金大约能在50亿美元上下。这么一支基金突然被查,所造的震动可想而知。与高远基金联系密切的一些人甚至有些恐慌。

“爸,怎么会这样?”周三上午上班后,董冰处理了她手头的工作,正浏览报纸和时代在线的页时——上面的消息让她感叹不已——被父亲叫到了办公室。

董坤城的办公桌上放着几台笔记本电脑,接受着他关注的信息。他刚把高远基金的事情告诉女儿。喝着茶笑道:“怎么不会这样?搞金融的有几个不钻法律的漏洞?问题就在于高俊远被陆景抓住痛脚了。今天的报纸看了吗?”

董冰点头,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我昨天听陆景说了他的计划。只是没想到他搞出这个事情。”

今天香港大小报纸的头版头条的消息是香港著名影星、歌星雪诗在澳门滥赌欠债3亿,一贯以玉女、乖崽崽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雪诗个人形象轰然倒塌。报纸上的批评文章直呼其可以和年轻时好赌的吴孟达相比。

这条消息昨天晚上就爆出来。只是,她昨晚还在学习充电兼做瑜伽,没有关注娱乐新闻。没想到今天直接占据了头版头条。

南叶日报事件后续的报道只有瑞丰公司的声明。评论版面加起来大约和雪诗滥赌的消息是三七开。明显舆论焦点正在转移。

想想也是,南叶日报的日发行量只有三万份,而雪诗在香港的影迷、歌迷加起来只怕不下三四十万,再加上她的知名度,香港几百万人几乎无人不知。报纸怎么安排报道版面想想也知道。

和莫心蓝历经世情、看过沉浮相比,董冰对这样的操作手法有些接受不了。

董坤城就笑,叹道“你啊….”这种事情他也不好教女儿。手里没些做歪门邪道事情的人不行,歪路走多了也不行,这其中的度要自己把握。

“好了,小冰。南叶日报这件事,陆景已经处理完了。你的注意力可以放回到龙盛集团这边来。”

董冰明丽纯净的脸上露出给不信的表情,“爸,这样就结束了?”

董坤城笑着点点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他打算让女儿自己去体味这后面的意思。这时,助理走进来道:“董总,你的客人到了。”

见状,董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想了想,拨了陆景的号码,径直道:“陆景,你还没回江州吧,中午一起吃饭?我有事情想问你。”陆景的电话里传来几声女孩子的笑声,也不知道他和谁在一起。

“行啊。我中午正好要请晚瑶吃饭,你一起来吧,小灵也在。呃…,我问下杨晚婷的意见,她也在我的办公室里。”陆景正在世运大厦的办公室里和董晚瑶、盛高格、杨晚婷说话。

ek公司的办公室也在世运大厦。ek公司作为智库、咨询公司,这次伊拉克战争导致石油先跌后涨,国际油价从25.24美元的地点一直涨到了现在逼近40美元的大关。ek公司分别发出了数篇分析文章,在业内赚足了名气。

陆景今天上午见盛高格是了解情况,看看ek公司有什么困难需要他帮忙解决的。

盛高格知道杨晚婷和陆景是同学,杨晚婷是陆景亲自招进ek公司的,给她开了三万港元的月薪,这对于才毕业一两年又没有相关工作经验的杨晚婷而言是很高的薪水。盛高格一听陆景说随便聊聊,就喊了杨晚婷一起上来。

“杨晚婷,董冰中午请我吃饭,要不要一起去?”陆景按住话筒微笑着问穿着米白色职业装的杨晚婷。许久不见,她越发的清冷脱俗了。

杨晚婷清冷的脸上浮起轻柔的笑容,婉拒道:陆景,我就不去了。”她知道陆景问她只是老同学聚聚的意思,但是陆景和董冰的话题她多半插不上话。

内心里,她现在还没做出什么成绩,也不太想和老同学们多见面。至于陆景,陆景都见过她更狼狈的时候,心里对见他倒没什么抵触。

陆景笑着点点头,也不勉强杨晚婷,给董冰说了一声,挂了点话。聊了一会,盛高格便笑着告辞。陆景按了内线电话让唐雨瑶通知可以让杨星长上来了。杨星长负责的富跃产业投资基金在今年下半年和高远基金较量过几次。现在高远基金完蛋了,他需要和杨星长聊聊。

董晚瑶见陆景放下电话,走到陆景的办公桌笑吟吟的道:“哥,你总是这么忙啊?”看看办公室的门口,低头在陆景耳边小声道:“哥,你试过我姐的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