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87章 被谁出卖

第1187章 被谁出卖

陆景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瞪了俏皮而笑的董晚瑶一眼,道:“什么话啊?董冰是董叔叔让她来关注这次南叶日报事件。上午胜负已分,她请我吃饭八成是来问我原因。”

董晚瑶咯咯娇笑,趴在陆景肩膀上打趣道:“哥,不用解释的那么清楚哦。”堂姐董冰比她要漂亮,和关宁姐是一个级数的美女呢!

陆景捏了捏美人痣的脸蛋,道,“跟着心蓝学坏了。越来越促狭。”

莫心蓝今天下午飞美国。昨天晚上,她爸就打电话过来了。消息已经传了出去。董晚瑶只是在莫心蓝身边工作,她不用去美国。莫心蓝带的是她助理季梦白。

说笑了几句,董晚瑶去隔壁办公室找唐雨瑶、墨静雯说话。

杨星长笑眯-眯的走进陆景的办公室,今天上午的新闻报道,他已经看到,寒暄了几句,笑道:“景少,高俊远罪有应得啊!我听说九八年的时候,他做空港币。”

陆景笑着摆摆手,道:“这种事不能算罪名,不然香港这里的西方媒体又有话说。还是要集中在岭南那里的事情。从谢平秋哪儿搞来的线索,陈谷子烂芝麻的帐。老杨,高远基金倒下之后,富跃产业基金可以壮大吧?”

杨星长胖乎乎的圆脸笑得迷成一条缝,“当然可以,至少可以把影响力扩张到80亿美元左右。不过,景少,这么大的资金,我们十几亿美元的资本不好控制。还得吸纳合作伙伴的资金。我预计可以扩展到20亿美元的资本规模。只是,这样一来。你和谢少的股份可能会被摊薄。”

富跃产业投资基金中,陆景个人占有30%的股份。谢晋文占有18%的股份,其余的股份为合作伙伴持有。

陆景笑了笑,示意杨星长跟他一起到窗边。今天香港是一个晴天。世运大厦顶层是68楼,数百米的高空之上,眺望着香港林立的高楼,心胸为之开阔。

陆景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我们在尘世中打拼,无非这些东西。求得顺意,求得心安。跃产业基金现在在沿海一带有着偌大的名声。只逼东南狼王墨承。你功不可没。所以,这次富跃产业资本扩大,我不打算采取引进新的资金,而是由我们这些股东进行增资购买新股。我给你和你的团队留2%的股份,你们自己筹资买下来。”

杨星长微怔,随即喜道:“景少,谢谢!”心里感慨万分。

京城的世家子弟身边一般都有一个负责打理经济事务的大帮闲。他最初就是帮谢晋文打理经济事务,后来得到陆景的赏识,管理的资金逐渐变多。最后成立了富跃产业投资基金。人生能有这份成就,能站在68层的高楼顶层俯视芸芸众生,机遇是陆景给他的。

陆景笑笑,道:“谈理想这种嗜好。我很早就戒了。不多说了啊。高远基金总部大楼我希望你拿下来。富跃产业投资基金也需要有自己的总部。”

杨星长承诺道:“景少,你放心。我会全力以赴收编高远基金的资产。”

陆景笑着点头。

高远基金纵横全球各级金融市场多年,人才储备、资金、客户资源等等资产很多。富跃产业基金这下可以吃饱了。南叶日报的损失。可是要从高远基金这儿找回来。

以杨星长能影响到80亿美元资金走向的能力,想必现在回内地走动下。至少可以得到省委常委这个级别干部的接待吧?

富跃产业基金的壮大,和华也会收益匪浅。一个集团的影响力。除了自身的资本规模,往往所能调动的资金也是衡量的重要标准。

“石油期货的90亿美元的利润我要取出50亿美元。石油期货你继续炒。我估摸着油价还要涨个大半年。你看着办。”

“高俊远就这样完了?”香港半岛酒店顶层的西餐厅中,董冰讶然问道。她穿着黄色长大衣气质优雅,明眸酷齿,风情动人。

陆景对付着盘子里可口的食物,道:“那还能怎么样?犯法的惩罚很严重的啊。顺带说一句,高远基金也完了。”

董冰挑挑眼睫毛道:“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报复高俊远昨天晚上在杨爵士的宴会上说错话呢?”她稍微一打听就知道昨天晚上有什么事情发生。莫心蓝是陆景的情人这则消息绝对是流传的最快的。

丁灵剪着短发,甜美的笑起来,水润的杏眼看向陆景。等陆景来的时候,冰姐给她说过这事。

陆景苦笑道:“可以别提这件事不?京城那边已经有人知道了,王灿给我打了电话,我头都大了。靠。”

董冰可不会同情陆景,评价道:“你啊…,活该!”看向丁灵,“小灵,不会在心里抱怨我吧?”

丁灵甜甜的笑着,抗议道:“冰姐,我才没有呢。”

董冰眨眨眼睫毛,轻笑起来,揭过这个话题,聊了一会,问道:“陆景,那南叶日报后面怎么安排?”

陆景起身给丁灵、董冰添红酒,道:“马飞处理。黄利飞已经打通香港警署那边的关节。南叶日报关门,责任由下面的主编和狗仔队承担。可能是一两年的有期徒刑。安排总编士元去珀斯休假一段时间,等瑞丰公司后面买下一家小报再重新回来开工。”

董冰蹙起修长的娥眉,拿起高脚玻璃杯优雅的品着红酒,轻声道:“陆景,你这不是赤-裸裸的亵-玩法律吗?”

陆景就笑,“法律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它体现的是制定法律阶层的意志。我只是合理的利用里面的漏洞而已。”

董冰无言以对,继而失笑着摇头。有时候真是觉得自己太单纯了。现在倒是有些理解父母闲谈时说的商海险恶。貌似小灵的心里承压能力都比自己强。

三人说着话,去餐厅外面接电话的董晚瑶一脸郁闷的走过来。坐下道:“哥,小蛮和你的助理余乐吵架了!”

陆景、丁灵、董冰都好奇的道:“怎么回事?”

董晚瑶在陆景面前什么话都敢飚。制服诱-惑的话都说的出来,但是在堂姐董冰、丁灵面前有些拘束。俏丽的鹅蛋脸微红,道:“昨天晚上余乐要带小蛮去开房,小蛮没同意。今天上午小蛮本来是想给余乐一个惊喜,去找他的时候却是发现余乐和别的女人昨晚去酒店开房了。”

陆景笑着摇头。余乐泡妞泡的麻烦大咯。那小子八成已经把寇小蛮其他便宜都占光了,就差上-床。问题是寇小蛮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丁灵则是一脸的淡然。今年她在汉城那段时间就知道余乐天天晚上喜欢去龙湖。

董冰则是一脸的诧异,半天合不拢嘴,看向陆景,问道:“这种人品的助理你也用?”

陆景笑着喝酒,道:“董冰。我难道还管助理私人时间的人品如何吗?好了,晚瑶不要郁闷。就我看,余乐未必能骗到小蛮。吃饭吧,我下午就回江州了。”

高修平给家里汇报过之后,从香港赶到了交州。很快,几个电话打通之后,坐着一位朋友的车直达交州市郊省厅下属的崅阳看守所。那位朋友和看守所的所长沟通了一番,片刻后,在一间窄小的审讯室里见到了三叔高俊远。

“二十分钟。再多就不行了。”陪同来的狱警带上门出去了。

“三叔…”高修平看到穿着囚服坐在木椅上落魄沧桑的高俊远,眼泪都差点下来。在他被二叔高俊耀赏识之前,他最大的支持者就是三叔高俊远。“你,你还好吧!”

高俊远重重的叹口气。“哀莫大于心死!”他要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太笨了。

高修平不明所以,劝慰道:“三叔,现在只是第一步程序。还有机会,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律师。”

高俊远给侄儿的话给逗笑。苦笑,摆摆手道:“不用了。证据确凿。小秋把我和她之间的交易都记下来了。枉我还打她是妹妹。修平。我给你一句忠告:强大的人都没有朋友,只有下属。”

高修平不解,“三叔…”

高俊远笑了笑,道:“每个人内心里都有猛虎。不要相信任何人。要成为王,只能相信自己。好了,我认栽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修平,安排一下,让我在里面过的舒服点。”

高修平含泪答应下来,心里茫然。出了看守所回到市区里,谢过朋友之后,在交州希尔顿酒店的房间里疲倦的靠在沙发上拨了个电话给唐诗经,“诗经,我有点疑问想请教你。”

“修平,稍等一会啊,我还在做面膜。”电话传来唐诗经清润的声音,继而听到移动的声音,“哦,好了,修平,什么事情?”

高修平道:“诗经,你认为我们这些世家和陆景碰撞胜算几何?你觉得陆家的实力如何?”

唐诗经何其聪明,温婉的道:“修平,高家遇到麻烦了?”

“我三叔被捕了。我没猜错的话是陆景指使的。”

唐诗经叹口气,道:“修平,我今天接到米奇(夏如龙)的电话,你三叔昨天晚上在杨爵士的酒会上将陆景和莫心蓝的关系当众抖出来了。米奇当时在场。这个消息只怕已经传到京城去了,你想想陆景会是什么反应?”

电话里没有声音,唐诗经接着道:“至于胜算?陆家至少是一流世家的实力。我们这些商业世家,因为秉持中立的原则所以能传承至今。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的实力是比不上京城里那些深宅大院的家族。碰撞的话,要是能避免炮灰的命运,有强力的支持,我们后期会占优。我们的资金足够多。但是,问题就在于,我们肯定是炮灰。所以,我个人建议你向吴越学习。”

高修平愣愣的出神。唐诗经都知道的消息,二叔怕是能知道大半吧?那么他为什么还要挑起南叶日报的事情呢?他不怕得罪陆景?

瞬间,仿佛一道电光从脑子里划过,高修平突然明白两个小时前三叔在看守所里说的话:哀莫大于心死;不要相信任何人。

三叔是个二叔卖了啊,而不是谢平秋。三叔一手执行挑起南叶日报的冲突,昨晚又得罪陆景,假设把三叔送给陆景处置呢?高家是不是就脱困了!

高修平瞬间冷汗淋漓。

高修平有些地方猜测错了。但是,高俊耀心里到底是不是高修平推测的那样,那只能是高俊耀自己心里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