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88章 回江州

第1188章 回江州

唐诗经和高修平通话的时候并不在黄海,她和朋友在吴州市的陵平县旅游,正好在酒店房间里敷面膜。

放下电话,看着窗外高楼林立宛如现代化都市的陵平县县城,唐诗经自语道:“陆景,我现在对你越来越期待啊。”陆景前些天给她说形势会变化,现在确实是变化了。陆景很快就摆平了南叶日报事件。

陆景在对付高家时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让她心里复仇的念头越发的炽烈,只是,她没有可以让陆景出手对付崔七月的理由。

如果是付出她的身-体,那还是算了。她要是肯委屈自己的话,下嫁崔七月,以崔七月对她的迷-恋,不出五年绝对可以毁掉崔七月。

正想着,朋友敲门进来,“诗经,晚上酒店里有个酒会,下去玩吧!”唐诗经收起心思,笑道:“行啊。先吃饭去。”

心里忽而又想起陆景和莫心蓝的关系被曝光的事情。这几天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羡慕陆景把莫心蓝那个绝色美人给收进房中。不过,陆景恐怕还要面对他妻子的怒火吧!

想到这儿,唐诗经嫣然一笑,把她身边的朋友看的一呆,“诗经,想谁啊?笑得这么开心?”

黄海戏剧学院外的黄海金臣酒店位于临街的一家写字楼中,平日里十分清净。平安夜的傍晚时分,一辆不起眼的尼桑轿车听在了酒店停车场中。

上面下来两名带着墨镜的漂亮女人,一人穿着黑色的貂毛大衣,华丽的贵妇装扮。一人穿着深蓝色的毛呢套裙,明雅妩媚。7楼酒店门口的迎宾的服务生看得眼睛都有点发直,“欢迎光临”四个字说的舌头都有点打卷,目送两个俏丽的妇人进了酒店,目光恋恋不舍的从那丰满的翘臀上收回。

进了套房,随行待客的经理调好空调,又确认了菜单,笑容满面的离开。刘怡秋这才摘了墨镜放在客厅奢华的圆桌上,娇笑道:“静瑶,那个服务生恨不得把你的衣服给扒了呢!”

“要不是不希望有人知道我们经常在这里吃饭,我早找人废了他那对招子。”齐静瑶眉头一挑,把墨镜摘下来放到口袋里,恨声说道。她在陆景等人面前是很温驯,但是对普通人自然不会如此。

刘怡秋咯咯娇笑。要说心狠手辣,她在徐城这些年做的事情还真比不上齐静瑶。据说齐静瑶在黄海宣传部竞争一个副处岗位的时候,用了狠辣的手段让竞争对手败北。

说笑着,没一会酒菜送上来。齐静瑶吃着菜,轻笑道:“怡秋,香港那边的事你知道吧?咯咯,陆景找人爆料了雪诗的赌债顺利的转移了公众视线。很快就把南叶日报的事情运作完成。连高俊远都被送进了交州的监狱。”

刘怡秋自嘲的道:“刘书记那会给我说这些!静瑶,是怎么回事?”等齐静瑶详细的说了一边之后,好奇的道:“雪诗不是星光传媒的一线女星吗?”

齐静瑶点头,娇笑道:“可不就是她。哦,她的陪酒价格是120万。我看过星光传媒内部的单子。严景铭今天还大发雷霆的训斥了下面人一顿。”

刘怡秋也笑起来,道:“没准严景铭还试过她的功夫呢!哦,静瑶,陆景和莫心蓝的事闹出来,风波怕是会很大吧?”

齐静瑶笑着摇摇头,“这你就错了。高俊远出言不逊被陆景弄的身陷囹圄。现在谁敢公开传陆景的风流事。都只是私下里说。私下里说的事情传到京城里面可做不了数。”

提到陆景,齐静瑶漂亮的眼眸子有些发亮,“我给高俊耀倒过水,这个人道行很深。陆景真是厉害,几下子就摆平了高家。我看陆景很有可能把高远基金十几亿美元的资产给吞掉。”

严景铭也和厉害,但是和陆景一比就不行了。她日后说不定能换一个高枝:她可是给陆景提供过一条重要消息。

看看刘怡秋的待遇就知道陆景这人深谙御下之道。就她的推测,刘怡秋肯定是陆景的棋子,但是陆景当初就送了她一家300万的公司。为陆景卖命或者卖身,回报比在严景铭身边当金丝雀更高。

刘怡秋也是个人精,嘴角含笑的娇媚道:“静瑶,小心严景铭吃醋哦---”

齐静瑶看了刘怡秋一眼,笑道:“我不说,你不说,谁知道啊!”

明州,四宁山别墅区。

高家的重要人物齐聚在高家的老宅。堂屋中,九把的明代黄梨木官帽椅摆放着。高家的话事人高俊耀居中而坐,左手边第一把椅子空着。旁边还有七八名列席会议的高家子弟。

由于高俊远在香港被抓到交州,老宅内这时的气氛尤其的凝重。

高俊耀轻轻的扫了一眼正小声议论纷纷的高家精英们。感受到高俊耀凝重的目光,老宅内众人的议论慢慢的停下来,最终安静的能听到屋外午后寒风的声音。

高俊耀沉声道:“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了。我现在要安排的是重新在岭南扶植代理人、注册信托基金两件事。”

在场的人顿时恍然。这是要放弃高俊远和谢平秋。一名六十多岁的男子问道:“俊耀,不试图营救下俊远?”

高俊耀摇摇头,叹道:“我不想说什么证据确凿的话。高俊远昨天晚上把陆景给得罪狠了…”将前些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道:“陆家所展示出来的实力不是我们能硬抗的,所以…”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不能硬抗,自然是可以软着抗。人和人的关系、集团和集团之间的关系并非只有敌友之分,还有中间地带。也就是说日后高家不会出面对抗陆家,但是背后是什么样的态度,要看高家话事人的想法。

讨论安排好重新在岭南扶植代理人、注册信托基金两件事后,高俊耀道:“修平,你再去一趟香港,处理下高远基金的手尾。”

“好的,二叔。”高修平心里冰冷一片,但是也知道高远基金的声誉在香港算是毁了,必须要另外注册资金,改头换面,否则很能吸引到合作的资本。

“靠,今年江州的气候有点反常啊。真是冷!”陆景帮唐雨瑶拖着行李箱,从江州机场里出来,刚出了机场通道就觉得江州寒风刺骨。从珀斯到香港温差下降一个等级,从香港到江州温差又降了一个等级。

唐雨瑶笑着抱着陆景,“我早让你穿大衣你不听呢。”今天是秋兰姐来接机,她到不怕给看到。

她和邵秋兰很谈得来。陈思那丫头是个文青,邵秋兰的文学鉴赏水平很高。再加上徐咏碧和邵秋兰关系密切,一来二去,几人便成了好朋友。

唐雨瑶穿着白色的羽绒服,身材丰腴高挑,抱在身上暖和的要死。陆景舒服的叫了一声,道:“雨瑶,以后干脆我们俩来回到处跑吧,把墨静雯和余乐给丢了。”

墨静雯已经向他请假回了交州。这次就他和唐雨瑶两人带着保镖十三飞回江州。

唐雨瑶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嗔道:“那成什么了。我给你当小秘啊!什么时候给秋兰姐打电话?”

“抱一会再打。雨瑶,还记得去年这时候我们俩在建业的时候吗?”陆景拥抱着绝色的佳人,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心里有些不舍的和她分开。

“怎么会不记得?”唐雨瑶笑着看陆景,美眸就似明澈的湖水,在清冷的冬季下午有着沁人心脾的魅力,展颜笑道,“陆景,你是一个感情大骗子。”

陆景笑叹道:“是啊,我专门就骗你一个啊。”

“哪里有!骗的人多了去,我怎么就上了你的当呢。”唐雨瑶摸了摸陆景的脸庞,心里有说不出的韵味、情绪,“和你说件事。认真的。”

陆景一愣,紧张的握住唐雨瑶的手,凝望着她绝美的眼眸,轻声道:“雨瑶,你别吓我。”

唐雨瑶清艳如明月的脸蛋上禁不住浮起动人的轻笑,知道陆景是担心自己离开他,温婉的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想着以后不跟着你到处跑了。这样太浪费时间。我上午和晚瑶聊过,她在香港那里学习的还不错。我想和雨绮姐一样,就固定在江州这边工作。我想要更多的时间学东西。”

陆景松口气,“你吓死我了。”琢磨了下,又道:“以前没见你提啊,还有别的原因吗?”以他对唐雨瑶两辈子的了解,唐雨瑶没有更重要的原因绝对不会想着不陪在他身边。

“你要不要当我肚子里的蛔虫啊?这么聪明干吗!”唐雨瑶轻笑,清丽淡雅,陆景似乎总能知道她在想什么,抱着陆景的身-体跟紧了些,在他耳边妩媚的娇声道:“我想要帮你寻找治疗你身体的方子。在江州固定一个位置好打听一些。跟着你到处跑,有时候在国外,不好打听。陆景,心蓝姐、琴姐她们都想和你要个孩子啊。”

陆景在子嗣问题上很洒脱,道:“这个不能强求,随缘吧。”他不是绝嗣,是子嗣艰难,但前世里唐雨瑶就怀了他的孩子啊。是以,他并不怎么着急。

唐雨瑶笑着摇摇头。这件事很急的。她很上心。

这时,陆景的手机震动下,邵秋兰发了短信过来:你和雨瑶诉衷肠好了没有啊?我和梦瑶把车过来了。

唐雨瑶呀的一声放开陆景,这才知道邵秋兰和何梦瑶早等在机场这里了。白腻如脂的鹅蛋脸上浮起几缕绯红,清艳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