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89章 往事一一

第1189章 往事一一

邵秋兰娇小的蓝色甲壳虫轿车驶过来,在江州机场的车流中很是显眼,陆景都不知道她刚才把车停在那个角落里才让他没有一眼看到。

“姐、梦瑶!”见面笑着打过招呼后,陆景将他和唐雨瑶的行李放在车后备箱里。十三坐了副驾驶座。陆景与何梦瑶、唐雨瑶在后排车座上挤着。

淡淡的清香分别从身-体左右两边传来。看着何梦瑶近在咫尺清丽脱俗的玉容,欣喜的情绪都要溢出来的美眸,陆景压着心底把她抱到怀里的躁动,轻轻的握了握她的手,洁白软滑,有着微微温凉感,“梦瑶,香港那边出了点事,耽搁了。”

何梦瑶粉雕玉琢的脸上浮出一丝绯红,这么多人呢,清声道:“我知道的,是南叶日报的事情。你处理好了吗?”

“当然处理好了。”陆景呵呵一笑,对知性精致的邵秋兰道:“姐,我们去积西镇江堤那儿呆一会。”

“你发神经啊。这么冷的天带我们去江堤上喝西北风。”邵秋兰嘴角勾勒出一缕微笑,下了机场高速转向江州大道。她有些明白陆景的意思。

九九年,陆景邀请何梦瑶去景华工作的时候,就是在积西镇的江堤上。她当时也在场。陆景有一次给她说过,他永远忘不了江水滔滔,往东而去,她和何梦瑶衣袂飞扬、顾盼生姿的那一幕。

来过江州的人都知道江州只有夏季和冬季。盛夏的时候柏油马路上能看到冒烟的景象,而冬天的寒意不及北方,却是透骨的凉。四人在积西镇的江堤之上放眼望去。一片城市的兴盛与自然景色的枯寂交融的画面。

右手边的积西镇早就发展成为江州的第二个商业中心区。几栋地标性的高楼入云,车来人往。再远处的景华国际学校、景华植物园、鹿山都是枯黄的冬天色彩。寥寥的在天际边。

江风抚着几人的头发。陆景回头问身后的三女,“还记得九九年我带你们来这儿的情景吗?秋兰姐精致靓丽。梦瑶清丽明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幕啊。”

邵秋兰正给唐雨瑶说当时的情形,星眸带笑的道:“我就记得你那天在梦瑶的学校里把她的女神形象给败的一干二净。梦瑶,你呢?”

九九年的时候,她与何梦瑶都没有和陆景在一起。那会儿,她和陆景只是情愫暗生,她那天正好借机摆脱何兆林的纠缠。陆景则是拿着银行卡说随便刷,把一个拿着玫瑰花在大四毕业前夕最后努力追求何梦瑶的男生给说走。

何梦瑶长发飘飘,白皙如玉的肌肤有着薄羞的微红。笑着道:“陆景的眼神灼热的我难受。其实,我那是没打算离开星空网吧主管的位置啊。”

唐雨瑶扑哧掩嘴而笑。可以想象陆景那会多么搞笑。专门把何梦瑶带到这里来说服她。

给唐雨瑶一笑,陆景的感叹也发不下去了。凝望着何梦瑶、邵秋兰、唐雨瑶各具特色的绝美容颜,陆景笑着和三位大美女一一拥抱。好像换了一个时间,再来同一个地点也只能是缅怀一下旧日情怀了。不过,秋兰、梦瑶都在自己身边,雨瑶也在,还有什么需要苛求的呢?

下午一起在南园别墅里说着话,时间转瞬便到了傍晚时分。关宁和方琴下班后从景华国际学校驾车过来。宋雨绮和陈苏子约了吃晚饭没有过来。邵秋兰这阵子教书的功课比较松。徐咏碧便将星光咖啡和1804酒吧交给她照看。圣诞节左近回了建业陪母亲过元旦。吴璇去了东京,为丽都酒店的事情忙碌着。

吃过晚饭,陆景与何梦瑶步行横穿南阳街回新丰公寓拿车,准备送她回景华公寓。圣诞节景华公司是不放假的。

晚上是平安夜。南阳街生意极其火爆,人流涌动。陆景和何梦瑶像大学生情侣一样牵着手闲逛着往师南路走。许是人多,没觉得这会的风有多冷。

“梦瑶。有没有和我偷偷溜出来的感觉?”陆景揽着何梦瑶纤细的蛮腰,笑着问她。

何梦瑶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轻轻的嗔着陆景。又述说着她的情意,让人迷醉。格外的明艳清丽。

“何梦瑶!梦瑶。梦瑶,是你吧?”陆景与何梦瑶刚走过胡氏汤包店,一个惊喜的声音从侧后方喊道。

陆景与何梦瑶回头看去,看到一家精品店门口一名描着精致的弯眉、飞翘的媚眼的高挑女孩惊喜的喊道。她身边还有一男一女,都是面带诧异的看过来。

何梦瑶愣下,随即脸上露出微笑,清冷的打着招呼,“小舒。”说着,看向陆景。这是她在大学的室友。

陆景费力的挤开人流,带着何梦瑶走近两步。小舒兴奋的拍着何梦瑶的肩膀,打量着室友,“梦瑶,你还是没什么变化啊。哦,不,越来越漂亮呢。见到你真好。咦,这位是?”

她看到陆景牵着何梦瑶的手。上学那会儿一贯是冷美人的何梦瑶居然没有任何不悦的反应。我的天!

陆景微笑道:“我是梦瑶的男朋友。”

“噢--。”猜想被证实,小舒还是忍不住张大嘴。

立时,何梦瑶绝世的容颜上泛起淡淡的娇羞,给正诧异着的一男一女打着招呼,“罗戴,苏妍,你们也在。”这两人是她一个专业的同学。

几人站着寒暄着,说着毕业四五年各自的工作、经历。小舒却是对陆景很好奇,笑道:“陆景,你真是有两把刷子啊。当年我们理工大四个年级的男生加起来都没有获得梦瑶的芳心啊。前仆后继。啧啧,没一个城管的。喏,罗戴原来也是梦瑶的爱慕者。”

“小舒,我女朋友在啊。”罗戴笑笑,羡慕看了陆景一眼。当年的理工大校花,不知道是多少男生的梦中情人啊。毕业之后,也终于找到了人生的归属。这个消息传出去,不知道要跌碎多少人的眼睛,又有多少还在奋斗追奔十年之后来杀回马枪的男生要黯然神伤。

陆景笑着看了看何梦瑶。何梦瑶俏脸含羞,在夜色中尤其动人。他比何梦瑶晚了两届,又哪里会不知道何梦瑶当时在新月湖大学城这里知名度呢。

说笑了一会,相互交换的手机号码,两拨人约定日后见面再聊。平安夜,哪里会有人去做电灯泡?陆景与何梦瑶过了1804酒吧、星空网吧,从师南路到新丰公寓。

陆景在新丰公寓这里的车库停了几辆豪车以备不时之需。上楼拿了车钥匙,带着何梦瑶做到白色的保时捷车中,陆景对副驾驶座上的何梦瑶笑道:“梦瑶,对张勇还有印象吧,我那时候和他专门去理工打篮球,想要碰到你。结果没有一次碰到你。”

“你们男生都这样制造偶遇追女生吗?”何梦瑶轻笑着道,心里有些难言的美妙滋味,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好像,从大学里毕业很久了啊。有时候也会怀恋当学生时闲暇的日子。

陆景就笑,“我先声明啊,我是去见识下冷美人有多么漂亮的。那会真要碰到你,我不会上去找你搭讪。”

何梦瑶美眸横盼的看了陆景一眼,笑着不说话。

陆景知道何梦瑶的意思:搭讪我也不会理的。心里爱煞了这个清丽脱俗的女孩,也不急着发动汽车,解开安全带,俯身过去,凝望着她明艳照人的容颜,低下头温柔的吻着她红润丰泽的樱唇。

一阵阵眩晕袭来,何梦瑶动情的抱着陆景,吐出香舌仍由他品尝,下午见到陆景的思念、爱意终于如同山洪一样爆发开。连陆景解开她的棉衣,手握着她的玉兔都无瑕顾及。

车内情热如火。何梦瑶动情的呻-吟声催的陆景几乎欲狂。好在还记得不能在车里将她由女孩变成女人。白色的保时捷在夜色中绕到开发区大道急速的狂飙至景华公寓33号别墅,何梦瑶的家中。

言语都是多余的。动情的热吻着,洗过澡,在洁白的**,陆景覆盖着何梦瑶动人至极的娇-躯,看着她清澈晶亮的眸子,冰雪凝脂般的嫩白美人脸带着动情之后的桃红色,“梦瑶…”

保留了二十七年的女儿红为陆景绽放。

“疼!”何梦瑶咬着嘴唇,眼泪落下来,“陆景,疼!”

“一会就好,后面很舒服的。”陆景心疼的吻着佳人,爱-抚着她,宽慰着。

夜色中,33号别墅的灯光尤其的明亮。繁华的景秀路平安夜里的喧闹隐隐的传来。新月湖畔仿佛还有情侣们放着烟花,庆祝着2003年的平安夜到来。

月过树梢的时候,卧室里的大-床终于不可避免的摇动起来。白色的棉被起伏着。陆景最终在那紧窄的包裹着一泄如注…

静谧的冬夜转瞬而过。清晨的阳光驱散着林间的薄雾,别墅窗外的鸟儿叫声清脆若黄鹂,何梦瑶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陆景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啊…”明艳动人的眼睛羞涩的闭上。心里,忽而觉得整个世界都生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