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12章 暴露

第1212章 暴露

唐诗经淡然的看着蔚蓝‘色’的海面,‘波’涛起伏。[透明的玻璃窗隔断了吹拂来的海风。游艇码头处,一艘艘豪华的游艇停泊。

“诗经,最近黄海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啊。”崔七月喝着咖啡,英俊的脸上浮起笑容,探询的目光落在唐诗经成熟水灵的脸庞上,眼神里闪过一丝‘迷’恋的神‘色’。他刚从文舟来黄海。

唐诗经眼神笑‘吟’‘吟’的扫过几位朋友,微笑道:“是有点事。我听一个朋友说,最近在办一个案子。”

一旁的裴吴越笑道:“诗经,你是说是因为齐静瑶的案子?好像,拿下一个宣传部的副主任还不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吧?”他隐约听到一些风声。

唐诗经轻拢着耳边的秀发,优雅的品着南山咖啡,深蓝游艇俱乐部这里的咖啡很正宗,宁可不卖,卖则必然是正品。悠悠的抿了一口,笑道:

“齐静瑶是严景铭的情人。严景铭这个名字你们应该都知道吧?”眼神若有若无的从崔七月那张英俊的脸上滑过。别人不知道崔家和idf投资基金的关系,她能不知道?

崔横‘波’抢过丈夫裴吴越手里的咖啡,靠在‘乳’白的沙发上捧着咖啡撅嘴道:“京城里的公子哥,我们鲁东省委书记的‘女’婿。这在黄海谁不知道。诗经姐,你以前不也有几个京城来的追求者吗?比严景铭厉害吧?”

裴吴越笑着摇头,道:“横‘波’,别瞎说了。”严景铭的底细。他们怎么会清楚。只是知道严家是一个庞然大物罢了。把话题转回来,“诗经。是陆景在动严景铭?”

前段时间,建业市商行位于黄海的分行出现小规模的挤兑风‘潮’。他知道是严景铭的手笔。而建业市商行是和华的成员企业。

崔横‘波’白了裴吴越一眼,喝着咖啡看着优雅淡然而笑的唐诗经。她的人生就是以诗经姐为目标。

唐诗经道:“那样的话,怎么会让黄海的气氛这么诡异?从蛛丝马迹来推测,应该是严景铭自己在查齐静瑶。市纪委已经介入。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崔七月很快明白,沉‘吟’着道:“诗经,你是说齐静瑶还没被控制?”齐静瑶的反噬才会让严景铭紧张。否则,以严景铭的地位碾压一个副处干部会非常容易。

“聪明!”唐诗经赞许的对崔七月笑笑,崔七月看破她藏起来的话头,“齐静瑶能躲过严景铭的寻找。我推断肯定有另外一股力量在保护她。”

裴吴越和崔七月对视一眼,“陆景。”陆景现在肯定在黄海。这件事陆景要不‘插’一手,就不是他的风格了。

“诗经,你觉得齐静瑶会把她知道的东西告诉陆景吗?”

唐诗经笑道:“她有得选吗?严景铭不念旧情,陆景也不是容易被糊‘弄’的人。”又轻笑道:“吴越、七月,你们两可得注意啊,不要犯同样的错误。”

三十多岁的男人,有机会,有实力。专情的有几个?

面对唐诗经的打趣,裴吴越尴尬的一笑。他妻子崔横‘波’还在旁边听着的呢。

崔七月哈哈一笑,他对他自己有信心。

唐诗经见崔七月笑的开心,道:“七月。你好像很久没去看张静云了吧?”

崔七月尴尬的咳嗽两声道:“我每天都和她电话联系。”心里却是沮丧的紧,他和唐诗经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夜里到七点多忽而下起雨,从黄海和平酒店里出来。苏琳紧紧了身上的卡其‘色’风衣,眉眼间带着妩媚的风情。轻声道:“严景铭,你心神不宁?”

声音有些飘忽。眼神看着过往的行人和车辆。她厌倦目前‘精’致的生活,平静的没有丝毫的‘波’澜,仿佛金丝雀。

严景铭长叹一口气。显然,黄海这里的风声妻子已经听到一些风声。但是,他并不准备解释什么。

回到家中,严景铭单独去书房沉思。种种迹象表明,齐静瑶应该是被陆景控制住了。不知道是自愿还是被迫。他现在唯一的优势,能让齐静瑶顾虑的就是,陆景在黄海没什么影响力。

齐静瑶除非想成为逃犯离开国内,不然她不敢向陆景说出他的秘密。但是,人到绝境,谁说的准呢?陆景不是没有实力把齐静瑶送到国外去。

书房里,明亮的灯光落在暗红‘色’的大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摆满了书。其中不乏英文的原版。

黄梨木的书桌前,严景铭踌躇的‘抽’着烟,一根接一根,一时间他也‘摸’不准齐静瑶的想法,他这几天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时,手机忽而响起来,严景铭接了电话,里面传来姑父的声音,“景铭,齐静瑶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齐静瑶和严景铭关系密切。这瞒不住人。黄海市纪委正在调查齐静瑶的问题,这自然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严景铭心里一惊,道:“姑父,我能处理好。”

“你有把握?”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怀疑。

严景铭保证道:“恩,我能处理好。”说道最后有些用力,他不断的给自己心里暗示。

电话里的声音沉默了会,挂了电话。

严景铭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打开窗户看着窗外沉沉的夜‘色’,“齐静瑶,你究竟在哪里?”

忽而,电话又想起来,严景铭看看号码,是刘勇志那边的一个人,接了电话。

两个小时前,徐城某高档小区的一间公寓中。

刘怡秋脸‘色’忐忑的坐在沙发上,嘴角还有一粒米饭,看着对面脸‘色’深沉的中年人,讪讪的道:

“邱总,我和陆景真没什么关系。我以前要害关宁,恩,就是他第一个‘女’人,早被他恨死。黄哲、方华天倒了之后,陆景没功夫理我,我才拿了银行卡里的300万跑了。你知道,对陆景来说,300万在他眼里跟一块钱没什么区别。”

邱总四十多岁,十分干练,身后还站着两名铁塔似的小伙子。见刘怡秋一副要把心肺都给掏出来的架势,笑了笑,‘抽’着烟道:“刘小姐,你说的这些事我都知道。所以到今天才来找你问话。我想知道一点不知道的事情。刘小姐放心。今天得罪你了,我自己会去请罪。”

仍谁在家里吃饭的时候被人暴力破‘门’而入都会惶恐至极,看着刘怡秋狼狈的样子,邱总知道这个‘女’人距离心里崩溃不算远。

刘怡秋急得要哭出来,“邱总,我,我要怎么说你才信啊…”

邱总淡淡的弹了弹烟灰,道:“那我问你答吧。”

翻来覆去的问了一个多小时,刘怡秋几乎崩溃,‘抽’泣着拿着纸巾抹眼泪。心里害怕至极。

邱总问刘怡秋自身的问题问的好好的,冷不丁的道:“齐静瑶在什么地方?”

刘怡秋回答的有些出入,但大致上都是对的上号。她和陆景确实没什么联系。这和他之前的调查是一致的。

刘怡秋一愣,眼神有些躲闪。

邱总立即明白了,笑看着刘怡秋。今天折腾一番总算有所收获。心情大好,再看刘怡秋时,还别说,刘怡秋穿着浅蓝‘色’的居家服,哭得梨‘花’带雨还很有几分美‘艳’的‘女’人味的。

刘怡秋实在熬不过邱总的目光,内心‘激’烈斗争了十几分钟,道:“她在黄海大学资助了一名贫困大学生。正在读研一。”

她和齐静瑶的关系密切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刚才姓邱的问她,她下意识的就想起齐静瑶给她说的一些事情,‘露’出破绽。

“名字叫什么。”

“元娟娟。”

“学生证拿来我看下!”陆景刚走进黄海大学的研究生宿舍的大厅正要往楼梯上走却被宿管大妈喊一声拦住。

旁边路过几名男生都是嘿嘿一笑,显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夜宿‘女’生宿舍是多么香‘艳’的事情。本科生那里管得严,就来研究生这里想办法了。

陆景一愣,黄海大学的研究生宿舍是男‘女’‘混’居吧?自己长得不像学生?

宿管大妈五十多岁,胖胖的,挥挥手道:“别发呆了。你一看就不是学生。哪有学生穿成你这样的?上次你来我就知道。白天来就不管你们这些人了,大晚上来干什么?”

语气说不上多么凶狠,但是不放行的意思很清楚。

我去。敢情他还被记住了。陆景才知道上次来不是他掩饰的多么好,而是这大妈知道他大白天搞不出什么动静。

陆景没料到在楼下还遇到这事,和宿管大妈好好“沟通”了一番,一再保证只是看一个朋友,一个小时后肯定下来,拿余乐的身份证号登记了。这才得以上楼。

至于为什么用余乐的身份证号,这就不解释了吧。

到725宿舍‘门’口敲‘门’,一名路过的‘女’生好奇的打量着陆景。搞得陆景心里都觉得自己大晚上进‘女’生宿舍似乎有点不对味了。725宿舍进‘门’便是书桌、‘床’铺。往里面走才是小客厅,阳台,卫生间。

齐静瑶还是清新的牛仔‘裤’学生装打扮,将陆景让进客厅里,双眼通红通红的坐在墙角的木椅子上,道:“陆景,如果我把严景铭的秘密告诉你,你准备怎么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