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13章 想跳槽

第1213章 想跳槽

怎么交换,陆景早就已经想好,微笑道:“就我得到的消息,你的仕途已经断绝。并且,你在黄海肯定是呆不下去。我可以送你去美国。这辈子衣食无忧。你还想要什么,可以说说看。”

齐静瑶打压周玉石的恶劣手法很让一些人反感,更何况,薛碧露也被夏商影视的人找回来。她的仕途已经完蛋。而这,估计还是严景铭的第一步棋。

齐静瑶知道她的仕途肯定到底了,但是听到陆景亲口说出来心里仍是难掩失望的情绪。

她这辈子的最大的愿望就是继承父亲的愿望在仕途中走得更远。希望能在退休前解决正厅-级待遇。现在,这个想法无疑是绝不可能实现了。

其实,这几天她也想了很多。有些事情的结果可以预期。陆景现在提出的条件不能说不丰厚,但是,她却是意兴阑珊,低头久久的沉默着。

陆景笑了笑,没吱声。齐静瑶要是没想法,就不会在今天给他打电话了。

屋子里很安静,隐隐的听到阳台浴室里似乎有水流的声音。

齐静瑶低头想了一会,抬头定定的看着陆景,认真的,缓缓的道:“陆景,很多事情我其实能想到,你说出来正好断了我的念想。严景铭抛弃我,对我薄情寡义,但是,我不想出卖他。陆景,对不起。”

齐静瑶起身向陆景躬身致歉。毕竟,陆景把她从严景铭手下的追捕中救了出来。

陆景惊讶的看着齐静瑶,半天说不出话来。

齐静瑶这番话真是扯淡!齐静瑶在严家势力略显衰退之后就和他接触。寻找后路,说她和严景铭有多么深的感情。那绝对能入选本年度最佳笑话。

齐静瑶为什么会选择不说出严景铭的秘密?要知道,如果他不管的话。齐静瑶接下来绝对会被严景铭送进监狱,余生肯定要在监狱中度过。

齐静瑶说完之后似乎下了某个决心,神情放松,坐到木椅子上,见陆景讶然的看着她,轻声问道:“陆景,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一个人可尽夫的女人?”

陆景揉揉眉心,没说话。齐静瑶的反应有些反常。

齐静瑶道:“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只有严景铭一个男人。你信我吗?”

陆景点了点头。这话他倒是信。严景铭相对于他来说,弱了一点。但是严景铭比之崔七月、高修平之流都强大的多。齐静瑶不太可能搞脚踏几只船的事情。

当然,看一看严景铭得知齐静瑶和自己见面之后如此激烈的反应就知道,齐静瑶这话背后还有另外一层约束力量在。

齐静瑶看着陆景,郑重的道:“我猜到你的条件是送我出国。但是,我一个人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生活又不习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国看看。这种生活和去监狱里有什么差别?

陆景,我没什么高尚的情怀。漂亮的女人依附强大的男人生存。我想跟你。如果我出卖严景铭,你肯定不会收留我。没有你的支持。我在美国生活,就是一只孤魂野鬼,如同阿猫阿狗一样。死了也没人收。”

陆景拍拍额头,轻吐一口气。这才是真正的齐静瑶!随便一个人都坚贞的如同地下工作者那就要把他给吓住了。

陆景没好气的看了齐静瑶一眼。伸出两根指头:“第一,你高估了你的魅力,我对你没兴趣。我没你想的那么好色。第二。你最近肯定没有出725宿舍,你的思维被限制住了。

去美国。你的人生还有大把的时间寻找合适的人给他当小蜜。你不能回国不代表你的家人、亲戚朋友不能出国。越洋电话随便打,怎么都比监狱里方便吧?”

陆景话说的很不客气。要说陆景这会不生气那是骗鬼。就等着齐静瑶爆料严景铭的秘密,她却说不干了。齐静瑶的性格:就是野心太大。她都山穷水尽还想着“跳槽”。

齐静瑶给陆景说的呆住,脑子里乱糟糟的。好像,她确实想差了。

这时,阳台上“嘭”的一声轻响,一个长发女孩裹着浴巾快步蹿进客厅里,“嘶-,好冷。张姐,沐浴露没了…”忽而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男人,顿时尖叫起来,“啊…….”

一个堪比帕瓦罗蒂的女高音在黄海大学725宿舍里骤然响起。尖叫声消退时,楼下的男生宿舍里有人跟着长嚎,“学姐,不要怕,我在这里…”

“学妹,哪个寝室啊?”

黑沉沉的窗外此起彼伏的声音彰显着大学校园的荷尔蒙,躁动的青春在雨夜里发酵。陆景充耳不闻,而是愣愣的看着门口的长发女孩。他不是被女孩的尖叫声吓住,也并不是因为这个只裹着浴巾的长发女孩有着倾城倾国的丽色将他吸引。

“是你。”陆景看着长发女孩,长发女孩指着陆景,几乎同时出声。

齐静瑶立时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俩认识,诧异的问道:“张静云,你认识陆景?”

陆景给齐静瑶这么一说,立即想起张静云的名字,他刚才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崔七月的未婚妻,名字却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在客厅门口站着的正是在交州“汀阳”酒吧里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不谙世事、娇怯无比的张静云。

此时,张静云长发披肩,文弱、清秀的容颜,身段窈窕,浴巾只遮住了她的玉女峰和幽谷地。圆润白腻的香肩在灯光下闪耀着未干的水渍,雪白的两条长-腿笔直修长。出浴的美人图,诱人无比。

而张静云因为一手指着陆景,浴巾从腋下松开,右边挺翘的玉女峰峦展露无疑,甚至,陆景隐约能看到她大-腿深处的几抹黑色。当真是春光无限,让人冲动。

“啊…”张静云这时也意识到她走光了,又是一声尖叫,转身冲进浴室里。她又怎么会忘记带个她噩梦的这个男人。她求情不成,反倒被武警带到警察局里,等了一晚上才被放出来。

张静云拍拍胸口压惊,然后委屈的想哭。怎么莫名其妙就被陆景看光了。张姐也真是的,怎么放男人进宿舍里来。要和娟娟说一声,不能让这个张姐再住在宿舍里了。

齐静瑶好笑的看了陆景的下身一眼,刚才那场景,她身为女人都看得冲动,关键是张静云浴巾滑落那一下太魅-惑,更被说陆景这正宗的男人了。

陆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你还有心思笑?想好我的话没有?张静云是崔七月的未婚妻,她只要打一个电话,你在725宿舍的消息立即会传出去。”

“啊…,什么?”齐静瑶大吃一惊,她又哪里知道张静云居然会是崔七月的未婚妻。幸好她没用真名住在这里。

齐静瑶立时收敛笑意。她听严景铭说过,idf亚洲投资基金的梅洛蒂-伊凡就是崔七月派来的。崔七月和严景铭有消息互通的渠道。收拾了心情,哀婉的道:“陆景,我想去美国。请你收留我。”

陆景干脆的拒绝道:“我对你没兴趣。”

这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接了电话、电话里刘怡秋语气急促、惊惶的道:“陆景,刘勇志的人已经知道齐静瑶在黄海大学。我,我…”

“我知道了。”陆景脸色慢慢的变得严肃起来,聊了几句,挂了电话。

早春的雨夜,黄海有些冷。张静云在浴室里呆了一会,只得硬着头皮换好睡衣出来,她需要加衣服,冻得难受。出来时,刚好看到陆景在窗口挂掉电话。

明亮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陆景,准备绕开他时看到他裤子撑得高高的。雪白的俏脸顿时变成嫣红。她二十三岁了,知道陆景现在是什么情况。心里暗骂陆景无耻,居然意-**她。

陆景哪有功夫管张静云想什么,他那是男人的自然反应,对齐静瑶做个手势,“你的位置已经暴露。我们要立即离开。路上说。”

他自然不可能让齐静瑶现在落到严景铭手里,有一线机会他都要争取。当然,把她收到房里这种条件就免谈了。

“好。”齐静瑶略微有些慌,开始整理着她的私人物品。

想了想,陆景扭头对坐在床铺上裹着被子的张静云道:“张静云,等会会有人来你们宿舍找齐静瑶。你应付不过来,你给崔七月打个电话。”

张静云抗拒的道:“我才不要给他打电话。我去我朋友那儿凑合一晚。”又咦了一声,道:“齐静瑶?张姐原来你不姓张啊?”

陆景心里发笑,崔七月的未婚妻怎么有点天然呆,提醒道:“这件事没有十天半个月不会结束。你还是早做准备吧。”他没有必要坑张静云。

“哦。那我和你们一起下楼。我回交州。”张静云胆子小,见齐静瑶在收拾东西,忙拿了衣服去浴室里换了衣服,拿着手袋跟着陆景、齐静瑶一起出门。

黄海研究生宿舍楼布局结构和大学宿舍一样。长长的走道两侧分布着各个宿舍。陆景三人刚走到楼梯口时,等在楼下的十三打了电话过来,“陆少,有两个可疑的男子进了女生宿舍…”

陆景沉声道:“你去开车,我们马上下来。”女生宿舍门口自然不可能让轿车直接进出。十三把车停在了100米开外的马路上。

话音刚落,楼梯上已经传来跑步的声音。齐静瑶,张静云立时花容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