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14章 怎么想的

第1214章 怎么想的

齐静瑶、张静云慌乱的看向陆景。张静云有点后悔跟着陆景他们一起走了,急道:“我们去楼上躲一躲。”

陆景摇摇头,看了看,伸手把齐静瑶马尾辫上的头饰拿下,乌黑的秀发流泄在她肩头,轻声道:“半蹲着系鞋带。用头发把脸遮住。”又对张静云道:“低头假装翻包。”

很快,楼梯口出现两名穿着黑色大衣小跑着上楼的男子。一眼就看到楼梯口的三人。

其中一人脸上浮起暧-昧的笑容。楼梯口有个女生正侧身对他们半蹲着系鞋带。靓蓝色的牛仔裤将臀裹得紧紧的,翘翘的曲线令人想象到摸上去的柔软感。可惜的是脸被垂落下来的头发遮住,看不清楚。不过这身段看着就知道是个美女。

齐静瑶心砰砰的跳着,努力控制着呼吸。一旁翻包的张静云拿着lv包包的手心都在冒汗。

陆景瞪了上来的两人一眼,小声嘀咕道:“看什么?土包子!”

两名男子嘿嘿一笑,不怀好意的看了陆景两眼,头也不回的往走道里走去,议论道:“哟,这小子真他妈爽,带出去开房双-飞。”今天有要事不方便节外生枝。要是平时,他们铁定打的这小子内出血。

陆景假装没听到两人的议论,道:“好了吧?你们女生就是磨叽。走吧。”三人镇定的下楼,出了宿舍楼,快步往停在柏油路上的黑色丰田走过去。刚坐上车,陆景就看到一名男子在雨中往路边这里跑来,嘴里不知道喊什么。

陆景喝道:“十三,走!”

半个小时后,黑色的丰田融汇在黄海的夜色中。陆景三人在路上又换了一辆豪华的凯迪拉克,重新驶向黄海大学。

天空漆黑一片。夜雨中。元娟娟轻抿着嘴,在人行天桥下的阴影里看着过往的车辆。心里紧张而不安。齐姐刚给她打电话了:她的那些仇人已经追来了。现在必须要离开黄海大学。

十几分钟后,“滴”的一声。一辆深蓝色的凯迪拉克停在天桥下,齐静瑶从车窗里探出头。试探的喊了一句,“小娟?”

元娟娟从阴影中走出来,惊喜道:“齐姐,你没事了?太好了。”

“上车说。”齐静瑶打开车门,让元娟娟上车。元娟娟这时才发现她的室友张静云在车上,“静云,你也在。”张静云别过头不理元娟娟。

陆景坐在副驾驶座上,借着车内的灯光看清元娟娟的容貌:略显壮实的身材。容貌普通,脸上带着真心的质朴笑容。陆景有些明白齐静瑶怎么会把后路都压在一个大学生身上。

张静云对室友元娟娟骗她的事情心里不满。齐静瑶看出端倪,低声给张静云说着她的处境和不得不掩饰的苦衷。

陆景听着听着嘴角就微微翘起来。齐静瑶说的大致上符合事实,只是从齐静瑶她自己的角度来看。

十几分钟后,张静云的脸色逐渐的好起来,和齐静瑶、元娟娟说起话。

陆景回头道:“张静云,你今天晚上住丽景度假村,不用去你朋友那里。明天上午我安排人送你回交州。”张静云在楼梯口与他和齐静瑶一起,已经被卷到这件事中。

“好吧。谢谢。”张静云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她要是晚一点走就给人堵在寝室了。她性子文弱,知道她这是受到了牵连。但没有发脾气,也没说什么。

这时,陆景的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看看。是严景铭的号码,便接了电话。

“羽总,不好了,齐静瑶给陆景带走了。”黄海新汇区的主干道上,一辆白色的国产面包车漫无头绪的到处窜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中年男子诚惶诚恐的汇报。

“什么?怎么回事?”羽乐池大声道。好不容易得知准确消息,居然又让人溜走了,“你们他妈的怎么办事的。”

中年男子辩解了几句,又叹道:“我们都没想到他们会是三个人一起,等我发现他们已经上车了。我们在黄海大道附近跟丢了人。但是。羽总,我看过陆景的照片。认得出来是他。”

“操尼玛!”羽乐池挂了电话,用力的拍着办公桌。一股邪火在心里发泄不出来,今晚,不知道多少人在等着消息,结果他安排的人又把事情搞砸了。

想了想,羽乐池拨了严景铭的号码,这未尝不是一个和齐静瑶对话的机会。只是,多了一个第三方,陆景。

夜雨凄凄,深蓝色的凯迪拉克平稳的驶向丽景度假村。静谧的车中,陆景和严景铭的对话就显得格外清晰。

“陆景,我想和齐静瑶说说话。”

陆景平静的道:“严景铭,你打错手机了。你应该打齐静瑶的手机。”

电话里严景铭却是突然爆发,“陆景,你他妈别装了,我的人看到你带着齐静瑶从黄海大学里离开。”陆景真的和齐静瑶在一起让他十分焦虑。

陆景微微皱眉,挂了电话。齐静瑶现在可是要接受组织调查的干部。他当而皇之的和齐静瑶搅在一起势必会被人诟病。看到了又怎么样?反正他是不会承认的。

齐静瑶,元娟娟,张静云看着陆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挂掉严景铭的电话。

车到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门口。一排排青松在雨中挺拔而立。

元娟娟眼睛里闪过几许羡慕,她从来没想过她能有幸在这样豪华的别墅中住一晚。只是,这份心思立刻收起,担忧起齐姐的处境来。显然,齐姐必须要前排坐着的陆景帮忙才能真正的脱险。

刚进别墅,严景铭的电话又打来了。陆景毫不犹豫的挂了严景铭的电话。他和严景铭没什么好谈的。温暖如春的客厅里,明雪和何梦明穿着休闲的家居服正在环形的乳白色长排沙发上坐着说话,见陆景带着三名女孩进来,一起迎了过来。

“明雪。你让厨房准备点宵夜和酒。小明,你安排下她们三个的房间。”陆景对明雪和何梦明笑了笑,吩咐道。他自己去了卫生间洗脸。这件事他需要理一理:

严景铭的人既然已经发现了他和齐静瑶在一起,他是否还可以继续以齐静瑶手中的秘密打击严景铭呢?毕竟心里猜测和被人看到是两回事。

陆景在二楼书房里吸了一支烟。再下楼来时,可口的宵夜已经准备好。几人在餐厅里坐下来吃了一点。陆景的手机又响起来。

明雪明媚的笑起来,今夜大概有很多人会睡不着。对齐静瑶事件的关注可不是只有严景铭。严景铭倒了,他身边过往甚密的那些干部呢?

陆景接了电话,微笑道:“闵二哥?”

电话里闵兴怀哈哈笑道:“是我。还没休息吧?”听陆景说没有,就笑着说明来意,“严景铭想要和你通话,但是他说你连续挂了他三个电话。让我来做个说客。”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

闵兴怀劝道:“陆景,你还是和严景铭谈谈吧。你要是利用严景铭的情人来打击他,下一次别人也有可能用这种事来打击你,更何况,你家里做好和严家开战的准备了吗?”

陆景辩白道:“闵二哥,齐静瑶和严景铭闹掰,严景铭要送她进去。她向我求救,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其实,这件事的关键就在于严景铭的人看到了他和齐静瑶在一起。他由幕后变到了台前。陆景也没有料到今晚齐静瑶正好会暴露。这对利用齐静瑶打击严景铭很不利。正如闵兴怀说的,陆家做好了和严家开战的准备了吗?

闵兴怀笑呵呵的道:“你这话我是信的。黄海那里有风声嘛。京城这里我会替你放出话。不过。你还是和严景铭谈谈吧,他很有诚意。没必要搞的鱼死网破。”

陆景笑笑,道:“行吧。我等一会给他打电话,听听他的诚意。”

吃过宵夜,陆景打发张静云、元娟娟先去洗澡睡觉,然后对齐静瑶道:“严景铭想要和我谈判,你什么想法?”

齐静瑶轻叹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性太多。我脑子里现在像浆糊一样,无法思考。”

在国内她肯定呆不下去了,严景铭不会对她放心。她想去美国,想跟着陆景。但是。只要看明雪和何梦明的姿容,一个冷艳妩媚。一个娇柔清丽,她引以为傲的姿色要逊色于陆景的两位助理。想要跟陆景的话,怎么说得出口?

她最佳的选择肯定是向陆景咬死,不透露严景铭的秘密。这样一来,她可以在陆景心里留下好印象,家人也可以免于被严景铭报复。问题是,就算她现在说没有卖严景铭,严景铭会信吗?一时间,她有些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决定。

陆景刚才在书房里已经有了腹案,道:“齐静瑶,我送你去美国。你现在按你的想法给严景铭打个电话。”严景铭谈判诚意什么的,他自是不信。

“啊…”齐静瑶双手掩住嘴,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景。陆景说按照她自己的意思给严景铭打电话,意思就是说不要她出卖严景铭的秘密了。

但是,陆景刚才在725宿舍还不同意的啊。她很清楚,像陆景这样的人如果做出决定很难更改。是什么促使他改变了主意了。陆景到底是怎么想的呢?齐静瑶这会儿是真的觉得脑子要炸开了。

陆景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道:“怎么,你不愿意?我保证你衣食无忧的话依旧有效。至于你想跟我的话,我当你没说过。”

明雪、何梦明都是非常聪明的女孩子,从只言片语中立即推测出陆景和齐静瑶谈话的情况。

“没有。我愿意。”齐静瑶脸上有些发烧,滚烫滚烫的,她很久没有羞赫的情绪了。但是看到明雪那双带着清幽冷意的眸子看来就浑身难受。

陆景将手里的手机拨了严景铭的号码,轻轻的放在茶几,齐静瑶欠身拿起电话,电话里已经传来严景铭压抑着愤怒的声音,暴风雨前的宁静语调,“陆景,你,到底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