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15章 谈判、电话

第1215章 谈判、电话

严景铭的声音在明亮温暖的客厅里传开。陆景无所谓的笑了笑,靠在沙发上沉静的抽烟。

自打在杭城为了李慕清抽了史大少、严景铭之后,他和严景铭的关系就不可能缓和。所以,史大少说严景铭有诚意谈判云云他压根不信。

齐静瑶将手机开了免提放在乳白色的精美茶几上,心情复杂的道:“严景铭,是我。”

电话里严景铭顿了顿,似乎有些难以置信:他给陆景打电话不就是为了和齐静瑶谈判吗?

齐静瑶轻吸一口气,道:“严景铭,我准备去美国。你的事我会烂在肚子里。”

“嘿…”严景铭冷笑,他根本就不信,“齐静瑶,你去那里我管不了,但是,我有几句话和你说。第一,你一定不希望成为通缉犯,第二,你的家人还生活在黄海。”

时至今日,他和齐静瑶已经彻底决裂,动之以情就不要想了,而是要示之以威。

齐静瑶心里涌起一阵无力的悲哀,伤心的叹道:“严景铭,我跟了你十年,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出卖过你的利益,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在你眼里算什么?泄欲用的**?”

想起严景铭在得知她和陆景见面之后的种种反应,齐静瑶心底的情绪仿佛一座火山在喷发的前夕,翻腾着。至少,应该给她一次辩解的机会吧?要不是她提前知道消息,这时候已经坐在监狱里和严景铭对话。

严景铭不答,冷然的道:“你。好之为之。”

齐静瑶眼泪汹涌而出,在名利场上打滚。什么残酷的事情没有见过?但是,等事情临到自己头上来时。才觉得人是如此的脆弱。她二十岁在华夏财经大学遇到严景铭,到今年整整十年。谈感情有点奢侈,她懂。但是,十年的相处在最后就换来一句“好之为之”?

“好你妈…”齐静瑶的情绪骤然爆发出来,像火山喷发,叫道:“你有什么好威胁我的?我死全家,你也得死。京城市音乐学院为你打胎女生至少有十个吧?还有很多破事,你当我不知道?严景铭,老娘贱命一条。你金枝玉叶,你敢不敢换命?你敢跟我换吗?老娘这辈子荣华富贵也享受过,三十岁死了也值,你敢跟我换吗?你敢吗?”

说到最后,齐静瑶竭嘶底里,软软的滑坐在地板上,一边哭一边质问。电话里严景铭不吭声。

别墅二楼的栏杆处,元娟娟、张静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出来,心里震撼。元娟娟默然的看着客厅正中哭泣的齐姐。齐姐是她人生的贵人。而齐姐之上。又是一个怎么样“残酷”的世界呢?

半响,严景铭的声音缓缓的从电话里传来,“你说完了?对,我不敢和你换命。但是。你确定你手里掌握的材料就一定能置我于死地?齐静瑶,好好想想。”

齐静瑶发泄过后,这时情绪也稍稍稳定下来。抹着眼泪道:“我想的很清楚,我去美国。以后。我不想管你的破事。严景铭,你别逼我。”

严景铭顿了顿。道:“好,我最后信你一回。”

电话挂断。别墅里重新归于寂静。齐静瑶颓然的靠在沙发沿上,俏脸上泪痕点点,脑子闪过一幕幕回忆。

恍惚了片刻后,齐静瑶拿纸巾擦干眼泪,带着哭泣后的鼻音问道:“陆景,我可以问下你为什么会改变主意吗?我一个人在美国呆上几十年,花销至少得近千万。而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酬谢你…”

她不吐露严景铭的私密,手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和陆景交换。身体,陆景明确说没兴趣。

目睹齐静瑶和严景铭谈判的过程,而她这么快就平复情绪,陆景赞许的点点头,齐静瑶能独宠于严景铭,果然有过人之处。至少,情绪控制这一项就属于一流水准。

“很多事情你没有必要搞的那么清楚。你去休息吧,我会安排你出国。明天一早就走。”陆景摆摆手,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齐静瑶站了起来,迟疑了下,道:“陆景,我的家人还有元娟娟的安全…”

陆景看了齐静瑶一眼,明确的说道:“我不能保证。但是,问题应该不大。”

“谢谢。”齐静瑶真心实意的向陆景躬身道谢,陆景这么说其实已经确定。她又不卖严景铭,严景铭报复的可能性很小。虽然陆景是在对付严景铭,但是无条件送她去美国实在帮她太多。她心里很感激陆景。

齐静瑶、元娟娟、张静云三人回了房间里。明雪走到陆景身后好奇的问道:“陆景,你改变主意了?”伸手把他嘴里的香烟给拿下来,“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刚才有外人在,她不好拂陆景的面子。

何梦明娇柔的笑起来。明雪这表现可不像是助理。

烟给明雪拿掉陆景也没生气,微笑着问明雪、何梦明,“你们看过《无间道》没有?”

“对黑帮片不感兴趣。”明雪摇摇头,笑道:“我可没有拿枪指着你的头啊!”何梦明顾盼生姿的笑看着陆景。她们听墨静雯、余乐说过。那晚谢平秋拿枪指着陆景的头,陆景问谢平秋有没有看过《英雄本色》。

陆景道:“无间道最后是有关于做一个好人的对白。不管齐静瑶出于什么原因、出于何种考虑,她确实没有出卖过严景铭的利益,我何必毁了她做好人的机会。对付严景铭可以另外想办法。”

他对齐静瑶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今晚,他看到的是一个在抗争命运,努力挣扎活着的女人。齐静瑶选择不出卖严景铭和严景铭无情的抛弃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或许是怜悯,或许是同情,总之给她的心灵留一方净土也好,没必要逼着她“背叛”。他现在也不适合继续用齐静瑶所掌握的秘密打掉严景铭。

明雪、何梦明给陆景的“震”了一下。跟在陆景身边,有时候能真切的感觉到他与众不同。

陆景笑笑,“别以为我犯傻了,我们辛辛苦苦从香港跑到黄海来‘潜伏’,哪能就这么算了?”这话说的明雪和何梦明又笑起来。陆景拿着手机拨了唐诗经的手机号。

深夜十一点,卧室里漆黑一片。唐诗经没有睡觉,而是裹着厚厚的被子倚在床头看着窗外点点灯火中淅沥的小雨。绝美的容颜在夜色中冷艳幽静。

以唐家在黄海的根基,齐静瑶躲在黄海大学后来被陆景接走的消息传出来的第一时间她就知道了。她考虑的是这件事所带来的结果。

发生在黄海的事情,她自然要思虑妥当,考虑如何应对。毕竟,唐家的根基在黄海。

很显然,陆景在和严景铭较量。陆景已经占了上风,以她对陆景的了解,严景铭翻盘的概率很小。

彩铃声响起。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电话?唐诗经惊讶的去拿手机,看到是陆景的号码,嘴角浮出一抹笑意,“陆景,什么事?”

陆景笑道:“诗经,打扰你了,请你帮一个忙。”

“真要觉得打扰我休息,你就不会打电话来了。”唐诗经嘴角的笑意扩大,“说吧,什么事?”

陆景道:“帮我安排齐静瑶离开黄海。我准备送她去美国。”

唐诗经微怔,讶然的道:“陆景,这没问题。只是,你为什么要我帮忙?你送她去金山,从金山机场哪儿走不是更隐蔽吗?”

金山是黄海的卫星城,走高速只要一个小时。和华在金山投资新北港,在金山市很有办法。她搞不明白陆景要干什么。

陆景笑笑,道:“请你帮我一个忙,我设计崔七月的时候就没什么心理障碍了。”

“啊…”唐诗经一声惊呼,这是陆景第一次在她面前明确表态会对付崔七月。陆景是在开玩笑,但是这半真半假的话透露出很信息。心里一股由衷的喜悦感涌上来。

陆景呵呵一笑,道:“好吧,真实原因是齐静瑶没有告诉我任何严景铭的秘密。”

唐诗经何其的聪明,她是智商与美貌成正比的女人,一下子就想的通透,笑道:“成,我这就安排。证件什么的,我明天早上送到丽景度假村。”

陆景就笑,“你知道我在这里?”

唐诗经妩媚的笑道:“这很难猜吗?你总不至于住在叶妍的深蓝游艇俱乐部里面吧?我前两天还去哪儿喝下午茶了。”笑着,又轻声道:“陆景,谢谢!”

她是谢陆景对她的信任。陆景通过唐家的渠道安排齐静瑶出黄海,就是要让人知道,齐静瑶是他送走的。这样一来,谁会相信齐静瑶没有告诉陆景任何信息?

而陆景告诉了她真实的情况,是对她极大的信任。如果这个消息走露出去,会让陆景接下来对付严景铭的计划破产。

人生总有一些可以信任的人不是?只是给唐诗经说“我信任你”这话就矫情了。陆景笑了笑,没再说这个话题,简单的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陆景挂了电话,笑着看向明雪、何梦明,有些考校的意思。

明雪有些茫然看着陆景,又看看何梦明。她还摸不着头脑。何梦明却是娇柔明丽的对陆景笑了笑,她已经猜出陆景的计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