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16章 原因、办法

第1216章 原因、办法

明雪穿着白‘色’的t恤和浅灰‘色’的长‘裤’,消瘦而窈窕,她茫然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小兽在偏头思索人生,灵动、可爱。,

陆景笑着翘起二郎‘腿’,道:“小明,你告诉明雪吧?”

“行啊,看我说的对不对?”何梦明轻轻的笑着,“严景铭因为齐静瑶和你见面之后就疑心她背叛了从而采取措施。那么,严家的人要是知道严景铭有可能有把柄在你手里,又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你给唐诗经打电话是想把消息传出去。我记得你说过,他们那几家里面都是相互渗透。唐诗经答应帮忙需要承担风险。严景铭有可能打压她。

但是,我想她答应下来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对你的好感、信任。她确信你能赢严景铭。第二,她乐意于用这件事‘交’换你对崔七月出手。”

“小明,你厉害。”明雪叹口气,她又哪里知道,陆景随随便便拨个号码出去,里面有如此复杂的利益‘交’换呢!

陆景赞许的鼓掌,“小明,你把好感排在信任之后就对了。”何梦明对人心的把握细致入微,不差于他。这或许和她曾经灰暗的经历有关。

这话谁信啊?明显是先有好感,才有信任的。明雪在沙发背后,何梦明坐在陆景侧面,两人都笑得明媚动人。

陆景笑着摇头,道:“好了,你们睡觉去吧。我去书房里想点事情。今晚动静不会小。那个,谁给我泡被咖啡去。我要提下神。”

“我去吧。”明雪笑‘吟’‘吟’的转身去厨房。

何梦明陪着陆景上楼,“陆景。你留张静云在这里休息的话,你得叮嘱她一声。不要给家里说,否则崔七月知道了。肯定又会引起轩然大‘波’。”

陆景笑着拍拍额头,道:“小明,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你帮我和她说下吧。我估‘摸’着她睡下了。”

“行。”何梦明点点头。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是复式结构。从二楼的走道里可以俯视一楼客厅的全貌,明雪的身影在和客厅连通的厨房里忙碌着。

进二楼是一间待客厅,往左是去书房的路,往右是去卧室的路。何梦明道:“陆景,明雪其实也签约了ek公司。只是,你让她回来继续给你当助理,她就义无反顾的来了。”

“啊…。她从来没给我说过这件事。”陆景一愣,心里有些难言的滋味涌起。

何梦明笑笑,这种事,‘女’孩子怎么能自己开口啊?冲陆景挥挥手,双手‘插’在口袋里,去找张静云。背影娇柔、窈窕。

齐静瑶明天就要去美国,元娟娟打算通宵陪她说话。张静云没有和齐静瑶、元娟娟在一个房间里聊天,而是回了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今天的变故太大,但是除了给陆景看光的尴尬。下楼时的紧张,她并没有感觉害怕。她‘性’子娇怯、自闭,也没想着打电话给家里或者朋友说今晚的事情。

躺在‘床’-上,脑子里不自觉的推敲起陆景处理齐静瑶整个事情到底是什么想法。她自小在政治家庭里张大。对这些事情有些本能的好奇。她刚才和元娟娟在二楼都听了个大概。

想了不知道多久,就觉得似乎才和陆景见过两次面加起来比崔七月给她的印象还要深刻。在汀阳时陆景的可恶、在宿舍时陆景的无耻、下楼遇险时陆景的镇定,刚才陆景冷静的运筹…。这些都构成了一个清晰的画面。

忽而脑子里画面一闪,她想起陆景‘裤’子高高撑起来的画面。啐了一口,又轻轻的咬咬嘴‘唇’。有些郁闷。她在宿舍的时候几乎给陆景看光了。心里有些不开心。

这时,‘门’忽而被敲响了,“张小姐,你睡了吗?”

黄海雅湾公寓是黄海有名的高档小区。严景铭结婚之后,在雅湾公寓的a栋22层买了一间500平的豪华公寓作为他和妻子苏琳在黄海的家。

夜‘色’中,早‘春’的雨下的越来越大了。严景铭的书房里亮着灯,严景铭仰头靠在舒适的黑‘色’书椅上,眼神没什么焦距,他在思考怎么解决他的危机。

齐静瑶的话,他不信也得信。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是真的。谅陆景也不敢冒着严、陆两家‘交’手的风险,直接的站台来对付他。他现在得让他身边的人相信事情解决了。

严景铭想了想,分别给羽乐池、米凌打电话。

陆景在书房里和唐悦、莫心蓝打了电话通报情况,坐了没一会明雪就端着香气四溢的手磨咖啡进来。

明雪将咖啡放在陆景面前,见陆景又在‘抽’烟,禁不住把陆景的烟盒和火机收走,道:“你们男人真是的,烟哪里是好东西,还整天烟不离手。”

“想问题用的。可别真拿走了啊。我晚上还得想点事。”陆景笑笑,将手里的烟在烟灰缸里碾灭了,拿起咖啡喝了一口,道:“唔,味道不错。明雪你手艺见涨啊。”

明雪扑哧一笑,白了陆景一眼,便将烟盒放下,关心的道:“这件事会很麻烦吗?你不是说严景铭会受到严家的猜忌。”

“这只是推测。而且要反应还得一段时间。”陆景悠然的道,“明雪,拍一只苍蝇就要把他拍死,拍的半死不活,他很痛苦,我心里也会不爽。毕竟,苍蝇生命力很强的。”

明雪给陆景的比喻说的一笑,素净的粉脸不经修饰,自然流‘露’出的勾魂魄力迫人心弦,就倚在书桌桌沿边,近距离的和他在一起,心里有些莫名美妙的滋味涌上来,黑白分明的美眸看着他,说道:

“陆景,严景铭身份背景都不输给你吧?只是,他的产业做得没有和华这么大,能调用的政治资源没你多。但是,你要一下子把他拍死,难度很大呢。”

陆景开玩笑道:“明雪,你这么说不对啊。拼爹我比他强,拼岳父我还是比他强,拼哥我还是比他强,哦,不对,严景铭没哥。”

“有你这样的吗?和你说正经的呢。”明雪娇嗔着拍陆景的肩膀,笑的弯腰。做事情又不是打扑克牌,把硬实力、软实力都摆出来拼一下就能做成啊?

笑完之后,明雪直起身,心里正纠结着要不要顺势把手放在陆景的肩膀上和他说话,却发现陆景的眼神不对,直勾勾的看着她。瞬间,她就反应过来,拿手捂着‘胸’口,嗔道:“你贼眼兮兮的看哪里啊!”

别墅里的空调开着,虽然外面还是早‘春’的夜晚,但是别墅内温暖如‘春’。她就穿着一件宽松款式的白‘色’t恤,弯腰这一下,就算带着‘胸’-罩,只怕‘胸’口的风光也给陆景看去大半。

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道:“情不自禁。”他脑子里想起那一年在新丰公寓雨绮的房间里看到明雪一双莹白粉嫩坚‘挺’而饱-满的‘玉’‘女’峰时的情景。

明雪给陆景说的娇笑起来,“坏透了你。”眼睛从他撑起的‘裤’子上扫过,不满的轻踢了他一脚,道:“你还‘乱’想。难看死了。”

陆景苦笑道:“这不由我的控制。我今天在725宿舍里受了刺‘激’。张静云裹着浴巾就蹿到客厅里了。”

或许是因为刚才听到小明说了明雪的事,也或许是因为明雪曾经在欢场中‘混’过,陆景随口就把他和张静云之间尴尬的事情说出来了,并没有觉得一丝的违和。

明雪没好气的白了陆景一眼,她知道陆景憋了快一周了,火气大着,说着话转移他的注意力,“你说把严景铭拍死怎么个拍法?”

陆景尴尬的往椅子后面坐了坐,掩饰怒火冲冲的小陆,拿着咖啡喝着,道:“世家子弟么,只要不是走仕途,所依仗的无外乎家里叔伯们的人脉,自身经营的资源所带来的实力。

出了齐静瑶这档子事,严家,围绕在严家身边的力量肯定对严景铭心存疑虑,谁知道严景铭什么时候被我炸飞,说不定就受到牵连了。疏远势不可免。

所以,严景铭现在的根基就是他在严家天逸投资的职位,以及他个人拥有的夏商影视。我的下一步目标应该是‘拆掉’夏商影视。而且,应该要尽快完成这件事。

因为,齐静瑶的事情再加上夏商影视的事情,这就足以让严景铭被打入冷宫,成为严家的弃子。这样一来,严景铭就不足为惧了。至于‘性’命,我是要不了他的,除非严家垮了。”

给陆景这么一分析,明雪的思路立即清晰起来,看着陆景微微弓着身子坐着,像一只大虾,禁不住展颜一笑,扭开头去。

陆景不由自主的欣赏着明雪展颜轻笑的美态。明雪是那种放在美人堆里还能被人一眼认出的‘女’人。瓜子脸,眼睛不是很大,明亮清澈。容貌‘精’致,肌肤雪白。有着残雪般的冷‘艳’,洗尽铅华之后依旧灼得他人不敢‘逼’视。

明雪知道陆景在看她,没回头,看着窗外的越来越大的夜雨。心里有些得意又有些难见的娇羞。想她昔日在云‘春’当头牌,要是被客人看得娇羞那成什么了,只是在中意的男子面前会有情不自禁的娇羞。得意自然是因为她到底还是能吸引住陆景的目光。

情不自禁?明雪一下子想的有点入神。

“你憋得很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