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17章 两个版本

第1217章 两个版本

陆景给明雪冷不丁的蹦出一句话弄的一愣,心道:我就算憋出内伤你又不会帮我消火。摆摆手,道:“明雪,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明雪看着陆景,似笑非笑的道:“假正经。”微微欠身离陆景更近了点,轻轻在他耳边吹口气,“那你继续憋着吧,我回去了。”转身离开。

陆景又一愣:难道我说错话了,我应该说“你帮我”。看着明雪窈窕美好的背影走向门口,陆景心里叹口气,也不敢挽留明雪:天知道明雪是不是戏弄他啊。

明雪扶着门框回头看陆景,见他有些发呆的苦笑,禁不住明媚笑起来,如同云春的山茶花绽放,“陆景,晚安。”在一霎那间,她确实有帮陆景释放的念头闪过。

“哒”的一声书房门被带上。陆景笑着摇摇头,他总不能怪明雪“见死不救”吧!

雨下了一夜没有停,丽景度假村在雨中仿佛披上了一层薄纱,青山如黛,碧海升涛。如果忽略掉早春的清寒,这无疑是很美很怡人的景色。

陆景在客厅窗户边悠然的喝着早茶时,唐诗经带着保镖坐着她的红色玛莎拉蒂总裁抵达。

唐诗经穿着浅白色的冬季套裙,靓丽妩媚,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韵味,进客厅后和陆景笑说了两句,将手里的文件袋递给陆景,“喏,这是齐静瑶的证件和机票。先从黄海飞往泰国,然后在泰国等待去美国的签证。”

“好。”陆景随手将文件袋放在小圆桌上,有段时间没和唐诗经见面了。笑着道:“诗经,你略坐一会。齐静瑶她们等会出来。喝点什么?大米粥、南瓜粥、红豆粥、豆浆、纯牛奶,恩。还提供各种酒水饮料。”

唐诗经办事陆景自然放心的很,根本没问证件是否保证齐静瑶一定过关,而是和她闲谈,等待齐静瑶、元娟娟、张静云梳洗打扮出来。

唐诗经轻笑,眉眼如画,有很醉人的女人味,道:“咖啡吧!我昨晚没睡好。”

陆景就笑,“行,我让人给磨咖啡。你正好赶着许雪从欧洲给我的琥爵咖啡豆还剩一点。”

唐诗经微微偏头。浅笑道:“琥爵咖啡产自古巴吧?许行长怎么从欧洲买?”

“得,知道你对红酒、咖啡、雪茄有很深的见地。我没说清楚。”陆景吩咐下去,笑着道:“是aer集团的董坤凡送给我的,正好许雪前段时间在欧洲,带了回来。”

“我说呢。”唐诗经微笑着说道。和陆景随意的说笑着,略等了一会,咖啡送上来。

两人在别墅的窗边聊着天,欣赏着烟雨中天地间的美景。气氛融洽而默契。和唐诗经聊天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赏心悦目。就算陆景没有追求她的意思。也会不自觉的期待下一次和她的聚会。

约一个小时后,齐静瑶收拾妥当,吃过早饭,准备出发。在门口略显壮实的元娟娟抱着齐静瑶哭得厉害。齐静瑶安慰的拍拍元娟娟的背。“小娟,不哭。好好读书,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不要像齐姐这样。”

放开元娟娟,齐静瑶捋了下耳边的秀发。她一晚上没睡,气色有点不好。看着陆景身边的唐诗经、明雪、何梦明,心里有些自惭形愧的情绪涌起。不过她终究是非常人,走到陆景身边,用力的抱住陆景,在陆景耳边道:“陆景,谢谢!”

又深吸了口气,道:“陆景,苏琳和严景铭的关系并不和睦,如果有一天你将严景铭干掉后把苏琳给收了,我愿意和苏琳一起陪你。你随时可以打我电话。现在也可以。”

陆景脸色变得古怪,齐静瑶这建议可真够邪恶的,放开齐静瑶,道:“你恨严景铭?”

齐静瑶自嘲的笑了笑,道:“绝对谈不上爱他。”说着,对众人挥挥手,拿着行李箱和文件袋,坐上陆景安排常见的尼桑前往黄海机场。很快,黑色的尼桑消失在别墅区马路的尽头。

齐静瑶从黄海机场离开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黄海的一些圈子。齐静瑶的离去引起轩然大波。

关注齐静瑶这件事的人都在猜齐静瑶与陆景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这关系到严景铭是否会倒下。

至于,齐静瑶是在被调查期间离开的事情反倒没有多少人关注。相比于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暴风骤雨,这点事不算什么。

两天后,黄海市纪委迅速的宣布了对齐静瑶的调查结果,认为其不善于团结同志,存在生活腐-败、以权谋利等等问题,影响恶劣。经讨论,开除齐静瑶的党籍、公职。

消息传出后,黄海市里关于齐静瑶出-逃的事情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流传的愈来愈烈。

第一个版本:齐静瑶将严景铭这些年所做的踩线事情的证据全部告诉了陆景,用于换取前往国外生活的资本。陆景正在四处收集严景铭的把柄。

据说,严景铭在京城读书的时候,曾经让市音乐学院里面的十个女生同时怀孕,听说还有女老师。打胎的时候还搞出了一尸两命的事情。

第二个版本:齐静瑶抛弃严景铭转投到陆景的怀抱。陆景将齐静瑶藏在了黄海大学,眼看着藏不住,陆景便将已经成为他的女人的齐静瑶送往国外。严景铭和陆景达成协议,只要齐静瑶不回国,他就不追究齐静瑶和陆景背着他偷情的责任。

黄海市里一时间议论纷纷,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暗流涌动。当事人都是三缄其口,没有人能分的清消息的真假。

黄海连着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停了。阳光和熙,午后最高温度有20度。周三中午,。严景铭在黄海和平酒店30层的餐厅包厢中宴请黄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米凌。

寒暄着,几杯酒下肚。米凌轻轻的叹口气,道:“严少。这件事怎么会搞成这样…”

严景铭点了一支烟,沉郁的道:“米部长,我,不会有事。”他也没料到唐诗经居然会帮陆景为齐静瑶更换一个身份从黄海机场大摇大摆的离开。现在,满城风雨,消息都传到京城去了。

米凌摇摇头,喝了一杯酒,又叹道:“严少,不能当所有的人都是瞎子啊。”话里意有所指。

严景铭苦笑。吃着菜,道:“我知道。”齐静瑶第二个版本的谣言就是他放出去的,知道内情的人有多人会信就是个未知数。

米凌长叹一口气,沉默的喝着酒。他和严景铭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想下船都不可能。

严景铭道:“米部长,我会和我岳父那边沟通下。齐静瑶在宣传部里的后续手尾就拜托你了。”

米凌点了点头。这个思路是正确的,要平息这场风波,先得平息齐静瑶这个人名出线的概率,时间久了。自然会忘记。

送走米凌,严景铭琢磨着拨了岳父秘书董鸿的电话,心里想他这么对齐静瑶,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送走齐静瑶之后。陆景参加了和华在黄海的一个活动,算是正式露面。墨静雯、余乐从香港飞到黄海到陆景身边工作。

早春的天气在午后还是有些凉爽。丽景度假村的吴苑高尔夫球场中,陆景换了休闲装邀请前来做客的唐诗经打球。墨静雯、余乐在一旁陪着。

唐诗经刚刚打完一杆。唐诗经的助理拿了手机过来,小声道:“诗经姐。崔先生的电话。”

唐诗经笑着摆摆手,道:“你直接挂掉。他会明白我的意思。”助理嗯了一声,去一旁的球车上处理这件事。唐诗经对身边的陆景笑道:“崔七月有点沉不住气了。”

陆景就笑,“关崔七月什么事?”

唐诗经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成熟的风情不可匹敌,凑在陆景耳边道:“你真不知道idf投资基金和崔家的关系?”

香风袭来,陆景惬意的笑起来,道:“齐静瑶把这个消息向我卖100万美金。诗经,再等等。”

他最近都是在丽景度假村的1号别墅办公。唐诗经送齐静瑶出黄海之后,隔天过来和他聊聊天。陆景知道她的意思:什么时候开始设计崔七月。当然,是等搞定严景铭之后。

唐诗经瞬间就明白陆景的意思,惊讶的看着陆景,呆呆的像蜡像馆里的蜡像,美丽到极点。陆景自是欣赏着她的美丽。半响,唐诗经声音清润的问道:“你有把握?”

陆景居然是想要一棍子把严景铭打死。作为世家子弟,她相当清楚“打死”严景铭的难度。齐静瑶的事情只是让严景铭在家里“失分”严重,但是要是成为废子还不大可能。

陆景笑道:“宜将剩勇追穷寇啊!诗经,现在黄海的声势还不够大。你觉得夏商影视没问题?”

唐诗经明白陆景的打算,想想,还真有可能打掉严景铭,叹道:“陆景,你真是个妖孽。”似乎什么难题在陆景这儿都可以找到解决办法。

陆景微微一笑,“诗经,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唐诗经还没回答,余乐从远处走过来。

“陆景,你的电话,王少打来的。”余乐的眼神轻飘飘的从唐诗经身上滑过。许久不见,这位性感成熟冷艳的唐家六小姐还是如此的美丽。

今天下场打球的是墨静雯。否则,以陆景那粗糙的水平,唐诗经不会有兴趣和他打高尔夫。

陆景处理齐静瑶的事情让他极为感兴趣,这可以让他窥视到严景铭这样社会更高层次人物生活的一角。可惜陆景没第一时间带他来黄海。他知道,陆景现在在黄海其实在等唐悦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