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18章 辟邪神兽

第1218章辟邪神兽

陆景将球杆递给球童,摘下白色的手套,从余乐手里接过电话。

“靠,靠,靠,”王灿一口气连说了三个靠字来表达他震惊的心情,“陆景小子牛逼啊,严景铭的情-人你都能撬走,不佩服都不行啊。京城这里都传遍了。”

陆景笑道:“你靠个毛线,流言你都信啊,长点智商行不?对了,闵二哥没帮我辟谣?”

“我日。”王灿翻翻眼皮,道:“闵二哥帮你辟谣有用吗?齐静瑶在黄海大学被你救走的消息传出来后谁回信?嘿嘿,陆景,你别说你和齐静瑶是清白的啊?无缘无故的送齐静瑶去美国谁信啊?”

两个版本的流言他都听过。

陆景就笑,“我钱多人傻不行?”

“你妹啊!”王灿笑骂,“你说这种鬼话有人信吗?小严这次可是被你整的灰头灰脸啊。大快人心!嘿,现在小严就是辟邪神兽,神鬼莫近。哈哈!”

不管齐静瑶出于什么原因跟着陆景,这件事就足以把严景铭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的面子削的精光。四个字形容:灰头灰脸。

辟邪神兽?陆景愉快的呵呵笑起来,“挺形象的啊。”

“嘿,谁知道你拿着他的黑材料什么时候把他点爆?没人会傻得陪他一起挂掉吧。”王灿哈哈笑道,“cgl星际争霸大师赛后天在黄海市体育馆举办开幕仪式和第一轮的比赛。我明天去黄海,到时候见面聊。我听听原汁原味的故事。”

以他对陆景的了解,事情绝对不是流言说的那样。第一个版本,不可信在于陆景根本没有在京城调查严景铭的黑材料。以陆景的政治智慧,不会挑起陆、严两家的激烈对撞。打压严景铭有各种办法。严景铭“恶心”陆景的时候不也是在背后吗?

第二个版本不可信在于陆景身边美女一大堆,关宁、黄紫琪、何梦瑶、邵秋兰、莫心蓝那个不比齐静瑶漂亮、体贴?陆景勾搭齐静瑶干什么?那不是神经病么?

“行。”陆景笑着答应下来。他上午看到了报上来的cgl星际争霸大师赛的资料文件。冠军奖金为100万美金。

星际争霸各项大型比赛的奖金大都在2万-5万美元之间。100万美元的奖金足以吸引到世界各地的游戏高手报名参加。cgl这是赔本赚吆喝。为这家新成立的游戏频道打广告。

“任性!”唐诗经笑着点评。陆景打电话时并没有避讳她,她听得一清二楚。对陆景大力助推电子竞技项目,她只能理解为陆景为兴趣砸钱。

陆景笑笑。做个手势,邀请唐诗经继续两人的高尔夫之旅。

崔七月斜靠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着烟。不时的喝着茶水,浑然没有往日沉稳的状态。

寇凌蹲在崔七月面前拿药水给他泡着脚,轻轻的按摩着。崔七月的事情她不会过问。

寇凌穿着乳白色的针织棉衣长裙,黑色的宽松休闲裤,浑身透着迷人的少妇韵味。黄海电视台的同事恐怕不会想到平日知性端庄、光鲜亮丽的女主播会如此伺候男人。

崔七月想心思想的有点烦躁,问道:“寇凌,你觉得夏商影视会倒闭吗?”

寇凌一愣,微笑道:“七少。夏商影视要倒闭?”心里微微有些疑惑。

见寇凌茫然无知的样子,崔七月随即哑然失笑,齐静瑶事件背后的消息寇凌的圈子是不可能接触到的。摆摆手,道:“不说了。脚洗完了吧?我要去打个电话。”

他担忧的是idf亚洲投资基金投资给夏商影视15亿的资金。严景铭倒下,夏商影视肯定得完蛋,问题是,idf亚洲投资基金的钱已经打到了夏商影视的账户上了。

寇凌拿毛巾帮崔七月插脚,嘴里道:“七少,明天有个游戏的比赛在黄海市体育馆举办开幕仪式,据说。常务副市长阎昂会到场观看。台里的雪诗争取到了主持人的名额。”

崔七月笑着摸摸寇凌光滑白腻的脸蛋,“那是谣传。阎市长不会去,挺多派秘书去。现在哪有人支持发展电子竞技的。陆景那是瞎搞。他还真以为他搞得起一个产业啊?哦。你在黄海电视台不是发展的不错吗?那个雪诗能抢了你的位置?”

寇凌娇笑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雪诗之前可是大明星来着,转行做节目主持人发展的势头很强劲。七少,下次有机会,你一定要帮我争取。我可是你的人。”

崔七月道:“行--,保证争取。”和寇凌说会话,心情倒是缓和了不少,到书房里拨了一个号码,他想打听下严景铭到底会不会倒下。

黄海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中,王灿听陆景说完齐静瑶事情的始末。笑道:“我就说没那么简单。就算齐静瑶没有告诉你小严的秘密也无关紧要了。区区一个协议谁会信?小严最近日子要难过了。听你的意思,你还有其他想法?”

从京城里圈子里的逻辑说。不管那些复杂的利益计算,严景铭的情-人齐静瑶变成了陆景的人。这都算是一大胜利,基本上算告一段落。

不是说京城的世家子弟都是蠢材,不知道穷追猛打,捞取最大的利益?而是因为狗急会跳墙,别没吃到肉惹一身骚。京城里混,谁没有一两手底牌,没点人脉。没有好处的事情谁肯干?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陆景对严景铭穷追猛打,实际上是捞不到什么好处:夏商影视或许算一处能捞到手的好处,只是和直接开罪严家相比,这份商业利益就不算什么了。

陆景笑着点头,“有这个想法,还在等唐悦的消息。能不能成,要看情况。我想把握很大。”

“呵呵,那我等你的好消息。等你干掉严景铭,我们找个地方庆祝下。”王灿便不再问,对陆景“坑人”的水平他十分信服。和陆景说起京城里的事情:

“谢晋文上次在汀阳挨打之后回去猛练了一段时间。前两天他和蒋鸿哲争夺一个夜店公主在密码酒吧打了一架。小蒋被他打得鼻子开了花。嘿嘿,你不知道京城里这事搞得多有意思。要不是你的新花边传来。小蒋估计也要被搞得灰头灰脸。”

“蒋鸿哲?他叔叔和严景铭的叔叔是总角之交吧?”

“恩,是的。”说起上一辈的关系,王灿一清二楚,“玛德,谢晋文那小子寻花问柳是高手。密码的那个台柱子很漂亮。他搞天辰娱乐真是混对行了。”

见王灿的烟抽完,陆景递了一支烟给王灿,笑道:“你有兴趣?要不要我给你在天辰娱乐安排个位置?”

如果能搞得严景铭的话,天辰娱乐吞掉夏商影视的资产之后有很大的概率超越星光传媒成为国内第一大娱乐公司。天辰娱乐的管理层架构啊。确实需要调整一下。

王灿翻翻白眼,道:“免了吧。小雨可不是你家卫婉仪。话说天辰娱乐的头牌李逸落和你关系很好吧?你小子再这么花心下去三十岁之后铁定**。”

“我日。”

说笑着时间将近晚饭的点,陆景岔开话题,“王者俱乐部参赛选手的状态如何?明天就是揭幕战了。”

“还不错吧,今天晚上我们俩别喊他们在网上开黑店估计问题不大。哈哈。我叫燕河上来汇报。”王灿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王者俱乐部星际战队的队员都住在黄海丽都酒店这里。

红色的玛莎拉蒂总裁缓缓的行驶在黄海大道上,夜色中马路两边的高楼大厦中灯火点点,景致迷人。

唐诗经带着耳麦,接听着裴吴越的电话,“吴越,不是我不告诉你和七月详情。这件事很复杂。”

她帮陆景将齐静瑶送出黄海的事情,以六大世家相互渗透的态势,根本不可能瞒住裴、崔两家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陆景才会让她送齐静瑶离开黄海。不然消息怎么“恰巧”的传递出去呢?

裴吴越笑着道:“诗经,你送齐静瑶出去可是有站队的嫌疑啊。”随即,声音微微低沉,“诗经,你觉得严景铭会那么容易被倒下?”

唐诗经笑笑,反诘道:“不容易么?”按照陆景的计划,严景铭倒下的概率至少有八成。只是,陆景得先找一把“刀”。陆景肯定不会亲自动手。

裴吴越低声道:“诗经,最近石油期货大涨你是知道的。我和第三石油集团的傅婕有合作。她告诉了我一点内幕消息。严景铭的叔叔是严昌舟。他是豫北省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今年四十二岁。他对严景铭很看好。”

“啊…”唐诗经惊呼一声,这个年纪的实权副省干部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

裴吴越劝道:“诗经,陆景风度、品性确实都很不错。但是。有些事情你不能搀和进去,不然高修平的例子…”

他自然看得出来唐诗经对陆景很有好感。想想也不奇怪,陆景二十五岁就动用300多亿美元击败一个个强敌收购现代汽车,这一系列的表现十分精彩。哈佛商学院已经在研究这个收购案例。

陆景商界领袖级的表现让唐诗经欣赏很正常。更何况,陆景私下里为人处事很不错的。唐诗经对陆景有好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唐诗经妩媚水灵的脸蛋上浮起清清浅浅的红色,娇媚迷人,嗔道:“吴越,你说什么啊?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征服不了陆景,靠近陆景只会玩火自-焚。她这段时间找陆景找的次数有点多是因为她在催陆景对付崔七月,但是这话肯定没法和裴吴越说。

沉吟了会,唐诗经坚定的道:“吴越,我不知道严景铭最终是否能过关。我对陆景有信心。”

裴吴越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和唐诗经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裴吴越的电话刚刚挂断,唐诗经便接到父亲的电话。电话里声音慈爱,“诗经,怎么还没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