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24章 人性的人

第1224章 人性的人

周二上午,陆景和周复生、杨显、程建枫一起出席景华微芯与英飞凌0.18微米制程技术转让协议签字仪式。

景华微芯的首席科学家卢文山、股东新加坡微电的代表李然、马来西亚股东代表董事会董事项丰、南钧、合作伙伴新加坡snl公司的景安易应邀出席仪式;英飞凌方面的副总裁乔治-威拉德、大中华区总裁梁子闻出席。

景华微电子研究院将向英飞凌出让5%的股份,并支付6亿美元现金用于支付技术专利费用和机械设备费用。

以景华通信此时在国内电子产业中的地位,被国内电子媒体戏称为景华三驾马车的周复生、杨显、程建枫同时出席此次签字仪式引起了电子媒体的轰动。

0.18微米制程技术的引进也在媒体上造成了轰动。这显然是景华微芯从晶圆厂的低端向中端市场买入的一大步,受到冲击最大的是韩国、台湾的几家晶圆代工厂。

“只要景华消化掉目前的技术,完全有能力与他们争夺晶圆代工市场的份额。”中午时分,丽都酒店的餐厅包厢中卢文山笑着说道。

参加完签字仪式,景华内部的人员齐聚黄海丽都酒店举行内部的庆祝活动。

周复生笑道:“我们现在自己都吃不饱,哪里有能力考虑代工的事情。”

和华目前涉及的电子业务包括:手机、电脑、pda、mp3、家电。晶圆厂的产能基本都是满的,还要向snl下订单。

陆景微微点头,和大家一起举杯。他在思考节约下来的将近14亿美元用来做什么。

三月下旬。黄海突然传出了新的消息,陆景其实并没有拿到严景铭的任何材料。齐静瑶根本和陆景的交易没有成功。两人似乎有些分歧。这一个消息令许多人送了口气。

黄海和平酒店的的维玛餐厅是黄海观景的最佳餐厅,被誉为二十世纪远东最具风情的餐厅。

刚从徐城回到黄海的严景铭微笑着和米凌在餐厅里享受着精美的菜肴。不远处的大圆桌处。似乎是郑鹏在和他的朋友聚会,略显吵杂。

严景铭将侍立在一旁的服务生叫过来,指了指右手边正喧闹几名年轻人,道:“你过去给郑鹏说一声,安静一点,不要影响我吃饭。”

服务生为难的张张嘴,心道:你谁啊,能让郑少闭嘴?我过去没得自讨没趣。只是能来和平酒店维玛餐厅用餐的人非富即贵,想了想。道:“好的先生。”

看着离开的服务生,米凌笑着摇摇酒杯,问道:“严少,怎么风向突然转了?”

就黄海市内的消息看,消息无疑是陆景亲自放出来。陆景正在黄海。景华昨天还因晶圆项目被媒体追踪报道了。他作为黄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对舆论的情况自然很清楚。

严景铭神秘的指了指天花板,又笑眯-眯的道:“米部长,喝酒。”陆景再厉害,也不能搞两线开战。这次有些幸运。但是,他并不打算给米凌明说。

米凌叹道:“那就好。那就好。”拿起酒杯和严景铭喝了一杯。心里松口气,严景铭过关,他自然无忧。这场“惊涛骇浪”让他心惊。

严景铭笑着和米凌推杯换盏。至于,郑鹏那边。他却是不管的。餐厅里声音渐渐的小了些。

明雪参加完郑鹏的宴请,提了一款米白色的优雅风格lv手袋回了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

明雪进二楼书房里找陆景,正在书房窗户边工作墨静雯抬头笑道:“明雪。这顿饭吃得如何啊?呀,你什么时候买了一款这么漂亮的包包?”

明雪将手袋丢在沙发上。道:“郑鹏赔罪的礼物。我准备把它卖了钱捐给积远教育基金。嗨,这段饭还能怎么样啊。奉承、恭维的话一箩筐一箩筐的。”

走到墨静雯身边,扶着她的肩膀看看她的工作文件,感叹道:“我在云春那会儿,都是我奉承别人,倒是没想到我也有被人奉承的一天。陆景呢?”

墨静雯扭头笑看着明雪,“干吗?几个小时不见就想的慌啊。”她和明雪笑闹惯了,明雪最近对陆景实在有点好。

“去你的。”明雪笑着摸了摸墨静雯精致的脸蛋,“我在餐厅里遇到了严景铭,他让服务生传话把郑鹏教育了一番,啧啧,又得瑟起来了。我找陆景问问情况。”

四天前陆景刺激郑鹏的时候,她也在场,似乎陆景的想法没有奏效。

墨静雯努努嘴,道:“正在影视音乐房里跟着李逸落练歌,天辰娱乐的李总和叶小姐都在那儿看他的笑话。呵,陆景唱歌的水平,你知道…”

昨天,李慕清和叶妍来了黄海,同行的还有现在天辰娱乐的头号女星李逸落。似乎,最近天辰娱乐被夏商影视挖墙角挖的有些惨。

明雪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天知道这家伙又准备给谁惊喜。

明雪到音乐房时,里面正响起李逸落天籁般的歌声,“…董小姐,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美,就像安和桥下清澈的水。董小姐,我也是个复杂的动物,嘴上一句带过,心里却一直重复…”

优美的旋律在李逸落空灵嗓音的演绎下仿佛有着清澈如水、淡若清茶的初恋情怀。

明雪一时间听得有些痴了,心里有些难忘的情绪仿佛袅袅的水汽升起,忘记了她要来的目的。

等李逸落唱完,陆景微笑着鼓掌,“完美。逸落,你真不愧是天后级的歌手。清儿、小妍,你们觉得呢?”

他前世里在京城的酒吧里听到过这首民谣,印象十分深刻。把歌词写下来。唱了两句,李逸落就完美的演绎出这首歌。

李慕清电力十足的双眸白了陆景一眼。双手叠起来放在陆景的肩膀上,笑道:“我怎么觉得改成李小姐比较契合你的心境呢?”

叶妍在一旁吃吃娇笑。她穿着白牡丹的连衣裙,国色天香的古典气质,风情万种的妩媚小女人姿态。陆景和李菲菲的那段往事,她们现在都知道了。

陆景汗死,道:“人家酒吧里的歌谣就是这么个歌词,我有什么办法?哦,明雪,你回来了。饭吃得怎么样?”看到门口的明雪,陆景赶紧转移话题。

明雪笑着和李慕清、叶妍、李逸落打着招呼。然后道:“还行。郑鹏被严景铭训了几句。他好像心情很好,陆景你的策略没什么效果吗?”

明雪的话让李慕清、叶妍的耳朵都竖起来。她们知道陆景最近停留在黄海是为了什么。

陆景就笑,“怎么会没效果?郑鹏不敢惹严景铭,但是弄程台长还是没什么负担。我刚才还和李慕清说等两天。郑鹏已经委托一个私家侦探在查雪诗和程台长的关系。凑巧的是,那名侦探是以前南叶日报的狗仔队。”

明雪略一沉吟,立即明白过来:哪里会是凑巧呢,只怕是有意安排的。

三月底,黄海的气温略微有些上升,晴天的时候温度有20多度。下午时分。深蓝游艇俱乐部的6号位游艇码头的游艇缓缓的出发,驶向深蓝色的大海。

半个小时后,游艇在近海处漂浮着。游艇的两名服务员小舒、小梅来回穿梭在甲板和艇厅之间送着酒水饮料。她们服务的唐小姐经常开游艇出来招待朋友,相应的。小费,她们也收得多。做起事来十分用心。

崔七月郁闷的放下电话,斜倚在沙发上。试探的问道:“诗经,你今天不去看cgl比赛的决赛?”

前些天给陆景搞的挫败感有些强烈。他心里在琢磨着是不是要考虑和张静云结婚的事情了。反正唐诗经不会嫁给他。只是,他刚才约张静云吃晚饭。她竟然拒绝了。要是以前,张静云不得立即同意?难道最近事事不顺?

“不看了,我对游戏本来就没什么兴趣。”唐诗经微笑着说道,见裴吴越、崔横波都关心的看过来,又笑嗔道:“我从谏如流不行啊?”

裴吴越笑道:“那当然行。诗经,我敬你。”他前些时候劝过唐诗经不要和陆景走的太近。举杯和唐诗经碰了碰,笑问道:“七月,你叹什么气?”

崔七月摇摇头,“我约张静云今晚出来吃晚饭她拒绝了。”他不太想谈这个话题,问道:“诗经,陆景和齐静瑶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市里又有新的传言?”

唐诗经道:“这我哪里清楚?不过,我可以肯定齐静瑶和陆景没那种关系,而且齐静瑶确实没有告诉陆景任何有用的信息。”

陆景信任她,她自然不能把陆景的真实想法给泄露出去。顺着目前黄海市的传言说了两句。

崔横波最近略显丰腴,显然是和裴吴越婚后的生活十分和谐,好奇的眨眨眼睛,问道:“诗经姐,陆景有病吧?他和齐静瑶什么关系都没有,还送齐静瑶去美国?他这么喜欢当好人啊?”

这话让崔七月乐不可支的笑起来。

裴吴越也有些诧异陆景的举动,“诗经,你知道什么内幕?”虽然流传出来的消息相互矛盾,但是齐静瑶离开黄海快2周,事情的影响力已经慢慢的平息下来。

唐诗经就笑,“这有什么内幕?陆景有时候做事并不全是功利的想法。他做事情其实很任性。”心里补充道:只是,他有任性的资本和实力。

崔七月心里叹口气,听听这评价,诗经对陆景的好感已经很非常明显了。他心里想着和张静云结婚的想法又强烈了几分。

裴吴越笑了起来,诗经对陆景的评价很高。

这时,唐诗经的电话响起来,“诗经姐,大新闻,郑鹏那小子刚才大闹黄海电视台,把程台长骂的狗血淋头。他手里好像程台长和人偷情的照片。这小子牛叉了,程台长愣是一句话都不敢还口,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