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25章 分析、开始

第1225章 分析、开始

唐诗经微微惊讶的问道:“破虏,郑鹏怎么会去骂程台长?”没听说过郑鹏和程台长有什么过节。郑鹏在黄海大学读书,平时并没什么出格的表现。

电话里方破虏神秘的小声道:“诗经姐,据可靠消息,郑鹏给黄海电视台的美女主持雪诗给带绿帽子了。哈,诗经姐,你可千万别给人说是我传出去的。”

“我会给你保密的。”唐诗经哭笑不得,又是一起争风吃醋的事件,顺着方破虏的语气保证了一句挂了电话。这算什么大事?黄海几百万人,每天这类破事还少么?

海风徐徐,春光融融。和好友们在甲板上享受着醇酒、点心,午后休闲的时光,唐诗经随意的将刚得到的消息当笑谈说出来。

崔七月因为寇凌的关系对黄海电视台内部的人事关系有些了解,手撑着英俊的脸庞,沉吟着道:“别是和陆景有关系吧?cgl开赛当天晚上,我听人说郑鹏追陆景的助理方明雪,给陆景叫到贵宾室里训了半个多小时。而雪诗据说和严景铭关系很深。”

郑鹏有可能因为这件事不得不答应陆景的一些要求。

崔横波一甩马尾辫,“七哥,你这什么龌蹉的思维啊?就因为雪诗曾经是星光传媒的艺人,你就觉得她和严景铭有关系啊?”

“横波,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裴吴越无可奈何的拍拍娇妻的手腕,她完全生活在象牙塔里,不知道社会的浑浊,“雪诗进入黄海电视台之前加盟了夏商影视。”

崔横波狐疑的看着裴吴越,“吴越,你怎么对雪诗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

“咯咯…”唐诗经实在忍不住。掩嘴娇笑起来。说横波迷糊吧,她却是一下子抓了核心要素。吴越这是解围不成,引火烧身。

崔七月忙给一脸尴尬的裴吴越解围。把话题拉回来,“横波。雪诗在澳门欠下巨额赌债的事情连续几天都是头条娱乐新闻,她进入黄海电视台的时候,我关注过。

她是走的严景铭的门道。当时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米凌打的招呼。我现在疑惑的是郑鹏胆子没那么大吧,为一个女人和严景铭闹?诗经,你觉得呢?”

郑鹏在黄海的圈子里只能算小字辈,比之他们这些人都不如,郑鹏敢去惹严景铭,那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太长。怎么看都不合理。

唐诗经想了想。道:“我想雪诗和严景铭的关系应该是过去式。郑鹏不敢得罪严景铭是肯定的。但是,他肯定敢得罪程台长。”

程台长是黄海广播电视台的副台长,事业编制,副处-级干部。郑鹏的爷爷是黄海市政协主席,副省。按照官场的惯例,完全是碾压的态势。

崔七月笑笑,“那可能是我想多了。陆景要找一把刀对付严景铭应该不太可能是找郑鹏。”

凡是神仙打架,向来是下面的小鬼先上。自己一开始就赤膊上阵的,少之又少。他其实对陆景放出的关于齐静瑶的风声很有些迷惑。这不符合他对陆景的认知:

陆景一向是能将手里的牌利益最大化。这件事陆景处理的有点虎头蛇尾。

唐诗经、裴吴越、崔横波都笑笑,认可崔七月的分析。转而聊起其他的话题。下午三点多,温度渐渐的下降,唐诗经吩咐游艇开始回航。回到码头后。几人道别。

唐诗经坐车前往黄海半岛酒店,她有一个古董拍卖会的应酬需要参加。

琢磨着,唐诗经拨了陆景的号码:在崔七月分析的当口,她其实已经确定郑鹏就是陆景递向严景铭最后一击的“刀子”,只是,这刀子首先刺向的是夏商娱乐。

不是说崔七月的分析能力有问题,而是他不知道陆景的决定、以及最近的态势。她知道陆景的想法、决心,因而才会看得出来陆景的计划。

虽然不知道陆景在避讳什么,但是可以肯定。他肯定不会亲自动手对付严景铭。他放出和齐静瑶没有达成协议的风声就是基于此种考虑。他得先找一把“刀”。

但是,没有人会因为一点小事、小利益蠢的去得罪省委书记的女婿。然而。只是敲打程台长,郑鹏哪里会有丝毫犹豫?

陆景接到唐诗经的电话时。正在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二楼的观景阳台上和王灿、袁峻闲聊。

“陆景,你什么时候和我爸谈唐风集团注资天辰娱乐的事情?”唐诗经上周六虽然忘了给陆景说,后来打电话说明了唐风集团有意注资的意图。

“等两天吧!”陆景手扶着栏杆,眺望着丽景度假秀丽的风景。

谈注资的问题当然是等夏商影视破产之后。那时,天辰娱乐才有最佳讨价还价的资本。他和唐诗经的交情归交情,正经到商业利益上,她父亲肯定是该怎么谈还怎么谈。

说笑了两句,陆景挂了电话,回头笑道:“唐诗经的消息很灵通,她应该是知道了郑鹏大闹黄海电视台的事情。”

王灿扶着眼镜,沐浴着远方园林飘过来的微风,笑道:“我说你怎么那天把郑鹏给轻飘飘的放了?就算明雪没出事,也得把这小子整的吐血才是。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的。决赛结果应该出来了。”

决赛都是韩国选手,他和陆景没去看,在家里看网络转播。总不至于屁颠屁颠的到现场给棒子颁奖吧?喜欢游戏明星,那是私人的身份,可以不分国籍。公众场合岂能助长棒子的气焰?

袁峻摸出手机看了看,道:“人皇波xer2:1夺冠。cgl组委会主席冯泰正在主舞台给选手们颁奖。”

谁谁大闹黄海电视台的事情,他听见了只当没听见。

陆景点了一支烟,背倚在栏杆上,道:“晚点我们去黄海秋家宾馆看看选手们。给大家鼓舞士气,顺便咨询下大家对于电子竞技这个行业发展的意见。”

王灿笑着点头,“我让冯泰安排下。”今天晚上cgl会组织国内的电竞选手、领队、战队经理、电子竞技俱乐部相关的人员在黄海市体育馆配套的秋家宾馆举办酒宴。

明雪推开阳台与客厅相连的玻璃门。微笑道:“陆景,视频会议的时间到了。”

陆景笑着拍拍王灿的肩膀,又对袁峻点点头。道:“袁峻,晚上我们再好好的聊聊。”离开了观景阳台前往别墅的书房。

袁峻笑问道:“王少。景少这生意越做越大,反而越来越忙了。”心里有些羡慕又有些感叹。

王灿嘿嘿笑道:“那只是表面现象。他今天中午陪美女吃饭去了,否则视频会议怎么会放到下午四点多?”又道:“晚上我们不用陪他聊太久。他晚上肯定有约。你安排下晚上的活动。你在黄海有几个朋友吧?”

李慕清和叶妍到黄海的消息,他自然知道。

袁峻欣然的道:“没问题。”走到一旁给朋友方破虏打电话。他的朋友圈子自然是比不上陆景、王灿这个层次,不过招待好王灿应该没问题。

。当年,陆景和莫心蓝下南洋募集资金时,淡马锡有意投资2亿美元,但最终这笔投资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落到实处。

而现在。景华微芯已经足以威胁到淡马锡控股的特许半导体在晶圆业务上的地位,淡马锡内部只怕是追悔莫及。早知道投资还能影响到景华微芯的某些策略。

加上p露电讯在东南亚电讯市场的飞速发展,和新加坡电讯的竞争态势越发的明显,这使得目前和华与淡马锡的关系颇有些微妙。

陆景到书房时,何梦明正在调试着视频角度,方便陆景坐在书椅上说话。墨静雯、余乐在一旁准备资料。

今天和华议事会议的视频会议主要是要讨论淡马锡有意注资景华微芯的提议。景华微芯最近有增资扩股募集资金发展的想法。

“小明,没事。”陆景笑着拍拍何梦明的手腕,何梦明娇柔明丽的对陆景笑了笑,让开位置。陆景坐到书椅上,心里却是想着严景铭的事情。唐悦那儿应该会按照计划发动了。

香港。

gi公司的总部大楼中。唐悦坐在黑色的老板椅中,从38层的高楼俯视着香港新界的夜景。背后,三名脸色严肃的男子肃立着。

唐悦转过椅子。面对着他的下属:gi公司主管元文,前南叶日报总编士天,和华商业情报部门副主管易国。

“稿子确定能发出去?”

结束度假的士天道:“唐少,没有问题。狗仔队的圈子和媒体都有交集,很多狗仔都是拿着照片去卖钱。阿文手里的照片已经卖给了天天日报。雪诗虽然改行做了主持人,她在香港这里依旧有很大的影响。天天日报,绝对会制造新闻爆点。有钱没人会不赚。”

南叶日报已经停刊。他正在到处奔走,准备收购一家娱乐小报——远东新报。目前手里的人手都是齐的。

唐悦满意的点点头,“安排阿文去巴西生活。不要再回来了。”

元文扶了扶眼镜。沉声道:“没问题。南美那里gi的业务发展的不错。”

唐悦挥挥手,让元文、士天、易国出去办事。点了一支烟,默默的抽着。终于要发起最终的一击了。

想着。不禁有些心潮澎湃。这么些年的苦心经营,和华的情报体系终于进入成熟期,可以大用。或许这将是他麾下力量辉煌的开始。只是,无法见光令人略有遗憾。()

ps:上章标题打错了,任性的人,结果打成了人性。

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