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26章 酒会上的试探

第1226章 酒会上的试探

黄海秋家宾馆,3楼的宴会厅被cgl组委会订下来用于举办cgl成功举办的庆祝酒宴,邀请国内的电竞选手、领队、战队经理、电子竞技俱乐部相关的人员参加。

这次酒会很随意,都是电子竞技圈子内的人。吃了没一会,不少人开始相互串桌子喝酒。陆景、王灿、余乐、余志成、高大清、时代在线的副总裁郑盛、袁峻、汤开复等人坐了一桌。

不时的有议论传到陆景的耳朵里来。对韩国选手拿走100万美元的奖金,有羡慕的,有郁闷的,各种情绪都有。电竞圈子的人今晚是五味杂陈。

冯泰应酬了一圈,连忙过来敬酒说话。

冯泰今年三十五岁,是丽都酒店集团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他对星际争霸这款游戏很有兴趣,被王灿抽调来担任此次cgl组委会主席。

见到传说中的陆景,冯泰心情很激动。在和华内部,联合创始人陆景是一个传奇。虽然陆景在媒体上没有任何的照片和采访记录,但是,作为中层管理人员,已经偶尔能听到当年一些轶事的一鳞半爪。

坐下来后,开始向陆景汇报工作,“陆先生,此次cgl赛事一共花费240万,奖金180万美元,收入410万。其中300万为黄海创意联合集团的赞助,100万为八家电子厂商的赞助,门票收入5万,纪念品零售收入5万…”

陆景摆摆手,笑道:“这些都不用汇报了。我相信你们能做好。这样,我准备成立一家游戏集团公司来统一运作cgl等赛事。你有没有兴趣担任ceo。”

冯泰一下子激动的懵了。游戏集团公司,哪是什么级别的公司?

一旁的王灿就笑。“陆景,你别老冯给吓住了。你这个游戏集团公司。最多1000万美元的注册资本吧?”

余志成许久不见,最近圆脸又圆润起来,笑道:“王灿,要是我,1千万的注册资本我都干。”他与陆景是四中时的同桌,和王灿认识,说话很是随意。

冯泰这是反应过来,一迭声的道:“陆先生,我很乐意担任新成立的游戏集团的ceo。”

相比于留在丽都酒店集团内部担任一名中层干部。他更希望来执掌一家游戏集团公司。更何况这家游戏集团公司将会拥有1千万美元的运营资金。

陆景笑着点头,不管从哪方面,冯泰都不可能拒绝他的邀请,抽着烟问王灿,“你觉得叫什么名字好?”

王灿笑道:“就叫cgl集团得了。反正这次名号是打响了。”

陆景刚才已经和他谈过,要把电子竞技做成一个产业,他没兴趣担任这个游戏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挂个职倒是可以。他不像陆景富有进取心,得过且过就行了。玩游戏只是爱好。要变成职业就太恐怖了。

“行。”陆景拍板定下来。余乐拿出手机记录下来,他作为陆景的助理,接下来的事情要由他来协调,无力的吐糟道:“这名字也太土了吧?不是英文名就代表气派、时尚。”

陆景道:“这才有创造的感觉。冯泰你找人去演绎一下cgl的中文内涵。反正就这么定了。”

一桌子人都笑起来。谁都没有料到以这样儿戏的方式被命名的cgl公司会在日后成为名震全球电子竞技行业航母级的企业

喝着酒。冯泰见陆景心情不错,叹道:“陆先生,我以cgl组委会的名义和黄海电视台接触过。希望他们能做一个电子竞技的项目,宣传星际争霸这款游戏。我们剪好了这次cgl的精彩视频。可惜他们连片子都没看就拒绝了。”

陆景微微点头。“我想想办法,想要上电视的困难很大。现在比赛的转播还是要依赖于网络媒体。”

说笑着。到晚上九点多,陆景一行人告辞离开黄海秋家宾馆返回丽景度假村。

cgl集团的商标两天后就注册完成,中文名为长歌游戏集团,陆景手里拥有约14亿美元的余额资金,注入1000万美元给冯泰运作cgl集团。

香港那边关于雪诗绯闻的报道早就传到黄海。两天的时间,网络媒体上关于雪诗的报道已经沸沸扬扬,不少不雅的图片流传的很广。电驴、bt等等软件中可以下到高清大图。事态因此而发酵、传播。

眼见着有新闻价值,黄海不少报纸都以娱乐版面有删节的报道了关于雪诗脚踏n条船的新闻。

报道中对雪诗涉及的男子半遮半掩,但是,知情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说黄海市电视台的程副台长,以及在黄海大学就读大三的郑鹏。一股暗流缓缓的涌动着。

陆景的办公地点这段时间一直是在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的书房中。明雪、何梦明、墨静雯、余乐在休息室里工作。每天轮流一人在陆景的书房中工作。

陆景正审阅着冯泰提交上来的关于消减cgl大师赛奖金的报告,明雪拿着手机轻盈的走进来,俏丽的笑道:“陆景,黄海市政府秘书长牛恺打来电话,邀请你明天晚上去黄海和平酒店参加市政府举行的一个招商酒会。”

陆景靠在书椅上,双手枕在脑后,不解的道:“怎么回事,这种聚会怎么会专门给我打电话。”

黄海市政府秘书长的主要工作是为黄海市市长服务,通常情况下传话都代表着市长的想法。问题是,他和黄海市市长历烨没什么交情。

正在工作的何梦明也好奇的看过来。

明雪拿起陆景的茶杯给他添了水,笑道:“你搞游戏都忘了你最近的重心了啊。牛恺点了下严景铭的名字,说他也会去。我看严景铭应该是嗅到什么风声了。”

作为陆景的助理。她自然知道陆景的计划。目前,黄海市里关于黄海市电视台程副台长的流言很多。很多明星主持人都中枪。在网上被人恶意揣测,有很多ps过的图片。

黄海市里的消息已经甚嚣尘上。可以肯定,程副台长和雪诗迟早是辞职的,目前一些人关注的焦点大概都围在空缺出来的这个副台长的位置上。

陆景就笑,“明雪,我还没有那么不务正业吧。”闻着身边明雪淡淡的处子幽香,琢磨了一会,道:“行,那我明天晚上去听听严景铭要说什么。”

黄海市政府每年都会举办为期一周的招商活动,为黄海市招商引资。推介黄海市的形象。26日晚的酒会正好是黄海市政府今年的招商活动结束的当天。

黄海和平酒店10楼的1号宴会厅内,音乐轻扬,奢华典雅,很有法式风情。牛恺在台前代表黄海市政府致辞后,来参加宴会的商界人士自由的在厅里相互攀谈、交流:扩展人脉,洽谈商机。

陆景微笑着看着叶妍在人群里浑洒自如的交流着,成为宴会厅的中心人物。深蓝游艇俱乐部的会员大多是黄海上流社会的名流。更别说《亚洲周刊》曾经三次眷文为叶妍做专题报道,称她为“亚洲最富有的女人”,是美貌与财富的化身。叶妍在这样的场合。理所当然的是众人围绕的中心。

“这个娇媚的小女人,天生就是名媛啊。”陆景笑着摇摇头,喝着杯中的红酒,似乎。背后有一双眼睛看过来。陆景扭头一看,正好看到严景铭带着他的妻子苏琳过来。

严景铭穿着黑色的衣服,刮了胡子。英俊小生。苏琳穿着一袭优雅的红色晚礼服,高挑的骨感美女。两人走在一起极为般配。

没有任何的客套、寒暄。实在是经历过齐静瑶事件后,陆景和严景铭之间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严景铭站在陆景面前。径直低声问道:“雪诗的负面新闻是你放出来的吧?陆景,你想怎么样?”

严景铭目光深沉的盯着陆景。这件事很有可能是陆景在后面捣鬼。时代在线作为第一中文门户网,当天就转载了雪诗的新闻。

“关我屁事!”陆景淡淡的看了严景铭一眼,回应道。

严景铭冷声道:“不关你的事?时代在线为什么积极的跟进这件事?雪诗只是过气的明星,根本就没有什么新闻价值。”

动手,他是不敢和陆景动手。因为,他打不过陆景。但是,言语上却是没必要客气。他今天来找陆景,是想试探是不是陆景在背后主导这件事。

严景铭不认为陆景不知道他和雪诗的事情。这就像他知道陆景和莫心蓝的事情。如果是陆景在主导,他就危险了。他还处在家族的信任危机中,经不起折腾。

陆景失笑道:“严景铭,你脑子进水啊?难道我看到这则新闻还要帮你隐瞒?我们俩的交情没到那份上吧?”说着,看了苏琳一眼。

苏琳声音淡淡的,帮腔道:“陆景,我知道雪诗曾经是严景铭的情人。”严景铭求了她几次,她决定帮严景铭来试探下陆景。

陆景道:“苏琳,曾经,这个话我是相信的。毕竟,雪诗现在是郑鹏的正牌女朋友。”

说着,嘴角翘起来,讥笑道:“严景铭,你今天晚上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我还以为你会开出条件让我帮你删除掉雪诗的负面新闻。”

严景铭冷哼一声,道:“那就不劳你费心了,我自有办法删除网上的新闻。你的胃口太大,我满足不了。”说着,带着苏琳离开。他看不出陆景的真假,得先把这件事先解决。

看着苏琳红色晚礼服包裹着的有着少妇妩媚风韵的俏臀,陆景脑子里掠过齐静瑶那个邪恶的提议:玩严景铭的妻子和情人。

陆景摇摇头,将心底的负面情绪清掉,再看着严景铭夫妇离开的背影,眼神变得清幽、冷厉。他想起前世里,严景铭的叔叔和苏琳的父亲在大哥鲁东仕途最后一站中所起到的不好作用。在大哥出事后,他也被限制了自由,最终饮下毒酒。

往日的种种灰暗记忆,铭刻在心底,这时再见到严景铭、苏琳又浮了起来。陆景心里有一股情绪浮起来:是恨,是痛,是伤,是悲,是决然。

今世,他要埋葬严、苏两家。悲剧决不可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