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31章 要完了

第1231章 要完了

浅淡的金黄色夕阳从窗口落到客厅里。蒋鸿哲心里充满了担忧,看着严景铭。

夏商影视被曝出艺人陪酒价格这种事在娱乐圈其实无所谓。艺人陪酒是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只要不是视频图片被当曝出来就可以。但是,如果和黄海政坛挂钩了呢?

从他的角度,他是不希望严景铭倒下的。毕竟,严哥一直以来对他很不错的。他也有不少资金在天逸投资里面。

严景铭摆了摆手,示意蒋鸿哲稍安勿躁,沉吟着抽着烟,“不着急,谣传而已,等等看。我会尽力争取。”

蒋鸿哲心里稍安,这次来黄海,他其实已经感觉到严哥的成熟,身上那份气度和陆景已经相差无几。或许真的能度过难关。

放在墨色茶几上的手机终于响起来,严景铭脸色慢慢的变得凝重,拿起手机,对蒋鸿哲做了个手势,匆匆进了书房。

“姑父…”进了书房,严景铭接通电话,心情忐忑的喊了一声。

电话里半响没有声音,只有一声长叹,好一会才说道:“景铭,你太让我失望了。事实证明,黄海的事情你处理不好。”

严景铭的心慢慢的沉进谷底,一股凉意从脊背上冲到了脑后,“姑父,只是谣传,没有证据的东西能作数吗?”严景铭的声音有点急,辩解的说道。

“幼稚!”顿了顿,电话里严厉的声音又缓和了些,道:“天逸投资的事情交给应聪管理吧。他明天上午到黄海和你交接。夏商影视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姑父…”严景铭还想再争取下。那边却是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严景铭无力的靠在书房的沙发上,苦涩的情绪弥漫在心头。

他有四个姑姑。给他打电话的是二姑夫祁鸿,精明能干。任共和国第三稀有金属矿业集团总裁。身家不多,但所执掌的三矿在国内金价市场有决定性的发言权。很得上面领导的看重。家里很多琐事都是由他负责。

应聪则是二姑、二姑夫女儿祁蓉的男朋友,今年过年时才到家里来拜过年,是严家的边缘人。据说,二姑夫很欣赏他。严景铭怎么也料不到会是他来接手天逸投资。

二姑夫敢这么说,定然是和叔叔沟通过。难道,侄儿毕竟不是亲生儿子?

蒋鸿哲在客厅里抽着烟,见半个多小时过去严哥还没出来,脸上慢慢的浮起笑容。看样子里面谈得不错。

这时,手机铃声忽而响起来。手机里飘出一个动听的女孩声音,“蒋哥,我都安排好了,我们晚上在宿舍里等你哦---。”拖长的语调,媚媚的要滴出水来。

电话里是小米打来的,想着夜宿黄海戏剧学院的香-艳,蒋鸿哲心情大好,嘿嘿笑着。说道:“小米,换上我给你买的那套情趣内衣,叫你同学也换上,蒋哥今晚要来个四连发。哈哈…”

调戏了一会电话里的女生,蒋鸿哲挂了电话,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6点半,兴冲冲的站起来在客厅里转了转。时间不多了,他得离开去准备享受下今晚的大餐。只是。严哥还在里面打电话,而且这两天嫂子苏琳回徐城了。

蒋鸿哲想了想,发了个短信给严景铭:严哥,戏剧学院那个美女,你不要,我自己玩了。然后兴冲冲的出了雅湾公寓。刚到公寓门口,却是接到严景铭的电话。

“严哥,事情搞定了?哈哈,恭喜啊。我先撤了,明天我们再聚。”

严景铭苦涩的道:“没有。我只是通知你一声,应聪明天上午来接手天逸投资。你…,总之,注意吧!”

电话蓦的挂断。蒋鸿哲一下子懵了,“严哥,严哥,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轰!”蒋鸿哲开着的宝马直接撞到小区花坛上,正在路边走路进小区的一名妖娆的少妇吓得尖叫,然后破口大骂,“你个王八蛋,怎么开车的…”

蒋鸿哲没理正在骂他的少妇,他系着安全带,人没什么事,心里却是拔凉拔凉的。少了严景铭的照拂,他想要在京城的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有点难。

怎么事情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呢?

位于黄海市东面浦宁区临海处的深蓝游艇俱乐部是黄海最顶级的交际场所之一。作为一家商务型游艇俱乐部,深蓝游艇俱乐部的主要服务对象为公司法人、高层金领、社会显贵。

俱乐部内提供综合性较强的娱乐休闲设施,包括豪华酒店、会议包租、高尔夫球场、健身、温泉等。

如果从天空中俯瞰深蓝游艇俱乐部,可以看到它5层楼高占地20亩的主楼呈现一个“8”字形状,与提供150个泊位的游艇码头无缝对接。豪华酒店与高尔夫球场则分别位于主楼的南北两侧。

主楼内设计风格现代奢华,各项休闲娱乐功能一应俱全。分为吧台区、棋牌区、会议沙龙、vip商务包房等等区域,可以满足各种社交所需。

叶妍在主楼5楼的北侧有一间属于她的独享套房:有办公室、会议室、专用电梯、通道、小型宴会厅、酒吧、茶室、棋牌屋、客厅、书房、观景阳台、豪华卧室,等等,硬件设施不下于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

陆景这两天都住在叶妍这里陪莫心蓝、吴璇、叶妍、李慕清四人,工作上的事务自然是全部推掉。莫心蓝是处理完和淡马锡的谈判之后来黄海度假。

与淡马锡达成和解的意图之后,plu电讯在东南亚市场和新加坡电讯的竞争就趋于缓和。亚洲的电讯市场也并不是只能容纳一家移动通信运营商。莫心蓝身上的事务随即减少,因而可以抽出空闲来黄海休息几天。

不过,新加坡电信正在和plu电讯商谈互换股份的事宜。这件事徐阳成之前就提过。只是给陆景、莫心蓝拒绝了。现在是旧事重提。

黄海女星陪酒价格门的事件在平息了两天之后,又有新的猛料曝出。星光传媒的艺人也有卷入。娱乐媒体大肆报道,这类新闻让不少人看得大呼过瘾。

陆景却是知道。事情闹得越大,严景铭完蛋的概率就越大。

下午时分,陆景拥着莫心蓝在书房里落地窗前的沙发上闲聊,心情极为放松。李慕清在书房的苹果笔记本上浏览着媒体上的娱乐新闻。观景阳台上,叶妍和吴璇远眺着海面,纵览黄海市近海的万种风情,不时的有银铃般的笑声传进来。

柔美的光线,优雅的琴声,开阔的视野。静谧、优雅的氛围让午后的时光变得极为惬意。

“陆景,你什么时候去见唐论语?天辰娱乐大部分业务都处在停滞状态了。”李慕清洁白如玉的酥手托着精致的下巴,扭头问正逗得莫心蓝娇笑的陆景。

陆景笑道:“应该快了吧。我在等严景铭出售夏商影视。”

莫心蓝优雅的拿起茶几上的骨瓷茶杯喝茶,问道,“你不会要接收夏商影视的资产吧?那你前面的功夫可是白费了。谁获利,谁的犯罪动机最大。别人一下子就会想到是你主导了这件事。”

昨天李慕清刚知道是陆景让唐悦黑了天辰娱乐,气的给了陆景一通粉拳。只是她跆拳道功夫练的不到家,最后是给陆景压在沙发上执行“家法”。

看着优雅高贵的莫美人,陆景解释道:“我哪有那么傻。传媒公司和企业不太一样。最重要的是人。夏商影视其他的资产我不会碰,但是挖人就不必客气了。我要是不挖人,那些人反而会觉得我有问题。”

莫心蓝笑着点头。以陆景和严景铭的间隙,严景铭倒霉。他要是无动于衷却是非常可疑。伸手捞一点好处,才是正常。

陆景道:“清儿,引进唐风集团的资本之后。天辰娱乐的决策层可能会有大的变化。你和谢晋文的权力会受到削弱。当然,天辰娱乐的实力很更强。”

李慕清妩媚的电眼白了陆景一眼。道:“我又不是喜欢揽权的人。哦,对了。逸落的新片拍的很差劲,她打算不再拍电视剧了。准备专心歌唱事业。”

陆景就笑,“还是可以考虑在电影中露露面。歌曲的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小。我回头和她谈吧。”

李慕清点点头,李逸落的事情,她都懒得说陆景了,妩媚多姿的电眼又以不加掩饰的暧-昧眼神看着陆景,“你什么时候去美国啊?我听李新寒说菲菲最近在洛杉矶工作。”

李新寒昨天中午特意给她打了电话。什么心思那还用说吗?无非是想借她的口给陆景提供方便。陆景前些天刚卖了一个面子给他。

陆景苦笑着揉揉眉心,“我和李菲菲能成为朋友就不错了。晚一点吧。我答应了唐诗经要处理崔七月的事情。反正我给叶静雨发了邮件,她正在和一些互联网公司洽谈。耽搁一两个月没什么事。”

莫心蓝轻轻的握住陆景的手,如湖光晨霭的眸子落在陆景脸上,正色道:“陆景,要小心。”

打压崔家的继承人,风险很大。这可不比打压严景铭。严景铭虽说是严家子弟,但是他又不从政,在商业上又及其弱小。严家三代的继承人还没有浮出水面。

因而,只要不是挑头对付严景铭,风险就很小。毕竟又不是要对严景铭搞人身攻击。他是吃“哑巴亏”。但是,崔家手里的商业资本却足以威胁到和华。

“没事。”陆景温柔的吻了吻莫心蓝精致无暇的滑腻脸蛋,道:“夏商影视的投资者idf亚洲投资基金和崔家关系密切。崔七月早就对我不怀好意。”

正说着话,陆景的电话响了。陆景接了电话,王灿哈哈笑道:“陆景,最新消息,昨天严景铭已经卸去了天逸投资总经理的职位。小严看样子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