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32章 退出与注资

第1232章 退出与注资

“确实是好消息。”陆景笑着说道。对王灿消息的灵通,陆景倒不奇怪。天逸投资的总经理换人,要瞒肯定是瞒不住的。京城里盯着严家的眼睛同样不少。

王灿说严景铭要完了还有一层意思:严景铭在天逸投资的地位是一方面,他和苏琳结合,拥有夏商影视又是一方面。

只是,严景铭被严家当做弃子,苏家还会支持他吗?

和王灿聊了一会,陆景挂了电话,拨了唐诗经的号码。是时候谈谈了。

周六下午,严景铭在长阳俱乐部的vip包厢中请苏威喝着茶。淡淡的茶香充斥奢华的包厢。

莫少锋踩着松软奢华地金丝地毯进来时,没什么声音。见严景铭看过来,莫少锋赔笑道:“严少,刚听下面的人说你来了,我过来看看。”又对苏威笑道:“哈,苏少也在?”

苏威笑着点点头。他在京城读书的时候就和莫少锋认识。

看着莫少锋那张比他还英俊的脸,严景铭心里有复杂。他本来是等腾出手之后就要收拾唐诗经和莫少锋这个草包,谁知道风云变幻,他的权势顷刻间变为乌有。

这时再看到莫少锋恭敬的态度,心里竟升起了一丝好感,严景铭摆摆手,道:“少锋,你玩你的,我和苏威聊聊天。”

“好,好,严少,苏少,你们忙。”莫少锋笑着转身出门,心里却是暗道奇怪:怎么严景铭态度变好了。

严景铭对苏威微笑着叹道:“莫少锋整天吃喝玩乐,可惜了…”苏琳上午回了徐城,同行的还有大舅子苏威。

苏威微微点头。曾几何时,他在严景铭面前和刚才莫少锋没什么区别,只是现在却不必如此了。喝了口茶。轻声道:“景铭,夏商影视最好还是关掉。是非太多。”

严景铭抿了抿嘴唇,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心里还是难受的很,道:“没有回旋的余地?”

苏威点头。道:“黄海这里有不少干部对夏商影视有意见。你在黄海做生意得考虑我爸的官声,你说是吧?”

严景铭沉默了很久,道:“我明白,我会处理好的。”心里那股愤懑怎么都遮掩不住的涌上来。他知道,他完了。

整件事中陆景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他很清楚的知道,他并没有黑天辰娱乐。

星光传媒也卷入到陪酒门中,但相比于流言四起的夏商影视、元气大伤的天辰娱乐,星光传媒那点损失就不算什么。成为这件事最大的收益者。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的成就未必就会输给陆景。可是,谁还会再给他一次机会呢?

黄海和平酒店的套房中,崔七月看着眼前愁眉不展的金发美人,道:“梅洛蒂,先等等吧!事情未必没有转机。”

他之前和唐诗经吃饭的时候郁闷就是因为idf亚洲投资基金向夏商影视注资了15亿。一旦,夏商影视出事,这15亿的投资可就收不回来了。

而近2亿美元的亏损,对资本规模只有12亿美元的idf投资基金无疑是致命的失误。梅洛蒂-伊凡势必会被idf扫地出门。

“等。怎么等?”梅洛蒂-伊凡穿着酒红色的衬衣,美艳异常,这时不顾仪态的冲崔七月大喊。“崔,你要对我负责,这笔生意是你介绍给我的。”

崔七月不满的看了梅洛蒂-伊凡一眼,淡淡的道:“你想要我怎么负责?就这样吧。”心里却是判了梅洛蒂-伊凡的死刑。

三言两语摆脱了梅洛蒂-伊凡的纠缠,崔七月出了黄海和平酒店,拨了平鸿基金张子昂的手机。

黄海十三区三县,浦宁区的gdp值是最高的一个区,其区委书记惯例进入黄海市委常委班子,其经济地位可见一斑。唐论语的家就在浦宁区的映月台别墅区。

这是九六年就开发的别墅区。陆景坐着唐诗经的车进入映月台别墅区时看着正午和熙的春光下别墅区略显陈旧的景致,微微有些惊讶。

唐诗经注意到陆景的表情。微笑道:“我爸喜欢怀旧。其实这里是我家的祖宅。别墅开发不过是做个样子。我小时候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挺好的,回忆都在。诗经。貌似旧宅子在黄海才是真正的高档房子啊。”陆景笑着说道。

黄海这里高档的豪宅不是多么漂亮、宽敞的别墅,而是买下民国时期某些名人的住宅。这才是黄海人认可的贵族范。浦宁区就有不少映月台别墅区这样的老房子。

“不是貌似,就是这样的。”唐诗经扭头看着身边的陆景,看着陆景显得明俊的侧脸,赞叹道:“陆景,你这次运作真是漂亮啊。夏商影视昨天已经放出了售卖股权的意愿。”

被美女称赞,陆景心情很是愉快,笑道:“夏商影视卖股权,星光传媒接手的可能性最高。他们是最大的赢家。”

唐诗经明艳的笑道:“不能好处都被你一个人拿了啊。你要星光传媒背黑锅,总得让他吃下一大块肥肉。不过,我觉得最大的赢家是我们。”

陆景笑了笑,点点头。“我们”这个词就有讲究了。

说笑着,很快车子就到了映月台3号别墅门前。唐诗经引着陆景进屋。她今天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苹果色套裙,尽显她冷艳的风采,有冷艳而明艳的气质浮动,姿容绝美到极致。唐诗经无论作何装扮都是令人产生悸动的大美人。

“诗经你回来了,呵,这位一定就是大名鼎鼎的陆先生吧,你好,你好,我叫雍驰。”客厅里有一名灰色休闲装的中年男子在看财经新闻,见唐诗经和陆景进来,迎了过来和陆景招呼。

陆景微笑着雍驰握手,“你好。”心里却是有些诧异,雍驰看起来和唐家关系匪浅。

“雍驰喊我大妈姑姑,唐风集团的副总裁。今年三十五岁,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商学院。”唐诗经介绍着雍驰,邀请陆景落座。佣人张妈泡了茶过来。

“姑父在楼上通电话。要稍等一会。”雍驰俯身在唐诗经耳边说了一句,显得很亲密,落座后打量着陆景,微笑不语的喝着茶。

这略带示威的一番动作立即就陆景明白,雍驰大概是虞文昌出事之后唐论语为唐诗经选定的丈夫候选人。三十五岁的集团副总裁,说白了就是正在培养的接班人。

陆景对唐诗经的家庭略有了解。唐论语现在的妻子是他第三任妻子,唐诗经的母亲是唐论语的第二任妻子。唐诗经称呼的大妈是唐论语的第一任妻子。雍驰应该是其远房的亲戚。

琢磨着雍驰的背景,陆景轻轻的喝着茶。

陆景的淡定从容出乎雍驰的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笑了笑,道:“陆先生,唐总指定我负责这次和天辰娱乐的合作,以后还请陆先生多多指教。”

陆景笑笑,看向雍驰。

雍驰微笑道:“我听朋友说这次天辰娱乐被人爆出陪酒的价格十有八-九是天辰娱乐的自黑。很多被黑的艺人都是跳槽去夏商影视的明星。实际损失呢,大都是那些跳槽的明星承担。这种丑闻爆出来,实在是敲山震虎的好办法。陆先生很高明哇!”

唐诗经微微蹙眉,这话很有些刺耳。

陆景平静的看着雍驰,道:“雍总是这样想的?”

雍驰打个哈哈,笑道:“我听一个朋友说的,一家之言,一家之言。”

这时,唐论语从二楼的楼梯口下来,见陆景已经在客厅里,笑呵呵的道:“接了一个老朋友的电话。陆景,让你久等了。”

寒暄了一阵子后,唐论语邀请几人到窗明几亮的餐厅里就坐,很快管家张叔就安排着几名佣人络绎不绝的送来西餐摆放在长长的橡木餐桌上。百年世家的豪门风范十足。

唐论语将他珍藏的82年拉菲拿出来,看着唐诗经给陆景倒酒,笑道:“陆景,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西餐,不过,这红酒要吃西餐来配。西餐的规矩多了些,我们随意,边吃边聊。”

这种正统的西餐一举一动都很有讲究,他不想陆景误会他在故意出难题。他请陆景吃饭是和陆景交好,不是要刁难客人。

陆景笑着道:“唐叔叔,那我失礼了。正经的西餐礼仪我还真不太熟悉。”这话他说的很坦然。到他这个层次,用餐礼仪都是小节。

雍驰眼神里闪过一丝鄙视。而唐诗经恰巧放下红酒瓶,正好捕捉到,心里微微有些反感这种傲慢。

说笑着,话题渐渐的趋于今天的主题:关于唐风集团注资天辰娱乐的事宜。唐论语和陆景喝了一口酒,笑着道:“我预计出5亿美元来收购天辰娱乐20%的股份。陆景你觉得如何?”

陆景微微一愣。唐论语对天辰娱乐股价25亿美元,这个报价至少溢价了20倍。唐论语是什么想法?

雍驰惊讶的看着唐论语。他上午提交给唐总的报告上是2亿元收购天辰娱乐20%的股份,这个估价已经溢价了,足以表达唐风集团对陆景的友善了。唐总怎么会报出这样离谱的价格。

唐诗经早知道父亲的打算,笑着品着红酒,听父亲给陆景释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