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60章 心迹

第1260章 心迹

“我日,你小子刚才还说不谈这个话题的。王灿郁闷的翻个白眼。

陆景道:“我是说不讨论我拒绝李菲菲邀请吃饭的事情。李菲菲的性子我们俩都清楚。你能想象的出她周六上午还要去加班吗?”

王灿一愣,默然的吸了两口烟。

李菲菲从来就不是事业心很强的女孩,否则她也不会去斯坦福读艺术。以李家的地位足以保证她这辈子荣华富贵。她日常关注思考的东西偏哲学一点。

陆景轻叹口气道:“梁园虽好,终非久留之地。”

王灿无语的摇摇头,“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这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别看陆景这小子说不在意李菲菲,事实上他心里还是在意李菲菲过的好不好。毕竟是一场刻骨铭心的初恋。

从黄海大学体育馆出来沿着马路向宿舍的方向走去,下午炙热的阳光落在来来往往的学子身上。陆景和王灿在校内找了一家奶茶店里坐下来。

坐在黄色的烤瓷圆桌边,要了两杯奶茶,王灿道:“其实大概的原因你应该也猜得到。我们能和家里闹翻无非就是那些事。李菲菲和我们同岁。她原来是和你订亲后来解除了。现在她父亲希望她嫁给闵家的闵海。”

“闵海?”陆景皱眉,在脑子里搜索着这个人名。闵家是京城里的深宅大院之一。只是,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不用想了,我们都没见过。闵兴怀闵二哥的堂弟。正牌的燕大高材生。可不像我们俩都是走关系进的大学。他比李菲菲大五岁,在京城里很得长辈们的好评。现在在岭东省南海市担任常务副市长。”

陆景琢磨了下。道:“三十一岁的常务副市长,很了不得。”

王灿嘿嘿笑道:“再了不得又怎么样?李菲菲看不上。原因我听明秀说了。李菲菲说闵海大了她五岁,又没怎么接触过。所以不想谈这场恋爱。”

这还真是标准的李菲菲式答案。她就是像一只高傲的天鹅,就算是王子不一定能入她的眼。陆景哭笑不得,“李叔叔不是让她谈恋爱的吧?”

“嘿,当然不是,政治联姻嘛。”王灿吸了口奶茶,悠悠的感叹道:“说起来这事其实和你也有关系。”

陆景无语的翻翻白眼,“你别瞎扯。这和我有毛线的关系。要解除娃娃亲的是李家又不是我?遇到关宁之前,我可是老老实实的想把李菲菲娶回家。”

“靠,你移情别恋也不要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吧?”王灿吐糟一句。陆景和关宁感情的发展他清楚。陆景和李菲菲决裂的那天他也在场。那天正好是妻子夏思雨的生日。

想起被李家解除娃娃亲的往事,陆景现在心里倒是平静了许多,没有前世里的愤懑满胸。很多事情,站到一个高度之后才能一笑了之。轻声道:

“和移情别恋没关系。我那会喜欢李菲菲只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我和关宁是两情相悦。再一个,我妈也是确定李家没有结亲的意思才给我说婉仪这门亲。我那会的情况你知道。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混日子。为了和婉仪相亲,我妈搭了一堆人情进去。”

王灿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喟然的叹口气。九六年九七年那时候,谁能预料到陆景能走到今天无限风光的位置呢?昆成汽车、景华微芯在江州的晶圆厂,上面领导可都是去考察过。

想了一会往事。王灿笑着摇摇头,道:“再说就跑题了。你小子心里还是放不下李菲菲啊。”

见陆景要说话,伸手阻止道:“别反驳,我们俩光着屁-股玩到大的交情你那点心思我知道。玛德。我就不信你看到李菲菲穿上婚纱出嫁的那一天会不难受。”

陆景嘴角泛起苦笑。真有那么一天心里怎么可能不难受?只是,一个已婚男人在李菲菲面前晃荡算什么?

看陆景的样子,王灿拍拍陆景的手腕。道:“李慕清的父亲李远高是辽北省委书记,而李菲菲的父亲李明湖现在才是宁西省省长。同是正部。这其中的差距难以道计。李明湖才是李家的正房。李菲菲联姻的缘由你应该想的明白吧。我可是知道你和李远高私交很好。”

李慕清是陆景的女人,这事他门清。因为李慕清之前公开宣称是同性恋。拒绝政治婚姻。现在跟着陆景,李慕清的父母担心女儿真的孤苦一辈子,感情有归属就好,默认李慕清和陆景的事情。

陆景微怔,无奈的道:“那还真和我有关系了。”

王灿就笑,“被我说的没话了吧。陆景,要我说啊,你小子就应该厚着脸皮好好的追求李菲菲。总好过日后她嫁人了你后悔一辈子。”

以陆景现在刷好感度的本事,就算李菲菲对陆景只有一丝好感,最终也会被陆景把好感度刷成100%。看看唐雨瑶就知道。当然,前提是要陆景用心。

陆景用力的抿了抿嘴,对好友剖白道:“王灿,我结婚了。我和其她的女孩子有牵扯婉仪不会说什么,也不会乱想,但是我去追李菲菲…。李菲菲的家世和婉仪相当,又和我订过娃娃亲。婉仪会认为我想离婚。

政治婚姻是两个家族的事情。一些人会帮忙推波助澜。我在婚礼上给了婉仪承诺:一生一世。婉仪对我很好,我不能得寸进尺。就算以后为李菲菲伤心难过,也好过让我失去婉仪。

退一步说,就算我肯去追李菲菲,但是她的性子你很清楚。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最近帮我关注下宁西的事情。”

不去追求李菲菲是一回事,能让她的日子过得舒服一些,他还是愿意去做一些事情。

“唉…”王灿长叹口气,陆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行,我会关注的。”

在内心底,他还是认为陆景要追李菲菲的话成功的概率很大。以陆景现在的成就,李菲菲怎么可能还对他不屑一顾?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李菲菲的堂兄李新寒现在见了陆景都得收着脾气。

问题是,陆景这小子初中三年外加高中那两年给李菲菲打击的怕了,下意识的回避。只怕都有心里阴影了。

至于,卫婉仪那儿倒是真不好办。从陆景今天这番话看,他心里对卫婉仪的感情不比对他挚爱的关宁少。“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也难怪,当陆景的风流传言漫天飞时,卫婉仪肯出面在京城里帮他“辟谣”。

和王灿一起喝了奶茶出来,体育馆那边的比赛也接近尾声。王灿给跟班打了个电话之后,道:“最多二十分钟就解决战斗,我们不过去了。直接去图书馆的停车场。”

“恩。”陆景的心情还有些沉重。本来说给明雪打个电话,一时间也提不起神。明雪现在还在锦江餐饮集团锦楼黄海旗舰店里学习餐饮业管理。到黄海这里,逻辑上需要和她说一声。

一路步行着。陆景的手机响了起来,看看号码,轻轻的吸口气,略微收拾了心情,接通电话。唐诗经清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陆景,你在黄海吧?呵,有没有时间和崔瀚见过面?”

崔瀚是唐诗经的暗手。唐诗经打算扶植他来和崔七月竞争继承人的位置打击崔七月。在云春时,陆景已经打电话问过唐诗经。崔七月最初的盘算是娶唐诗经,把唐家最优秀的继承人收归房中。唐诗经这样的谋算也正常。

唐、崔、裴、高、黎、齐几家相互渗透的很厉害。优秀的子弟之间私交甚笃很常见。唐诗经小心一点,扶植崔瀚的事情不会败露。

陆景沉声道:“诗经,我晚上和王灿一起飞京城。下次我来黄海再见面吧。”

“好吧。”唐诗经有些遗憾的笑了笑。

崔瀚入股cgl游戏集团陆景同意了。2千万美元占1%的股份。她想安排崔瀚和陆景见面,算是崔家里的亲陆派。

“陆景,你心情不好?”唐诗经听得出陆景的声音似乎带着些许的凝重和疲倦,轻声道:“心情不好喝点酒睡一觉。醒来事情就过去了。我是这样调节心情。”

陆景心里有一道暖流流过,诚恳的道:“诗经,谢谢。我会注意休息的。”

电话里,唐诗经微笑道:“你好好休息,回头我们再电话聊。”

7月17日晚,陆景带着助理和王灿一行飞回京城。王者俱乐部的经理、队员在黄海住一晚,第二天坐火车豪华大巴车走高速回京城。

去了一趟美国,又在江州、云春休假了一段时间,陆景回京城之后忙着走动。陪父母、陪妻子卫婉仪,再去岳父岳母家里走动等等。

夜幕降临,街灯高悬、车流如织。一块块闪烁地霓虹。一栋栋如同繁星点点的高楼,勾勒出京城繁华的夜景。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在车流里平稳的行驶着。

前些天在父母那儿吃饭的时候,陆景说想和大哥谈谈。上午才接到大哥的电话说今天晚上有空。

车子刚到张三胡同大哥家门口。陆景和妻子卫婉仪一起下车。刚进客厅,就见到小侄女陆琪在客厅嘻哈哈的笑。大哥正在逗她玩。场面温馨。

陆景笑着喊道:“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