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61章 想法

第1261章 想法

“小景、婉仪来了,坐。陆江微笑着招呼弟弟、弟妹落座。

“叔叔,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你好久了。”已经七岁的陆琪扎着羊角辫,穿着白色的公主裙,漂亮可爱,咯咯笑着去拉陆景的衣角。她自小就很喜欢经常带好吃好玩给她的小叔。

一句话说的屋子里的几人都笑起来。陆景笑着捏捏陆琪的脸蛋,“陆琪,我不是早到了五分钟吗?”大哥这个女儿总算是没有前世那个小魔女的影子了。这大概和现在大嫂经常在家里教导她有关。

陆琪歪头去墙壁上的挂钟,见错怪叔叔了,连忙像个小大人一样的去帮卫婉仪拿手袋,脆生道:“婶婶,我帮你拿包包。”在她的小心思里,她张大了也要像小婶一样漂亮、有气质。

陆景觉得好笑:小家伙转移注意力的本事不小啊。

“好啊。”卫婉仪摸摸陆琪的头发,笑着将手里的浅灰色迪奥手袋递给侄女。

看着女儿将手里的手袋认真的摆放在桌子上,陆江笑着摇头,“她啊,见到你们比见到我还亲热。刚给她讲童话故事讲到一半。”

小保姆泡着清茶端上来。大嫂胡莹从卧室里出来,她刚才在房间里做面膜,问道:“小景,婉仪,你们吃过晚饭没有?”

陆景和卫婉仪都道:“吃过了。”两人晚上刚和新闻出版总署的副署长郭玉震在京城饭店里吃过饭。

胡莹笑道:“那成,你们坐一会,我收拾下就出来。婉仪,你上次给我推荐的那款护肤品效果真的很好。”

卫婉仪温婉的笑说道:“大嫂,适合你的皮肤的话我再去朋友那儿拿一些。”王灿的女士护肤品连锁店Spogas里有世界各大品牌的护肤品。细心挑的话能挑中一款合适的护肤品。

闲聊了一会,胡莹出来陪着卫婉仪。陆景跟着陆江去了书房谈事情。

书房里布置的很精致,陆江从书桌上拿起烟盒掂出一颗烟,将烟盒推到陆景面前,“自己拿。晚上和郭玉震谈的怎么样?”新闻出版总署要禁止游戏在电视台播放的消息他是知道的。

“他总不是那个调子!”说起电子竞技的事情,陆景就有些头疼。郭玉震和杨家走的很近,不肯把话说透,“他说最好是由黄海方面来申请作为试点。问题是我前段时间刚把景华微芯的晶圆厂放在了建业。黄海那边对我的提议很冷淡。”

陆江微微点头,吸着烟,缓缓的道:“不会都不支持吧?”

陆景就笑,“那怎么会,和华在黄海还是有些影响力的。沈书记还是支持的。历市长明确反对。”

陆江轻声道:“还是要做做工作。青少年沉迷网络说到底还是教育问题。不能归罪于电脑、互联网的发展。政府要做的是监管:不能让游戏里有暴力、血腥、色-情、政治偏向等等元素。禁止是矫枉过正。游戏还是可以归结到文化传播这一范畴。”

陆景点了点头。黄海那里还是要去疏通,又笑道:“哥。你这番话要是能公开讲,我这事就是小事了。”

陆江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问道:“傅婕离婚是怎么回事?我最近听了不少她的负面消息。贺鸿听的消息似似而非。”

贺鸿是大哥的秘书。陆景昨天中午在金顶俱乐部和风白露、傅婕一起吃饭。风白露早早的就说好要请他吃饭。对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了解的比较清楚,笑道:

“哥,我听风白露的说今年年初洛宣的父亲去世时傅婕就有和洛宣离婚的想法。原因不外乎豪门恩怨情仇。一个是和小三小四斗的心力憔悴,一个是不喜欢洛宣的无能。所以等一力坚持这桩婚事的长辈一去世。傅婕就不想再忍了。”

陆江笑着摇摇头,慢慢的吸着烟。

陆景知道大哥的意思:傅婕不想忍的后果是她身上共和国第三石油总经理的位置被人惦记上了。离婚,在组织生活中是大事。其实。昨天风白露、傅婕请自己吃饭,未尝没有请自己说情的意思。

书房里很安静。只有香烟燃烧的声音。琢磨下,陆景道:“哥,缅甸石油运输线路的事情我有些新的想法。”

陆江惊讶的看了弟弟一眼,随即温和的笑道:“不用了。那边的风险很大。你投资进去不合算。”

中铁十二局在缅甸的基建投标失败。背后还是有西方的影子在作祟。西方不能容忍共和国开辟一条绕开马六甲海峡的石油运输线。

陆景坚持道:“哥,民资怎么都比国企遇到的阻力要小一些。西方把国企染成了恶魔、洪水猛兽,标榜民-主。但是他们要把中资都变成这个形象。那么我们国内就有话说了。美资、英资在国内违法的事没少做。

我的想法不是修建贯穿缅甸全境的铁路,而是把缅甸国内的线路连通就行了。有公路就用公路,有铁路就用铁路。首选是民用。这样阻力要小得多。等缅甸国内的交通贯通后,宁西那边私下里再把公路建一段,打通运输的大动脉。

只是运输量小一些、运输方式麻烦一些。但等这条石油运输线路产生效益了。西方势力想要阻止,缅甸内部的既得利益者也不会答应。慢慢的再考虑修建铁路加大这条运输线的运量。”

陆江微怔。想了想,笑道:“小景,你到底有多少家底?”又笑着点点烟灰,“算了,不问你。这是秘密。”

说着,又轻声重复了一句,“宁西?”陆江深深的吸了几口烟。道:“李菲菲的父亲在宁西任职吧?”拿手虚点了陆景一下,“你啊…花花心思不少。婉仪那儿…”

陆景忙解释道:“我6月份在洛杉矶见过李菲菲,看她周末还要去加班,心里有些难受。我还是希望她能回国来。没别的想法。”又转移话题道:“哥,你刚才话有点多,有点失态了。”

大哥作为能源委常务副主任,要是能开辟一条新的石油通道,为共和国的工业化“输血”,这功劳就是实打实的。

陆江一愣,失笑道:“你小子。”重新了点了一支烟,自嘲的道:“功名利禄之心,人皆有之。我哪里能例外?位置高一点,能做的事情也多一些。”

陆景轻轻的点头,心里没有任何的鄙夷,而是为自己的大哥感到骄傲。如果连想获取高位的想法都不敢承认,还谈什么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总有一些人不是为自己而活着的。天下兴亡,人皆有责。

窗外的芭蕉叶子被雨水激的沙沙作响,很快就随着雨势更加响亮了起来。

大唐雨景紫罗兰山庄里,宋雨绮穿着俏丽的黑色职业套裙装指挥着紫罗兰山庄的服务人员忙前忙后的送着酒水、饮料、点心。

看着坐在陆景身边秀美娇俏、温婉娴静宛如月季花开的卫婉仪,她有点心虚,不敢像何梦明、墨静雯、余乐他们一样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听陆景、唐悦、杨玉立、莫心蓝、王灿、杨星长几人商议事情。

等陆景说完他的想法之后,唐悦道:“陆景,情报方面可以委托GI公司出面收集、接触。但是,这样真的能行?真要有黑手,西方那些人也不是傻子吧?”

他内心里还是有些疑虑。

陆景轻轻的喝了一口酒杯中的云冰红茶,通透的凉爽口感传来,“聪明人毕竟是少数。每个人都只愿意相信符合他判断的事实。心蓝,你觉得呢?”

莫心蓝优雅的放下手中的酒杯,道:“你的想法具备一定的可行性,但是有两个问题。第一,你和国内的协调问题怎么解决,和华出手肯定需要掩护。第二,你打算投入多少预算?缅甸国内的基建设施很差。要修铁路的地方很多。”

陆景点点头,莫心蓝在经济大势的把握上出类拔萃,她只是在政治上的见识弱一些,“放心,和国内的协调不是问题。西方媒体的火力也不会对准我们。我们扶植代言人在缅甸国内运作。你口袋里应该有几个人吧?”

大哥会在国内的协调运作,调动资源,掩饰和华的真实意图。这些事他当然不会对妻子、红颜、朋友、伙伴、助手、下属们明说。这是属于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范畴。

莫氏集团本来在南洋就颇有人脉,他那年筹集晶圆厂的资金时就是和莫心蓝一起下南洋。而现在和华声望日隆,特别是莫心蓝最近又在东南亚、印度一带推动PLU电讯的发展。她手上不缺做事的人。

莫心蓝微笑着点点头,“七八个忠心耿耿的职业经理人没什么问题。”她本来是想着嗔陆景一眼的,但卫婉仪在呢。

陆景扭头问杨星长,“我在纳斯达克股市里的那75亿美元什么时候能全部取出来?”

杨星长道:“景少,半个月呢就可以到达和华银行的账户。不会耽搁事情。”

莫心蓝惊讶的道:“陆景,你准备投资75亿美元?”75亿美元砸下去没准真能让陆景把事情做成了。75亿美元的现金所能撬动的资金当然不止是75亿美元。缅甸通往国内的铁路再少,也有修建成功的可能。

陆景肯定的点头,声音坚定的道:“这件事,我必须要做成功。”

王灿竖起大拇指,嘿嘿一笑。这算不算一掷千金为红颜?李菲菲的父亲李明湖在宁西,缅甸这条路要是通了,会分润不到政绩?